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中共霸權 加拿大外長:準備發起挑戰

【大紀元2022年12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耀採訪報導)加國外長公開表示,加拿大準備在中國(中共)破壞國際秩序時,向其發起挑戰。應對踐踏人權、干預影響西方國家的中共,應加強軍事實力、法律制裁、經濟脫鉤,加拿大跨黨派議員普遍意識到全球抗共進入了新階段。

加拿大外交部長趙美蘭(Melanie Joly)本月2日接受《日經亞洲》(Nikkei Asia)電話專訪時說,國際準則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一直維繫全球安全,加拿大承諾在印太地區扮演角色,準備在中國(中共)破壞國際秩序時,向其發起挑戰。

加拿大11月27日公布最新印太戰略,承諾未來5年注資23億加元,強化印太地區的軍事安全及網路安全,以及應對氣候變遷問題,並由加深與亞太國家的合作,挑戰中共霸權。

加國在最新戰略中稱呼中國(中共)為「愈來愈具破壞性的全球力量」,趙美蘭認為,日、加、美、澳、紐組成的「五眼情報聯盟」(Five Eyes)絕對可以在安全合作上有更多作為。

國會安全委員會副主席貝贊(James Bezan)不久前對大紀元表示,加拿大必須開始從對抗的角度來看待中共。「我們希望與台灣站在一起,因為他們繼續動用武力,可能入侵台灣。我很擔心北京對加拿大北極的興趣,他們實際上有很大的能力探索和擁有北極內的地區,儘管其不是北極國家。」

「因此,我們必須擁有一支非常有能力和積極參與的軍隊來應對這些威脅。我們必須能夠捍衛台灣的民主權利和自決權,而不是習近平通過軍事力量強加的。」

情報局:中共的干預最猖狂、是全方位的

加拿大騎警(RCMP)專員盧基(Brenda Lucki)透露,騎警目前在調查中共等外國勢力對加拿大普遍事務的干預。情報局分析總幹事菲謝(Adam Fisher)11月在國會警告說,在對西方國家的外國干預勢力中,中共的干預最猖狂,從西方國家政治體制內部進行腐蝕,是全方位的干預,從大選干預到選區干預,無所不用其極。

情報局向國會程序與國會事務委員會提交的文件中,大量敏感內容被塗黑,但是仍可以看到,中共對加拿大的各級政府進行干預和滲透,並主攻加拿大中文媒體和華人社區。

Global News於11月7日首次報導稱,情報官員已向總理簡要介紹了來自中國(中共)的外國干涉活動,包括在2019年聯邦選舉中資助了至少11名候選人。中共還派特工進入國會議員辦公室,試圖賄賂前加拿大官員,並對被視為與其利益背道而馳的官員開展「侵略性攻擊」。報導稱,特魯多和內閣成員在1月份首次聽取了簡報。

貝贊說,2021年大選至少8個選區受到影響。他對大紀元表示,現在是總理坦白說出他知道2019年至少有11名候選人通過中國駐多倫多領事館從北京獲得資助的時候了。根據《加拿大選舉法》,那些捐助者實際上應該被起訴。選舉專員需要儘快對此進行調查。

「我們知道,北京中共代理人在微信等社交媒體上很活躍,這破壞了我們整體的社交環境。我們必須約束它,來保護我們自己在國內的民主。我們必須禁止北京政權的(干涉)動作或他們所擁有的控制。」

日前,加拿大騎警已經啟動調查中共在加拿大設立的海外警察站點。「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報告顯示,中共在全球30個國家設立至少54個警察服務站,其中3個位於大多倫多地區。

貝贊表示,對加拿大華人的恐嚇要被制止。「我們必須採取行動並起訴他們,逮捕他們,並最終確保他們為違反加拿大的刑法付出代價。」

他提到勞倫斯議員(Philip Lawrence)提出的C-281法案的修正案,實際上會為社區提供更多的議會監督,「在對個人進行制裁時,無論其來自哪裡,從國家的角度來看,禁止其(入境)旅行,並要求經濟制裁。他們不能將加拿大作為避風港。他們受到制裁,是因為他們是嚴重的人類侵犯者。」

加拿大參議員豪塞克斯(Leo Housakos)在一次論壇上說,西方民主國家正面臨中共滲透引起的內部攻擊,已經滲透到加拿大的學術界、新聞界、精英階層和加拿大政府。「在世界各地,我們都面臨著幾個世紀以來從未見過的挑戰。……這是一種邪惡,它不僅受到軍國主義、經濟攻擊和經濟武器的驅使,而且他們正在使用跨國鎮壓,他們正在滲透西方民主國家,……使他們從內部破壞中墜落。」

為對抗中共等「令人髮指的政權」,他曾在國會提出要求進行外國影響登記的法案S237,以及打擊外國腐敗官員的S247(馬格尼茨基法案的加強版)。

因拒絕孔子學院而聞名的新不倫瑞克省前教育廳長、省議員卡迪(Dominic Cardy)對大紀元表示:「孔子學院是中共統一戰線的典型例子,在利用西方民主國家的開放性來對付我們,並試圖在多元文化的幌子下掩蓋謊言、錯誤信息和陰謀。」

中共外交官曾威脅停止進口新不倫瑞克省的龍蝦,以阻止關閉孔子學院,但遭到拒絕。

經濟脫鉤 抗共進入新階段

11月2日,加拿大工業部長商鵬飛(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發表聲明說,對威脅到國家安全和加拿大國內外關鍵能源供應鏈的外國投資,會採取果斷行動。同一天,加拿大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勒令3家中國企業撤出其在加拿大稀土礦物公司的股份。

此前,他在加拿大美國商業委員會主辦的一個小組討論中說,「我們想要的當然是脫鉤:當然是與中國(中共)脫鉤,我會說與世界上不具有相同價值觀的其它政權(脫鉤)。」「人們想與真正擁有相同價值觀的人進行交易。」

10月27日,加拿大宣布將加入印太經濟框架(IPEF)。專家稱此舉意義重大,加拿大正在緊張的加中關係中尋找出路。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特克爾(Nury Turkel)表示,中共通過奴工生產的產品遍及83個全球品牌,「用受污染的消費品污染了全球供應鏈。」

世界上20%的棉花產品來自中國,而這些產品中的80%來自中國新疆。

以進口棉花為例,貝贊對大紀元表示,與其它西方國家一樣,加拿大在棉花貿易中被中共的利益鏈捕獲。中共會把自己的價值、利益融入到向西方國家出口的廉價產品上,「歸根結底,我們必須審視我們的供應鏈。」

長期提倡脫鉤的豪塞克斯參議員說:「如果你回顧歷史,你永遠無法同時安撫一個惡霸,並與其對話,這永遠行不通。事情的真相是,西方民主國家已經對廉價的中國奴工產品上癮了。……這是一個不幸的現實,讓自己陷入了困境,唯一的出路就是立刻停止(hard stop)貿易。這很痛苦,但需要有願望說『我想停下來』,因為這是對的。」

新冷戰是價值觀之戰

趙美蘭在多倫多大學蒙克(Munk)全球事務與公共政策學院演講時說:中共正在「越來越背離我們的利益和價值觀」。

她說,加拿大將為來自中國的外國投資增加一個「新的國家經濟安全視角」審查。加拿大企業在與中國開展業務時要「保持清醒」。

加拿大國會國防委員會主席、自由黨議員約翰‧麥凱(John McKay)23日在一次論壇上表示,美國剛剛發布了新的國防戰略。他們制定新的防禦戰略的原因是他們認為中國(中共)是主要威脅。

他說:「我們處於新冷戰中,它代表的不是父母和祖父母認識的冷戰。這是一場多層次的冷戰,其中有軍事和安全因素,也有更多的元素,不僅僅是經濟、知識產權、企業對企業的關係、也是一種法治——契約的神聖性。」

他表示,加拿大公眾在這方面的認識領先於政府,「無論多麼緩慢,認識到這種戰略競爭正在接近,如果你願意的話,要有冷戰心理。我不知道加拿大公眾是否準備好接受這一點。但這正是我看到的走向。」

他對大紀元表示,目前加中關係已經從充滿希望(由於對中共天真、直率的認識)到很艱難、甚至敵對的狀態。

英國人權活動家羅傑斯(Benedict Rogers)認為,這場冷戰是一場價值觀的戰爭,「我們沒有宣布(冷戰),是習近平宣布的。……如果你看看他的講話和其黨的文件,很明顯它們與我們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的價值觀背道而馳。所以我們需要認識到這一點。」

他建議為經濟脫鉤做好計劃。「我們需要建立不同的供應鏈和不同的市場,以確保減少對中國(中共)的戰略依賴;還應該停止中國(中共)對我們關鍵國家基礎設施的投資。所以我們絕對應該與中國(中共)脫鉤,並使我們的(貿易)關係多樣化。這就是應對我們面臨的挑戰的方法。」

責任編輯:田青

相關新聞
中共涉嫌干預2019年大選 加拿大國會啟動調查
特魯多在東盟峰會宣布提供逾三億元援助
特魯多會習近平:嚴重關切中共干涉加國活動
王赫:評中共G20外交—多邊承壓 麻煩漸多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疫情疊加危機 中共政局像明末
【秦鵬觀察】任澤平砲轟司馬南 突然偃旗息鼓
【中國禁聞】監獄大量人員死亡 南京統籌處理遺體
【晚間新聞】衛健委吹哨人:北京20萬遺體待火化
【有冇搞錯】從瘟疫化石談官員躺平
【時事軍事】西方與俄羅斯 歷史性坦克對決似已就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