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馬來西亞查扣《大紀元》

張錦華

標籤:

最近讀到一篇新聞,報導一場澳洲研討會,令人訝異的是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中國留學生,竟然狂妄叫囂,根本缺乏尊重異見的雅量。

事情是這樣的:從澳洲中共大使館出走,並申請到澳洲政治庇護的陳用林先生,被邀請出席一個公開場合講話,場中有將近一半是中共的留學生,演講一開始,這批學生就立刻拿出手中的紙牌示威,並高喊「說謊」,「叛徒」,「滾出去」,企圖阻止陳用林說話,還有人吹響尖利的口哨,會場上一片混亂。主辦人幾次上臺勸阻,呼籲他們不僅要尊重演講者,也要尊重所有在座的聽講者。但幾十位中國同學置之不理,繼續喊叫,最後終被請出會場。

用閙場的方式所表達的並不是意見,而是暴力,因為這是用非理性的手段,否定別人表達意見的自由。任何對西方社會有所接觸的人,都能了解自由民主社會最可貴的成就,正在於「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我誓死維護你說話的權利」。但是,為什麼中國的留學生卻有這種違反西方基本價值和禮儀的的表現呢?是他們真的缺乏民主的度量,還是他們背後其實可能有著不得已的巨大壓力嗎?

我們最近看到的另一件中共扼殺言論自由的報導,或許就更可以了解這些留學生的處境了。真正不能容忍異見的,恐怕不是這些馬前卒子的學生,而是極權政府所伸出的窒息自由的黑手。

據報導,馬來西亞自6月2日起,在中共施加的壓力下,數度扣押自國外進口,每期2000份的《大紀元》報紙在馬來西亞發行。國內安全部書面通知表示《大紀元》的報導方向與馬國維持「馬中友好關係」的立場和政策不符,所以遭到扣押。情況因此很清楚,就是中共認為《大紀元》的發行會傷害「馬中友好關係」,因此要求封殺。

而堂堂馬國竟然也順從其旨意,動用國家權力,在《大紀元》沒有違反馬國任何法律的情況下,做出這種封殺新聞自由言論的動作,喪失國格,貽笑國際,也遭到國內外人權團體和志士的譴責。

說它貽笑世人的是,馬國藉口《大紀元》威脅「馬中友好關係」,其實十分荒謬。因為,《大紀元》所報導的事實及言論並未遭到任何違法的指控;同時,進口的《大紀元》報紙其實只有2000張。中共也從未堂堂正正的拿出事實指出《大紀元》對它的報導和評論到底有什麼錯誤?一個擁有十三億人口的國家卻要對於這區區兩千張的報紙,透過枱面下不可告人的手段蠻橫的加以強力壓制,實在太不符合比例原則。這意味著什麼呢?

一是這個極權政府動用國家暴力扼制自由言論或信仰根本視為家常便飯,不但在國內如此,在國外也毫無顧忌。

第二個可能是這個政府已經極端心虛,脆弱不堪,因此,任何批評都可能隨時成為壓跨駱駝最後一根的稻草。表面上,它經濟成長數字亮麗傲人,還需要宏觀調控來降溫,但是事實上,從它的極度恐懼中可以看出它的極度脆弱。

第三個可能是,這是一個貪戀極度權力的組織,它妄想控制一切思想、言論;完全缺乏人性與寛容。這一點從最近中共國防高級將領發出不惜犧牲半數中國人民也要動用核子武器與美國一戰的言論也可以印證。

以上三項其實都是環環相扣的,正由於極權體制濫用權力壓制人民,所以其政權無法得到真正的支持;而越是貪戀權力,越是殘暴偏狹,訴諸恐怖暴力。這不但是人民的災難,也是世界的災難,它剝奪基本人權,封殺人民知的權利,必將帶給老百姓無止盡的苦難;本身更將成為世界上的恐怖組織,隨時覬覦干預他國,延伸其狂妄的統治權力。由此可知,中共留學生也好,馬來西亞也好,其實都淪為這個極權體制的傀儡。

暴政絕不能持久,自由世界能否即早阻止這個狂妄的極權體制在崩潰前的瘋狂行為呢? 最要緊是的應是全世界的人民要認清中共極權政體的本質,更要堅持良知正義的勇氣,不要因為無知怯懦而成為傀儡。清醒的認清中共,無畏的揭露事實,就是在拯救人類的現在和未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張錦華:新聞自律的明天在哪裡?
張錦華:大砍刀電台主管被判刑的殷鑑
張錦華:拒絕傳播界的悲劇
張錦華:媒體監督何處去?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大管家石剛被免職 李克強失影響力?
【秦鵬直播】黃明志流淚回擊中共封殺:人們覺醒
【橫河觀點】中共入聯黑幕 美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
【財商天下】人民幣飆漲 套利資本「興風作浪」
練乙錚:中共激化國際矛盾 製造冷戰局面
【新聞大家談】美挺台參與UN機構 能否破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