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美中登月之爭 一場文明與專制之戰

人氣 2784

【大紀元2022年09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綜合報導)美國宇航局(NASA)正在積極準備「阿爾忒彌斯1號任務」(Artemis I Mission)以重返月球,這是一項國際合作計劃。而中共週六(9月10日)也宣布未來十年月球使命,美中登月之爭越發激烈。

分析認為,隨著中共將在地球上的野心延伸到太空領域,登月等美中太空競爭將不僅是雙方的資源、技術和軍事之爭,更是兩國代表的文明與專制體制的價值之戰。

在兩次發射都因為技術問題推遲之後,美國宇航局正在準備「阿爾忒彌斯1號任務」登月火箭的第三次發射。如果發射成功,「阿爾忒彌斯1號任務」將進行長達一個多月的無載人繞月飛行。預計火箭上的獵戶座太空艙將在太空停留37天,從距離月球表面約100公里的軌道繞行月球。

大多數文明世界都對「阿爾忒彌斯1號任務」感到歡欣鼓舞,但中共的反應卻相反,中共小報《環球時報》的一篇文字刻薄的文章,指責美國正在煽動一場新的太空競賽,美國在太空領域對中共的敵意越來越強。

英文版《環時》同時揚言,隨著美國宇航局努力重溫「阿波羅」登月的輝煌,中共正在制定創新計劃,以執行自己的載人登月任務。

中共國家航天局週六表示,計劃未來十年進行三次無人月球使命,以謀求在新的太空探索時代與美國競爭。

中共不僅被指控盜竊美國太空技術和製造大量太空垃圾,還因多次發射火箭後無法控制火箭回落地球的地點,而被指責不負責任。

2022年8月16日,美國佛羅里達州肯尼迪航天中心(Kennedy Space Center),美國宇航局(NASA)即將把阿爾忒彌斯1太空發射系統(Artemis I Space Launch System)與獵戶座(Orion)飛船移往39B發射台。圖為美國宇航員斯坦利‧格倫‧洛夫(Stanley Glen Love,左)和唐納德‧佩蒂特(Donald Pettit,右)。(Chandan Khanna/AFP)

中共偷竊太空技術

在8月28日播出的NBC採訪中,美國宇航局局長比爾‧納爾遜(Bill Nelson)重複了他在5月國會聽證會上的說法,即中共的太空計劃是建立在偷來技術之上的,他說,「它們(中共)從其他所有人那裡得到了很多技術。」

比如在2018年的珠海航展上,中航科工(CASIC)展出了一款新型隱身無人機模型,外形與美國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的X-47B無人機驚人相似。

2011年12月伊朗俘獲了一架美軍RQ-170「哨兵」無人偵察機,根據中共國防論壇上流傳的信息,4天後,一個由17名中國專家組成的小組飛往伊朗,收集RQ-170的一些關鍵部件並帶回中國。

2021年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CALT)展示了一個新的火箭,看起來是SpaceX星艦的完美拷貝。事實上,SpaceX一直是中共的主要盜竊對象,馬斯克曾說,中國(中共)從特斯拉公司竊取了軟件。

在2020年9月參議院證詞中,時任NASA局長吉姆‧布里登斯坦(Jim Bridenstine)表示,中國(中共)正越來越多地尋求破壞美國的太空資產,包括通過間諜活動、日益複雜化的數字黑客活動和非傳統商業夥伴等手段。

比如,僅從2011年到2013年,中共就對NASA電腦進行了13次成功的黑客攻擊。2018年12月,美國司法部(DOJ)指控兩名中國公民參與中共國安部APT10網絡黑客團隊十多年的黑客行動,涉及航空、航天和衛星技術的七家公司,包括NASA噴氣推進實驗室和戈達德太空飛行中心(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

1999年5月,一份由美國眾議員克里斯托弗‧考克斯(Christopher Cox)領導起草的機密報告中說,美國商業衛星製造商向中國(中共)提供的與衛星發射有關的技術信息,可能被用於改進中國(中共)的洲際彈道導彈技術。

因為這個原因,2011年4月,第112屆美國國會禁止美國宇航局和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OSTP)與中共政府進行技術交流,也不能與中共政府聯合開展任何科學活動,這被稱為「沃爾夫條款」(Wolf Amendment)。

中共靠竊取知識產權的做法,可能使其在太空競賽中取得一些進展,但永遠不會領先。

多位太空專家對美國之音表示,與美國相比,中共目前在包括登月技術在內的太空探索領域差距較大。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副教授戴維‧布爾巴赫(David Burbach)指出,中共目前太空能力遠遜於美國,美國在一些更重要領域更為領先——衛星內部電子設備和計算機軟件。

美國宇航局(NASA)局長比爾‧尼爾森(Bill Nelson)二度發出警告,點名中共太空野心,包括占領月球。圖為2021年2月21日尼爾森於參議院聽證會發表講話。(Saul Loeb/AFP/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瞄準美國 中共將太空軍事化

與美國不同,中共的太空研究主要由軍方主導,最明顯的例子是,所有航天員都是中共軍人。

2017年,CNBC報導,儘管在過去幾年裡,中國也出現了一些對沖基金支持下的民營火箭發射公司,但與美國由商業主導的SpaceX或Blue Origin明顯不同,它們與中共關係異常密切,成員大多數來自中共航天科技集團、航天科工集團、中航工業等等。

比如,北京零壹空間科技有限公司(OneSpace)是在國防科工局的支持下成立的;航天科工火箭技術有限公司(ExPace)隸屬於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第四研究院,其快舟系列火箭是基於中共反衛星武器和導彈防禦攔截器的發射器;而藍箭航天(Landspace)的火箭,是基於長征十一號火箭。

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的劉登凱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的太空研究由中共軍方主導,火箭的發展、很多的設備的發展,都是軍方在支持。美國是軍方跟民間是完全分開的,美國的太空總署是完全接受所有人的監督,但中國大陸不是。

通過過去幾十年美國打的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人們意識到,誰能控制太空中的衛星,誰就能掌握戰爭的主動權。

多年來,五角大樓一直在警告國會議員,中共正在建立一個太空武器庫,與美國的武器庫驚人地相似。國際評估和戰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的中國軍事事務專家理查德‧費舍爾(Richard Fisher)說,「(中共)的目標是實現對低地球軌道的控制,以擊敗地球上的美國。」

德國《圖片報》(BILD)最近採訪NASA局長納爾遜,納爾遜表示,中國(中共)靠偷竊他國的創意和技術,以加入太空競賽,而其空間站的任務是學習如何摧毀他國的衛星。

2019年5月,時任美國副總統彭斯在美國國際衛星通訊技術展及年會(Satellite 2019)上說,「像俄羅斯、中國(中共)、朝鮮和伊朗這樣的國家,謀求發展武器,通過地面發起的電子攻擊干擾我們的導航和通信衛星,使這些設備變盲、變殘。

「最近,我們甚至看到一些國家正在將新型武器和戰爭帶進太空,從反衛星武器、空中激光武器,到衛星軌道上一些具有高度威脅性的行動,和難以追蹤的高超音速導彈。我們的競爭對手和我們的敵手一直都在積極發展和運用科技,要置我們的科技以及我們的繁榮與安全於危險當中。」

中共從2021年開始建設天宮太空站,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譚傳毅在一篇文章中表示,若在天宮太空站加載機械臂、殺手衛星、定向能武器和電磁武器之後,即搖身變成反導與反衛星的太空武器站。

中共將太空武器化,讓世界感到擔心。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Mark A. Milley)將軍10月底表示,對美國而言「非常接近『斯普特尼克時刻』」。

圖為2022年6月5日,搭載神州十四號飛船的火箭於酒泉衛星中心發射升空。(Photo by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中共暴露太空野心 登月是美中代表的兩種價值之爭

眾多的專家都指出,美中太空競爭,是將兩國地上的競爭搬到太空,是兩國背後的兩種不同的價值之爭。

「我們送入太空的不僅僅是我們的機器或我們的人,還有我們的價值觀,我們的身分,像法治、民主、人權和自由市場經濟這樣的東西」,喬治‧華盛頓大學空間政策研究所主任斯科特‧佩斯(Scott Pace)告訴CNN,「阿爾忒彌斯計劃和我們人類向太空的延伸,是我們美國價值觀的投射。」

2017年,中國探月計劃負責人葉培建說得很直白,「宇宙就是個海洋,月亮就是釣魚島,火星就是黃岩島,我們現在能去我們不去,後人要怪我們。別人去了,別人占下來了,你再想去都去不了。」

中共在2021年《太空白皮書》倡導「中國標準2035」計劃,目標是確保全球標準與中國產品兼容,中共正在尋求幫助制定航空航天產品和服務的標準。

澳大利亞國防部前官員馬爾科姆‧戴維斯(Malcolm Davis)告訴彭博社說:「我們西方擔憂更多的是誰來制定規則,特別是獲取資源方面,最大的風險是你有兩套相反的規則。」他說,「可能在2030年代,你(中共)讓一家中國公司宣稱擁有在月球上其開採資源的領土,就像中國人(中共)宣稱擁有整個南中國海一樣。」

「越來越清楚的是,中國(中共)在太空和太空經濟方面想成為主導。」退役空軍中將和太空戰略家史蒂夫‧夸斯特(Steve Kwast)告訴「政客」(Politico)說,「它們看到了利潤,看到了收入,看到了國家安全影響。」

堪薩斯州的傑里‧莫蘭(Jerry Moran)參議員說,「我相信我們將如何利用太空,不僅對美國而且對世界都是有利的」,「但我不相信其他人(中共)會這麼做。」

1969年7月16日,美國的阿波羅11號(Apollo 11 )登月計劃,實現3名宇航員在7月20日成功登陸月球。(AFP PHOTO/NASA)

中共對NASA重返月球計劃感到恐懼

《國會山報》(The Hill)網站9月4日刊登馬克‧惠廷頓(Mark R. Whittington)的署名文章。文章寫道,針對NASA局長對中共的批評,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指責美國「抹黑」中國(中共)「正常合理的外太空事業」。

「我們要相信,一個對維吾爾少數民族實施種族滅絕、威脅台灣、從事網絡間諜活動以及在世界各地其它祕密活動的國家(中共治下的中國),在太空中沒有任何令人驚奇的計劃。」惠廷頓寫道。

惠廷頓表示,中共官員對阿爾忒彌斯任務的口氣沒有表現出對該計劃的蔑視,而更可能是對美國宇航局領導的國際社會重返月球計劃的恐懼。

「北京知道上一次登月競賽中發生了什麼,當時阿波羅11號任務幫助美國贏得了冷戰。中國(中共)也知道,一個國家在不直接使用軍事力量的情況下塑造世界大事的軟性能力,而重返月球是可以獲得眾多獎項的方法之一。」他寫道。

惠廷頓認為,中共也在覬覦這個獎項,且自認自己而非美國應該獲得。

2022年度美國《太空工業基礎現狀》報告寫道,太空計劃,特別是人類登陸月球,標誌著與前蘇聯爭奪太空主導權的大國競爭達到高潮。

報告認為,美國之所以能夠在最後的太空競賽中取得勝利,是因為政府明確的公共目的和私人創業精神,美國建立了一個充滿活力的太空生態系統,將人類送上月球,探索太陽系的每顆行星,提供免費的全球定位和計時,分享地球觀測數據,創建一個國際空間站促進全球太空發展和參與,實現火箭的重複使用和商業寬帶通信。

報告說,由於美國贏得了第一場太空競賽,戰勝了第一個專制的太空強國,並塑造了一個開放的商業和信息系統,世界變得更加自由和繁榮。60年後,美國的領導地位再次受到不是一個,而是兩個專制政權的爭奪,他們試圖通過控制空間領域來施加全球主導地位。

宇航員探索月球示意圖。(NASA)

惠廷頓在文章中寫道,從月球、小行星和地球以外的其它場所開採自然資源將變得越來越重要。從鐵、鋁和鈦等工業金屬到稀土,每一種資源都可供開採。基於《外層空間條約》,美國和《阿爾忒彌斯協定》的其它簽署國設想了一個制度,在該制度中,儘管不是他們居住的領土,私營公司將擁有他們開採的資源。這些公司將開發太空資源並將其出售給其它公司,這些公司將利用這些資源製造有用的東西。這個制度將迎來一個富足與和平的新時代。

反觀中共,惠廷頓寫道,從中共在地球上行為可以看出,中共做法在本質上將更加帝國主義。北京不會願意分享太空所提供的豐富資源。它將利用對空間資源的控制來主宰地球。(美國和國際社會)應該不惜一切代價避免這樣的未來(被中共主宰的未來)。

《太空工業基礎現狀》報告寫道,贏得新的太空競賽是國家的當務之急,中國(中共)作為一個經濟和空間大國的擴張,是對民主、自由市場經濟和國際自由秩序的迫在眉睫威脅。◇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史上最強火箭將首飛 NASA重返月球序幕拉開
阿爾忒彌斯1號登月火箭有多強大 數字告訴你
阿拉斯加海岸出現大型氣球似的物品
黑利獲得首位共和黨參議員背書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Lacoste經典鱷魚Polo衫 6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