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企業家走私冰毒在澳洲被捕

人氣 1163

【大紀元2024年03月29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Venus Upadhayaya報導/原泉編譯)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簡稱巴新)有一個國際商業帝國,其擁有者出生在中國,今年一月在澳大利亞的布里斯班被捕,據稱她涉嫌協助「黑飛」,將71.5公斤、價值1,500萬美元的冰毒從巴新偏遠的簡易機場走私到澳大利亞。

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2月19日報導,41歲的林梅(音譯)自認為是「一位生活在郊區的母親,既要照顧四個孩子,又要管理一個龐大的國際商業帝國,從進出口貿易到布里斯班的寵物旅館,無所不包」。然而,據媒體報導,警方相信她參與了「黑飛」毒品走私跨國犯罪集團,並在其中起著核心作用。

「黑飛」是指輕型飛機為躲避執法部門或航空監控系統,記錄虛假飛行計劃或根本不記錄飛行計劃、超低空飛行或關閉飛行監控系統的飛行。

林梅今年1月16日被捕,這與2023年3月21日的一次冰毒走私飛行有關。當走私者的飛機在澳大利亞昆士蘭州的蒙托停下來加油時,澳大利亞和巴新警方挫敗了這一陰謀。這架飛機從巴新的布洛洛(Bulolo)起飛。

雖然最初的行動在澳大利亞逮捕了六人,包括飛機的兩名飛行員,在巴新逮捕了八人,但執法部門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協調行動,才收集到足夠的證據指控林梅。

1月17日,澳大利亞聯邦警察局(AFP)、新南威爾士州警察局、昆士蘭州警察局、澳大利亞刑事情報委員會和巴新皇家警察局聯合發布了一份新聞稿,稱林是「第七名被捕者」,但沒有公布姓名,新聞稿附帶的照片中人臉被模糊處理。

然而,被稱為「Gigi」的林梅被捕的消息,是由太平洋島嶼的媒體如《巴新內幕》(Inside PNG)和《In-Depth Solomons》宣布的,並由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等澳洲媒體報導。

此外,全球調查記者建立的網絡「有組織犯罪和腐敗報告項目」(OCCRP) 的一份報告援引巴新警方首席調查員馬努‧普雷(Manu Pulei)的話說,林梅現在是這起冰毒走私案的「主要嫌疑人」。

據報導,林擁有澳大利亞居留權,她被控進口商業數量的冰毒,以及處理價值一萬美元或以上的犯罪所得、金錢或財產。她於1月17日在布里斯班地方法院出庭,並被拒絕保釋。

執法部門在一份聯合媒體聲明中稱:「澳大利亞聯邦警察將指控這名女性,她是巴新一家物流公司的老闆兼董事,積極為進口毒品提供便利,包括據稱在進口前儲存冰毒,購買運輸袋,以及支付在布洛洛市用於黑飛的燃油和跑道費用。」

澳大利亞執法部門對該犯罪集團的監控已有一段時間。去年3月23日,在第一次逮捕行動之後,一份聲明稱,該犯罪集團有重要的國際聯繫,並試圖建立一個供應鏈,利用黑飛向澳大利亞運送違禁毒品。

不過,這兩份新聞稿都沒有明確說明林梅涉嫌參與犯罪集團的更多細節,細節還有待公布。澳大利亞聯邦警察未向大紀元透露該案的調查細節。聯邦警察發言人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由於此案仍在法庭審理中,因此不便發表評論。」

大紀元試圖聯絡林梅的聯繫人,但沒有取得任何結果。她的律師沒有回覆要求置評的電子郵件,她在巴新的辦公室請求大紀元提供一份問題清單,但截至發稿時沒有回覆。

澳大利亞聯邦警察公布的調查毒品走私「Getard 行動」的照片。據當地媒體消息,照片中包括頗具影響力的中國女商人林梅。(澳大利亞聯邦警察)

跨國犯罪集團

雖然調查仍在進行中,林梅否認對她的指控,但此案突顯了跨國有組織犯罪(TOC)問題,涉及太平洋島國的商人、政客和犯罪分子之間的關聯。根據2021年「東亞論壇」的報告,全球非法毒品供應鏈的收益占整體跨國有組織犯罪收益的30%。

澳大利亞智庫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2022年的一份報告稱,隨著過去20年地區間互通性的增加,毒品生產和販運,尤其是冰毒、海洛因和可卡因,在太平洋島國呈上升趨勢,並且構成了該地區主要的安全威脅之一。

報告作者何塞‧索薩‧桑托斯(Jose Sousa-Santos)表示,這些島國沿著「主要經濟市場之間用於合法貿易的海上走廊」所處的地理位置,將該地區轉變為「一個主要的毒品轉運中心」。

太平洋島國雖然領土面積小,但擁有廣闊的海洋邊界,分布在數百萬平方海里。他們參與跨國有組織犯罪很容易,因為他們的地理位置位於美洲東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南部∕西南部、以及亞洲的西部/西北部之間。

報告指出,該地區「對亞洲有組織的犯罪團伙、墨西哥和南美的販毒集團來說,作為中轉路線和偶爾的生產基地很有價值,瞄準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這些利潤豐厚的市場,那裡的冰毒和可卡因的黑市價值是世界上最高的」。

該地區的跨國犯罪問題並非最近才出現的。從根本上說有兩個因素:首先,冰毒起源於東南亞的金三角(緬甸和老撾)。其次,中國和香港是主要的「裝運點」,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在2016年發表的《太平洋跨國有組織犯罪:威脅評估》報告中詳細介紹了這一點。

針對澳洲面對犯罪集團的弱點,警方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大紀元:「澳大利亞的總體財富水平,加上技術、經濟和地緣政治因素,使澳大利亞成為犯罪分子的一個有吸引力的目標。」

澳大利亞議會的一份商業報告也指出,在澳大利亞檢測到的大部分冰毒(按重量計)來自中國。報告稱,2013年至2014年,在澳大利亞邊境發現的冰毒等安非他命類興奮劑的主要裝運地點是中國內地和香港。

大約在這些報告發布的2016年,林梅獲得了巴新的公民身分。然而,OCCRP調查報告稱,她似乎「偽造了」生活故事的「關鍵部分」,以獲得公民身分。報告指控她偽造了巴新兩所精英高等教育學校的就讀證書。

目前尚不清楚林梅為何申請巴新公民身分。儘管資源豐富,但巴新仍然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一份報告,40%的人口生活在「極端貧困線」以下。

巴新是第一個加入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太平洋國家,於2018年與中共簽署了諒解備忘錄。該國有2.8萬名華人,是20個太平洋島國中華人最多的國家。

華人與巴布亞人的關係一直不穩定。最新一波「一帶一路」工人的到來加劇了緊張局勢,導致針對中國企業的騷亂和搶劫。

由於林梅的案件仍在法庭審理之中,調查機構尚未公布主要調查結果,因此尚不清楚林梅是否與中國犯罪集團有任何聯繫,而中國犯罪集團在從太平洋島嶼向澳大利亞走私冰毒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台灣國策研究院副院長、國立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接受了本報的採訪,談及這些全球犯罪集團。

郭育仁說,在中東、中亞、中歐和東歐,以及巴基斯坦都發現了涉及中國公民或華裔的犯罪集團。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些地區,中共的地緣經濟影響力在過去十年中迅速增加,特別是通過「一帶一路」倡議。

2023年3月21日,澳大利亞聯邦警察攔截了從巴布亞新幾內亞出發的販運毒品的飛機。(澳大利亞聯邦警察)

關係網

林梅經營許多公司。去年查獲的冰毒主要是在KC2,一家位於萊城(Lae)的批發零售公司,據稱毒品就儲存在那裡。公司網站介紹,該公司是一家「批發、雜貨、現款自運和酒類商店」,旨在成為當地和進口食品、飲料、菸草和其它消費品的主要分銷商。林的叔叔林和忠(音譯)是KC2的一名員工,他是去年在同一案件中因走私被捕的人之一。

林梅在巴新商界聲名顯赫,在萊城和該國首都莫爾茲比港都有很多人脈。KC2是她在巴新的第一家公司,成立於2013年4月,甚至在她成為公民之前。

萊城是巴新第二大城市,也是莫雷貝省首府,擁有著名的唐人街。從莫爾茲比港前往萊城只能乘坐飛機。

OCCRP和《巴新內幕》的數據顯示,這位企業家在巴新和澳大利亞至少擁有十幾家公司。她的其它業務也有爭議。

2021年,林梅捲入了一場有關從巴新國家住房公司(NHC)購房的爭議。根據巴新的法律,這些經濟適用房應該賣給經濟能力有限的人,她辯稱,這些房子之所以賣給她,是因為國家住房公司欠她錢。林梅購房導致一名喪偶的公務員流離失所。

據巴新媒體《國民報》報導,在另一起爭議事件中,林梅涉嫌在2015年4月非法購買巴新國防軍的一處房產。

林梅還與一些公司有關聯,據稱這些公司得到了負責照顧難民和尋求庇護者的人道主義項目的資助。她在其中一家名為Chatswood的公司擔任經理,該公司由巴新前副總理摩西‧馬拉迪納(Moses Maladina)所有。馬拉迪納最近因被指控濫用人道主義項目資金而受到審查。

大紀元通過馬拉迪納擔任董事長的庫穆爾聯合控股公司(Kumul Consolidated Holdings)和巴新電力有限公司(PNG Power Ltd.)聯繫了馬拉迪納,但截至記者發稿時尚未收到回覆。

馬拉迪納否認Chatswood公司與林梅的犯罪活動有關,當地媒體也沒有任何關於他與冰毒案有關的報導。然而,在林梅於1月 16日被捕後,巴新副總理兼移民部長約翰‧羅索(John Rosso)聘請了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KPMG)對整個人道主義項目進行「法證調查」。

大紀元曾聯繫移民部媒體和公共事務部門,詢問羅索為何在林被捕後啟動法證調查,但截至記者發稿時,尚未收到回覆。

畢馬威回應了大紀元的詢問,但表示「不對客戶工作發表評論」。

2023年3月21日,在澳大利亞昆士蘭州蒙托,執法人員攔截了走私毒品的「黑飛」,一名嫌疑人被帶離。截獲走私航班後,該案首批逮捕了五人。(澳大利亞聯邦警察)

中國犯罪集團的背後

跨國犯罪集團,特別是走私毒品的集團,編織了錯綜複雜的運作網絡。在擁有中共巨額投資的貧窮國家,它們在東道國的業務網絡變得更加複雜。

郭育仁告訴大紀元,自2013年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已成為太平洋地區貧窮國家發展的核心。這為中國人在這些國家尋找商機——包括跨國犯罪活動——打開了大門。

「例如,在南半球國家,道德準則尚未得到全面確立和實施,中國的私營企業和公民可以方便地直接接觸政府和官僚機構,這使得腐敗變得非常方便。」他還說,中國公民在許多這樣的國家得到了特殊待遇,因為中共在那裡投入了大量資金。

他沒有評論林梅案件的具體情況,但他說,多接觸政府機構意味著「私人接觸和私人關係網」,使得腐敗的當事人能夠建立一套運作網絡。

郭育仁不認為中國有意在這些國家製造犯罪活動。然而,他說:「一帶一路項目開啟了尋租行為,中國公民在不該獲利的地方謀求獲利。」

在太平洋島國和澳大利亞的觀察人士看來,林的案件可能會在她3月出庭後變得更加清晰。無論結果如何,此類案件都引發了人們對中共在該地區的意圖的擔憂和不信任。

鄰國所羅門群島馬萊塔省媒體Malaita Issues的發言人通過短信告訴大紀元,「這類新聞肯定會在所羅門群島對那些已經站穩腳跟的中國商人產生一定程度的不信任……(他們)可能在沒有引起警方和公眾注意的情況下從事此類活動。」

所羅門群島與巴新一樣,歷史上曾發生過針對中國人的暴亂事件。同時,該國的華人社區也在蓬勃發展,中國的投資和該國的親華政策甚至超過巴新。該媒體稱林的情況「令人遺憾」,但也對「我們的社區和我省的安全受到非法藥物和毒品的侵害」表示擔憂。◇

原文:Chinese Entrepreneur’s Arrest In Papua New Guinea Meth Smuggling Scheme Spotlights 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三名男子偷運300公斤冰毒進悉尼 被判入獄
警方在悉尼機場查獲150公斤冰毒
去年珀斯冰毒使用量上漲40%
港警長涉監守自盜24公斤冰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