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星:祝後卡斯特羅時代的古巴走好

準星

標籤:

【大紀元8月22日訊】2004年10月20日,想必世界上不少人都在電視裡看到了古巴獨裁者卡斯特羅摔的那個大馬趴,見到那一幕,我腦子裡隨即閃出一念:卡斯特羅要走背字了。

果然,一年多來卡斯特羅的健康情況每況愈下,前些日子終於躺到了手術台上,不得已只好交出了握在手裡47年的權力給他的胞弟勞爾‧卡斯特羅,權力由菲得爾轉移到勞爾手中,還是卡斯特羅家族手裡。現在老卡斯特羅又頻頻在電視上露面,以顯示手術成功,身體正在恢復健康,所以卡斯特羅時代並沒有真正結束。但是弟弟勞爾‧卡斯特羅並不完全代替得了哥哥菲得爾‧卡斯特羅,再說歲月不饒人,老卡斯特羅畢竟是80的人了,古巴的政局還是出現了變數,因此引來了全球的視線,人們關注著卡斯特羅的病情,古巴的過渡及政局的走向。

卡斯特羅病倒後,被稱為後卡斯特羅時代會有甚麼樣的變化?期望最大的莫過於古巴人民自己。

1959年,卡斯特羅領導的反巴蒂斯塔獨裁統治獲得勝利,之後建立了共產黨新的獨裁政權,他自己做了47年的大獨裁者。卡斯特羅的新政權在把古巴改造成社會主義的過程中,除了對農場實行集體化,對銀行和各種實業實行國有化之外,也把十多億美元的美國財產收歸國有。同時古巴的政治自由被終止,異議人士被投入監獄。

美國在1960年對古巴實行貿易禁運,1961年與古巴斷絕外交關係。美國與古巴的斷交和受到的嚴厲經濟制裁,換來了前蘇聯的經濟援助,蘇聯每年提供古巴60億美元,幾乎成了古巴的經濟命脈。蘇聯解體後,經濟援助也隨之「解體」。這可坑「苦」了卡斯特羅,古巴的經濟幾乎陷入了絕境。

按常理說,即使沒有外援,像古巴這樣一個資源豐富的島國,養活自己1100萬國民,實在不應該成問題。11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地肥水美。古巴糖被譽為「世界糖罐」,占世界糖產量的7%;古巴的雪茄煙同樣享譽世界,瞭解雪茄的行家們都認為,只有古巴肥沃的紅土,才能孕育出世界上最好的煙草,來自古巴的手制雪茄,更是獨步全球的雪茄極品;森林覆蓋率21%以上,盛產貴重的硬木;旅遊資源更是得天獨厚,幾百個風景點,像翡翠般點綴在海岸線上,明媚的陽光,清澈的海水,白沙海灘……當初造物主賜予了這方水土巨大的恩惠。但是再好的地方,一經共產黨治理,富庶變貧窮,甚至人間天堂也會變成人間地獄,北朝鮮美麗的三千里江山不就是如此結局嗎?

走投無路之下,卡斯特羅對外開放了旅遊業。近年來,旅遊業已為古巴國民經濟第一支柱產業,2003年有20億美元收入。

電視裡卡斯特羅坐在輪椅上的鏡頭,我先生看後好像也感覺到了甚麼,便大聲說:「再不趕緊去古巴看看,就該看不到卡斯特羅的『真社會主義』了。」於是接受先生的建議,我們全家於年前隨旅遊團去古巴兩週游。

行前,我們特意諮詢旅行社,去古巴有甚麼特別需要注意的事?我們被告之,除了多換點小面額美元應付小費外,可以帶些圓珠筆、香皂、T恤衫、巧克力之類的東西。奇怪,半年前去非洲貧窮的肯尼亞旅遊,也被建議帶過同樣的「禮品」。早有耳聞,卡斯特羅的古巴搞的是「真社會主義」,所以對上述建議有點不解。

停留在首都哈瓦那,晚上可以自由活動,我們從住宿的五星級飯店出來,沿附近的幾條街轉了轉。昏暗的路燈、凹凸不平的便道、黑乎乎的街景,讓人看不見也聽不見古巴人的夜生活。湊到一家大商店的櫥窗前,裡面的服裝、鞋帽、搪瓷、塑料,大概是中國30年前的消費水平。眼前的櫥窗還特別眼熟,似曾相識,終於想起來了,與1988年在前蘇聯看見過的景象幾乎一模一樣。如今民主建制的俄羅斯早已今非昔比,激光霓彩交相輝映,令人眼花繚亂,巴黎時裝入時登場。可憐失落的古巴仍然在原地的陰影裡徘徊。

乘坐大巴沿路觀光,看到公路上跑的全是破舊不堪奇形怪狀的卡車、轎車。導遊解釋,自1960年古巴被禁運、幾十年來古巴只能湊合用這些早該報廢的舊車。汽車裡的電機,零部件早不知更換過多少次了,配件不可能是原裝的,甚至不是同一車型的,只能拼拼湊湊、修修改改對付著開。

孩子發現對開而行的公路中間竟沒有隔離線標誌。導遊的解釋是,買塗抹標誌線的油漆得花費不少外匯。事後我想,馬路上跑的都是沒譜兒的車,有沒有隔離線還真無所謂。導遊還說,有些錢是不能省的,比如兒童的營養品。沒有導遊的表白,外人還真不知道古巴食品供應短缺,特別是乳製品、牛肉長年供應不足。四十多年來古巴副食一直實行配給制,兒童到了七歲就沒有牛奶供應了。

沿途住宿的星級飯店,碰上兩次停電,導遊泰然地安慰遊客,電力供應要以國家建設為主,所以生活用電斷電是常有的事。走出為外國遊客提供的飯店和海灘渡假村,看到的到處都是破破爛爛的,沿途伸著小手的孩子、懷抱嬰兒的婦女、破衣爛衫的老人用目光追逐著遊客,想討點施捨,古巴的貧窮是顯而易見的。

有人指責古巴的貧困是美國貿易禁運造成的,實際上其它國家如加拿大、西班牙與古巴有不少貿易往來,自稱是卡斯特羅養子的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近年裡也提供了不少資金。卡斯特羅的獨裁政權是否像中共、前蘇聯或今天的金正日特權階層一樣,享受著普通民眾看不見的奢侈生活?卡斯特羅的一大特色是他輸出革命,他向中國購買軍火,研製生化武器,然後提供給中東的恐怖流氓政權。所以他有再多的錢也引不到老百姓的飯桌上,他還想發展核武器,像朝鮮金正日那樣搞核訛詐呢,大概只有這樣才能了去自己的反美情結。

途中導遊知道我是從中國大陸出來的,有意湊過來聊聊,說到中國的經濟開放搞活。他不以為然地說,你們那種特色算得上是甚麼社會主義?蘇聯東歐垮臺以後,是我們古巴在扛著社會主義大旗干革命。嫌不解氣他還忿忿地說:「我們失去了蘇聯的經濟援助後,你們中國沒有給我們甚麼幫助,中國共產黨沒有盡國際共產主義義務。」

導遊的快言快語八成出自古巴共產黨的宣傳。中共黨章裡都新增補了資本家可以入黨的條文,中共是不是遵照馬列主義原則建黨、治國,就不用再與古巴人爭辯了。至於古巴的紅旗不倒,還是中共的彩旗飄飄,本質上沒有甚麼區別,都是共產黨邪靈驅使所然。不過中共更顯得恬不知恥,甚麼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甚麼三個代表思想理論,連自己都不信的連篇鬼話,遭古巴共產黨的恥笑不足為怪。

提到經濟援助,中共給古巴的遠不如給北朝鮮金氏流氓政權的多,這一點兒不假。中國大陸60年代吃過幾年古巴糖,那是毛澤東對卡斯特羅率先在拉丁美洲與中共建交的回贈。隨著古巴共產黨與蘇聯緊密聯盟,中古兩黨關係疏遠,雖沒撕破臉,但一直面和心不和。蘇聯垮臺了,巨額外援中斷了,古巴斷了頓,中共硬是見死沒救。

時任中共領袖鄧小平與當年毛澤東的治國謀略不一樣,他以「發展才是硬道理」的所謂務實精神,發展經濟,提高國力,為困境中的中共尋找出路。鄧自己當然清楚,想打動卡斯特羅的心,就得把當年蘇共的這個大包袱接過來,每年幾十億美元的流出,能不能換出一個「同志加兄弟」實在難說。卡斯特羅不是好說話的人,他號召人民勒緊腰帶,支援世界革命,打敗美帝國主義。他用外援擴充武裝力量,派遣到世界的許多冷戰熱點,如非洲的安哥拉。60和70年代,他支持南美的反政府游擊隊。那位被神化了的游擊戰英雄格瓦拉就是那個時候死在南美的玻利維亞的。卡斯特羅總會搞出點動靜,引起世界的注意,以提升自己的影響力。他野心勃勃,不見得能俯首稱臣甘作「小兄弟」,所以中共擔心,即使給錢也未必能使其招安。當然這只是中國沒有給予古巴援助的原因之一了。

重要的原因是冷戰時期結束,世界範圍內新的政治格局出現了,當年蘇聯提供巨額援助,是為了與美國抗衡,力挺古巴這個反美前線的橋頭堡。時過境遷,中美關係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中共一邊罵著美國,還得一邊討好美國,美國畢竟是當今唯一的超級強國。中共樂意卡斯特羅政權繼續存在,多少對美國有抗衡作用,也好充實社會主義陣營。但是從地緣上看,古巴遠在太平洋的那邊,又近在美國的眼皮底下,鞭長莫及不說,過多的插手古巴,會惹怒美國,自己划不來。大概中共即使有這份野心,也未必有那個賊膽。

地理位置與美國佛羅里達半島僅200公里之遙的古巴要抵擋住美國的強大影響,把持住政權,卡斯特羅自有一套「鐵手腕」,不然胡錦濤怎麼會說向古巴共產黨學習呢?古巴民主人士卡爾松說:「菲德爾‧卡斯特羅保持權力,是通過恐怖,通過使用秘密警察,通過操縱政治勢力,就像斯大林、希特勒所做的那樣。」卡爾松講述的古巴,與現在的中國大陸、北朝鮮及過去的蘇聯、東歐不會是兩樣的,同樣邪惡的共產黨政權下,人民遭受同樣的苦難。

在古巴,我離開渡假村那天,有個插曲印證了上述的說法。我前一天與餐廳服務員道別,送給這個漂亮的古巴姑娘一件中國造的絲綢衫作紀念。次日臨別,她跑過來不住嘴地道謝,還從工作服下面撩起那件絲綢衫讓我們看。她說她從來沒穿過這麼漂亮的衣裳,昨晚,她的姐姐妹妹,好朋友,甚至鄰居,十幾個人都試穿過這件衣服,她們非常羨慕我。我和先生的眼眶都濕了,先生給她拍了兩張照片,然後問可否用電子郵件寄給她。姑娘說,她沒有電腦。向她要通信地址,她琢磨了一會兒,最後把這個飯店的地址給了我們,居然是大堂的服務台收信。我先生先是用英語,後又用西班牙語說明,這是寄給她的私人信函,應該提供她個人的地址。古巴姑娘尷尬地看著我們臉都漲紅了。我一下體諒出她的難言之苦,趕緊勸阻先生,她若與他這位西方人私下來往,會給自己招來大麻煩的。後來照片是寄出去了,但不知道收到沒有。

古巴姑娘的無形恐懼,讓我回想起八十年代在中國我原工作單位裡的一件事。一位來我們社工作的歐洲專家,合同期滿回國前,要處理掉手頭的一些日常用品,都是我們喜愛的洋貨。有一台名牌打字機,再扛回國不值得,他想送給與他一起工作的同事。說真的,我們誰不想要啊?但是沒有一個人敢接,連私下也不敢,恐怕沾上「裡通外國」的嫌疑。如果他要賣掉打字機的話,需要開介紹信,要經好幾級領導的批准。末了,氣得這位專家當著我們眾人的面,用鎯頭噹噹一下子就把那台打字機砸成了一堆廢鐵。

從民主國家出來的人實在理解不了共產黨獨裁統治下人們的行為舉止,因為兩個社會兩重天,被前者視為最基本的小小「人權」,對後者都是不敢越雷池一步的禁區。古巴人、中國人、各個社會主義專制國家裏的人都被獨裁的當權者們嚇怕了。

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共產主義陣營幾乎全軍覆沒。剩下的幾個共產黨政權從中吸取了教訓,鎮壓人民不能手軟,封鎖言論自由要進一步升級,否則血腥暴行如何掩蓋?意識形態上欺騙如何自圓其說?暴力和謊言,這是共產黨看家的「革命兩手」。

今年6月,古巴當局就是因為報復美國提供資訊給古巴民眾而切斷了美國駐哈瓦那外交辦事處的電力供應。古巴的這次反美鬥爭,反倒喚醒了古巴人民的民主自由意識。事隔僅兩個月,古巴市民便紛紛去黑市買衛星接受天線,要收看美國那邊西班牙語電視節目,要瞭解卡斯特羅病情的真實情況,特別是古巴政局的走勢。

據媒體報導,後卡斯特羅時代局勢還不明朗,有人預測,勞爾‧卡斯特羅接權後,會把經濟逐步向國外投資開放,就像中國發生的那樣。當然也有人認為,古巴也可能出現激進的政治動蕩。

無論如何,後卡斯特羅時代的出現是一個轉機,向何處去?走甚麼樣的路?這是古巴人民自己的選擇。但是有一點應當清醒的是,後卡斯特羅時代的古巴千萬別效仿鄧小平的中國模式,那不是一條成功之路。捷克模式,印度模式,俄羅斯模式,越南模式都可以借鑒,唯獨中國模式不可取。只推行經濟改革而無實質性的改變,發展的結果就出現了人們都看到的具有「中國特色」的流氓社會主義:表面繁榮的背後,是貧富懸殊,貧困群體擴大,腐敗猖獗,新的更大的社會不公平出現……但思想更為激進的弟弟勞爾‧卡斯特羅心中所想的是北朝鮮的模式,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古巴將被拖入人間地獄。

按中國人講的天時地利人和,資源富饒的古巴已經佔據了「地利」的優勢,「天時」也顯露徵兆,「人和」就是古巴自己要掌握的脈絡了。像中共那樣為了死保權力,定要走這條邪路到死,害得工人大批失業、農民大量失地、貪污腐化盛行、民不聊生,哪有一點兒「人和」的影子!請古巴人民多聽聽、多看看近鄰美國,別聽卡斯特羅嘴裡被妖魔化的美國如何如何,沒看到卡斯特羅一提到美國就變得神經兮兮的一幅病態模樣嗎?近在咫尺的美國人民在自己的國度裡享受著豐衣足食、民主、自由,這樣的文明社會不是透著「人和」嗎?拋棄共產黨,結束獨裁統治,建立起一個民主制度的新古巴,這是我這個原社會主義中國公民對古巴人民的衷心祝願。

當熱情奔放的古巴人民在自由的藍天下,盡情歡歌起舞的時候,加勒比海上的這顆明珠將會變成人間樂園。@*(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卡斯楚的弟弟勞爾也露面了
外電:古巴的後卡斯特羅時代
卡斯楚露臉 古巴開始解除後備部隊動員
世界女排賽 台北站25日登場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港共暴政下相約 照片中只剩她
【時事軍事】囂張的轟-6 實戰中將淪為笑柄
【有冇搞錯】為香港默哀
【橫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論審查 波蘭也受夠了
一週軍情速遞:台產教練機試飛 美伊衝突不斷
【財商天下】外星經濟產物?比特幣身世之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