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鎮書記強搶土地殺人害命

標籤: ,

【大紀元12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馮長樂採訪報導)2002年10月,湛江市坡頭區官渡鎮鎮委書記吳卡兼任主任動用公權力為私用,在沒有發佈征地公告及征地補償安置方案,擅自將轄內新安村靠近325國道西邊的耕地和林地420多畝高價出讓。新安村村長因維護村民權益慘遭黑社會毒打致腦部重傷,後因額骨骨折、腦血管畸形於2004年10月22日搶救無效身亡。

土地出讓合同書种禍根

村民甲電話中告訴記者事情的來龍去脈:

官渡鎮鎮委書記吳卡提供給我們的他們事先擬訂好的所謂的“合同書”中大概內容是:湛江市官渡工業園管委會(甲方)与官渡鎮鎮石門村委會(乙方)簽定合同書:合作方式為:乙方提供土地,甲方出資,雙方共同興建湛江市官渡工業園生態園區,占地420畝,使用期限50 年。甲方每年向乙方交付土地置地金(租金):一類地區180元/畝,二類地區60元/畝。三類地區35元/畝。。。。 









對于這份合同,村民們是反對土地出讓的,他們認為這分合同簽下去,將斷了我們的生路。但大部分村民在鎮領導面前都敢怒不敢言。只有村長詹亞貴等人据理力爭,因此吳卡怀恨在心。吳卡曾暗地里說要用几万塊把我們村長詹亞貴干掉。

非法抓捕村民

2003年3月鎮政府出動40-50人其中包括公安、派出所警察、計生委干部到我們村里以清查“超生人員”為名,抓走17名不同意簽字賣地的村民,關在鎮計生委大院里。三天后釋放。

強占土地村民砸破玻璃泄憤

吳卡在搶到了我村的大部分土地后更是得寸進“米”,在沒有和我村達成任何口頭和書面協議的情況下,2003年9月份,竟然擅自把我村最后一塊耕地出讓。吳卡他自己找來施工隊在上面挖掘和施工。孰可忍孰不可忍!農民靠的就是地來吃飯!!!村民群情激憤,多次要求施工隊停止施工,施工隊推搪說有事找領導。而吳卡對我們的要求置之漠然。

2003年9月20日晚,施工隊在鎮政府的主要領導授意下用了五台鉤机加大施工力度,准備用一個晚上的時間把我們的耕地給挖平,造成既成的事實!晚上9點多的時候,村民听到消息連忙赶出來理論(村長詹亞貴有事沒去),要求先處理再施工。可是鉤机司机對村民要求不理不睬,并且挑舋地說“有事找領導,我挖泥和你們無關!”。混亂中不知道哪位村民砸破了鉤机一塊玻璃。鉤机司机見我方人多,被迫停下來。村民大部分也陸續回家了。

黑社會打傷村長

村長詹亞貴听到有村民不小心在外面打破了別人的一塊玻璃,就和村民詹盛生去工地調解。鉤机司机叫村長留下來等待處理,村長以為他們叫工業園領導或政法部門來處理。但是,他們找來了20多個黑社會分子,這些人一到就抓住村長詹亞貴暴打,把村長打破了頭不省人事才罷休。村民詹永偉急坏了,立即用手机打3715110報警(官渡派出所有人接電話),又打電話給村民詹盛生、詹盛桂說村長被打破了頭昏了過去,要赶快送醫院。

詹亞貴村長在官渡衛生院治療3天后,到市法醫處驗傷為輕傷,后被送到湛江中心人民醫院治療10多天,花了一万多塊。在治療期間,對方不給一分一厘,也沒有任何鎮領導過問,被害者醫到家貧如洗,實在沒錢醫治只好拿點藥回家治療。回家后由于經常頭暈頭痛.不能干重活,生活更加困難。

危難面前警察不出警干部都“關机”

村民甲告訴記者:當時我們几個人把村長送到官渡衛生院后,仍沒見官渡派出所出警,于是又打110報警(有人接電話)。我們打給鎮主任吳卡,手机沒開,打給副鎮長,也是“用戶已經關机”。平時吳卡的手机和其他鎮領導的手机是不關机的,這時為什么關机了呢?這是很值得怀疑的!!這時已經晚上10:53 了。派出所還沒有出警。

派出所不作為放走凶手

無奈,詹永偉、詹盛桂、詹盛志等村民跑到派出所拍門報警才出了3人。在村民的強烈要求下,這3名警察才和詹盛桂、詹亞福到工地抓人。可是大部分黑社會分子早就跑得無影無蹤了,警察把一名指使打村長的的鉤机司机抓到官渡派出所,但是在凌晨2點左右,官渡派出所就把這人放走了。面對村民的質問“事情還沒處理,派出所不能放人”。官渡派出所所長林明軒說“放不放人不用你我!”官渡派出所要求新安村先交出誰打爛玻璃才肯捉拿凶手。人命比不過一塊玻璃。

當時派出所曾經兩次把我們叫到派出所處理打人這件事, 但是施工隊負責人趙景德兩次都沒有來,調解無法進行。派出所2004年11月27日送來調解書,大概內容是不再調解,讓村們到法院去解決。

村長客死他鄉

村民告訴記者,村長2004年10月2日下午被3個開著警車的警察非法抓捕,他們的理由是:村長煽動群眾妨礙施工。放回后的村長告訴村民,在關押期間派出警察多次對其恐嚇,并加以拳腳,加重了原本的傷痛,回來后吃了不少藥。迫于生計,在 2004年10月12日村長到廣西欽州為客戶買蚝苗,10月16日凌晨2點突然暈倒。經欽州市第二人民醫院診斷“數月前有頭部傷病史,左額頭骨骨折,腦血管畸形”。于2004年10月22日搶救無效身亡。 村長客死他鄉村民無比悲痛和憤恨。

村民們的抗爭和上訪

從我們村長詹亞貴被打的那一天開始,我們積極主動聯系各級政府部門,要求協商解決土地和捉拿凶手及對受害者經濟補償等問題,但鎮政府對我們的正當要求不理不睬。被害者詹亞貴曾經質問官渡派出所所長林明軒是誰給他這么大的權力這樣做的(把凶手放走),林明軒說這是主任(吳卡)的意思。

村長詹亞貴死后,我們曾經去湛江市人民政府上訪,要求處理這件事,但市政府說“這是坡頭區政府管轄的,要我們去找坡頭區政府,坡頭區政府說這是官渡鎮的事,要我們找吳卡”!!

這件事鐵證如山,人證物證具在,政府為什么遲遲不与處理?難道農民只是被人宰割的對象嗎?難道中央所說的關心農民利益問題只得一個“講”字嗎?

請政府給個說法懲辦殺人凶手

我們的是個小村庄,人口只是136人,沒有任何人在政府里擔任任何職務,現在我們村長因土地問題身故,沒有人能為我們的利益著想了。現在官渡工業園可以在我們的耕地上為所欲為了。對國家建設來說,我們村子里發生的事情是一件小事,對我們村子里的每一個村民來說現在發生的事是關系到我們生死存亡的大事。請求媒體向社會呼吁,幫幫我們,我們迫切需要幫助。我們全體村民一致呼吁:要為死者申冤,捉拿凶手歸案,補償受害者親屬;制止官渡工業園侵占土地的違法行為,讓我們有一個生存的空間!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十天三起大暴動 中共坐在火山口上
江蘇海安縣李堡鎮政府無法無天的「圈地運動」
四川漢源農民抗議 軍隊出動鎮壓
王丹:發展與征地的爭議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嘯
【有冇搞錯】博鰲論壇越來越冷 習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視界】海外餐館爆竊密 習自曝7致命弱點
【探索時分】蝙蝠俠戰艦:朱姆沃爾特號驅逐艦
【時事縱橫】氣候峰會成吹牛會?蓬佩奧發警告
【秦鵬直播】反擊黨媒圍攻 特斯拉拋「黑匣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