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貴州織金縣隔離產婦新生兒惹怨

人氣 2486

【大紀元2022年09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夏松、顧曉華採訪報導)貴州畢節市織金縣自9月初爆發疫情,一直持續到現在。當局強行從醫院將大量產婦與嬰兒轉移到中學隔離,隔離點環境惡劣,男女混住,共用廁所,洗澡不便,產婦飲食差,民衆抱怨。

此外,有村子出現疫情後,當局要求村民轉運到周邊學校隔離,清空村子。然而,在轉運途中,多人在大巴上被感染。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貴州織金縣疫情持續近一個月

據官媒「多彩貴州網」今天(9月27日)報導,9月26日0—24時,畢節市新增確診病例44例,其中織金縣40例、七星關區4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77例,其中織金縣71例、七星關區6例。

本輪疫情畢節市現有確診病例350例(納雍縣2例、七星關區14例、織金縣334例),現有無症狀感染者1280例(納雍縣4例、七星關區27例、織金縣1249例)。

由於中共官方一貫隱瞞真實數據,外界很難獲知疫情真相。

據陸媒「網易新聞」報導,9月2日,一名從貴陽回畢節織金縣的返回人員核酸結果檢測異常,拉開了畢節疫情序幕,截至9月26日,畢節依然被疫情困擾著。

大量產婦與新生兒不被允許居家隔離 被轉移到中學

織金縣化起鎮村民小麗(化名)日前(9月26日)告訴大紀元,當地疫情嚴重。織金縣9月3日封城,不讓趕集;5日,化起鎮徹底不讓上街。

18日,她在縣中醫院生孩子,19日被轉到健民醫院隔離,25日又被隔離到桂果中學。剛出生的嬰兒與陪護的婆母,也一起被隔離。

「昨天(25日)有四十多個,不都是(來自)中醫院的,還有婦幼保健院、縣醫院的。健民醫院現在是中醫院的轉移隔離點,全都是生孩子(產婦)的,或者是從中醫院出院的,因疫情不能回家,在那隔離。」她說,「桂果中學一共隔離二百多人。」

小麗還說,「上面不讓居家隔離,我們從中醫院轉院出來時就問了,他們不給開出院證明,全都封閉隔離。我想回家,流程特別麻煩,現在靜等解封,或是我們那兒變成低風險,才可以兩邊申請回家。」

她告訴記者,所謂的這個「兩邊申請」是指,她們要找當地政府開證明,鄉鎮主要領導簽字同意接收。然後,把簽過字的同意接受函,交給隔離這邊的負責人,他們要備案,並報給縣級指揮部,指揮部同意,才可以放人。

織金縣貓場鎮小王(化名)也告訴大紀元,妻子14日在縣中醫院生孩子,在醫院隔離兩三天後,他們被轉到健民醫院隔離一週,25日被轉運到桂果中學。

當天早上,他們還沒有起床,醫務人員來測核酸,並通知:趕快把早餐吃了,等會兒有大巴車把你們轉移到別的地方。

他說,「問轉移到什麼地方,就說不知道,聽政府安排。有3個大巴車,可能有一百多人吧。醫院裡大部分是產婦,把我們送到這個桂果中學了。產婦有二十多家,還有一部分人不知道什麼病。」

小王向很多人打聽轉運原因,有人說健民醫院附近出現疫情。

他抱怨說,「我們現在都在反映回家問題。他們說,讓我們在學校待7天,在沒有問題的情況下,才能讓村委會來人申請,讓我們回家,不知道到時候都會不會這樣。這次就當逃難吧,沒辦法。」

中學宿舍條件差 產婦新生兒處境艱難

小王表示,到學校時,已經下午三四點左右。房間裡面有兩個上下鋪,共四張鐵床,長1.8米左右,寬1.2米左右。兩家產婦住在一起,加上陪護的人和嬰兒,就是6個人。

他說,「剛開始只有一張鋪墊,一張蓋的被子。有產婦家屬反映太冷了,能不能加被子。剛開始說不能,到晚上七八點左右,叫我們去拿被子。」

他表示,洗澡談不上,有礦泉水已經不錯了,產婦吃的東西應該再好點。

小王說,「作為男人,吃什麼無所謂,但產婦每天是雞蛋湯。剛來的時候,產婦吃的和我們一樣,我們就反映情況,稍微好了一點,但也不是太好。產婦吃的都是雞蛋湯啊,還有白菜湯排骨,排骨沒有多少,基本上是兩三塊骨頭。」

小麗也表示,宿舍是上下鋪,生活不方便,條件艱苦。因為住進了男生宿舍,洗澡的(設施)都壞了。宿舍外面有個大桶,用來燒熱水。但她也不敢洗,從出院到現在都沒洗過澡。廁所也是公用的,男女不分。

她說,「吃的不是很好,沒什麼油水,剛來的中午飯,就是盒飯。我從生(孩子)到今天(26日)一直吃煮雞蛋,或者是煮白菜,裡面有幾個骨頭。25日晚上,他們統計了轉過來的產婦,這兩天煮了雞蛋湯。」

此外,學校隔離點沒發生活用品,需要什麼自己買;每天都在做核酸,好在新生兒不用做。

小麗的丈夫因疫情困在深圳,婆母陪她隔離,家裡還有個一歲四個月的孩子,儘管孩子爺爺身體不好,也不會照顧小孩,現在也不得不在家帶孩子。

「我昨天哭的都想跳樓了,沒辦法呀,不想來也不可以。」她說,「大人都還好,可以忍一忍,萬一孩子生病感冒咋弄?把我們送回家隔離還方便一些,讓我回去,一個月兩個月不出門都可以。」

小麗擔心,還會有出院後被送來隔離的人,也不知道誰會攜帶病毒,是否再被轉運到其它地方。她質疑說,「本來好好的,轉移時感染了怎麼辦?找誰要說法?」

織金縣新果村被清空 轉移隔離途中多人感染

事實上,小麗擔心的事情,確實發生了。9月17日,畢節市織金縣貓場鎮新果村被清空,村民全部被拉至黔西一中隔離,然而轉移途中,許多人被感染。

新果村小燕(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疫情挺嚴重,現在無症狀、有症狀的1000多例。轉運隔離時,很多人感染了。

她說,「我們村有好幾個感染的,政府16號要求村幹部通知村民撤離,去畢節市其它縣裡隔離。我媽媽把東西收拾完,後面沒轉移的車了,他們就沒走。17號中午通知說,有大客車來了。」

小燕表示,家人要求村幹部查看核酸、健康碼,確保上車的人核酸結果是陰性。村幹部說不用看,這車人都正常、是安全的,並要求趕緊上車。

「結果,跟我媽媽一起上車的,有個密接者——她家裡有兩個陽性」,小燕說,「村裡也沒讓她單獨,或跟其他陽性密接者一起隔離,就讓她去黔西一中學校隔離。」

小燕告訴記者,18日晚上,這位密接者的核酸陽性,19日凌晨,就被送去方艙醫院隔離。19日,同坐這輛車上的兩個人也被送到方艙醫院。

她說,「20號那天,我媽媽檢測結果陽性,被轉去第三人民醫院,第四天我小侄兒也去了,第五天,我爺爺奶奶也去了,第六天我二嬸,還有我一個姑姑。然後,我其他的二奶奶也轉去了,陸陸續續都被轉到方艙醫院。」

「昨天(25日)晚上,我爺爺、二嬸,小侄女小侄兒從方艙轉到第三人民醫院了」,小燕說,「醫院條件不好。我媽媽剛去時,醫院人可能太多,都照顧不過來,我媽症狀有點嚴重……跟醫生要水喝,醫生說,目前沒有水。」

她透露,一家人、一家人感染的情況特別多。新果村基本全部清空,很多村也是一個村一個村地隔離。現在還有被送去隔離的人,那些隔離了十多天,核酸陰性的人,昨天(25日)開始陸陸續續的回家了。

她認為,負責人沒經驗,導致這麼多人感染。「本來我家人一直挺好,做了七次核酸,全是陰性。就是在轉移時,車上被感染了。」

「那幾天一天要拉十幾車、二十幾車人出去,搞得人心惶惶。」小燕說,「這樣(被感染)的挺多,不止我們家,我朋友說,他們都是轉移的過程中被感染的。」

她還告訴記者,「我們把相關情況發到朋友圈,現在我弟他們微信被網警監聽了。派出所給他們打電話,要求把視頻刪了,說這樣做違法。這樣發(信息),就會給不法分子留下什麼的,然後讓他們刪,不刪的話,要抓他們去拘留。」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貴陽一學校爆疫情 官方隱瞞引恐慌
千百度:動態清零才是貴陽大巴事件的罪魁禍首
顏丹:貴陽「以疫謀性」亂象被闢謠說明什麼?
一位市民的親歷:貴陽疫情防控管理有多亂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各地反抗風起雲湧 官媒刷屏吳亦凡
【新聞大家談】千萬攝像頭下 中國少年失蹤疑雲
【財商天下】急推個人養老金 中共「割韭菜」新招
【晚間新聞】北京疫情再升溫 變相封城如鬼城
【全球新聞】中共重判吳亦凡 殺雞儆猴給誰看?
【遠見快評】大火慘劇重演 新疆爆大規模抗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