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马来西亚查扣《大纪元》

张锦华

标签:

最近读到一篇新闻,报导一场澳洲研讨会,令人讶异的是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留学生,竟然狂妄叫嚣,根本缺乏尊重异见的雅量。

事情是这样的:从澳洲中共大使馆出走,并申请到澳洲政治庇护的陈用林先生,被邀请出席一个公开场合讲话,场中有将近一半是中共的留学生,演讲一开始,这批学生就立刻拿出手中的纸牌示威,并高喊“说谎”,“叛徒”,“滚出去”,企图阻止陈用林说话,还有人吹响尖利的口哨,会场上一片混乱。主办人几次上台劝阻,呼吁他们不仅要尊重演讲者,也要尊重所有在座的听讲者。但几十位中国同学置之不理,继续喊叫,最后终被请出会场。

用闹场的方式所表达的并不是意见,而是暴力,因为这是用非理性的手段,否定别人表达意见的自由。任何对西方社会有所接触的人,都能了解自由民主社会最可贵的成就,正在于“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誓死维护你说话的权利”。但是,为什么中国的留学生却有这种违反西方基本价值和礼仪的的表现呢?是他们真的缺乏民主的度量,还是他们背后其实可能有着不得已的巨大压力吗?

我们最近看到的另一件中共扼杀言论自由的报导,或许就更可以了解这些留学生的处境了。真正不能容忍异见的,恐怕不是这些马前卒子的学生,而是极权政府所伸出的窒息自由的黑手。

据报导,马来西亚自6月2日起,在中共施加的压力下,数度扣押自国外进口,每期2000份的《大纪元》报纸在马来西亚发行。国内安全部书面通知表示《大纪元》的报导方向与马国维持“马中友好关系”的立场和政策不符,所以遭到扣押。情况因此很清楚,就是中共认为《大纪元》的发行会伤害“马中友好关系”,因此要求封杀。

而堂堂马国竟然也顺从其旨意,动用国家权力,在《大纪元》没有违反马国任何法律的情况下,做出这种封杀新闻自由言论的动作,丧失国格,贻笑国际,也遭到国内外人权团体和志士的谴责。

说它贻笑世人的是,马国借口《大纪元》威胁“马中友好关系”,其实十分荒谬。因为,《大纪元》所报导的事实及言论并未遭到任何违法的指控;同时,进口的《大纪元》报纸其实只有2000张。中共也从未堂堂正正的拿出事实指出《大纪元》对它的报导和评论到底有什么错误?一个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国家却要对于这区区两千张的报纸,透过台面下不可告人的手段蛮横的加以强力压制,实在太不符合比例原则。这意味着什么呢?

一是这个极权政府动用国家暴力扼制自由言论或信仰根本视为家常便饭,不但在国内如此,在国外也毫无顾忌。

第二个可能是这个政府已经极端心虚,脆弱不堪,因此,任何批评都可能随时成为压跨骆驼最后一根的稻草。表面上,它经济成长数字亮丽傲人,还需要宏观调控来降温,但是事实上,从它的极度恐惧中可以看出它的极度脆弱。

第三个可能是,这是一个贪恋极度权力的组织,它妄想控制一切思想、言论;完全缺乏人性与寛容。这一点从最近中共国防高级将领发出不惜牺牲半数中国人民也要动用核子武器与美国一战的言论也可以印证。

以上三项其实都是环环相扣的,正由于极权体制滥用权力压制人民,所以其政权无法得到真正的支持;而越是贪恋权力,越是残暴偏狭,诉诸恐怖暴力。这不但是人民的灾难,也是世界的灾难,它剥夺基本人权,封杀人民知的权利,必将带给老百姓无止尽的苦难;本身更将成为世界上的恐怖组织,随时觊觎干预他国,延伸其狂妄的统治权力。由此可知,中共留学生也好,马来西亚也好,其实都沦为这个极权体制的傀儡。

暴政绝不能持久,自由世界能否即早阻止这个狂妄的极权体制在崩溃前的疯狂行为呢? 最要紧是的应是全世界的人民要认清中共极权政体的本质,更要坚持良知正义的勇气,不要因为无知怯懦而成为傀儡。清醒的认清中共,无畏的揭露事实,就是在拯救人类的现在和未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张锦华:新闻自律的明天在哪里?
张锦华:大砍刀电台主管被判刑的殷鉴
张锦华:拒绝传播界的悲剧
张锦华:媒体监督何处去?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福建疫情仍严重 传许家印突进京
【十字路口】恒大万亿债务危机 或引爆金融海啸
【思想领袖】鲁宾:“觉醒运动”在摧毁美国
【有冇搞错】恒大启示 谁“共同”了谁的富裕?
【微视频】中国煤价新高 电费要大涨 冬天难熬
区锦新:澳门立法会选举投票率为何暴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