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聲電台《茶余飯后》

馮智活在希望之聲電台与听眾談七一遊行

標籤:

【大紀元7月9日訊】香港最近連連爆出新聞,繼七月一日轟動世界的五十万人大游行之后,董建華政府被迫宣布推遲23條立法的二讀。為了讓大家對23條立法的進展有更多的了解,《茶余飯后》采訪了前立法會議員、“香港民主之聲”董事、香港教會工作者協會副主席,香港圣公會的全職牧師馮智活先生。

馮智活先生說:強行23條立法,勢必出現第二個移民潮。經濟差點大家還可以撐著過,總會守得云開見月明,但香港人享受慣的自由一旦被剝奪,要他們象大陸的人那樣生活,很多事不能做,很多話不能說,很簡單,打電話上來這個節目說句話都要考慮會不會有什么政治后果,這是大家絕對不能接受的。23條限制的并不僅僅是對政治熱衷人士或者傳媒界朋友的自由,它限制的是每一個港人的自由,這就解釋了為什么游行人眾的覆蓋率如此廣泛,涉及各階層、各年齡層。

馮智活先生說:七一之后我對香港的前途很有信心,很為我們香港人自豪。只要有了民主選舉,香港不但不會怕23條,也不會怕所有不合理的政策,不怕任何危机,包括經濟危机,因為我們一定會團結,民眾一定會支持自己的政府。

《茶余飯后》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一個粵語脫口秀,与听眾一起暢談大陸,香港,台灣時事与趣聞。每逢星期日晚八點到九點于舊金山AM1400廣播電台播出(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在線收聽网址: www.soundofhope.net)。

以下是這次越洋電話訪談的內容摘要。

主持人:很多听眾都很關心7月1日游行的情景,你能否跟大家介紹一下?

馮:那天我下午一點半到達指定地點,當時已經很難進入會場,里面人山人海,比我晚到一兩分鐘的朋友已經進不去了。大約三點鐘,我跟著大會的旗出發,十多分鐘隊伍就無法行進了,原因是很多人在我們前面插隊。我太太大概4點鐘出門要与我會合,因為人太多出不了地鐵,那一股人潮被迫在金鐘逆流而上。由于人數劇增,警方安排不了,參加游行的人從各個方向不斷往維多利亞公園方向涌來,致使龍頭行進十分艱難。舉目望去黑壓壓的一片,整個銅鑼灣人頭涌動。

主持人:听說這是六四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游行?

馮:是的,人數之多出乎我意料之外,以往的游行都是几千或者一万人,我相信這次不止50万,因為很多人被困在地鐵,有些人早走了,有的晚來了。警方這次的估計比較中肯,說是在6點正的時候路面看到的大概有35万,之前、之后有多少不算在內。走在游行隊伍當中心情很興奮,我沒怎么喊口號,很享受當時那种熱切的气氛,大家都穿起了黑衣服,打起標語和橫幅,喊著口號。我本來對這件事不太樂觀,七一之后我對香港的前途很有信心,很為我們香港人自豪。回歸大陸之后雖然過了6年的苦日子,但人民對民主的訴求,爭取改變,并且身體力行地參与改變現狀的意愿反而愈發強了。這次香港人的行動表達了他們對政府的施政不滿,體現了一种很強的、不愿意讓政府隨意擺布、愚弄,要做自己的主人,歷史的主人的民主意識。

朱姓听眾:我覺得他們是無理取鬧,香港從來都沒有象現在那么自由過,你們整天罵,尤其是鄭京翰、李柱銘、李卓人等等全都不象話

馮:朱先生剛才點到名的人全都是我的朋友,我和他們的立場基本是一致的,我知道他們之中沒有一個人希望香港不好。我的看法剛好相反,正是因為希望香港好我們才走出來的。我們都長在香港,生活在香港,都以香港為家,說我們想搞亂香港,那是不可能,也絕對不愿意的。我們現在已經不貪心了,很自制了,很少提大陸的事、也很少提台灣的事,盡管我們心里都很希望他們有一個更好的命運。我們已經不奢望更多的自由,只是想繼續享受九七回歸之前的自由,但23條偏偏明顯地、大幅度地削弱了港人的自由。為什么七一這么多人上街游行?證明反對的意見得到了大多數市民的支持。如果大家都沉默才是最可悲的。我覺得我們說話都應該本著自己的良知,應該尊重別人的意見,不要猜測別人的意圖,如果你認為別人意圖不軌,應該拿出證据來。

王姓听眾:我在香港40多年,對香港的情形很了解。我覺得那些能夠站出來呼吁的人很偉大,他們都是在為老百姓說話,為香港好,如果沒有他們為港人說話,香港的老懵懂就更懵懂了董建華可以做個老板,但做特首他差遠了。

黃姓听眾:我在香港長大,過去英國統治香港,窮人很慘。有了中國的支持才有香港的今天,中國不運東西去香港,香港人吃什么?飲水要思源,現在的香港政府已經很體貼民意了。

李姓听眾:我与很多香港人當年移民美國、加拿大、澳洲就是怕九七, 怕發生象今天在香港所發生的事情。有些人一直說中國、香港如何如何好,我想問一下他們為什么不留在那里而來美國吃這碗民主飯?一邊吃著別人的飯,一邊非要說自己那碗飯香,這怎么解釋?

馮:如剛才的朋友所說,懮慮要出現的恰恰就出現了。強行23條立法,勢必出現第二個移民潮。經濟差點大家還可以撐著過,總會守得云開見月明,但香港人享受慣的自由一旦被剝奪,要他們象大陸的人那樣生活,很多事不能做,很多話不能說,很簡單,打電話上來這個節目說句話都要考慮會不會有什么政治后果,這是大家絕對不能接受的。23條限制的并不僅僅是對政治熱衷人士或者傳媒界朋友的自由,它限制的是每一個港人的自由,這就解釋了為什么游行人眾的覆蓋率如此廣泛,涉及各階層、各年齡層。

馬姓听眾:我覺得立法是每個政府都應該做的,香港特區政府的立法也是理所當然的。無規矩不成方圓,就會無法無天。几十万人游行反抗23條不就是無法無天?李柱鳴是香港人,是民主党,來美國唱衰香港不就是無法無天?有意見可以提,何必發動几十万人去游行他們只是反共

馮:如果七一游行是一個反共的運動,我相信香港市民是不敢參加的,不是因為對政治冷感,是害怕。港人對六四鎮壓的反應除外,因為六四死了人,讓他們看到了橫蠻、血腥。如果不是死了人,當時港人的反共情緒是不會那么強烈的。再說,美國前段時間不是也有很多人舉行反戰示威嗎?香港人一樣,無非是在履行自己的公民權力而已。別忘了在香港上街游行是合法的,甚至連警方都贊揚這次游行的理性和和平。沒有任何破坏,沒有一個櫥窗被打爛,甚至也沒有听說一個垃圾桶被推翻,我相信這是一個世界記錄,我以香港為榮。

林姓听眾:其實香港人現在已經算有福气了,起碼他們不滿政府可以宣泄一下,可以游行自救。這次50万人游行爭取到政府改變立場,全世界的華人都應該感到高興。試想在大陸哪一個地方可能出現游行?那些下崗工人、農民如果起來游行是要坐牢的。所以說香港是個福地。至于民主党的人來美國批評香港我覺得合情合理。政府錯了,當面批評它它不接受,你自然就去找別人幫忙救救香港,如果政府沒有錯,他們又何必到處去批評它呢?

馮:我同意剛才那位朋友所說的。我希望港人不但關注23條,不要停留在對政府的不滿,最終的訴求應該是普選、民選自己的特首以及立法會議員。從這次游行可以看到,問題的症結在于政府不是我們自己選出來的。如果特首是我們自己選的,我們未必上街,全民公決叫他下台或者下次不選他就是了。采用上街游行這种較為極端的方式純屬迫于無奈,大熱天誰不希望斯斯文文坐在冷气室里投票?只要有了民主選舉,香港不但不會怕23條,也不會怕所有的不合理政策,不怕任何危机,包括經濟危机,因為我們一定會團結,民眾一定會支持自己的政府。

崔姓听眾:很開心听到馮先生的一席話,特別是他說到七一之后看到了香港的希望,我也看到了希望。我在香港居住了20多年,因為回歸才移民的。一直很擔心香港人的民主自由會受到限制。我反對有些人關于游行是受人唆使、是反共的說法。我前几天打電話給香港的女儿,她只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在香港長大,從來不關心政治,平常連報紙都不太愿意看,更談不上反共。但她告訴我她去了游行,在街上等了四、五個小時,很晒,很熱,但她很開心,因為她表達了自己的心聲。我也問了其他在香港的朋友,他們都告訴我沒有人唆使,是自發的,是為了港人自己的自由和民主。他們不是反對立法,是反對立惡法。

馮:我期望中央政府給港人多一點自由,多一點信任,不要過問23條立法。說實話23條立法确實沒有迫切性,香港的确沒有什么團體要反對中央。回歸后香港人已經夠自覺了,許多媒體的自我審查也開始了,香港的自由不需要再壓了。期望中央再給多一點自由,讓我們普選行政首長和立法會,讓香港作一個民主的示范,我相信香港一定能做好。@(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役情最前線】傳北戴河定調「三軟三硬」
【珍言真語】王岸然:美制裁林鄭 中資銀行割席
李柱銘等就警搜查手機令提覆核
香港JUPAS放榜 1萬5千多人獲派資助學士學位課程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夏糧收購跌千萬噸 港警轉資產
【新聞看點】美淨網聯盟擴大 習開倒車軍隊異象
【拍案驚奇】北戴河傳八精神?備打仗備糧荒
【西岸觀察】美國還原孔子學院真面目
《珍言真語》答謝10萬訂閱特別報導
【珍言真語】港府打壓傳媒 盧俊宇:加速制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