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時空之旅(九)傳統油畫技法探究(二)

作者:Arnaud
《雷卡米埃夫人》,雅克-路易·大衛1805年創作,現存於巴黎盧浮宮。(公有領域)
  人氣: 444
【字號】    
   標籤: tags: ,

提白技法是歐洲傳統油畫的慣用手法。這種技法通常從亮部以不透明白色塑造形體。這是源於歐洲傳統坦培拉繪畫間接技法的一種作畫方法。先做一個有色的底層,然後從畫面最亮部提白塑形,以單純素描的方式或參雜一點其它的淺色,組織處理畫面層次關係。在整個多層反覆提白過程中要非常謹慎地保留出透明層形成的暗部或灰暗部,甚至在亮部或精微之處也要保留或顯現透明層。

雖然今天很多人都已忘記如何使用這一技藝了,但是在意大利畫家卡拉瓦喬(西元1571—1610年)之後的很多畫家都愛在幾乎是黑色的深色底子上提白,導致畫家們都不得不被人歸為「暗色畫派大師」。同時,很多材料、顏色上的原因也致使這些作品在歷史上一天比一天更黑,油畫變黑得很厲害。這些都是很可惜的。

但同時藝術史上也不乏一些清新的小畫,暗部輕快而透氣,毫不沉悶。而這一類作品大部分是畫在白底或淺灰色底上的,所以它們雖然經過了一個較久的歷史年代,至今也仍有和諧的光感。

因此如果在中灰或淺灰的底子之上提白,同樣可以使提白技法的優勢得以發揮。同時,大部分作品的基調是中調的,這樣也就不需要花太多的精力去舖大調,只用把一些小的暗黑部分加深,範圍也不大,又不會在將來油層的皂化作用中導致油畫變得過分黑。同時,如果作品在後期要大量使用罩染技法畫深色的話,淺、中灰的底色可以為罩染提供更大的發揮餘地和透明度——這些都是深色底子所難以達到的。

往往油畫作品在色彩上顯得濃一些,這也是油畫的天然特色。但有些人為了使作品達到更大程度的「濁」的感覺,在顏料裡混入石頭和沙子,就太沒有這個必要了。事實上,油畫的表現力相當強,並不是非要千篇一律都是同一種渾厚的效果。比如英國的一些作品,油畫畫面很輕盈,好像他們畫的水彩畫一樣,完全和別的地區的不一樣。也就是說藝術家的思想應該要開闊一些。

《雷卡米埃夫人》為法國畫家路易·大衛作於1800年。這是一幅未完成的油畫作品,底層的技法顯露無遺:鬆動筆觸下透明色層舖出的背景和暗部顏色體現出空氣感和空靈靜謐的古典主義氣氛;厚重的不透明提白技巧讓人物的亮部和身上的白色衣服顯得十分突出,作品雖未完成,但人物已具備了古典舞台劇中的主體效果。此作現藏於盧浮宮。(公有領域)

在繪畫中,無論方法、手段或構思、計劃或具體的實踐行動,都不可以走極端。比如有許多較為複雜的形式或內容可以達到一種繁榮畫面的視覺效果,那麼有些人可能就開始追求那些東西,或許是複雜的技法步驟、材料配方,或許是複雜的構圖組合、裝飾紋樣等等。但是這種捨本逐末的做法並不理想。因為有許多東西不應該人為地去過分追求,而導致破壞自然的協調。事實上材料或技法等許多因素應該按正當的需要而自然使用、發展,而不是人為想要如何就如何的。過分複雜的技法步驟或材料組合會人為地加大創作的難度,使作畫者被技巧牽著鼻子走,而不是正常地運用技藝,到頭來反而容易落得事倍功半。

《雷卡米埃夫人》局部,薄而透明的暗部處理方式是大多數傳統油畫的特點。這樣可以在畫面肌理上與不透明的亮部形成對比,烘托出主體亮部的同時與之形成虛實相生的韻味。(公有領域)

事實上,對於一些具體內容的繪製,如果能夠一兩次之內繪製完成形體的內容就應該果斷完成,而不要拖到後面去。否則在後面的內容繪製中,工作量將會不斷增加,直到延長很多的時間才能完成作品,這種對於時間、精力和作畫狀態的消耗就顯得很沒有必要。@*#

——轉自《正見網》

點閱《藝術的時空之旅》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宋范寬《谿山行旅圖》不僅被譽為中國山水畫裡最高的一座山,外國人想瞭解中國山水畫時,一定不能不提到它。看過這幅畫的人幾乎全是「一見難忘」,許多人好奇,許多人感動……,這幅畫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力量?本文就將試著解讀在這幅「其實很數學」的畫中,到底蘊藏了哪些秘密。
  • 許多優秀的作品往往是高質量的體現。它們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裡面的人物、構圖設計都經過了反覆的推敲,使畫面中的每個個體單位都發揮其意義和作用。假設畫面上存在一個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對畫面沒有很高價值的人或物,那麼作者在調整構圖時一定會將其刪掉。也就是說,畫面上的每個個體都必須起到很大的作用,就像寫詩一樣,沒有一句是廢話。畫面上每一件東西都不能隨便存在,都必須有它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 這是德國畫家阿爾布萊希特·丟勒(Albrecht Durer)於1500年所作的自畫像。嚴謹細膩的多層罩染技法將幾乎所有的細節都刻畫入微,連頭髮都絲縷可數。造成這種真實感的一個重要因素就在於作者對光、影、色以及轉折處細膩的過渡處理。甚至於每一小縷頭髮、鬍鬚都仔細地由高光部分漸漸過渡到平光的亮部,再細膩地過渡到測光的灰調面,逐漸穿過明暗交界限達到反光部分直至投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