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贵州织金县隔离产妇新生儿惹怨

人气 2486

【大纪元2022年09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夏松、顾晓华采访报导)贵州毕节市织金县自9月初爆发疫情,一直持续到现在。当局强行从医院将大量产妇与婴儿转移到中学隔离,隔离点环境恶劣,男女混住,共用厕所,洗澡不便,产妇饮食差,民众抱怨。

此外,有村子出现疫情后,当局要求村民转运到周边学校隔离,清空村子。然而,在转运途中,多人在大巴上被感染。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贵州织金县疫情持续近一个月

据官媒“多彩贵州网”今天(9月27日)报导,9月26日0—24时,毕节市新增确诊病例44例,其中织金县40例、七星关区4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77例,其中织金县71例、七星关区6例。

本轮疫情毕节市现有确诊病例350例(纳雍县2例、七星关区14例、织金县334例),现有无症状感染者1280例(纳雍县4例、七星关区27例、织金县1249例)。

由于中共官方一贯隐瞒真实数据,外界很难获知疫情真相。

据陆媒“网易新闻”报导,9月2日,一名从贵阳回毕节织金县的返回人员核酸结果检测异常,拉开了毕节疫情序幕,截至9月26日,毕节依然被疫情困扰着。

大量产妇与新生儿不被允许居家隔离 被转移到中学

织金县化起镇村民小丽(化名)日前(9月26日)告诉大纪元,当地疫情严重。织金县9月3日封城,不让赶集;5日,化起镇彻底不让上街。

18日,她在县中医院生孩子,19日被转到健民医院隔离,25日又被隔离到桂果中学。刚出生的婴儿与陪护的婆母,也一起被隔离。

“昨天(25日)有四十多个,不都是(来自)中医院的,还有妇幼保健院、县医院的。健民医院现在是中医院的转移隔离点,全都是生孩子(产妇)的,或者是从中医院出院的,因疫情不能回家,在那隔离。”她说,“桂果中学一共隔离二百多人。”

小丽还说,“上面不让居家隔离,我们从中医院转院出来时就问了,他们不给开出院证明,全都封闭隔离。我想回家,流程特别麻烦,现在静等解封,或是我们那儿变成低风险,才可以两边申请回家。”

她告诉记者,所谓的这个“两边申请”是指,她们要找当地政府开证明,乡镇主要领导签字同意接收。然后,把签过字的同意接受函,交给隔离这边的负责人,他们要备案,并报给县级指挥部,指挥部同意,才可以放人。

织金县猫场镇小王(化名)也告诉大纪元,妻子14日在县中医院生孩子,在医院隔离两三天后,他们被转到健民医院隔离一周,25日被转运到桂果中学。

当天早上,他们还没有起床,医务人员来测核酸,并通知:赶快把早餐吃了,等会儿有大巴车把你们转移到别的地方。

他说,“问转移到什么地方,就说不知道,听政府安排。有3个大巴车,可能有一百多人吧。医院里大部分是产妇,把我们送到这个桂果中学了。产妇有二十多家,还有一部分人不知道什么病。”

小王向很多人打听转运原因,有人说健民医院附近出现疫情。

他抱怨说,“我们现在都在反映回家问题。他们说,让我们在学校待7天,在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才能让村委会来人申请,让我们回家,不知道到时候都会不会这样。这次就当逃难吧,没办法。”

中学宿舍条件差 产妇新生儿处境艰难

小王表示,到学校时,已经下午三四点左右。房间里面有两个上下铺,共四张铁床,长1.8米左右,宽1.2米左右。两家产妇住在一起,加上陪护的人和婴儿,就是6个人。

他说,“刚开始只有一张铺垫,一张盖的被子。有产妇家属反映太冷了,能不能加被子。刚开始说不能,到晚上七八点左右,叫我们去拿被子。”

他表示,洗澡谈不上,有矿泉水已经不错了,产妇吃的东西应该再好点。

小王说,“作为男人,吃什么无所谓,但产妇每天是鸡蛋汤。刚来的时候,产妇吃的和我们一样,我们就反映情况,稍微好了一点,但也不是太好。产妇吃的都是鸡蛋汤啊,还有白菜汤排骨,排骨没有多少,基本上是两三块骨头。”

小丽也表示,宿舍是上下铺,生活不方便,条件艰苦。因为住进了男生宿舍,洗澡的(设施)都坏了。宿舍外面有个大桶,用来烧热水。但她也不敢洗,从出院到现在都没洗过澡。厕所也是公用的,男女不分。

她说,“吃的不是很好,没什么油水,刚来的中午饭,就是盒饭。我从生(孩子)到今天(26日)一直吃煮鸡蛋,或者是煮白菜,里面有几个骨头。25日晚上,他们统计了转过来的产妇,这两天煮了鸡蛋汤。”

此外,学校隔离点没发生活用品,需要什么自己买;每天都在做核酸,好在新生儿不用做。

小丽的丈夫因疫情困在深圳,婆母陪她隔离,家里还有个一岁四个月的孩子,尽管孩子爷爷身体不好,也不会照顾小孩,现在也不得不在家带孩子。

“我昨天哭的都想跳楼了,没办法呀,不想来也不可以。”她说,“大人都还好,可以忍一忍,万一孩子生病感冒咋弄?把我们送回家隔离还方便一些,让我回去,一个月两个月不出门都可以。”

小丽担心,还会有出院后被送来隔离的人,也不知道谁会携带病毒,是否再被转运到其它地方。她质疑说,“本来好好的,转移时感染了怎么办?找谁要说法?”

织金县新果村被清空 转移隔离途中多人感染

事实上,小丽担心的事情,确实发生了。9月17日,毕节市织金县猫场镇新果村被清空,村民全部被拉至黔西一中隔离,然而转移途中,许多人被感染。

新果村小燕(化名)告诉大纪元记者,疫情挺严重,现在无症状、有症状的1000多例。转运隔离时,很多人感染了。

她说,“我们村有好几个感染的,政府16号要求村干部通知村民撤离,去毕节市其它县里隔离。我妈妈把东西收拾完,后面没转移的车了,他们就没走。17号中午通知说,有大客车来了。”

小燕表示,家人要求村干部查看核酸、健康码,确保上车的人核酸结果是阴性。村干部说不用看,这车人都正常、是安全的,并要求赶紧上车。

“结果,跟我妈妈一起上车的,有个密接者——她家里有两个阳性”,小燕说,“村里也没让她单独,或跟其他阳性密接者一起隔离,就让她去黔西一中学校隔离。”

小燕告诉记者,18日晚上,这位密接者的核酸阳性,19日凌晨,就被送去方舱医院隔离。19日,同坐这辆车上的两个人也被送到方舱医院。

她说,“20号那天,我妈妈检测结果阳性,被转去第三人民医院,第四天我小侄儿也去了,第五天,我爷爷奶奶也去了,第六天我二婶,还有我一个姑姑。然后,我其他的二奶奶也转去了,陆陆续续都被转到方舱医院。”

“昨天(25日)晚上,我爷爷、二婶,小侄女小侄儿从方舱转到第三人民医院了”,小燕说,“医院条件不好。我妈妈刚去时,医院人可能太多,都照顾不过来,我妈症状有点严重……跟医生要水喝,医生说,目前没有水。”

她透露,一家人、一家人感染的情况特别多。新果村基本全部清空,很多村也是一个村一个村地隔离。现在还有被送去隔离的人,那些隔离了十多天,核酸阴性的人,昨天(25日)开始陆陆续续的回家了。

她认为,负责人没经验,导致这么多人感染。“本来我家人一直挺好,做了七次核酸,全是阴性。就是在转移时,车上被感染了。”

“那几天一天要拉十几车、二十几车人出去,搞得人心惶惶。”小燕说,“这样(被感染)的挺多,不止我们家,我朋友说,他们都是转移的过程中被感染的。”

她还告诉记者,“我们把相关情况发到朋友圈,现在我弟他们微信被网警监听了。派出所给他们打电话,要求把视频删了,说这样做违法。这样发(信息),就会给不法分子留下什么的,然后让他们删,不删的话,要抓他们去拘留。”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贵阳一学校爆疫情 官方隐瞒引恐慌
千百度:动态清零才是贵阳大巴事件的罪魁祸首
颜丹:贵阳“以疫谋性”乱象被辟谣说明什么?
一位市民的亲历:贵阳疫情防控管理有多乱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对白纸革命表态?防疫政策大变
【拍案惊奇】真实死期遭疑 江泽民黑历史再曝光
【时事金扫描】各地抗议封控 一张照片看哭中国
【舞蹈三剑客】舞蹈演员才有!意想不到的8个“怪”习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