北京街头公共电话铃开始响啊响 是谁在拨打

人气 12359
标签: ,

【大纪元2022年10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编译报导)智能手机的兴起使得北京的公共电话亭多年来一直未被充分使用。但在今年7月的一个周六,一个公共电话却开始骤然响起铃声。连续几个星期来,每周六都有一连串的电话打来,每一个电话都是来自辽宁葫芦岛居民的求助。

美媒“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10月3日报导说,路过的好奇行人和志愿者会拿起电话接听。

“空气中不断弥漫着刺鼻的、类似杏仁的气味。我们在家里几乎无法自由呼吸。”7月的一个下午,一名叫洪宇(Hong Yu,音译)的女士在电话的另一端说,“我的喉咙很痛,好像有人在抓它一样。”

洪宇是居住在中国辽宁葫芦岛市的271万居民中的一员。当地居民说,他们多年来一直饱受一家锌厂和多家农药和化学品公司排放的严重污染的摧残。

辽宁葫芦岛市居民求助无门 坚果兄弟发起“求助电话亭计划”

NPR报导,尽管中共在理论上有一个允许任何中国公民向北京的国家领导人反映意见的请愿系统,但葫芦岛居民说,他们多年来一直受到阻碍和骚扰,这凸显在中国,即使是最小的社会异议,现在也会被广泛的数字监控和在线审查机器所扼杀。

记录葫芦岛城市空气污染的网上请愿书和博文很快就被网络审查员删除了,洪宇和她的邻居们向省环保局和市政府办公室提交的几十份正式投诉均被忽视。

葫芦岛人求助无门的困境引起了行动艺术家“坚果兄弟”的注意,他经常会通过一种特殊的表现手法来反映环境问题。他还用各种装置将自己的嘴夹住,包括一个写着“闭嘴”的面罩,以抗议中共的审查制度。

为了帮助葫芦岛人,坚果兄弟想出了一个办法,即用北京的公用电话作为污染受害者的求助热线。希望用这种方式来引起人们对葫芦岛污染的关注。

“当地政府以牺牲我们的健康为代价来发展经济。我们需要帮助,才能让我们的声音被听到。”洪宇说。

居民们开始拨打265英里外的北京公共电话,拚命地试图在中国的政治权力中心引起人们的注意。

坚果兄弟随后在电话亭贴了一张海报,并在网上号召志愿者来接电话:“每周六,下午3点到5点,让我们向北京的这个公共电话请愿,而不是拨打市长的热线电话。”

洪宇被拘留获释后被胁迫拍认错视频

葫芦岛是一个矿产和天然气丰富的城市,那里的锌冶炼厂仍然是亚洲最大的冶炼厂之一。

据环境保护组织“绿色和平”称,该市所在的辽宁省,污水中排放的重金属成分有近一半是葫芦岛造成的,其空气中的铅含量也远远超过了允许的限度。

根据2022年公布的一份监管清单,该市仍然是重工业密集区,有194家工厂被当地环保部门认定为高排放工厂。名单中近四分之三的工厂属于金属和化工行业。

试图在网上分享有关空气污染的信息几周后,在公共电话上交谈的女子洪宇被葫芦岛当局拘留了24小时。获释后,她发布了一段抖音的认错视频,视频中她似乎处于压力之下。NPR说,该视频很可能是在胁迫下拍摄的。

“我在之前的视频中编造信息以获得点赞。”洪在认错视频中说,然后为分享有关锌污染的“虚假信息”道歉。

“实际上,葫芦岛的生活很棒。”她补充道。

污染受害者的最大挑战:如何躲避监控

NPR说,这样的数字和政治控制使得外界即使接触葫芦岛居民也是一个挑战。一小群志愿者正在与坚果兄弟合作,拍摄电话亭项目,收集污染受害者的证词,同时又不要引起眼尖的当局的注意。

“最大的挑战是,污染受害者都在使用中国制造手机,而且这些人年龄都有点大,所以他们对数字工具很陌生。”加密专家李宇晨(Li Yuchen,音译)说。他一直在帮助居民绕过中共审查员,使用现成的开源软件工具躲避监控,这些工具在中国不常用,政府很难盯住。

李宇晨说,自己希望这些居民能够被更多的人注意到。“只要有一个人学会了如何使用开源软件,我就觉得有希望。我没有特定的目标;行动主义的意义在于实践本身。”他说。

而现在,有人正在干扰葫芦岛居民的努力。这个“求助电话亭计划”开展一个月后,在北京公共电话亭接听“热线”求助电话的人变成了自称是在附近居住的愤怒人士。他们在接听电话时告诉葫芦岛居民,别再打电话了,没人在乎。

9月下旬,当NPR试图拨打这个公共电话时,电话不再响了。

NPR说,葫芦岛居民向相隔数百英里外的北京拨打求助电话,足以讽刺葫芦岛当局对居民诉求的无视。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二十大前 中共加码打压网络言论生存空间
村霸谎称被打伤 无辜村民入狱 法医揭真相
中共在30多国设54个警站 加拿大至少3个
前北京市市长王安顺被免职 曾两度被贬职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许家印跳楼 自导自演还是另有意图?
【未解之谜】韦伯新发现 挑战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