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中國慈善事業機制可化解社會矛盾?

標籤:

【大紀元7月22日訊】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申華採訪報導)在剛剛閉幕的中國全國政協的一次常委會上,一些政協委員提議成立中國慈善機制。因為他們認為營造一個有利於樂善好施的慈善事業機制,將有利於化解社會矛盾,促進社會經濟協調發展。

中國官方資料顯示,中國需要社會救助的人口超過總人口的10%。但是,去年中國國內135位最大的慈善家共計捐款不到10億元人民幣,而美國50名最大的慈善家在2000年到2004年間的捐款總額是650億美元。

中國的慈善事業為何如此落後?旅居加拿大的時事評論人士任不寐說,原因之一在於中國政府的一些政策不鼓勵人做好事,而是鼓勵人作壞事。記者申華和任不寐以及中國南開大學社會學教授陳鍾林的有關討論。

記者:陳鐘林老師,您同不同意這些政協委員的這種看法,就說現在應該要建立一個慈善事業機制,這樣有利於化解社會矛盾?

陳鐘林:我覺得還是應該的,以中國的國力來講,幫助這麼多的貧困人口,其實做為政府來講,壓力會很大,那有一部分人能夠肩負起來,一定對經濟推動是有好處的。當然我覺得肩負起來的這部份人呢,他不僅要帶動經濟和世界接軌這樣的一個作用吧,我希望他們自己富裕起來之後,能夠再回過頭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現在是有錢人拿出自己的錢來資助這個貧困的事業,但是這個比率好像不如西方這麼多。那在這方面,相對於國外來講的話是落後了。

記者:任不寐先生,您覺得營造一個有利於樂善好施的慈善機制,怎麼樣能夠化解社會矛盾呢?

任不寐:中國目前的貧富差距和社會矛盾是非常尖銳的,那麼需要採取各種各樣的辦法,來儘快的解決這些矛盾,但是問題就在於怎樣能夠讓中國並不發達的慈善事業發達起來,怎樣能夠讓這樣的一個慈善事業對中國社會矛盾的解決作出一份貢獻。一方面我知道一個社會的矛盾不是僅僅靠慈善事業能夠解決的,那麼第二點,即使靠慈善事業,中國的慈善事業怎麼樣才能夠發達起來?目前的中國政府方面並沒有真正的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

記者:您覺得癥結所在是在什麼地方?

任不寐:我想談三個方面的理由,那麼第一點呢,中國這些資本家的資本來源,大部分是灰色來源。那麼由於中國文化的傳統,還是由於這些年政治上的運動,造成了中國人對資本家非常仇視,結果就導致誰如果露富,或者把錢拿出來,或者面對腐敗貪污、行賄這方面的指控,或者面對群眾的忌妒,因此會造成中國的資本家不願意把錢貢獻給別人。

第二個方面的原因,比如說國家大劇院,每一個座位造價是五十萬人民幣,那麼這是實際上是非常駭人聽聞的。如果我是一個慈善家,我去幫助一個窮人,那麼當我發現政府在揮霍納稅人的錢的時候,我就會很難過,我會很心灰意冷,因為政府並沒有正確的使用資金,那麼這樣的話,全社會就沒有辦法喚發一個扶貧護弱的道德熱情,因為我們知道任何一個國家裡面,政府的行為對社會具有道德示範效應。

第三個原因,我認為就是這個宗教文化的背景,在整個西方的慈善事業當中,不僅僅是資本家,普通的百姓的捐獻也是非常非常的踴躍的,這個除了經濟水平以外,我認為還有一個宗教的背景,因為在基督教文化背景當中,人們向窮人捐錢實際上是在天國裡積攢財富。

記者:陳鐘林老師,您對剛才任先生所談到的這三個原因,您怎麼看?您同意嗎?

陳鐘林:他說的挺有道理的。我覺得有一點很重要就是說,政府有一些浪費甚至揮霍吧,可能對有一些願意捐款的人,他會覺得也是一種不平衡。

記者:但是如果你捐款是捐給慈善組織,不經過政府部門呢?

陳鐘林:是這樣的。中國的有關部門不是這麼發達。捐給政府部門呢,那麼有些人也會擔心一些國外的慈善機構,會把一些捐款捐過來,也有這種顧慮,就是說會不會真正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

記者:一些政協委員提案中,就說應該盡快研究制定慈善事業法。任不寐先生,您覺得如果制定一個法律以後,會不會在這個政府部門的腐敗、揮霍在這方面,是不是會讓人們放心一些,捐款的時候?

任不寐:中國所有這種法制方面的努力,有總比沒有好,那麼第二個判斷,在他現有的政治格局之下,這些東西我認為都不可能根本解決問題。

記者:任先生提到了,中國現在普遍存在一種儲富心理,而且很多富人現在也覺得自己的人身安全沒有保障,因為這原因很多人也認為富人缺乏對弱勢群體的關心、愛心,也非常有關係。陳老師,您覺得為什麼現在中國的富人缺乏這種樂善好施的精神呢?

陳鐘林:這應該是一個大環境的問題,另外也是一個捐助的機制不健全,比如說有一些減免稅或優惠的政策,那麼如果經濟力和社會教育雙重都能獲得,那麼他們何樂而不為呢?也並不是所有的有錢人都是這麼沒有良心喔。

記者:任不寐先生,您同不同意剛剛陳老師的觀點?

任不寐:我想上帝是公平的,他肯定把良心造在每一個人的心裡,剛才說的非常對、就是我們需要建立那樣一種體制,這種制度可以使每個人更多的表現出來愛心,而不是更多的表現人性醜惡的一面。但是長期以來我們的體制安排,都是鼓勵人怎麼做壞事,而不是鼓勵人怎麼做好事。

記者:您能不能解釋清楚一點?為什麼制度是鼓勵人作壞事呢?

任不寐:比如說,中國的舉報制度,像孟德斯鳩在幾百年以前就談到了,說這個威權社會的舉報制度實際上是暴政的嘴,也就是說政府通過讓人背後去告密來實現一種統治的穩定。那就是把人告密,紀錄那種人性的惡,充分的動員起來了,那麼這種體制安排,實際上就是讓人怎麼去做壞事。

那麼讓人怎麼去作好事?我舉個例子,比如說加拿大政府對慈善事業的鼓勵,實際上是非常完備的,比如說一個企業家,他給教會捐款,他的稅收就會得到減免,那麼第二個制度安排,中國政府壟斷了慈善機構,本來在西方,這個慈善組織是民間自發的,可是中國立法不許成立民間組織,等於立法禁止人們作好事,那麼這些事情都是非常非常值得改變的。

(據自由亞洲電臺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事實核查 中共未使一億人脫貧
G7公報:清除全球供應鏈中的強迫勞動
G7談及中國議題時 一度切斷會議室網絡
廣州疾控中心稱六成確診者自以為患了感冒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華裔媽媽比較中美文革 語驚四座
【新聞看點】逾6成病患延誤治療 廣州瞞疫情?
【時事軍事】美國核潛艇 悄悄主宰海洋67年
【財商天下】敏感期爆學潮 為生存討說法
【直播】G7峰會結束 拜登召開記者會
【大話西油】文藝復興第四傑:威尼斯畫派提香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