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天意——管窺預言中的後中共時代及未來(上)

作者:天寬
精通天象易數的修行者在紅塵外靜觀世幻,在不同時期留下未來之圖讖,給今人以啟迪與警示。(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28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預言文化,貫穿了中國朝代的興衰起落,精通天象易數的修行者在紅塵外靜觀世幻,在不同時期留下未來之圖讖,給今人以啟迪與警示。在歷史的今天,中國大陸疫情再起之際,回看千年來古今之預言,對於紛繁迷亂中的世人而言,有著明辨正邪善惡的啟示作用。

對於不同預言之解讀,向來是眾說紛紜,也一直不乏有心者對預言進行曲解,以穿鑿附會諂媚於當權者,如將中共黨魁對標預言中救世聖人,將預言提到未來人類進入大同之新紀元解讀為共產主義之實現云云。然天行有常,不同預言之作者雖因所在不同之境界,對未來之描述有不同側重,但脈絡之主線,關鍵之場景,政權之更迭,則皆可相互印證,對單篇預言內容做孤立之解釋,則難以與各預言相映照。筆者僅從預言中的後中共時代與中華之未來為主要切入點,拋磚引玉,以饗有緣。

1.瘟疫起於江漢,中共氣運大衰

《黃檗禪師詩》云:「赤鼠時同運不同,中原好景不為功。西方再見南軍至,剛到金蛇運已終。」此篇首句點明中共紅色政權氣運之興滅以兩個鼠年為起止。1948戊子鼠年,中共氣運正盛,在東北、華東、華北三個方向與中華民國國軍進行決戰,取得了遼瀋、淮海、平津三大戰役的勝利,中共紅軍奪得江北半壁江山。前四年的1944年6月至1946年7月,土星進入了井宿,福星照井,給井宿所在分野之關中古秦地賜福。抗日戰爭勝利前,章嘉大師曾預言「勝不離安,敗不離灣」,建議國民政府遷都西安,以定延安,國民政府亦曾有在西安設立西京之計劃,然彼時蔣中正不以為然,選擇還都南京,而中共則在天象對秦地之賜福下,於延安迅速壯大。還都南京的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則應了定都金陵之政權多短命之風水魔咒,後歷經多次疏遷,最終遷都台北,始得安定,得以延續至今。

1948戊子鼠年之次年4月,共軍強渡長江,南京淪陷,中共於10月1日宣告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黨領導下的中華民國國軍兵敗如山倒,直到10月25日至28日的四天內,在由孫立人將軍親手操練的青年軍201師的防衛下,於福建沿岸的金門列島如神蹟般逆轉戰局,取得古寧頭大捷,自此奠定了中共竊據中國大陸,中華民國政府維持位於台澎金馬及南海東沙、太平諸島的統治,持續至今。1948戊子鼠年作為奠定中共竊取中國大陸之至要年份,可謂鴻運當頭,氣運之始。

時過境遷,到了2020庚子鼠年,瘟疫在武漢全面爆發,並由武漢電視台所在的江漢區迅速擴散至全國,之後傳遍世界。自疫情爆發以來三年間,中共實施了對疫情「動態清零」的全面嚴酷封控措施,期間隱瞞疫情和草菅人命的行為,使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開始清醒過來,逐漸認清中共之真面目,民間抗暴事件此起彼伏,接連不斷。2022年11月,中國大陸爆發白紙運動,示威潮遍及中國至少21省並波及海外,成為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中國大陸爆發的最大規模之反政府集會示威運動,並於上海烏魯木齊中路喊出「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之口號,同月底,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於烏魯木齊中路西側的上海華山醫院病亡,中共氣數將盡。

與1948戊子鼠年中共運勢正盛相對,自2020庚子鼠年以來,中共其道大衰,國內經濟下行,民生凋敝,爛尾樓、斷供潮、各種暴雷層出不窮,昔日「厲害了我的國」之宣傳淪為笑柄,一帶一路、千人計劃、雄安新區、中國製造2025等政策項目紛紛爛尾,正所謂「中原好景不為功」,自中共在西方幫助下加入世貿後二十年來的經濟增長原來不過黃粱一夢,被愚弄的百姓逐漸明白「中原好景」是中國人民勤勞努力的貢獻,並不是中共的功勞。2020庚子鼠年,是中共紅色政權氣運大衰,走向潰敗的重要轉折,正所謂「赤鼠時同運不同」。

「西方再見南軍至,剛到金蛇運已終」則點明了中共氣數之終點,即在於「金蛇」。在黃檗禪師預言詩中所涉顏色與生肖的組合中,以生肖對應年份,顏色則另有所指。「赤鼠」之「赤」指代中共紅色政權,「金蛇」之「金」在五行中指西方,亦有佛國之意象,與前半句「西方再見南軍至」相應。而何為「南軍」?中共於1948戊子鼠年,歷經三大會戰,從遼西之瀋陽、長春一路長驅南下,佔據長江以北半壁江山,而與之相對應,在南方防守的中華民國國軍正是「南軍」,在1949年中共篡政後,撤退至泰緬邊境的中華民國雲南反共救國軍曾二次由中國西南部雲南邊境自西向東反攻大陸。或許在未來不遠的蛇年,中共氣數已盡,而「南軍」將再次在中國大陸出現。

2.域中再現旌旗美,紅花開盡白花開

推背圖》金批本第53象頌詞「一個孝子自西來,手握乾綱天下安,域中兩見旌旗美,前人不及後人才」中描述了關中天子手執乾綱,去黨留政後,政權和平過渡,中國大陸境內第二次出現昔日旌旗之美。近代中國境內政權旗幟之變換,從北洋政府期間曇花一現的五色旗,到1928年通過的《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規定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再到中共之五星紅旗,歷經三次易幟。如今五色旗已走入歷史,中共血旗沾滿累累血債,是紅色惡龍在人間之投影,談不上「旌旗美」,而取象宏美的中華民國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歷經戰火,雖在中國大陸被嚴格封殺,仍一直飄揚在台澎金馬及世界各地華埠上空。

中華民國國旗。(公有領域

中華民國政府自1949年退守台灣後,從1971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兩阿提案通過,到1979年中美斷交、美國與中共政權建交,昔日友邦紛紛與中共勢利相交,中華民國邦交國數量降至谷底,由於中共在國際上不斷地霸凌和欺壓,台灣民眾被排擠在各個國際組織外,在陰陽反背的天象下,淪為國際上的亞細亞孤兒。在嚴峻國際情勢與島內本土化思潮的助流下,退守台澎金馬的中華民國政府在兩蔣後逐漸放棄以正統中國自居,對中共政策轉攻為守,中共則借勢綁架了中國之代表權,以黨文化取代中華文化,在國際上大肆張狂其假、惡、鬥之痞相,使中國與中國人被污名化,不願蒙染污名的海外華人與台灣人紛紛與被中共裹挾的「中國」做切割,避之若浼。

中共並沒有因退守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將中共叛亂政權奉稱為中國而停止對中華民國的攻擊,只要中華民國繼續存在一天,中共就無法抹去篡政竊國的不安全感,中共自始自終都指稱對岸為「台灣當局」,中華民國總統府在中國大陸被稱作台灣地區領導人辦公室,中華民國的旗幟在中國大陸社交媒體被嚴格審查,中共以千方百計抹煞中華民國政府之合法性及存在事實,從人世間狹隘的角度看,中國大陸再現中華民國之旌旗,似乎是不可能的幻景。然歷史之進程往往出人意料,少有人曾想到龐大的蘇聯會於一夜間轟然解體,中共豪橫跋扈的表皮下亦早已千瘡百孔,而無論國際風雲如何變化,島內思潮如何起伏,中華民國這一神器如定海神針,始終無人可以撼動,安然存在於台澎金馬的土地上。中國之未來或如《武侯百年乩》中「稱雄東土日己終,物歸原主非奇事」所預言,中共篡政後霸佔東土神州之氣數已盡,中華大地也許將在出乎世人意料之外「物歸原主」。

2015年11月7日,習近平與時任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在新加坡舉行海峽兩岸自1949年政治分立66年來雙方最高領導人的首次會晤,黨媒《人民日報》官微以「雙羽四足」附會《推背圖》之預言,然而預言本是神通者以上天之圖讖警示後人,不以人間任何權勢者之意志為轉移,超然於世間紛亂之外,怎會遵照當權者之虛妄而變通。當淺層天象對應下無視乾綱的「關中天子」一意孤行,錯失「順天休命」之歷史良機,而選擇為紅龍續命,與亙古之功德失之交臂,所做的決策皆成為爛尾之醜事,其自身的安全也面臨危險,不可能帶來預言中的「手握乾綱天下安」,而預言中深層的未來天子,則將走上歷史舞台。至於逆天而為的末代黨魁,將在《推背圖》第46象「東邊門裡伏金劍,勇士後門入帝宮」所預言的兵變中失去權力,中共於中國大陸之統治,也將進入終結。

關於中共紅朝結束後中華之新政府,《金陵塔碑文》中以「紅花開盡白花開,紫金山上美人來」為預言。在象徵中共政權之「紅花」開盡後中華大地將迎接「白花」之盛開,而何為關鍵之「白花」,許多預言之試解者對此卻鮮有觸及。其實若以全新之視角觀看中華民國之國徽,其圖案雖由中華民國首位文烈士陸皓東在久久未有思緒後,於一日清晨偶觀初生之旭日時生起天人合一之感動,取其莊嚴宏美之意象設計而成,然摒除其青天白日之象徵,十二道白色光芒實形如花瓣,誠然別有「白花」之寫照。後半句則以位於中華民國舊都南京的「紫金山」暗合政權之意象,與前半句「白花」相呼應。

中華民國國徽。(公有領域)

倘若中華民國在中共政權崩潰後重回神州故土,則中共八十年來之強權統治,在中國歷史之正述中,將無法作為一獨立朝代與中國歷朝歷代相並列,因中華民國國史綿延未斷,中共自始自終都是在中華民國國土內盤據的叛匪集團,只是從其不光彩的起家到滅亡,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歷史上最沈痛、最深重之災難,也將留給後人以最深刻的反思和警醒。

為避免中共政權垮台後可能出現的社會動盪,經濟崩潰及核武失控之風險,為禍人民福祉及區域和平,在以謀兩岸人民永久之和平福祉為己任、心懷大志之領導者的努力與海內外情勢的配合以及「美(國)人」的協調下,或許闊別八十載的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將回到南京,實現「紫金山上美人來」之詩讖,彼時中華大地也將自然地恢復使用正體字,摒除馬列遺毒,迎接中華文化全面復興的新紀元。(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