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變性謊言造就最大的醫療醜聞

人氣 2029

【大紀元2023年09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

布蘭登肖沃爾特:有人很可能從這種實驗性醫療治療中獲得豐厚的利潤——青春期阻滯劑、變性荷爾蒙、改變身體的手術。重申一遍,所有這些追求的都是一個謊言。

傑夫‧邁爾斯:從根本上說,他們每年醫療費達3萬美元或更多,餘生將在疾病中度過。

楊傑凱:今天,我採訪了傑夫‧邁爾斯(Jeff Myers)和布蘭登‧肖沃爾特(Brandon Showalter),他們共同著有《揭穿性別謊言:如何保護兒童和青少年免受變性行業虛假意識形態誤導》(Exposing the Gender Lie: How to Protect Children and Teens From the Transgender Industry’s False Ideology)一書。

傑夫‧邁爾斯:伏爾泰説,「如果你能讓人相信荒謬,你就能讓他們犯下暴行。」

布蘭登肖沃爾特:美國政府不應資助這類實驗性研究,尤其是針對兒童的實驗性研究。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變性意識形態主義的起源 與之相伴而生了利潤豐厚的產業

楊傑凱:傑夫‧邁爾斯,布蘭登‧肖沃爾特,很高興你們能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邁爾斯:謝謝你,楊很高興和你在一起。

肖沃爾特:謝謝你,楊。

楊傑凱:我非常喜歡你們新推出的實踐指南,我打算把它稱為「實踐指南」,就是《揭露性別謊言》這本書,這是一本篇幅很短的書,不可思議的精煉,我認為它非常有幫助。我之所以一開始就提到這一點,是想鼓勵人們更多地了解這個問題,我認為你們做得非常、非常好,濃縮了大量的信息,在許多情況下,你們實際上在書裡引用了這些信息,這很好,以便理解我們是如何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的,以及,坦率地説,可以採取什麼措施來應對。那麼,傑夫,由你開始談一下吧。

邁爾斯:很多人認為變性就是指變裝癖,或誰可以參加什麼運動隊,或誰可以使用哪個衛生間的問題。其實所有這些都是一個行業和一種意識形態的表徵。這種意識形態發端於20世紀80年代的一場後現代運動,試圖通過混淆人們對現實本質的認識來獲得權力。於是,醫學上一個行業就應運而生了,稱如果兒童們感到困惑,那麼他們就會使用我們的產品,然後,那些人就能賺取數百億美元的利潤了。也就是說,這種意識形態和這個行業助長了一個問題,實際上使兒童們的處境更加雪上加霜。

楊傑凱:還有一個因素,你們在書中談到的「社會濡染」問題,人們相信了自己是跨性別者,或者認為自己屬於一個(與天生性別)不一致的性別。但與此同時,在醫學界本身,圍繞著大眾該如何看待這些事情,似乎也存在著某種「社會濡染」。你們説是嗎?

肖沃爾特:我認為是的。我認為,無可爭議的是,社交媒體、網絡平台、湯博樂(Tumblr)、油管(YouTube)、網紅們的推波助瀾在很大程度上助長了這種「社會濡染」,讓人們相信,讓年輕人相信——其中許多人患有自閉症,許多人都有各種心理健康問題、合併症和精神問題——自己生錯了身體。

從生理學上講,成為另一種性別是不可能的。我們已經在之前的社會濡染中看到過這種情況,比如厭食症、自殘,以及其它自我傷害模式,都是通過「社會濡染」傳播的。現在的情況也是如此,真正明確提出這一問題的具有分水嶺意義的書是幾年前阿比蓋爾‧施里爾(Abigail Shrier)的《不可逆轉的傷害:引誘我們女兒們的變性熱潮》(Irreversible Damage: The Transgender Craze Seducing our Daughters)。因為現在,臨床診斷史上約100年來首次出現了主要人群是少女的情況。

我們以前從未見在性別焦慮症中看到過這種情況,因為過去絕大多數情況下受困擾的都是青春期前的男孩。但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正如傑夫所説,要歸咎於與所有推崇這一信息的意識形態主義者相伴而生的產業,有人很可能從這種實驗性醫療治療中獲得豐厚的利潤——青春期阻斷劑、變性荷爾蒙、改變身體的手術。重申一遍,所有這些追求的都是一個謊言。

接受這些醫療程序的人並沒有得到任何改善

楊傑凱:對一個孩子來説,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比如説,「哦,我是另一個性別。」在醫學上對待這個問題的方法就是,不容置疑地肯定這一點。有遇到這種情況的孩子的父母告訴過我——而且這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有人告訴他們,「如果你不這樣做,如果你不去完全肯定,你的孩子會自殺。」我認為在很多情況下,人們更有可能説,他們會這樣做。當然啦,對於父母來説——現在的父母都很脆弱了——他們會說:「我的天啊,我不希望我的孩子這樣做。那將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

邁爾斯:在我們的《揭穿性別謊言》一書中,我們剖析了那些所謂的研究,説什麼「不做變性手術,不經過醫療程序的孩子會自殺」。我並不是把這作為諮詢建議,而是從一個社會科學家的角度指出,這些研究是完全錯誤的。事實上,媒體對這些研究的解讀都是謊言。

我要深入地講一講。當你回過頭來看這些研究時,你會發現,這些研究充其量不過是表明,接受這些醫療程序的人並沒有看到任何改善。經歷過性別焦慮的年輕人——根據我的經驗,我每年與幾千名年輕人打交道——總是患有如焦慮、抑鬱、有時還有自殺的念頭,未撫平的童年創傷等合併症,所有這些問題都混雜在一起。

當業界説首先要治療性別意識形態問題時,這有點像説,「哦,你馬上就要中風了,我們給你吃一片阿司匹林吧。」這類似於說,「讓我們治療其中的一個症狀吧」,而不是試圖找到真正的病根,找到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一個人質疑自己的性別認同。

該醫療實踐與現實和基本的生物學相悖 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楊傑凱:這怎麼會成為醫學上的一種治療方式呢?我想不到人們會在其它情況下這樣做,對嗎?一個醫生會在其它別的情況下這樣做。

肖沃爾特:我經常談到一件事是「機構控制」。當我這麼說時,有時人們會説,「哦,那是迫害妄想。」不是的。當一個個的專業協會諸如美國兒科學會、內分泌協會、兒科內分泌協會,所有主要諮詢機構和治療機構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完全接受了「這種疾病就得這麼治,這就是你要採取的方法,就是要去肯定,無論孩子或年輕人説的是什麼,你要毫不猶豫地立即説『這是正確的』,而且永遠、永遠不要去質疑。」

我認為值得注意且令人震驚的是,這一切發生得如此之快。他們都在推動這種意識形態,就好像它是科學的一樣。這被印在企業的廣告上,到處都能看到,想不看都不行。那麼,在業界向弱勢的青少年推銷這些醫療產品的同時,你會看到整個媒體界把這作為一種很酷的方式來宣傳。

應該指出的是,醫生在我們的社會中很受信任。他們穿著白大褂,牆上掛著他們的學位證書,人們往往會相信他們説的話,(以為)他們懂得科學,因此,他們擁有很高的威望。他們說什麼,人們就信什麼,沒有太多的疑問。

而我認為,當你推動的醫療實踐與現實和基本的生物學如此相悖時,你會很快造成巨大的傷害。清算只是一個時間問題,問題是:在此期間,要有多少人遭受不可逆轉的傷害,導致無法生育,以及被毀容?

在沒有證據支持的情況下  卻「失控擴散」成為正統的治療標準

楊傑凱:嗯,這對很多人來説是難以想像的。你提到,醫生穿著白大褂,戴著聽診器,給人一種莊重感和信任感,人們相信此人是根據現有的最佳醫學知識行事。問題是,這種信息是如何成為一種正統説法的呢?

邁爾斯:嗯,即使是最聰明的醫學博士也不可能對所有事情都瞭如指掌。所以,他們會回到電腦前查找他們的醫學協會的建議,看他們的治療標準是什麼,這是一個綱要,說這是治療這個問題的最佳方法,或那是治療那個問題的最佳方法。當涉及到跨性別醫學治療時,治療標準是由一個叫做「世界跨性別健康專業協會」(World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for Transgender Health,WPATH)的組織制定的。

這個WPATH治療標準大約是2009年制定的,此後進行了多次修訂。我們現在看到的已經是第八版了。他們特別指出,變性醫學治療有一套經過精心設計的方式來處理,這是WPATH協會推薦的唯一的方法。就是說,第一步從「社會性別身分轉變」(social transition)開始,用新選擇的名字來稱呼某人,改變其性別代詞,提醒他們的老師和家長必須使用這些新的性別代詞。

然後,根據患者體驗可接受程度,逐步使用青春期阻滯劑,變性荷爾蒙,最後是手術。這並不是一個激進的步驟,這是由醫生按照治療標準勾勒的自然編排出來的路徑。那麼問題來了:這些標準是怎麼來的呢?

2023年1月,《性與婚姻治療雜誌》(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發表了一項研究,該雜誌是心理學領域備受推崇的刊物,報告説,變性者的健康這方面證據匱乏,令人震驚,幾乎令人難以置信。他們實際上在問:「在沒有證據支持這種做法的情況下,我們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呢?」

他們稱之為「失控擴散」(runaway diffusion),即一家診所裡的某種醫療創新被當做臨床的標準,然後非常、非常迅速地傳播開來。美國兒科學會是我們在書中關注的一個重點,因為該協會有6萬名會員,而參與制定跨性別治療標準的會員還不到30人。

變性醫療治療所造成的醜聞越來越不容忽視

肖沃爾特:絕大多數醫生並不支持這樣做,但很多人不會出頭,如果醫生們是為非常大的公司化的機構工作,他們只能保持低調。這年頭大家都這樣。實際上,我相信大多數醫生是反對的,但是,沒有多少人願意站出來大聲地説:「我反對。」

邁爾斯:醫生們不發聲的原因之一,是因為現在實際上已經有了一個法律基礎在那兒,如果你不遵守該治療標準(醫生通常把這些標準當作建議,而不是要求),如果你不遵循該治療標準,那麼你可能會被某人,比如某個不想以一個男性或女性度過青春期的人起訟,現在不得不這樣了,而你拒絕給他們提供治療就屬於醫療疏忽。因此,很多醫生只是為了避開治療不當的嫌疑而遵循該治療標準,甚至只是該推薦治療標準,儘管他們本人並不認可這些標準。

肖沃爾特:還有另一種動力,因為我認為性別產業已經非常成功地讓其他所有人都認為他們是專家,你必須聽從他們的意見。我知道有一些全科醫生,他們很忙碌,一直忙於給病人看病,他們無法及時了解最新文獻的內容。因此,在「機構控制」的情況下,鑑於期刊是如何炮製這些完全是無稽之談的東西的,他們就認為,「好吧,既然期刊上這麼說了,是我尊重的、值得信賴的期刊,如果這方面我一無所知,我會轉介給性別診所的。」他們認為他們做的是正確的事情。但是,他們並不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

但我認為,這正在成為不可原諒的事情。我認為這是大屠殺,醫療大屠殺,變性醫療治療所造成的醜聞越來越不容忽視。性別轉換者,即那些接受過這種荷爾蒙、阻滯劑、手術的實驗性醫療的人開始冒出頭說:「我受到了不可逆轉的傷害。」當你看到像Line這樣的社交媒體上充斥著被切除乳房的年輕女孩,為自己胸前劃出的深長切口而哭泣,你斷然不能無視這些照片。

一張照片確實勝過千言萬語。當你看到這種醫療暴行的時候,我們有必要問一句:是什麼導致了這一切?為什麼13歲的女孩子到了這種地步?好幾個醫學雜誌上都記錄了這種事情,比如《美國醫學會兒科雜誌》(JAMA Pediatrics),等等,她們身上原本健康的乳房被手術切除了。是什麼樣的道德標準崩潰導致了這種情況的發生?

我們認為這始於語言的腐蝕和腐敗。如果你不能通過你的所言來表達你的意思,你就會為那些暴行鋪平道路。

我們認為,從曾被稱為「變性人」到被稱為「跨性別者」,這是非常狡詐、極具操縱性的一個轉變。因為性別是可塑的,由於性別是一種社會表現,人們可以接受「變性人」這個詞,但如果你説,「哦,我有一個四歲大的變性人」,他們會明顯感到不舒服。

他們會想,「哦,你為什麼要給一個孩子變性?變性的四歲孩子?你不能給孩子變性。不行,不行,不行。」但隨著「跨性別者」的引入,可能還加上了身分、性別表達等附加詞,它就變得柔和起來。它沒有那麼粗暴了,但本質上是一回事。

我們繼續採訪《揭穿性別謊言》的兩位作者傑夫‧邁爾斯和布蘭登‧肖沃爾特。

一些令人震驚的事實

楊傑凱:當你提到委婉說法時,我馬上想到的是他們所謂的「上部手術」或「下部手術」,當然,這是一些非常嚴重和侵入性的手術類型。

邁爾斯:是指生殖器切割,還有乳房切割。有些兒童正在遭受這種手術。我們認為是醫療行業綜合體搞的,我知道這個詞聽起來很有政治性,但請注意,醫療保健行業每年花費7.5億美元在聯邦一級進行遊説。這相當於他們在每個國會議員身上花了一百五十萬美元進行遊説。

以便給兒童服用青春期阻滯藥物,阻止青春期的到來,這些藥物會對他們會產生不可逆轉的影響,損害他們身體的自然發育能力。導致骨質密度下降,腦部腫脹,視力下降等各種症狀,可能會讓父母每年花費5千至3萬美元。因此,醫療行業……如果父母不支付,那麼當然,聯邦醫療保險,或聯邦醫療補助,或保險公司可能必須支付。

該標準規定,這些程序在醫學上是必要的。這不是我説的,是治療標準規定的,說這些程序在醫學上是必要的。你回過頭來,會問,這個會涉及到多少孩子呢?被診斷為性別焦慮症的兒童的人數三年來增加了兩倍,而且還在持續增長。你現在看到的是數以萬計的兒童在兒科性別診所接受治療,這樣的診所有60個。另有300家性別診所也接收兒童。大多數國家有一到三個性別診所,我們國家有360個。

肖沃爾特:或者可能有更多。

邁爾斯:目前可能更多了。另外,有些藥物更便宜了,比如給女孩注射睪丸激素不需要花太多錢,計劃生育聯合會會在父母不知情的情況下把藥送出去,這給那些孩子帶來了不可逆轉的傷害。

肖沃爾特:而我認為最糟糕的是,美國政府實際上正在資助這種做法。非常遺憾的是,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一直在資助這類實驗,我看到過一些《信息自由法》(FOIA)文件,讓我瞠目結舌。例如,2015年,有一筆570萬美元的撥款給了一些兒科性別診所,去研究各類跨性別認同的年輕人的結果。

我的朋友邁克爾·拉洛博士(Michael Laidlaw),是加州一位內分泌學家,他和他的同事對這項研究的情況提出了信息自由申請。他們了解這項研究的進展情況,發現性別診所圈子裡有一個兒科醫生的領軍人物,叫約翰娜‧奧爾森-肯尼迪博士(Dr. Johanna Olson-Kennedy),她在洛杉磯,供職於洛杉磯兒童醫院。她改變了正在進行中的那些實驗的方案,那些實驗同樣是獲得我們政府資助的。他們降低了跨性別激素年齡組的接納標準,年齡從原來的13歲降到8歲。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已經批准了這一方案,不僅批准使用阻滯劑,還批准了跨性別激素,針對年僅八歲的兒童。這類研究一直在繼續,我看到的最新數字是,截至2026年1月,此類研究的資助總額將達到1060萬美元。美國政府無權資助這種實驗性研究,特別是針對兒童的實驗性研究。

許多歐洲國家改為將心理治療作為一線治療

楊傑凱:我不禁想起,許多歐洲國家都曾經嘗試過這種做法,他們中大多數,如果不是全部的話,現在已經剎車了。因為他們一直在縱向研究對人們的影響,結果發現,這種不惜代價的肯定實際上對有這些問題的人沒有好處。你能談談這方面文獻是怎麼説的嗎?

邁爾斯:嗯,美國並不是第一個對兒童進行性器官切割實驗的國家。這是最可怕的例子了,但美國不是第一個。其中一些手術實際上最早發生在荷蘭,然後是芬蘭和英國,這些是最先搞的國家。

耐人尋味的是,芬蘭和英國的醫學並不像其它國家那樣被製藥公司可能賺取的利潤所驅動,而由於他們的體制的設置方式,如今他們已經放棄了把醫療作為治療性別焦慮的一線療法的做法了。現在他們説心理治療是一線治療。

要對患者進行心理治療,因為他們有潛在的創傷,不良童年經歷、焦慮、抑鬱、自殺的念頭,所有這些都是核心問題。這些國家發現,如果你解決了這些問題,75%(在某些情況下高達 95%)的孩子在度過青春期的時候,性別焦慮的症狀會得到解決。所以他們説,咱們別搞醫療療法了,這些率先推行醫療化的國家正在放棄這種做法。因為它不僅不起作用,而且會傷害孩子,有一種更好的方法,可以真正起到幫助作用。

真的有人會為了錢做出這些事情嗎?

楊傑凱:我不得不説,鑑於我在過去幾年中所看到的一切,以及利益可以成為多麼強大的驅動力,哪怕是人們的生命會受到威脅或產生負面影響,我已經意識到,這是一個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即使了解到這種情況,即使在其它學科中看到同樣的情況,我仍然覺得很難接受的是,可能存在一個整體的,就像你所說的,醫學行業綜合體,系統地設置……

的確,一旦你讓人們接受一些不同的療法,如青春期阻滯劑、激素,尤其是手術治療,基本上,這個人就成了終生病人。但是,在了解了我所知道的一切之後,不幸的是,在這一點上我已經看到了太多,我仍然覺得很難接受,真的有人會為了錢做出這些事情?

邁爾斯:是的。在我們的研究中,布蘭登和我發現了一個市場分析,不是從醫學領域得出的,而是從投資者的角度説的,「這是新的市場,這是一個可以投資的新領域。通過那些手術和藥品可以賺上數十億美元。」而你指出的一些問題,非常恰中要害。

一個接受了價值3萬美元的青春期阻滯劑植入的孩子,不是當一年醫療病人就結束了。基本上他們餘生將在疾病中度過,每年需花費3萬美元或更多,只要他們不希望青春期來臨。然後是變性激素,再然後是進行手術。因此,有很多人都在關注花費的底線。

我們以前看到過這種情況。在阿片類藥物危機中,製造阿片類藥物的公司專門遊説醫療行業,試圖讓疼痛被視為一種疾病,認為疼痛本身不僅是疾病的一種症狀,它本身就是一種疾病。然後,醫生們被賦予阿片類藥物的處方權。這對窮人的負面影響尤其大,

因為如果你比較富有,你的醫生可能會通過你的保險給你進行物理治療,這實際上可以幫助你解決疼痛。如果你是窮人,他們只會給你開藥,因為你的保險並不涵蓋很多內容。

藥片也不貴。現在製藥公司正被起訴,要求賠償數百億美元。其中許多訴訟已經成功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另一個同樣規模的醫療醜聞。

肖沃爾特:我認為,對於那些不太相信醫生搞性別醫療治療只是為了賺錢的人來説,已經有醫生在視頻中這樣坦白了。非常著名的是,《每日電訊報》曝光了范德比爾特(Vanderbilt)醫院,他們有個醫生真的在視頻中説,「這對我們醫院來説是一個很好的賺錢機會。」因此,這是有可靠的信息來源的。

視頻:

謝恩泰勒醫生(Dr. Shayne Taylor):從2017年1月1日開始,根據《平價醫療法案》,保險公司被強制要求為變性者支付醫療費用。我們VMC(范德比爾特醫療中心)的一些財務人員在8月份,具體年份是20……不好意思,是2016年10月,已經是幾年前了,記下了一些費用,我們認為每個病人會帶來不少錢,而這只包括上部(乳房)手術,不包括任何下部(陰莖)手術,這是個很大的數額。這些手術可以賺很多錢。女性和一些男性的胸部改造手術可以帶來4萬美元的收入。一個僅僅接受常規激素治療的病人,我每年只給其看幾次病,也能帶來幾千美元的收入。因為這需要很多次的就診和做檢查。它確實讓醫院賺了錢。

視頻結束。

「我們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出的男女」

楊傑凱:在採訪快結束的時候,我想到一個問題,你提到神學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你的思維。當然,你為《基督教郵報》(The Christian Post)工作,這並不奇怪。我想提出這一點,因為有時你會聽到人們説,「好吧,你們是基督教徒,你們就是想在這裡強行讓別人接受你們基督教的世界觀。」你的基督教身分是怎樣融入工作的?

肖沃爾特:作為一名為《基督教郵報》做新聞工作的人,它無疑會影響、啟發我所做的一切,

但我也相信,即使不像我那麼相信《創世紀》第一章第27段是真實的,它說我們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出的男女。人類是兩性異形的哺乳動物,這一知識每個人都可以通過人類的理性獲得。每個人都能知道,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真實的科學事實。

《詩篇第139篇》中說,我們「受造,奇妙可畏」。我懷著極大的熱情相信這一點。你會聽到我用這種屬靈的語言來談論它。但是我也希望有好的科學。我希望有那些合理的、有道德的、理智的標準,我認為我的信仰支持並強化了這一點。但是,你不需要相信主耶穌基督,也能知道我們所説的是真的。

邁爾斯:我想這麼說,如果你在神學上不同意我們的觀點,至少在生物學上會同意我們的觀點。如果你是女性,你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實際上都被打上了XX的印記,如果你是男性,則是XY。説你可以從男性變成女性,或反之亦然的謊言,只是一個謊言而已。很多年輕人通過社交媒體和醫學上的錯誤信息(有時甚至是由他們的醫護人員提供的信息)被引導著相信了這些。但是神學和生物學是相互交叉的。

拉比勛爵喬納森‧薩克斯(Jonathan Sacks)説,「科學將事物拆開,看它們如何運作;宗教則把事物合在一起,看它們有何意義。」科學和宗教需要在這個問題上攜手合作,因為這不僅僅是一個冰冷的臨床問題,這實際上是對整整一代年輕人的攻擊。

肖沃爾特:也是對我們所知的真相和現實的攻擊。

楊傑凱:我知道你們正把你們的書提供給任何想要看的人。那麼,他們在哪裡可以找到呢?

邁爾斯:你可以免費下載。訪問summit.org,summitMinistries,summit.org/protect,你也可以去《基督教郵報》,在那裡找到這本書。我們正在免費提供這本書。這是我們首次這麼做,因為我們真的希望人們能夠下載,然後將其儘可能多地向朋友和有影響力的人傳播。

肖沃爾特(或者去)Christianpost.com/ebook/gender-lie。

楊傑凱:好的,傑夫‧邁爾斯,布蘭登‧肖沃爾特,很高興二位來參加我們的節目。

肖沃爾特:謝謝你,楊。

邁爾斯:謝謝,楊。

楊傑凱:感謝大家加入傑夫‧邁爾斯,布蘭登‧肖沃爾特和我。感謝收看本期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完整版視頻請移步youlucky:https://www.youlucky.biz/atl

《美國思想領袖》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監督衛生機構 捍衛身體自主權
【思想領袖】保護孩子 抵制馬克思主義的攻擊
【思想領袖】極權體制的核心:壟斷意識形態
【思想領袖】諾獎得主談流行氣候模型的缺陷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