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壁畫《雅典學院》: 向西方大思想家致敬

文/賈妮·艾倫(Jani Allan) 嘉蓮 、文青衿譯
文藝復興藝術大師拉斐爾的濕壁畫《雅典學院》,描繪了公元前4世紀初哲學家柏拉圖在雅典創立的柏拉圖學派。畫面中央是柏拉圖(左)和亞里士多德在探討哲學理念。(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1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雅典學院》是西方藝術史上最重要、最迷人的濕壁畫【註】之一。教宗尤利烏斯二世(又譯儒略二世Pope Julius II )委託拉斐爾‧聖齊奧(Raffaello Sanzio da Urbino)裝飾他在梵蒂岡住所的四間私人客房。這位富有創造力的年輕藝術家就是與米開朗基羅、達芬奇並稱為「文藝復興三傑」的拉斐爾(1483-1520年)。

【註】濕壁畫(Fresco)技法,泛指在牆壁灰泥未乾時施塗顏料,以產生耐久鮮亮的圖像。

拉斐爾完成的第一個房間,也是最為知名的就是「簽字廳」(Stanza Della Segnatura),之所以得名,是因為教宗的大多數機要文件都在這裡簽署、蓋章,最終成為具執行力的宗教信條。這個房間還是教宗的圖書館,亦是天主教會最高司法機構——宗座聖璽最高法院(又稱使徒签名最高法庭,The Supreme Tribunal of the Apostolic Signatura)的會議室。

無論採用怎樣的色彩與形廓、敘事與節奏來裝飾這間大廳的四壁,俯瞰著那些在這裡所做的決策,即使沒有潛在影響,一些重要的決定也影響著居住在神聖羅馬帝國這片廣袤土地上所有的人及後世的生活。

拉斐爾深知沒有哪項委託比這項工程更重要的了。這幅16英尺高、25英尺(7.7米)寬的巨大壁畫,對於弱冠之年的他來說無疑是一項巨大的挑戰。依循當時的傳統,私人圖書館會用大思想家肖像來裝飾,而這位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家拉斐爾將這個構想推上了另一個高度。

 

梵蒂岡博物館內的簽字廳。 (公有領域)

踐行時代

文藝復興是對古希臘和古羅馬哲學、藝術、宗教和文化等興趣復興的一種表現形式。拉斐爾過人的天賦就體現了藝術在繪畫方面的復興。

拉斐爾這幅壁畫的主題描繪了西方哲學核心的辯論——關注精神世界的哲學家與關注物質世界的哲學家各自不同的理論基礎與前提。

由此,拉斐爾在這幅畫作中所傳達的意象是純粹的天才之作,描繪那些塑造了和繼續塑造西方文明的大思想家——正是這些先哲頌揚真理乃通過理性思辯而獲得。

《雅典學院》堪稱文藝復興時代精神的視覺展現。

拉斐爾不僅擊敗米開朗基羅和達·芬奇等對手贏得這項委託,作品完成後更贏得了大眾热烈的好評。

文藝復興藝術大師拉斐爾的壁畫《雅典學院》(The School of Athens)。 (公有領域)

雅典學院

這幅壁畫在虛構的建築場景中描繪了50位人物,包括柏拉圖、亞里士多德、蘇格拉底和畢達哥拉斯。中間兩個最突出、最核心的人物是西方哲學的奠基人:柏拉圖(左)和他的弟子亞里士多德(右)。

畫中的柏拉圖一手指天,因為他的哲學理論中提出了有神的前提:我們所看到的這個不斷變化的世界,只不過是更高、更真實的「現實」的投影,那個現實是永恆不變的,充盈著善與美。對柏拉圖來說,這個超凡脫俗的現實才是終極現實,是所有真理、美、正義與智慧之所在。

柏拉圖手持他的著作《蒂邁歐篇》(Timaeus),暗示了他的宇宙觀,闡述他與亞里士多德分歧的哲學觀。

亞里士多德則手掌朝下,暗示著他實踐倫理學的基礎。按照他的哲學觀,唯一的現實就是我們看得見摸得著的——正是柏拉圖摒棄的那個現實。

亞里士多德的《倫理學》,即他手持的那本書,強調人類社會的要素,諸如正義、友誼和政府。

柏拉圖右側的人物都是柏拉圖哲學理論的代表,而在亞里士多德左側出現的,則為亞里士多德理論的擁護者。

《雅典學院》中繪製的人物旨在頌揚古典思想,同時透過兩座神的雕像向人文教育(liberal arts,又譯伯雅教育,原指古代西方城市自由人所應學習的基本學科)致敬——兩座雕像分別是象徵光明、箭術和音樂的阿波羅神(左),以及古羅馬神話中的智慧女神密涅瓦(Minerva,羅馬人視同希臘神祇雅典娜)。

眾人聚集於氣勢恢弘的羅馬式建築中。建築拱形穹頂的靈感來自古羅馬廣場最大的建築——馬克森提烏斯和君士坦丁大殿(Basilica of Maxentius and Constantine)。建築結構似乎象徵著、強調著壁畫中人物信仰之篤深、將信仰視為重中之重。

拉斐爾的天賦之才

這幅畫的「中央消失點」位於蘇格拉底的左手處,顯示出拉斐爾對線性透視的智慧運用。拉斐爾還掌握了盛期文藝復興藝術全盛時期的一些標誌性繪畫技法,如柔化色彩過渡的暈塗法(sfumato)、精確的解剖學,以及真實的情感和表達。

拉斐爾的個人風格帶有一種奇特的宏偉感,但此畫仍充滿人文氣息,並以清晰的造型、豐富的色彩和輕鬆的構圖著稱。

與拉斐爾並稱「盛期文藝復興三傑」的米開朗基羅和達·芬奇也出現在這幅畫作中。拉斐爾筆下的柏拉圖便借用了達芬奇的形象,而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註:前中握筆倚桌思考者)正是米開朗基羅之相貌,單手支頭進行思考;拉斐爾則出現在最右邊,戴著一頂黑帽子。

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編年史家瓦薩里(Vasari)認為,拉斐爾的藝術造就幾乎可與年長的米開朗基羅相提並論。

「烏爾比諾的拉斐爾作為畫家獲得了極高的聲譽,他的友人和追隨者們堅持認為他的作品比米開朗基羅更嚴格恪守藝術規則,肯定他的畫作色彩更優雅、創作精美,具有令人仰慕的非凡表現力和別具一格的設計;也有說法認為,米開朗基羅的作品除了構圖以外缺少上述所有的特質。由於這些原因,那些拉裴爾的追隨者認為,從整體來看,拉斐爾在繪畫方面的水平即便不是更勝一籌,也與米開朗基羅平分秋色……特別是色彩運用上比米開朗基羅佔有絕對優勢。」

有言道,「揣而銳之,不可長保」(the light that burns twice as bright burns half as long),拉斐爾正是如此。年僅37歲便英年早逝,葬於萬神殿。然而他在羅馬輝煌的職業生涯,卻如文藝復興時期西方文明之冠上最耀眼的一顆明珠,光芒永住。

作者簡介:

賈妮·艾倫(Jani Allan)是新聞記者、專欄作者、作家和廣播節目主持人。

原文A Tribute to the Greatest Western Thinkers: ‘A School of Athen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音樂沒有文字,卻能傳達情感與真理。樂曲《喜劇演員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個絕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貝德里赫‧史麥塔納(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創作的歌劇《交易新娘》(或譯《被出賣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園中苦禱》是普桑剛到羅馬時所繪,那是在他作為古典主義畫家聲名鵲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輩藝術家──意大利文藝復興巨匠拉斐爾、米開朗基羅和提香等的影響,也從古希臘和羅馬藝術中汲取了營養。普桑在畫中創造的場景是如此宏偉高眇,觀看這幅畫時,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還有謙卑。
  • 西蒙‧彼得扎諾不但是藝術史學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繪畫大師卡拉瓦喬(Caravaggio)的老師。然而,他卻只被認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藝術家。仔細檢視可知,歷史上有許多藝術家的貢獻著重在奠定基礎,而讓傑出的後輩得以在日後嶄露頭角成為大師。彼得扎諾可說是個絕佳例子,他邁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喬日後的完美。
  • 聖但尼修道院位於巴黎近郊,是法國最早、最古老、也最重要的修道院。聖但尼(St. Denis)是位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他在修道院附近遇害,於是成為法國的守護聖徒(patron saint of France)。聖但尼修道院與法國王室之間關係緊密。殉道者聖但尼和歷屆法國國王都安葬於此。
  • 先看倫勃朗的畫,從他成名作《解剖課》到最後的《自畫像》,從輝煌到沒落,四十年來,盡顯他一生起伏開閤的蒼涼。作為一個生命的記錄和觀察者,倫勃朗最終了解,藝術家最大的幸福是「體驗人生」。再看維米爾,從《代爾夫特小鎮》平靜的水天之光到《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的唇、眸、耳環上的高度亮點,擅於捕捉光的顏色的光學大師維米爾創造了和倫勃朗迥然不同的光世界,兩人相映成趣,留給世人無限美好的憶想。
  • 我們都聽過這樣一句話:「美與不美,全在觀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不過,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是否有道理?千百年來,關於美是什麼、為何重要,以及美的起源,先人聖哲們一直爭論不休。
  • 1820年,意大利傑出的新古典主義雕塑家安東尼奧‧卡諾瓦(Antonio Canova)完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作品《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但觀者評價兩極。雕像採坐姿,尺寸比真人高大,打扮像羅馬君主,年約中年;華盛頓態度輕鬆、充滿自信地看著手握牌匾上親筆寫的內容。
  • 瓦津基宮位在占地約180英畝的莊園裡,莊園內還有幾座新古典主義建築和廣闊的英式花園。來自意大利科莫湖(Lake Como, Italy)的宮廷建築師多米尼克‧梅里尼(Domenico Merlini)和德國薩克森州德累斯頓(Dresden, Saxony)的約翰‧克里斯蒂安‧卡姆賽澤(Johann Christian Kammsetzer)在興建宮殿時,參考意大利各時代建築,靈感包括美第奇別墅(the Villa Medici)的風格主義(或稱矯飾主義,Mannerist style) 、盧多維西別墅(the Villa Ludovisi)的巴洛克風格(Baroque style),以及阿爾巴尼別墅(the Villa Albani)的新古典主義風格(Neoclassical style)。
  • 弗立克美術館起居室的三幅古典人物畫作總令我流連忘返,不僅是畫的技巧,更因為歷史人物的內涵與張力——弗立克將兩位英國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公案人物,掛在起居室一左一右彼此互望,摩爾線條堅毅嚴正,克威爾表情隱晦沒有生氣……
  • 專家們早先斷定,維米爾的繪畫是從單色素描開始著筆。華府的研究員們在這四幅畫上應用顯微鏡分析和先進的成像技術,發現維米爾以寬闊粗放的筆觸在這些畫上塗了底色,再鋪陳其構思的形狀、顏色與光線。研究小組甚而指出,維米爾在《持天平的女子》一畫的黑底色中摻入了含銅化合物,以加速顏料乾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