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胡溫與江沒有本質性的區別

人氣 1

【大紀元10月5日訊】】(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田希採訪報導) 胡錦濤全面接管權力,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燒向哪裡?中國社會的走向一時間成為海內外輿論關注的焦點,記者就此採訪了大陸青年作家余杰

連接收聽

對胡錦濤是否延續江的統治政策,余杰表示–

余杰:我覺得江澤民時代整個中國的政治、經濟、整個中國的走向、問題不能夠歸結於江本人的人品、道德、和個性,當然這是有關係的,但我覺得根本的原因還是中共自身的極權體制的邏輯發展的必然結果。從1989年以來,這15年我覺得在中國已經形成一個利益集團,已經沒有共產主義馬列主義的意識形態的色彩,它是權力與金錢的結盟。既得利益集團為了維持鞏固他們的權利、利益,會繼續維持這樣一種體制。

所以我覺得胡溫接替了江的權利以後,不太可能把政治體制做一個全面的變化,他們仍然會持續下去。他們不是一個很有前瞻性的、有歷史感的偉大的政治家,能把中國帶入民主化,使中國擁有自由、擁有尊嚴,我覺得胡溫跟江沒有本質性的差別,胡溫和江的政策我覺得仍然有相當的延續性。

記者:目前你認為是江澤民的勢力的延續呢?還是胡溫新政的既成呢?

余杰:我覺得胡溫新政根本就不存在,這是一部分海外的朋友,一部分國內的學者想像的。迄今我看不出有任何具體的證據來支持胡溫新政的說法,我一直對胡溫不抱看好的希望,而且我反覆強調一個觀點,就是在政治體制不變的情況下,無論是胡、或是江、還是別人上台,他們根本上都是一樣的。

他在10月1日發表文章___<<沒有理由樂觀的「後江時代」>>文章指出,對於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中國公民來說,江長達十五年的統治實在是太長、太痛苦也太恥辱了—–所以,出於「兩害取其輕」的考量,人們不得不對胡產生更多的期許。余杰認為,這是一種自欺欺人的錯覺,「江胡之爭」背後並沒有任何意識形態的分歧。換言之,在堅持一黨專政這點上,江胡二人具有驚人的相似性,他們的紛爭不過是赤裸裸的權力之爭而已。

文章說,一個戲子的謝幕並不意味著「優孟中國」會發生實質性的變化___我們沒有任何理由為「後江時代」的中國樂觀。在他們的天平中,官僚集團的利益告更重要 —

余杰:如果他繼續對農民進行掠奪,對工人進行掠奪、對弱勢群體進行壓榨的話,這些農民、工人群裡沒有任何力量做反抗,所以在他們的天平中官僚集團顯然顯的更加重要,至於這個社會是不是有公義,是不是在朝著民主化的方向發展,我覺得這都不在他們考慮之內。

胡是鄧「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說明在鄧的眼中,胡與江沒有大的差異,都是「一路貨色」。胡能夠為鄧所選中,又在江的治下度過了十三年如履薄冰的「皇儲」生涯,他絕對不會在一夜之間突然變成「中國的戈爾巴喬夫」。他不具有戈爾巴喬夫的素質—

余杰:我覺得胡和溫他們仍然是延續江的這種,就是我在文章中他們是「中國的勃列日涅夫」,我覺得仍然看不到任何跡象顯示他們有勇氣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成為戈爾巴喬夫我覺得需要相當的勇氣,超脫於個人的權力,有非常高遠的歷史眼光。比如說他把實現俄羅斯的民主化看的比他個人的權力更重要,他把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看的比維持這個黨的生命更重要。我覺得在現在中國現存的這些領導人中沒有一個人有這樣的素質,而且在目前的九個常委中,有的本來就是貪污腐敗的典型,胡溫現在需要他們的配合,所以不可能從根本上來遏止腐敗。

胡溫及其政治局中的同僚們尚未讓國人看到任何希望。江澤民的告別並不意味著中國人民苦難的終結。—–

余杰:我覺得還會經歷五到十年的漫長的、停滯的、黑暗跟光明膠著的一個時期,然後才會發生一個比較大的變化。

記者:所以你認為這不屬於江的影響力的作用?

余杰:是制度的作用。

記者:你認為江的影響力目前還存在嗎?

余杰:我覺得未來兩三年內江還有相當的影響力,整個趨勢上他的影響力會很快的下降,但不會一夜之間突然消失了,在未來兩三年在若干的領域他會有一定的影響,比如說外交、國家安全、軍事上他會想盡辦法的來發揮他的作用。

余杰在文章中寫到,法王路易十六沒有預感到危機的迫在眉睫,等馬車開到懸崖前再想剎車卻已經來不及了,馬車的慣性將舊制度及寄生於其上的統治者們統統拉入萬丈深淵。今天的胡錦濤們有超越路易十六的智慧嗎?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時事評述》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余杰:他們是偉人 更是有缺點的人
角逐《靜水流深》播音 陸文奪魁得一千美元
余杰:魯迅思想的當代性
余杰:龍性豈能馴——紀念陳獨秀逝世五十五周年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俄烏衝突 普京會開戰?四大關鍵點
【微視頻】蔡英文尊崇蔣經國 不與任何共黨妥協
【秦鵬直播】蔡英文讚蔣經國反共保台 引發熱議
【未解之謎】梅辛傳之一: 控制「生死」的能力
【拍案驚奇】中共黨校公開喊防野心家「竊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