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君:水滸傳640年真相大揭祕(5)

——梁山好漢是參與改朝換代的典範

人氣 391

【大紀元2023年01月19日訊】

替天行道的悲情英雄

大凡改朝換代,人類都會有兩類英雄出世。一類,肩負著上天賦予的神聖使命,如封神演義領授元始天尊法旨下界的姜子牙,水滸傳領授玉帝法旨下界的宋江等,這些人,只要能兌現神的囑託,照神要的去做了,就是替天行道的英雄;另一類,則不承擔神賦予的使命,這些人,沒有君權神授的榮耀,但是,卻能自願投身到改朝換代的偉大變革中,參與解體舊制,敢向邪惡朝廷說不,不懼與昏君奸臣貪官酷吏抗爭,這些人,也是英雄。

那麼,在施耐庵筆下,宋江與上述兩種情況都不夠吻合,是不是英雄呢?水滸傳七十一回書,標題就回答了這個問題:「忠義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標題答案:是。

水滸傳裡的宋江是個英雄。

事實上,施耐庵在水滸傳裡將宋江確認為:替天行道的英雄,並非只有梁山一個階段。施耐庵作水滸傳,將宋江百八人的人生界定為三個階段:即上梁山前、上梁山和下山接受招安。在這三個階段中,除宋江把替天行道的事做錯了,下山接受招安,其餘兩個階段,都是被施耐庵用來表現宋江替天行道的。換言之,施耐庵正是通過宋江百八人上梁山之前和在梁山上向朝廷抗爭所表現出來的英勇鬥爭精神,為天下人樹立了(在改朝換代的偉大變革時期,在一個朝代走到需要被推倒重建的最後時刻),天下人如何替天行道的榜樣。

這就引出一個話題:

— 宋江既然未能兌現玉帝要他替天行道終極目的,那麼,他在梁山上做的事,怎麼還能被當作是英雄?

筆者認為:宋江未能兌現替天行道終極目的,是宋江對玉帝法旨理解的錯,這錯造成的惡果,宋江要承擔罪責,水滸傳一百回,宋江被打入地獄,就是懲罰。但是,不能因為宋江沒有兌現玉帝要的替天行道終極目的,就全盤否定梁山上的宋江,否定梁山上的英雄好漢。

神衡量人是全面的。以西遊記孫悟空為例,從當上弼馬溫開始,就沒幹好事:偷王母娘娘仙桃、吃太上老君仙丹;拒捕,大鬧天宮;返回下界,更是公開豎旗:齊天大聖,與天庭作對。悟空搞得這些,若在人中,會被千刀萬剮,但佛不這樣看,如來針對悟空的魔性,給予的懲罰是將其押在五指山下,讓他經歷五百年雨淋日晒,磨礪心志。五百年後,讓悟空再入人道修行,作了唐僧的徒弟,保護唐僧去西天取經,最後,歷經九九八十一難,終得正果,修成鬥戰勝佛。

筆者認為:玉帝對天罡星主宋江做了錯事的處罰,也跟如來佛對待悟空一樣,讓其下地獄,重入六道輪迴,並不是一棒子打死,而是按照生命升降的規則,讓宋江喚醒正念,重修功德。

其實,施耐庵對宋江也是全面看的,正邪、是非、善惡兩分;肯定對的、弘揚正的,否定錯的。正如施耐庵對宋江的二分:-宋江投降朝廷,走錯了替天行道的路,是要被否定的;而宋江向朝廷抗爭、反了朝廷,上梁山聚義,替天行道,這就是應當被千古傳唱的英雄佳話。

尤其,今天的中國人民,識破中共塗鴉水滸傳的險惡用心,在中共強權暴政面前,要替天行道,就應該向聚義梁山的宋江百八人學習。

筆者以「水滸傳640年真相大揭祕」為題,還原施耐庵創作水滸傳的真相,絕無貶損宋江之意。因為,水滸傳裡的宋江,即便是未能兌現玉帝要他替天行道終極目的,也不是壞人。宋江在梁山上替天行道留下的英雄壯舉,有天降石碣為證,名垂千古。宋江是個有英雄情結的人。他對替天行道的執著、對玉帝的忠心,直到被朝廷一杯毒酒毒死的最後一刻,他也仍舊認為自己是死在替天行道的路上。那句誤以為朝廷是天的替天行道名言:「寧朝廷負我,我忠心不負朝廷」,每每讀來,令人肝膽俱裂,痛心不己!

將人皇當天皇,宋江是錯悟了玉帝法旨。但宋江對替天行道表現出來的那種矢志不渝的忠心,令人欽佩!筆者認為:儘管宋江末能兌現替天行道終極目的,但水滸傳裡的宋江仍不失是一位:替天行道的悲情英雄。

將宋江定位:替天行道的悲情英雄,這對於世人汲取宋江因錯悟玉帝法旨,而投降朝廷的教訓;對於中共體制內的國家幹部(公務員、公檢法幹警、軍隊官兵)如何更好地去向反了朝廷的梁山好漢學習;尤其,讓今天的中國人民,在倒共、抗暴的替天行道中,少走彎路,都具有一定意義。

水滸傳祕碼:施耐庵筆下的「梁山」,是八百里水泊嗎?

這裡要說得是,關於施耐庵在水滸傳裡設定的「梁山」和「梁山好漢」替天行道的範圍問題。

點到這個題目,就揭開一個真相,施耐庵筆下的「梁山」,並不局限在八百里水泊之內。八百里水泊,是梁山好漢聚義棲身的地方,也是與朝廷抗爭的主戰場之一。

真正要推翻一個朝廷,單單靠八百里水泊的梁山根本解決不了問題,這就引出一個必須正視的課題,即天下人替天行道需要被用來推翻朝廷的「梁山」在哪?對此,施耐庵在水滸傳裡,給出了明確答案:

天下人替天行道需要的那個可以被用來推翻朝廷的「梁山」,在北宋天下的每一寸土地上。可以說,-玉帝要宋江兵變奪權的皇宮是「梁山」;-林沖被高俅禍禍的官場是「梁山」;吳用智取生辰綱的黃泥岡是「梁山」;-解珍解寶被污陷成死囚罪犯的監獄是「梁山」;宋江被判極刑的法場是「梁山」;魯智深拳打鎮關西的肉鋪是「梁山」;揚志殺潑皮的市井是「梁山」…。總之,施耐庵用水滸傳彰顯天下人替天行道的主戰場,不限於八百里水泊,而是涉足應當被推倒重建的北宋全境。一切可以被英雄好漢用來推翻朝廷的地方都是梁山。

施耐庵筆下:宋江百八人主體,上梁山之前的英雄壯舉,就是天下人替天行道的楷模。

實際上,施耐庵用水滸傳歌頌的梁山好漢,就是從上梁山之前,到上梁山,始終都在與邪惡朝廷抗爭的人。

筆者分析:施耐庵在推倒重建北宋朝廷這一替天行道思想指導下,不吝筆墨,用七十回書大張旗鼓,褒揚百八好漢上梁山聚義之前,向朝廷造反的英雄事蹟,是告訴讀者,水滸傳真正表現天下人替天行道的主要事蹟和精髓部分,在百八人上梁山之前。

其實,拆開說,誰都懂:宋江百八人在八百里水泊與朝廷抗爭,打得是軍事戰爭;而上梁山之前,分布在北宋各條戰線、各個領域的宋江百八人的主體與朝廷抗爭,則是向朝廷邪惡的政治制度、法律制度和昏君奸臣貪官酷吏及社會黑惡勢力宣戰。

(一)百八人上梁山之前,替天行道的英雄壯舉一:為被朝廷輯拿的要犯提供人道主義保護。

典型的有二位:一是朱仝。見第二十二回:鄆城縣公安局刑警隊長,在執行抓捕任務時,親手將殺人犯宋江,從其家中地窖裡請出來,安排逃跑。

另一位是宋江。十八回,鄆城縣押司宋江私放劫生辰綱的晁蓋。在筆者揭開水滸傳真相之前,天下人大都認為:身為國家幹部的宋江,在得知上級公安機關來本縣捉拿晁蓋等七名搶劫生辰綱的嫌疑人時,不配合抓人,而是事先通風報信,私自放跑了晁蓋,系重大犯罪。其實,《水滸傳》第十四至十六回說得很明白:北京大名府梁中書收買十萬貫金珠、寶貝、玩器等物,欲送上東京,與丈人蔡太師慶生辰。因上年被劫十萬貫,於是請楊志押送;事先知道這信息的晁保正和吳用聯手劉唐、三阮(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及白勝用蒙汗藥劫了十萬貫。這一劫,被施耐庵稱為,捷報頻傳的捷,是水滸故事裡梁山人物做的所有事件中最為出彩的。

生辰綱,是梁中書在老百姓身上搜刮的民脂民膏,不義之財;晁蓋的劫,被施耐庵用一個「取」字,便抹了罪;因為晁蓋七人劫的是罪。智取生辰綱是梁山好漢向邪惡朝廷抗爭的典範,晁蓋、吳用、劉唐、三阮、白勝,這七人都有亮點。

智取生辰綱,是北宋人民反貪官、反腐敗的一種抗爭形式。正如今天大陸站起來的中國人民,通過網絡檢舉揭發中共高官貪腐罪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一樣,都是用善意替天行道。只不過,前者是用非殺戮的「劫」將貪官貪污來的金珠寶貝搞了個小範圍的「打土豪」,後者則是「吶喊」。宋江保護智取生辰綱的七位英雄,其行為發生在玉帝要宋江替天行道時期,非但無罪,相反,卻是英雄壯舉。這也是宋江,在他做過的所有替天行道英雄壯舉中,最出彩的。

(二)百八人上梁山之前,替天行道的英雄壯舉二:軍隊將官和老百姓,劫獄、劫法埸。

水滸傳三場劫獄大戲,場場都是執法者枉法!—  不該抓的抓了,不該判的要判,不該殺的要殺。試問:面對這樣一夥滿身是罪的所謂執法者,和被他們利用來維護權貴利益的國家機器,替天行道的人應該怎麼辦?答案是:只能砸了國家專政機器!劫獄、劫法埸,才是替天行道。施耐庵筆下的三埸劫獄大戲:

第一場戲,主角是知寨花榮。(見三十三回)清風寨主的老婆,污衊宋江是山賊,叫寨主拿下大牢,知寨花榮為救宋江,不惜大開殺戒,由此,反了朝廷。

第二場戲,主角是提轄官孫立、軍官孫新、監獄警察樂和,顧大嫂、鄒淵、鄒潤、解珍、解寶。(見第四十九回)說:登州兵馬提轄孫立並孫新、樂和及顧大嫂、鄒淵、鄒潤,為救含冤入獄的自家兄弟解珍、解寶,不懼朝廷、劫了天牢。

第三場戲,主角是監獄警察李逵和梁山眾好漢。(見第四十回:宋江、戴宗因遭誣陷,被判死罪,押赴刑場,李逵與梁山好漢一起劫了法場。

其實,當朝代走到壞的盡頭,一定是壞人掌控國家政權,好人被關進監獄;當監獄被用來關押好人的時候,也就是該砸了!

水滸傳三場劫獄大戲,均寫出了劫獄者替天行道的英雄豪氣。

(三)百八人上梁山之前,替天行道的英雄壯舉三:軍隊將領起義。

這一類,特指被梁山俘虜後倒戈、反叛朝廷的將帥。

a.第五十五至五十七回,軍界高級將領呼延灼、韓滔、彭玘、凌振向梁山倒戈;b.六十四回,軍隊高級將領關勝、宣贊、郝思文向梁山倒戈;c.六十五回,軍隊高級將領索超向梁山倒戈;d.六十九回,軍界高級將領董平向梁山倒;e.七十回,軍界高級將領沒羽箭張清向梁山倒戈。在梁山百八人中,被俘後倒戈的軍官,除被高俅逼上梁山的林沖,五虎將及沒羽箭張清等十二驃騎將基本都是。

筆者向歸順梁山的軍隊將官喝彩!

民怨的沸騰程度與朝廷腐敗程度成正比。當人民站起來向邪惡朝廷說「不」時,軍隊官兵是站在人民一邊,還是替邪惡朝廷鎮壓民眾,便成了衡量其是否替天行道的分水嶺。在施耐庵筆下,那些向梁山投降的朝廷軍官並不可恥,因為,朝廷不等於國家。同樣,反叛邪惡朝廷,並不是叛國。當朝廷,即架構朝廷的官員,不再為國家民族謀利、不再為人民造福、不再用正當的方式去管理國家時,這些人就成了阻礙國家進步的惡勢力,成了利用權力竊取國家資源、民族人民利益的罪犯,它們事實上,已經墜落成黑幫、黑手黨、黑惡勢力;面對這邪惡、這些罪犯,軍官不與它們為伍,本身就是脫離邪惡的英雄義舉。上梁山,告別的是邪惡朝廷,走的是替天行道正路

其實,若宋江真能正悟玉帝法旨,就去做了天下主宰,帶領呼延灼、關勝們推翻朝廷、對北宋去邪歸正,重建天下,試問:他們當中哪個不是開國元勛,哪個不是替天行道的愛國大英雄?!

事實上,從《水滸傳》問世至今,天下有良知者無一認為水滸傳裡的朝廷軍官投降梁山是背叛國家,相反,他們放棄效忠欺壓人民的罪惡朝廷,得到的是天下人的擁戴。喝彩。

古往今來,軍官反叛朝廷,替天行道的典範並不少見,如前蘇聯國防部長德米特里.莫菲耶維奇.亞佐夫元帥。1991年8月19日凌晨4時,動亂中的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被克格勃軟禁,以副總統亞納耶夫為首的八人「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宣布成立。但該委員會未能扭轉乾坤,反而使政局更加複雜嚴峻,葉利欽領導的聲勢浩大的遊行示威隊伍不懼武力,集結莫斯科,要求政改,在這種情況下,克里姆林宮命令亞佐夫:果斷行動,用武力屠城:鎮壓遊行示威群眾,亞佐夫斷然拒絕,身為國防部長的亞佐夫面對人民和操縱國家機器的八人委員會,毅然選擇了人民。亞佐夫下令軍隊撤離了莫斯科。隨後亞佐夫被撤職,遭到審判;但13年後的2004年,普京向亞佐夫授勳,表彰他不向人民開槍的狀舉。德米特里.莫菲耶維奇.亞佐夫元帥,也是蘇維埃解體、蘇聯實現民主憲政的偉大功臣。

今天中國大陸,在天滅中共的歷史大潮中,民眾倒共維權運動,與昨天解體蘇聯的民主運動沒有什麼兩樣,對大陸的軍隊和警察而言,都有選擇替天行道的權利,向前蘇聯國防部長亞佐夫和他的軍隊學習,向投降梁山的北宋軍官學習,脫離邪惡體制束縛,不再為共產黨賣命,不向人民動粗、動武、施暴,勇敢的站在解體邪惡的人民一邊,就是替天行道的英雄好漢。

(四)百八人上梁山之前,替天行道的英雄壯舉四:魯提轄拳打鎮關西(見第三回);之五:楊志市井殺潑皮(見十二回)。

打死的、殺死的,都該死!這些人,都是被邪惡朝廷任命官職的當地政府官員肆意放縱、惡意豢養來欺壓百姓的人渣敗類「社會毒瘤」。這些污染社會的垃圾不除,老百姓也不會有好日子過。魯提轄、楊志正是在地方政府官員面對社會黑惡勢力不作為的情況下,挺身而出,(代表正義的力量,用道德作標準,處理了社會上的人渣敗類,為民除害。

總之,施耐庵在水滸傳裡,以揭示改朝換代需要的形式,歌頌梁山宋江百八人-在上梁山之前,和在梁山上,向邪惡朝廷抗爭的替天行道英雄業績,所表達的祟尚替天行道英雄精神的創作動意,令筆者欽佩。

水滸傳為天下人參與改朝換代的替天行道,樹立了榜樣。

但是,中共卻塗鴉了水滸傳。將宋江上梁山之前,反了朝廷的英雄壯舉當成是大逆不道,當作是宋江犯下的錯誤和罪。其實,宋江所以投降朝廷,是把玉帝要他兌現替天行道終極目的法旨理解錯了造成的。玉帝要宋江替天行道,就是要宋江做天下的主宰,按照玉帝給出的替天行道分七步走的路線圖,帶領百七人、天下人,用玉帝的智慧、玉帝的法,將北宋朝廷推倒重建,對北宋天下去邪歸正;由於宋江錯悟玉帝法旨,下山之後,未能借招安之際兵變奪權,而是真格的去接受皇帝招安,投降了朝廷,並且,替朝廷鎮壓了天下所有反朝廷的人。

宋江末能兌現玉帝要他替天行道的終極目的,製造了人類替天行道史上一個極其慘痛的教訓,卻被中共將錯悟玉帝法旨的宋江,利用來當作替天行道的英雄歌頌;中共的目的,就是通過美化錯悟玉帝法旨的宋江,要體制在編的國家公務員、公檢法司幹警、軍隊官兵,學習投降朝廷的宋江,特別是學習打方臘的宋江,為保衛朝廷,保衛共產黨,不怕流血犧牲。中共如此塗鴉水滸傳,假借宋江,製造維繫獨裁政權的歪理邪說,是必須被斥穿、批判的。

忠告替天行道者:宋江對替天行道認知的錯,也是天下人不能兌現替天行道終極目的的歷史教訓。

在歷史的今天,汲取宋江未能兌現替天行道終極目的的教訓,就是要天下人一起動手,推翻中共政權。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水滸傳奇】神人傳武功 奇女瓊英夢中學藝
【水滸傳奇】梁山「妙人」燕青
《水滸傳》吳用智取生辰綱 「綱」是什麼?
【水滸傳奇】「行者」綽號由假成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