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王室與多語區制度關係微妙

人氣 13
標籤: ,

【大紀元4月23日報導】(中央社記者唐秉鈞布魯塞爾特稿)比利時由於多語文化和多元種族,長時期以來一直仰賴國王發揮凝聚力量,團結全國;因此大多數比利時人並不願見王室消失,也不願將比利時轉化成一個共和國。

今年二月初,比利時媒體進行了一項對於王室態度的民意調查,60%受訪者仍樂見比國王室繼續存在,且僅有不到一半的受訪者認為應限制未來國王的權力。可見,即使廢除王室的聲音自比利時1830年獨立並採行君主立憲政體以來皆時有所聞,但至少在目前,大多數比利時人並不願見王室消失,也不願將比利時轉化成一個共和國。

觀察這一現象,主要是與比利時建國後,一直存在的多元文化與多元種族政治結構有關。由於比利時分成北部荷語區、南部法語區及東部德語區等三個講不同官方語言的地區,且地區政府在經濟、社會與文化等領域上擁有眾多管轄權,早已使得比利時人不太重視國家的存在,對國家的認同感也極薄弱。

雖然多元種族與多元文化的背景特質原可使比利時發展成一個擁有共同文化與國家認同的國家,但因比利時歷任國王從不希望互相敵視的荷語區與法語區真正和解並形成一種文化,以免兩區人民聯手對付王室;時至今日,荷語區及法語區間的歧見仍須依賴國王解決,因而有利君主立憲體制繼續存在。

證諸今年1月31日比利時國王艾伯特二世(AlbertII)在一篇演說中呼籲比利時人起而對抗荷語區分離主義分子,就可看出這一觀點並非無的放矢。為爭取荷語區獨立的弗拉芒利益黨(Vlaams Belang)去年已成為荷語區及比利時最大政黨,且預期在經過今年秋天舉行的地方選舉後,勢力將更形擴張,艾伯特二世因而及時對比利時人民提出警告,希望阻擋荷語區分離主義者繼續推動獨立運動,導致比利時君主立憲制度解體。

其實,荷語利益黨推動獨立運動,並非針對比國王室,而是不滿憲法保障少數:由社會黨人控制的400萬人口的法語區在憲法保障下,一直擁有可以否決國家所有重要決策的權力,並占有政府與行政機構一半重要席位。相反地,擁有600萬人口的荷語區,卻須每年支付愈來愈多的補助給已成為歐洲最腐敗及經濟最不振地區之一的法語區。

例如2003年就支付了104億歐元。長期累積的不滿與長期承擔的補助金額,終於使一群荷語區知識分子及商界人士在去年底發表宣言,建議將比利時分成兩個國家,好讓荷語區徹底脫困,並使法語區不再依賴荷語區,靠自己提升經濟成長。

如這項建議成真,比利時將分裂為兩個共和國,造成比利時王室崩解、國王失業。這也就難怪艾伯特二世在演說中明白指出,目前存在於兩區間的財政補助問題並無法藉由分裂比利時而解決。他並警告,分離主義將會傷害到比利時扮演的國際角色,不合時宜,且後果不堪設想。

平心而論,今天比利時不易廢除王室、走向共和其中的另一個理由是比利時國王仍能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發揮一定功能。首先,在採行三種官方語言及三級政府政治制度各行其是及各司所職的情形下,比利時國王仍是唯一能被全民接受代表全國的象徵,並能在全國性事務上團結全民的力量。

此外,國王以三種語言行事,能公平對待不同地區使用不同語言的人民,具有平衡不同地區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做為虛位元首的比利時國王,在國內面臨政治危機時,尤其是在舉行大選後複雜的政治環境混沌未明時,為避免新政府無法組成,可實際介入並強力促成不同政黨組成聯合內閣政府。

比利時國王同時也能在與部會首長會晤時,私下發揮他的影響力,並在各政黨相互衝突時,擔任調停者與仲裁者。

綜觀過去一些比利時人士之所以反對王室繼續存在,除了反對君主立憲的政治體制外,也常與國王的表現有關。1865年即位的利奧波二世(Leopold II)因殖民非洲剛果期間殘酷對待殖民地人民受到反對;1934年擔任國王的利奧波三世(Leopold III)在瑞士發生駕車意外,造成深受比利時人民愛載的亞絲特麗德(QueenAstrid )王后死亡,且二次大戰面對德軍入侵僅抵抗18天就棄械投降淪為俘虜,不得民心而在戰後被迫退位。

除此之外,大多數的比利時國王仍能受到民眾擁護。尤其是在利奧波三世退位後,1951年以弱冠之齡登基的包杜(Baudouin)國王,在長達42年的在位期間潔身自愛,與王后法比奧拉(Fabiola)獲得民眾的普遍尊崇與支持,此時很少有倡議廢除王室走向共和的聲音出現。

1951年以弱冠之齡登基的包杜(Baudouin)國王,在長達42年的在位期間潔身自愛,與王后法比奧拉(Fabiola)獲得民眾的普遍尊崇與支持。 圖為1970年6月26日包杜國王與王后法比奧拉在扎伊爾訪問檔案照。(AFP/Getty Images)

然而,1993年繼承包杜的艾伯特二世在1999年被揭露曾與一名比利時女子發生婚外情,並產一女,其後又被法國Flammarion出版公司發行的一本著作指出與兒童色情新聞有關,且曾在1970至1980年代參加侵犯兒童的性派對,致使比利時王室名譽受到極大損害。

去年5月艾伯特二世非婚生女兒波爾(Delphine Boel)接受法國第三電視台訪問時透露,艾伯特二世曾有意離婚與退位,這更使比利時人民對他是否仍適合擔任國王產生懷疑。

但這些質疑看來尚未導致大多數比利時人民反對君主立憲制度。對多數比利時人而言,因早已習慣君主立憲體制,顯然並不覺得有改變這一體制的必要,他們也清楚,如無王室存在,面對多語民族及不同地區造成的問題時,真不知誰能真正代表全國人民的利益來解決問題。

相關新聞
關懷全球溫室效應 摩納哥王儲進行北極之旅
尼泊爾警方鎮壓抗議  逮捕三十名反國王律師
文藻與布魯塞爾口筆譯學院締盟
尼泊爾國王主張盡速舉行大選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奧運場怪事:中共體育政治玩過頭
【馬克時空】SpaceX星鏈8月再升空 半年後覆蓋兩極
【珍言真語】陳寶瑩:接棒社民連主席 面對新挑戰 思考新出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