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明居正

中共百年心理戰術

採訪:夏禱 整理:新紀元編輯部

【大紀元2022年02月10日訊】中共如何滲透台灣人的思想意識?除了看得見的利用虛假的民族主義,煽動文化的鄉愁做深度的統戰,它還有一個看不見的武器:一個比較高的思想策略,一個網領。新紀元專訪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名譽教授明居正,為讀者破解中共的統戰手法。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名譽教授明居正。(陳柏州/大紀元)

■台商西進 至中共全面滲透台灣

李登輝的「戒急用忍

夏禱:民國時期共產黨全方位滲透,一直到中華民國淪陷。這一次的二次侵略,已到了哪一地步?

明居正:這次滲透跟過去滲透不一樣,除了政治目的之外,還有經濟目的,還有科技目的。所以是更全面、更廣泛的。

共產黨對付國民黨有所謂的「法寶」:統戰跟武鬥。其實另外還加兩個:文宣與用間,就是使用間諜。

大概在經國先生時代,中共與國民黨是不來往的,直到李登輝執政的時候,也就是90年代。因為當時蘇聯跟東歐的變化,李登輝也看見了大陸的一些轉變。經國先生的最後一兩年也看了,所以他的口子已經開了。李登輝時代最後開大了,很重要一點,因為他也想統戰大陸。

明居正表示,對中國的開放,經國先生的最後一兩年,他的口子已經開了,李登輝時代最後開大了。圖為1984年蔣經國總統蒞臨大安住所致賀李登輝當選副總統。(台灣總統府)

門開了之後,最早來往是台商,可是後來當然他(李登輝)也很擔心,所以「戒急用忍」。因為大陸改革開放,六四之後,最後美國又放鬆了對大陸的制裁,但是歐洲沒放。所以有點一發不可收拾。大陸畢竟是一個很大的地方,人又多了等等。所以它不改革開放則已,一旦改革開放,台灣很難抵抗。台灣會被吸過去,所以就這麼情況。

低階製造業登陸 培養大陸企業

明居正:台灣商人先從很低階的製造業開始。低階去大陸也發展起來了,台灣看中了大陸的生產地,不是看它的市場。等於台灣把技術帶過去,用了大陸那麼大的生產力。台灣的市場是成熟的。從做衣服開始,做這些小的產品,整個五金,台灣已經發展了二三十年。從建工廠開始教起,然後教製程,然後教管理,然後教行銷。所以這樣就把大陸的企業、製造業慢慢就培養起來了。

低階製程就拉動中間製程,然後甚至拉動高階製程。所以80年代開始,到90年代,到了2000年之後,就一發不可收拾。尤其中國進了世貿組織之後,等於打開了走向世界的大門。

這麼說吧,台灣跟香港的商人聯手大陸,共同賺美歐的錢。

台灣門戶洞開 遭中共全面滲透

明居正:台灣這邊的門也差不多開了一部分。再加上那時候台灣有「國統綱領」,國統綱領的基本精神是希望兩岸交流,希望藉著交流,慢慢推動大陸內部的改變,也可以說是一個和平演變戰略。但是這和平演練戰略,除非台灣方面有很高明的策略,否則很容易被中國反過來吃,現在就這情況。

從商界開始,慢慢就走到醫界、科技界,學術、體育、文化、宗教,各方面交流開始了。台灣基本上抱著一個善意去交流,可是大陸(中共)是用政治的設想對付台灣。所以等於台灣幾乎是門戶洞開。

其實李登輝後期開始,到陳水扁之後,那時候開得是非常大的,把8吋晶圓製程,基本上開放到大陸去了。到最後馬英九時期,開得更大一點,所以基本就是全面開始滲透。但是大陸還沒有能夠套住台灣。當然台灣有糊塗人,希望搞「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所以滲透應大概從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宗教,甚至到黑道,都有相當的滲透。所以大陸覺得,只要美國沒有干預的話,拿下台灣易如反掌。

■中共對台認知戰

中共文宣洗腦核心:民族主義

夏禱:現在有一個比較不一樣的情況,就是假新聞,製造謊言、一些煙霧彈,掌控台灣老百姓的意識,認知戰吧,這方面是不是真的非常嚴重?還是相對來說,我們的思想還是自由的,沒有真正受到捆綁?

明居正:這個東西,當年對於國民黨就用過呀。當時國共對抗激烈的時候,他們對所謂國統區,統戰得非常厲害,也在搞文宣。當時文宣主軸是抗日;現在文宣主軸是中國崛起跟抗美日。核心都是民族主義,都是一樣的。

國共對抗激烈時,中共當時文宣主軸是抗日;現在文宣主軸是中國崛起跟抗美日。核心都是民族主義。圖為2005年12月13日,掛著戰俘畫像的四川省抗戰博物館。(Liu Jin / AFP)

一旦用了民族主義之後,不管國民政府也好,台灣也好,總是有人會吃這套的。因為當時說抗日,誰不抗日啊?今天說抗美跟抗日,有些人就不見得那麽同意。因為大家不覺得美日在侵略台灣,有一部分人覺得美日在幫台灣。但是有一部分被統戰成功,被洗腦成功,就說美日現在欺負台灣,我們要靠中國,去對抗他。

所以假新聞也好,認知戰也好,文宣洗腦情況是差不多的,只不過主題不一樣。

當年在大陸上,也有人沒吃這一套,沒有被洗腦成功。台灣今天也是一部分人沒有被洗腦成功。從前在大陸,所謂國統區和國民黨內部,是兩派人在對打,而今天的台灣也是這樣,這對中共來說正中下懷。簡單說,如果你團結起來的話,我(中共)就沒辦法對付你。你分裂的時候,你們內部打都來不及,至少你就不會全心全意對付我。

深紅滲透深藍和深綠 讓藍綠互相撕咬

明居正:我常常講,深藍裡面有很多已經轉紅了。不要忘記,按照中共邏輯的話,深綠區也有個深紅的。中共必須這樣玩,滲透人,用一些深紅的人滲透深藍裡面去,他看起來是深藍的,其實他是深紅的;用同樣手法滲透深綠裡面去,有的看起來是深綠的,其實他是深紅的。目的是要挑起藍綠爭鬥。

為什麼這樣子呢?一,我(中共)要讓你們彼此撕咬,沒有力氣對付我。第二,你們彼此撕咬到最後,可能你們也會來求我。因為看起來我好像是在這個鬥爭之外的,那有人想用利用我去對付另外一派,所以就出現這種結果。

所以我常常講,第一,原本客觀就存在這件事情。第二,中共見縫插針,把這問題搞得更加嚴重。所以這不是新鮮東西,只不過題目換了,但是手法是一模一樣的。

我常常說,中共看得笑死了。我(中共)從1921年開始騙你們,騙到了2021年,整整一百年,你還被我騙。這說起來實在說不過去。

照理說國民政府也好,台灣也好,最應該認清楚中共陰謀的一方,現在看起來好像差得很遠。那也就是我們對於敵人的認識,不如過去。我們自己鬆懈了,這是我們自己的問題了。

煽動「虛假的民族主義」

夏禱:看不清楚,是因為利益的關係,受到錢權色的誘惑跟蒙蔽,僅此而已嗎?還有什麼更深層的原因?比如說,中共的罪行,香港、新疆這個問題都擺在我們面前,為什麼有些人會視而不見,或者覺得跟他們沒有關係。有一種認知上判斷性的誤差,這是怎麼造成的?

明教授:權錢色,當然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就是民族主義,虛假的民族主義,這個非常厲害的。

所謂比較親共的言論裡,基本上有幾個主軸。一個主軸:台灣的民主是有問題的;第二,民進黨現在做了很多是反民主的事情,的確有的地方是不怎麼高明。比如說的確破壞了民主原則,這是事實。

但是國民黨或者藍營,應該要做的是,怎麼在民主上反擊你(民進黨)。但是現在看起來,在這個問題上面,國民黨或者藍營做得不夠好,不夠多。反而中了中共宣傳的毒,然後去拉中共來對付民進黨。為什麼呢?權錢色是一個部分,但是真的厲害的一點是虛假的民族主義。就跟當年拉著很多所謂國民黨人去抗日,一樣的意思,或拉著所謂青年學生去抗日。延安離戰場多遠啊?結果多少青年都赴延安,說要去抗日,結果國民政府真的抗日了,你又不去參加,跑那邊去搞那個去了。

今天台灣情況,中共告知你,我們現在中國崛起了,現在強大了,所以民主其實不好的,民主效率不高明,看我們一黨專制是有效率的,看我們對付的武漢肺炎,我們比較有效率。然後美國是帝國主義,美國最壞的,讓我們吃有毒的牛啊、豬啊什麼的等等。這些可能是事實,但中共第一是把它擴大,把它渲染了。第二,它在背後還是高喊著虛假民族主義,說咱們現在中國崛起,中國現在可以跟美國一較長短,我們現在跟美國爭霸了。

明居正表示,中共藉由渲染美國的牛和豬都是有毒的,挑撥反美情緒,以進行統戰。圖為2020年11月22日在台北一場遊行裡反對進口美國萊豬的隊伍。(Hsu Tsun-Hsu / AFP)

多少台灣人,不只是外省人,民族主義對本省人一樣有辦法。有多少本省人心目中還是懷抱著大中國理念的?我不是說不可以有大中國理念,我是說這種「虛假」的大中國主義理念是不可取的。我並不反對民族主義,我只反對虛假的民族主義。一旦在虛假的民族主義的刺激之下,大家看見就是好的那一面,中國崛起那一面,有航空母艦,有潛艦,有核武,然後有太空什麼的……所以看到這個時候,就把其他東西忘掉了。

所以你說看見香港,看見新疆,但視而不見。他們選擇相信中共好的那一面。然後另外一面,我或者不相信,或者我就是把臉撇過去。這說起來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就像當年說抗日,你仔細想想看,是延安在那抗日?還是南京在那抗日?這個問題很簡單的,為什麼這麼多人也視而不見呢?還是一樣,虛假的民族主義嘛。這才是關鍵因素,權錢色有,比重沒那麼大。

夏禱:虛假的民族主義,是一個情感的問題,並且中共是很會說謊的,謊言就有一種很大的誘惑性……

明居正:是,蠱惑性。

夏禱:對,蠱惑。所以它能夠讓人在情感上,會讓人完全的失去理智。

■中共如何蠶食美國

統戰原則:找到最小共同點

夏禱:有一個問題,比如說它蠶食美國,中共在美國搞文革種種的,覺醒主義什麼的。它滲透全世界,做深度的統戰,是不是有一個比較高的思想策略,一個網領在那邊?

明居正:共產主義有高綱領跟低綱領。高綱領就是共產主義,低綱領就是社會主義,但是低綱領底下還有低綱領,就是它們講的統戰的原則。統戰的原則就是找到最小的共同點。列寧不是說了,我哪怕找到最小最小共同點,我也能夠跟你找到共同語言,然後去對付另外一個敵人。簡單說,就是切割對手的問題。

「進步主義」與「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是同一棵樹上的果子,目的是要摧毀美國的傳統價值觀,毀滅是非善惡的標準。圖為2020年8月12日一處共和黨人競選辦公室牆上的標語:社會主義是你創造、它享有。(Eric Baradat / AFP)

毛澤東不是常說,我三個指頭就可以吃掉你五個指頭嗎?我用三個指頭,先把你五個指頭切成一加四。然後用三個指頭把你一個指頭吃掉,這樣我就變成四對四了。然後我用四個指頭再把你的四個指頭分成一加三,用四個指頭把你一個指頭吃掉,這樣我變五個指頭,你剩三個指頭。我再一個一個吃。這就是切割敵人,兵法上叫「切割對手」。

尋找敵營矛盾 放大矛盾

明居正:切割的立基點在哪裡呢?就是列寧所說的,利用敵人陣營當中,哪怕最小的矛盾,找到了共同點。因為一,擴大我跟他的共同點,第二,擴大他跟他們陣營當中其他人的矛盾。其實把我們的共同點講到最大,把敵人陣營當中的矛盾講到最大,這樣有了共同語言。最好的情況是把這個人爭取過來,再不行的話,至少中立他,讓他在我對付別人的時候,不過來攪局。

現在這個方法怎麼應用到美國去?

第一,在美國有美國共產黨,美共的高綱領跟中共高綱領基本是一致的。但是美共在美國社會裡能不能發揮很大作用呢?很有限。所以最高綱領是不太行得通的,要走低綱領。

低綱領就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行不行得通呢?有的地方行得通,比如在學校裡,大學行得通,講社會主義大家是可以接受的。在社會上講就不太講得通,要講什麼?講社會福利或講社會人道主義等等。在低綱領當中,再度分出低綱領,就是找到敵人陣營當中哪怕最小的矛盾。

如果對共產主義或者它那套運作有點了解的話,就注意到一件事情。它在美國跟人統戰的時候怎麼尋找共同語言呢?就是哪怕有個最小的問題,我跟你有共同語言。我們這個點上不衝突,然後我不斷地討好你。當你覺得我還可以接受的時候,我就慢慢跟你說、慢慢跟你說。然後我們共同在這個問題上去反對我們所反對的人。

這點他們做得非常成熟,非常成功,在列寧時代就用了,中共只不過是重施故技再發揚光大罷了。

低綱領中的低綱領:社會人道主義

明居正:所以在大陸,第一,統戰了青年學生;第二,統戰知識分子。

1930年到40年的知識分子,基本上,有名的知識分子除了胡適等少數的幾個人之外,其他全部左傾。尤其是文人,從最早的魯迅,到後面的老舍、巴金、丁玲、茅盾,哪一個不是左傾的?全部左傾。為什麼?就是找到了低綱領中的低綱領。

那麼低綱領中的低綱領呢,一個就是社會人道主義。任何政權在真正統治的時候,事實上都有些不幸的人。那麼他們怎麼把這個不幸的人挑出來,然後全部責備在政府身上。那對這些具有理想色彩的知識分子來說,就找到了共同點,就找到立足點。而國民政府當時是容許批評的,有相當言論自由,有示威遊行、罷工、罷課、罷市的自由。所以共產黨充分利用了社會當中可以用的工具。

明居正說,中共統戰的「低綱領中的低綱領」,其中之一就是社會人道主義。圖為2021年10月美國布魯克林區內,以回收為生的民眾。(Ed JONES / AFP)

所以現在很多人回頭想說「我懷念舊社會」,為什麼?舊社會可以示威、遊行、罷工、罷課,還可以出報紙。還可以去罵、去批評政府。而今天在網上、臉書上或者微信上面講一句話,就會被抓起來。而大陸當時在國民政府時代是不會這樣子的。

所以這個低綱領或者低綱領中的低綱領是非常好用的。這套手法就充分運用到美國。

而美國社會裡有很長時間,是有一批人相信社會主義是比較偏左的。這些人最左的是美國共產黨,再來的是民主黨裡面的左派,再來是民主黨中的中間派,再來是民主黨中的右派。再來是共和黨中也有左派。所以中共可以利用共和黨的左派。

到共和黨左派,它(中共)不能再往右走了?可以!它用經濟利益去捆綁那些大科技公司等,對不對?他們用的是非常有效率,哪怕只有一點點的最小的共同點,都把它擴大,然後把它共同點擴大成為對方陣營當中的矛盾。所以這樣就統戰了全球,然後統戰了美國。

利用人性弱點 投其所好:權、錢、色

明居正:共產主義對人性當中的弱點是非常了解的。你喜歡錢、你喜歡權、你喜歡地位、你喜歡色,中共都可以想辦法提供給你。你在別的地方,別人那邊享受不到的東西,我都能給你,這叫做統戰。所以他們用最淺白的話來說,統戰就叫做「交朋友」,什麼叫交朋友,投其所好嘛。這一點他們用的真是純熟。

所以為什麼有這麼多美國白人被統戰成功。其實我最震驚的是,美國哈佛大學化學系系主任被統戰成功,他是被錢打倒的。

明居正表示,最令他震驚的是,美國哈佛大學化學系系主任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被中共統戰成功。利伯涉嫌替中國從事間諜活動,2020年1月被美國政府逮捕。圖為利伯(左)與律師於2021年12月17日走出波士頓聯邦法庭。(劉景燁/大紀元)

有人是被色打倒。有些人不得意就跑到大陸去,就是被奉為上帝,然後被那種待遇跟排場打倒了。伴隨著待遇跟排場來的就是房子、美色或其他東西啊,金錢啊,隨便你要什麼,然後我能拿出來,我都給你。

所以統戰全球跟統戰台灣的手法是一模一樣的。不一樣就是在台灣這邊多一個虛假的民族主義。但統戰白人這一點不一定能用。但統戰白人還有另外一點,就是至少跟美共可以怎麼樣一步一步來,那這個是可以成功的。美共當中有些人是真的相信馬克思的,這毫無疑問的。我碰過很多,我學生裡就碰到過很多。

夏禱:社會主義,比如說追求這種馬克思所說的正義什麼的,其實在台灣也有一些左傾的人。

明教授:有,有,很多!大學裡面都有,甚至有些教授不知不覺的還帶著社會主義左派色彩。因為他們多年讀這些東西,就已經內化進去了。

■下一個蔣中正在哪裡?

國民黨需看清 國共合作從沒好下場

夏禱:今天中共統戰滲透台灣,蔣介石那時候還有清黨啊,您曾問過,我們這個時代下一個蔣介石是誰?現在藍綠都已被中共滲透而兩方互打。那這樣看來,台灣的民主是不是已經變質了,而這個民主恰恰是我們非常重要的一個基石。

明居正:好,我們來談清黨的問題。

清黨是這樣看,下一個蔣中正在哪裡?我不知道。但是國民黨必須看見就是它跟中共合作從來沒有好下場。國共幾次合作幾次失敗。第一次合作是1920年代孫中山的「聯俄容共」。第二次是1937年,國共共同抗戰。第三次是2005年的國共和平協議。

國民黨有一個糊塗的地方,就是他們對權力的認識不是很清楚。第一次國共合作是共產黨以個人身分進來,但是共產黨很快就把國民黨的關鍵位置全拿了。它拿了組織部,拿了宣傳部,然後拿了農民部,然後再拿了黃埔軍校裡的總教官,拿了黃埔軍校園政治主任。這都是黨跟軍的關鍵位置,國民黨就糊里糊塗地拱手讓出去。

其實,共產黨對權力的理解跟分析是非常透徹。因為他們的理論非常好,它的權力認知清楚,就曉得權力在什麼地方,如何才能抓住它。所以進入國民黨之後很快就拿到了關鍵位置,拿到之後就開始排擠蔣介石。所以蔣中正當時在北伐前衛就受到很大的困難,北伐到那時必須回過頭來清黨。清黨之後,北伐就順利了。清黨之後北伐就一路打下去,北伐軍從十萬人就打到一百萬。為什麼?因為清黨順利成功了。

然後共產黨分出去搞八一南昌暴動,然後去另立門戶了,然後去打游擊去了,去占山為王。(蔣中正)統一中國之後,回頭來再來清共。然後日本打進來了,然後國共又合作了。國共一合作的時候,共產黨拿了國民黨的錢了,武器、糧餉等等。它又轉身占山為王了,然後又在國民黨裡面蠶食。然後就出現毛澤東講的「一分抗戰,兩分應付、七分發展」。

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八年抗戰完了,國民黨打到筋疲力盡,而這時共產黨力量已經不比國民黨小了。

老蔣對台的最大貢獻:將共產主義排除在外

明居正:那到了台灣之後,老蔣總統是比較清楚的。老蔣總統對台灣最大的貢獻就是抵制了共產主義的力量進入台灣。他完全可以放手不管,他可以去做寓公的,可以投降的,可以被人家統戰的,他可以頤養天年,可活到終老,終老天年沒有問題,因為人家會把他作為很好的統戰對象統戰他。他沒有這樣幹。

所以老蔣總統對台灣最大貢獻就是排除共產主義在台灣之外。台灣才有今天,才有後來的發展跟今天的成就。

蔣中正對台灣最大貢獻就是排除共產主義在台灣之外,然而「下一個蔣中正在哪裡?」圖為2019年4月5日,台北中正紀念堂前,一位退伍軍人舉著蔣中正像。(Sam Yeh / AFP)

誰是下一個蔣中正?我不知道。但我想講的就是,如果認不清國共合作其實對國民黨是重大傷害的歷史的話,國民黨永遠沒有辦法從那迷亂當中爬出來。

老蔣總統在《蘇俄在中國》這本書裡面寫得非常清楚。共產主義是中華民族的大患,這個深刻的教訓,我們花了幾十年功夫難道還不知道嗎?我常想說,國民黨的後人跟藍軍朋友們不去讀老蔣總統著作,不去緬懷當初反共的艱辛和最後得到的成果,不從歷史當中得到正確教訓的話,會一次又一次地被共產主義的統戰伎倆所滅。今天就這情況。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夏禱:百年大夢 2021 終點
夏禱:重返1949國殤日
夏禱:兩個中國——人類文明的雙藍圖(下)
夏禱:彩虹護守的土地 為什麼世界不能失去台灣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五央企從美退市 美中金融脫鉤啟動
【秦鵬直播】傳習近平擬和拜登會面 什麼目的?
【新聞看點】軍演克制有原因 習交底無意開戰
【財商天下】經濟搖搖欲墜 德國模式終結?
【神韻早期節目】喜迎春(2009年製作)
【馬克時空】海馬斯助烏反攻 美軍精準打擊導彈更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