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避坑落井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荷花, 蓮花,花卉,植物
蓮花(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人生病的時候,就會去尋求醫療,但求醫的路,會不會比生病的滄桑還滄桑?

那是一個美麗燦爛的夏日午後,診所進來一位婦人,由一位先生攙扶著,我以為是他老媽,結果是他的妻子,婦人才61歲就老態龍鍾,步履艱辛,眼神無力,全身倦怠,全由先生代述病情。

婦人年輕時,曾患多囊性卵巢,經過手術後,開始心悸,胸悶,很容易疲倦,全身無力,晚上失眠,白天也睡不著,怎麼會這樣?

10年來,先生帶著愛妻,各方求治無效,雖然家中經營藥業,即使用最好的藥,仍然諸藥不效,只好求助氣功師調治身體。當該氣功師在婦人腹中,揮手劃過的霎那,婦人就癱了,雪上加霜,怎麼會這樣?為了治婦人的病,家裡原本富裕的財力,也幾乎花光了。

先生迷茫憂鬱的眼神,不抱任何希望,淡淡的說:「想試試看針灸。」坐在診椅上的老婆,頭很暈,心悸,剛從門口走到診間,就喘得厲害,被病魔折騰到不成人形,表情淡漠。

針灸處理

這麼虛弱的身子,要如何下手?如果是因為氣功師的手法,造成了的後遺症,推測該氣功師,可能本身的氣場不純,可能他身上有附體,或有養小鬼,這種邪氣,要請高人處理,我只是個小醫生,無能為力。

但婦人已走投無路,就試一試,引邪氣出口。囟門為天靈蓋,又稱天窗,前人認為是肉體、靈體與異度空間的連結處。婦人的靈體真氣,是否被吸走?或卡到陰?就試著在囟門穴下針,結果會怎麼樣?我沒把握,也不知道後效會如何?至少我針下的氣,是正氣。

針完囟門穴,我有點緊張,等了一下,觀察婦人反應,她只有眼睛睜了一下,還好,沒有什麼不良反應。如果囟門穴可以處理,下一個穴位,應該配鬼窟勞宮穴。但針勞宮穴很痛,我不敢冒險,改為幫婦人按摩勞宮穴。

百會穴是全身氣流交匯處,為一身所宗,百神所會,被稱為萬能穴,補下陷的陽氣上提,針百會穴。針完,我問婦人:「妳還好嗎?我再加針一針,好嗎?」她勉強的笑了一下,點了點頭。

最後一針,就要選重點穴,爭取療效,補元陰元陽,針關元穴,皆輕刺激。

之後,慢慢增加穴位。心悸,胸悶,喘,原本要針內關穴,但因婦人狀況特殊,改用十三鬼穴的鬼心大陵穴。四肢無力,針合谷、太衝穴,加鬼腿曲池穴。

失眠,針有「神」字的穴位,神庭、本神、神門穴,輪用。補氣血,調脾胃,針足三里、三陰交穴。這些穴位穴數,已是婦人能接受的極限了。每週針灸一次。

第一次針灸完,婦人比較不會眩暈,針3個月後,才見到她的笑容,自己可以敘述病情,但還是不肯加針其他穴位。

處方用藥

先生見愛妻的精神有好一點,好像看到一絲希望,雖然他比較偏向西醫,但我還是建議,最好配合吃中藥,針藥雙管齊下,療效比較快。針灸可以把藥氣帶到病所,和細胞微觀的部分,也可以調節藥氣到沒有神經血管的組織間隙。

第一次處方,先開快樂藥3天,看婦人是否能接受?但先生猶疑,又遲疑,說老婆吃藥很敏感,只要稍微不適應,就會反應很大。不試怎麼會知道?

用灸甘草湯,安心神。用甘麥大棗湯,安魂魄。3天份,用科學中藥。

下周回診,先生說吃藥後,老婆沒有不良反應,睡眠和其他症狀都沒改善,但心情有穩定些。

第二次處方,先處理婦人咳則喘的問題,用科學中藥,小青龍湯,溫膽湯。婦人服藥後,還是喘,但有緩和一些。喉中痰有減少一些。婦人的眼神迷濛漸轉成清明一些。

之後,每周都開不同的處方,因為婦人每次看診都有新的症狀,一直到開了這組處方後,婦人再也不肯讓我改藥,就這樣吃了半年。為什麼她吃了這組處方後,人就舒服了?只能說是,很幸運,那是靈機一動的藥方。

我推測,那時氣功師,在婦人的肚子上,手一劃過就癱了,是不是中焦因此被堵塞著了?使得清陽不升,濁陰不降。

用溫膽湯,8味藥,治大病後,虛煩不得眠,亦治心悸,易驚,膽怯。

用四逆散,4味藥,疏肝理脾,和胃,透邪解鬱。治胃腸神經症。

用失笑散,2味藥,活血袪瘀,擴張血管,增加血流量,散小腸氣及心腹痛,亦治冠心病。

用隔下逐瘀湯,12味藥,緩解平滑肌痙攣,鎮痛,宜病久絡多虛,正虛血瘀,治膈下從肋到臍的大腹,瘀阻氣滯。

竟用了4個方劑,是我開藥方,少見最複雜的處方。

當新冠肺炎疫情剛開始,先生嗅到火藥味,就不讓愛妻來針灸,他自己來幫她拿藥。婦人的病情已有改善,吃飯可吃多一點,體力有好一點,但因為受到病的折磨已久,一直鬱鬱寡歡,足不出戶。

前後治療9個月,雖然台灣當時是疫情的抗疫「模範生」,但先生看到國外疫情沸沸揚揚的,自己身負重任,不敢輕舉妄動,就結束了療程。@

選自《八面當風──絕處逢生》/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八面當風,明慧診間,溫嬪容,醫案
八面當風 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位面色憔悴慘白的74歲媽媽,頭戴著帽子,由女兒扶著進來。敘述乳癌手術切除化療後復發,再化療作到一半,就支撐不住,種種不適,想來調身體。媽媽抿著嘴,眼神暗淡無光,含著怒氣、怨氣與無奈的說:「前次手術化療後,醫生說全部處理乾淨了。以為好了,誰知又復發了,有種被玩弄的感覺!」這人生的難關要怎麼過?
  • 不過,我語重心長的說:「院長,當醫生當久了,你有沒有發覺,有些患者的病,怎麼治都治不好,診治方法沒有錯,藥也對症,就是治不好?」院長思索一下,很認同的點點頭,表示以前都沒想過這個問題,並問為什麼?
  • 蓮花
    一位從南部來的45歲的女士,左邊乳房患癌症第一期,經過半年治療,情況算穩定,因經濟因素,回南部治療。
  • 二十幾年來,董娘的乾癬,都在西醫皮膚科打轉。有一次跟著朋友,從北部來看診。董娘的整隻手,整條腿,和頸部,像鱷魚皮一樣粗糙,部份皮膚呈一塊塊魚鱗狀紅斑,好像一不小心,就會皮屑紛飛。還有鼻子過敏,膝蓋痛,飛蚊症,眼睛乾澀,左眼比右眼小,左眼眼皮有點下垂,常呃逆。
  • 一對小倆口,夫29歲,妻27歲,剛結婚不久,就被急著抱孫的父母,耳提面命,要儘早傳香火。老實的先生,賢慧溫柔的妻子,同舟共命,都對父母的指令,拱手聽命。小倆口都還那麼年輕,生小孩應該很容易吧!
  • 睡蓮,蓮花,植物
    一位66歲女士,因為睡眠與耳鳴的問題,隨著她佛教的朋友一起來調理身體。經過兩個月的針灸,雖未痊癒,卻覺得人很輕快,於是決定帶先生一同來治療。
  • 蓮花,荷花,植物
    工程師想了很久,在人生的十字心路口,徘徊,徬徨,不知何去何從?也不知道要請教誰?誰能信得過?幾經思索,專程南下,找一位小醫生幫忙。
  • 蓮花,花,植物,荷花
    正當新房的裝潢,大抵將完成,小倆口、倆老,看了也都很滿意。卻傳來,社區要拆除改建,一時,大家都很錯愕!慌了!小康家庭,花了不少錢打點,這下子全都泡湯,不知如何是好?老媽煩惱到徹夜不能眠,來診所針灸。
  • 蓮花
    膽絞痛那麼痛,肚子那麼痛,工程師沒被痛沖昏了頭,還那麼會忍,看了叫人心疼!我說:「你真是膽識過人!醫生真是拿你沒轍!」
  • 蓮花
    媽媽來診時,講沒兩句話,手裡拿著塑膠袋,就準備要吐。我立即強按她的右內關穴,並說:「放鬆,放鬆,深呼吸。」媽媽很不好意思的,笑著說:「感覺舒服多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