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中共暴力抗疫引發離境潮

2020年3月19日上海浦東國際機場。(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1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2年05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5月12日,多家中國官媒報導了中共以防疫政策為由,出台最新的嚴控出入境政策。新政策顯然是針對來自中國大陸的新一波離境潮的,特別是要嚴控「惡意離境」 。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談了他是怎麼看這個現象的

疫情、出境「雙清零  是要穩定匯率保外匯

1.   疫情只是藉口

何良懋表示,427日,中共國家移民管理局新聞發言人陳杰說,新冠疫情仍然處於大流行階段, 周邊國家的地區和疫情呈爆發式的態勢, 國內疫情多點散發,國家移民管理機構繼續執行從嚴從緊的出入境政策。

510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國家移民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許甘露在會議上傳達了習近平堅持「動態清零」的防疫方針,並以防疫為由,出台新的從嚴從緊出入境政策。該政策要求出入境部門和邊檢要嚴格執行從嚴限制中國公民非必要出境活動和嚴格出入境證件審批簽發,防止滯留境外人員抵邊聚集和非法入境帶入疫情。

何良懋指出,因為要搞動態清零, 要限制外面的人進入中國、 帶進病毒,這個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又要限制人員離開,這種說法就有邏輯錯誤,越解釋就越糊塗。因為人員離境就是流出去、離開中國,就算中招也應該是帶走病毒,應該是多多益善。現在卻要從嚴從緊限制出境,那不就自相矛盾了嗎?其實,中共目的是嚴控出境。許甘露要用實際行動響應,向中央表忠。

何良懋認為,雖然移民管理局新聞發言人陳杰也說將為赴境外留學、就業、商務提供精準有效的服務,但這些都是套話。因為實際上已經出現了問話甚至長達一個小時,以及過海關時護照被剪的情況。人家交了學費,獲得簽證,是合法留學。就憑海關人員個人的、完全不顧實情的判斷、隨意揣測,就阻止人家學生出境留學,這是很離譜的。這裏有很多都是「自由心證」。

按照北京一位異見人士告訴美國之音的説法,現在連18歲以下的孩子都未必能出去,甚至辦不到護照。就算18歲以下孩子的護照可以辦,如果監護人不能給辦,仍然是出不去的。這些過去都不成問題,現在都變成了非常大的問題。

何良懋認為,中國不單是將疫情「清零」,現在連出國也要「清零」。中國大陸現在是進入「雙清零」 狀態。

2.   離境潮加劇人民幣貶值、外匯流失

對於新政策爲何要限制出境,何良懋認同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在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的分析。據賀江兵推測,北京選擇在這個時候擴大出境管理,目的可能是要穩定人民幣的匯率。防止疫情擴大只不過是一些推脫的表面文章,而且是文不對題的文章。

其實從今年3月底到現在大概一個半月,人民幣已經貶值了4.1%。特別是在418日以後,人民幣兌美元一直在貶值。所以現在限制國民出境,時間上與人民幣貶值恰好是重疊的。可以說,中共就是想穩定人民幣匯率,不想外匯流失太嚴重。

何良懋補充道,出入境限制其實不是從本月開始的,今年以來已經是這樣的了。至於剪護照,也不是今年開始的, 已經剪了兩三年了。不過過去是零零星星,現在是系統性的,而且剪的數量多了,才被人貼到網上。他擔憂這種出入境的限制,恐怕短期內都很難鬆綁。

極端防疫措施觸發離境潮

何良懋認為,觸發離境潮最關鍵的原因其實應該是兩個方面:

1.   上海封城

上海封城是引發這次大上海地區移民潮再起的首要原因。外國人當然是首先想法逃離。駐上海的外國人,無論是做生意的還是從事外交的, 或者是他們的親屬, 都趕緊逃離。

據路透社消息,中國現在大概有46個城市是全面或部分封鎖, 導致大概有3.43億的人出行嚴重受困。所以這種清零防疫的本身就是防民而不是防疫。

2.   暴力防疫

上海人實在無法接受暴力防疫的手法。

據外媒報導,徐州、上海等地防疫「大白」們以「消殺」的名義,在民眾被隔離期間進入民宅進行所謂「消殺」,導致一些居民屋內的財物被毀,甚至財產無緣無故地失

何良懋表示,流出的相關視頻在網絡瘋傳,你可以看到身分不明的「大白」,進入室內,到處亂噴消毒,連冰箱裡面都噴藥的畫面。還有一些 「大白」 踢爛別人的家門,從外面攀爬進屋。這些就是暴力。這種做法顯示出這個政權的本質是跟土匪、強盜、流氓基本上沒有分別。

華東政法大學法學教授童之偉指出,官方將民眾強制送往方艙隔離、強行進入民宅「消殺」這種變相入屋抄家的做法涉嫌違憲。也有公共衛生學者質疑入室「消殺」的做法,沒有確切的醫學根據。

根據美國密歇根大學的學者今年4 27日在《自然》雜志旗下期刊《暴露科學與環境流行病學雜誌》(Journal of Exposure Science and Environmental Epidemiology)上發表的一項新研究顯示:接觸新冠病毒陽性物體表面後,感染的概率是10 萬次接觸只有 1次感染,接觸性感染比空氣傳播感染概率低 1000 倍。

何良懋指出, 首先,如果這些「大白」真是執法人員,那麼這些執法人員的水平是很有問題的。另外,這些人是哪一類型的執法人員?是臨時召集的義工、武警、 衛生官員、 防疫專家還是街道居委會?穿上防疫服就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人,也沒有出示身分。這本身就不是一個文明社會應該出現的情況。

他認為,你今天把防禦作為令箭、免死金牌, 可以進入別人家裡隨意「消殺」、如入無人之境,以後就可以將個人的財產全部充公;接下來,人身安全也可能被「清零」 。中國之大沒有一處是淨土, 所以人們想辦法逃離、移民是有道理的。

文革復闢

1.   「惡意出境」是「誅心之論」

何良懋認為,「惡意出境」這個說法本身是違法法律的。而且「惡意」是一種情緒,不是一個法律詞彙。要有證據,不應由官員去定性 。到底是說話 「惡意」 、身體語言「惡意」 情緒「惡意」 ,又或者是他的衣著或者佩戴的服飾是「惡意」 ,令關員覺得構成威脅?這個應該是有一個很清晰的法庭判定的。

如果它(中共)覺得你是「惡意」你就是「惡意」 ,這就是 「動機懷疑論」,用學術的語言說就是 「自由心證」 ,其實是一個「誅心之論」。這種「誅心之論」 ,是在文革中害死不少人的一種手段。因為只需要懷疑你動機不良, 你就有罪,然後民眾一湧而上,你就會被鬥垮鬥臭。

2.   回歸「暴民政治」

何良懋表示,文革時代是的「暴民政治」,是完全不需要經過一個調查、審訊、定罪, 就判決這樣一種程序。當年「紅衛兵」其實就是「暴民政治」 現在「白衛兵」也是「暴民政治」,如今連中共海關也搞「暴民政治」了。

出國移民不是今天才發生的,中國過去的四十幾年,都是允許國民移居他國的,但是海關卻可以一夜變臉,覺得總之你離開中國就是不對。這不但讓人感覺就像倒退到文革時期,甚至感覺比文革更惡劣。這證明中共政府是感到極度不安全,對於中國以外的環境相當仇視。這樣搞下去就是準備閉關鎖國, 準備將中國北韓化。

全世界的海關都有無上大權,但是人家國家的海關背後的是一個民選的政府,是要向選民問責,但是中國不是。所以,如今中國海關可以任意去定奪一個公民是否「惡意」出國,這是很危險的。這個說法本身就是違反文明社會準則的。而且,出境從嚴從緊, 將導致那些很想逃離的國民再多的錢也願意出,就會製造更多機會讓官員去收取賄款,滋生貪污,那中國的經濟又怎麼能好呢?

3.   選擇離開被指是「仇黨仇國」

從自由亞洲電台得到的上海「浦東五隊巡邏」群組的手機短訊截圖可以看到:「凡出現仇國仇黨情緒的不予出境,如行李中出現別國永居卡、大量外幣、別國儲蓄憑證等,凡存在惡意出境動機的,一律當場銷毀。

何良懋指出,關鍵是四字定性:「仇黨仇國」 。人家有外國永居卡,是正常出境;人家帶出去大量外幣、別國儲蓄憑證,是人家的私人財產,是通過換匯得到的,又不是黑錢。怎麼就成了「仇黨仇國」

據網上的視頻顯示,不是剪本國護照,還有關員把人家的外國綠卡也剪了。如果屬實,那就是破壞了別國政府的公物。中共海關人員執法水平之低、眼界之劣、手法之粗暴,是完全震驚世界的。

北京「被上海」化

 疫情襲向北京,中共換了個詞,把「封城」變成「靜默管理」。現在北京要「靜默」三天。何良懋指出,共產黨玩這些術語,目的都是要限制民衆的自由。

何良懋表示,現在北京人已經開始囤糧,「最低消費」 囤一個月,有多少囤多少。中共現在是氣數將盡、「失心瘋」。這次完全是上面有上面癲狂,下面有下面失常。甚至出現跑到人家家裡打開冰箱噴消毒液。這種癲狂的狀態,是1949年以來第一次。他覺得,可能是領導人的精神狀態失控,也可能顯示出習近平駕馭不了目前的局面。

跑得最快的不是老百姓

其實,看得最清楚、溜得最快的並不是一般的老百姓,而是兩類人。其一,是口頭上的「愛國者」。

那些大外宣其實很清楚,所以走得快。不久前談到微博公開IP地址,就看到其實很多這類人早已經跑到國外了。

何良懋指出,那些搞大外宣的都是看錢份上,是一幫自私自利的人。他們言行不一、心口不一, 是超級的偽君子,利益掛帥。他們什麼都知道,當然更知道自己的利益,更知道如何保護自己的利益。他們不是理念的方針主導行動, 而是利益主導行動。這些人因利益而結合,是不會長久的;利益一旦受損,他們馬上就會一走了之。

另外,很大一批是中共官員。

其實中共官員都知道共產黨是不可靠的,隨時會倒台;他們早就準備好退路。包括很多中共中央的高級官員,都準備了各種護照,準備隨時溜之大吉。

何良懋表示,不止這些,相信包括習近平的政治局委員在內,八九成的官員都已經將自己的錢挪到國外去了, 把妻小轉了外國籍。而且他們的利益是以幾十億、幾百億計,跟上海現在要走的人是沒有辦法比的。因為高官有權有勢,自有渠道讓他們的妻小到外國讀書,孩子畢業後可以留在外國的機構工作,家人可以用旅遊、公務的名義或其他名義兩邊走,未必在國外長期居住。所以說,「仇黨仇國」的,其實是政治局裡面那幫人才能做到。他們已經將自己的利益搬離中國,他們才是真正的對黨不信任、對國家不信任。

何良懋認為, 很多上海人是經過這兩個月的折騰才開始覺醒的。對上海這個國際化的大都市尚且如此,更遑論雲南貴州等邊遠的地區了。

那個回懟逼上門來的「大白」 的青年人的話就十分深刻:你想罰我三代,我就是最後一代了!人家檢測陰性,也被抓到方艙去,就很離譜。這種暴力防疫,也暴露了中共這種政權的暴力性質,是徹底的暴力執法,暴力加謊言。

原來浦東說封城4天,結果現在差不多封了兩個月。雖然上海市已於516日宣布分3階段逐步恢復正常, 61日至中下旬達成全面恢復的時間表,但一切已經改變。何良懋擔憂,官方所言與民間實情會有多大差別?真正復甦需要多長時間?還會有多少變數?很多憂慮還是難以解除的。加上從5月11日起,中國大陸的手機用戶陸續接到通知,所有想接聽國際及港澳台電話的國人要在限期之內登記,否則將被關閉國際及港澳台接聽功能。所以人們只要能出境還是趕緊走。◇

責任編輯:陳沁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