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211)

曹雪芹

大觀園的煙水樓閣映襯著紅樓夢。(夢子/大紀元)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一百八回 強歡笑蘅蕪慶生辰 死纏綿瀟湘聞鬼哭(上)
卻說賈政先前曾將房產並大觀園奏請入官,內廷不收,又無人居住,只好封鎖。因園子接連尤氏、惜春住宅,太覺曠闊無人,遂將包勇罰看荒園。此時賈政理家,又奉了賈母之命,將人口漸次減少,諸凡省儉,尚且不能支持。幸喜鳳姐為賈母疼惜,王夫人等雖則不大喜歡,若說治家辦事,尚能出力,所以將內事仍交鳳姐辦理。但近來因被抄以後,諸事運用不來,也是每形拮据。那些房頭上下人等,原是寬裕慣的,如今較之往日十去其七,怎能周到,不免怨言不絕。鳳姐也不敢推辭,扶病承歡賈母。過了些時,賈赦、賈珍各到當差地方,恃有用度,暫且自安,寫書回家,都言安逸,家中不必掛念。於是賈母放心,邢夫人、尤氏也略略寬懷。

一日,史湘雲出嫁回門,來賈母這邊請安。賈母提起她女婿甚好,史湘雲也將那裏過日平安的話說了,請老太太放心。又提起黛玉去世,不免大家淚落。賈母又想起迎春苦楚,越覺悲傷起來。史湘雲勸解一回,又到各家請安問好畢,仍到賈母房中安歇,言及薛家這樣人家,被薛大哥鬧的家破人亡,今年雖是緩決人犯,明年不知可能減等。賈母道:「你還不知道呢,昨兒蟠兒媳婦死的不明白,幾乎又鬧出一場大事來。還幸虧老佛爺有眼,叫她帶來的丫頭自己供出來了,那夏奶奶才沒的鬧了,自家攔住相驗,你姨媽這裏才將皮裹肉的打發出去了。你說說,真真是六親同運。薛家是這樣了,姨太太守著薛蝌過日,為這孩子有良心,他說哥哥在監裏尚未結局,不肯娶親。你邢妹妹在大太太那邊,也就很苦。琴姑娘為她公公死了尚未滿服,梅家尚未娶去。二太太的娘家舅太爺一死,鳳丫頭的哥哥也不成人,那二舅太爺也是個小氣的,又是官項不清,也是打飢荒。甄家自從抄家以後,別無信息。」湘雲道:「三姐姐去了,曾有書字回家麼﹖」

賈母道:「自從嫁了去,二老爺回來說,你三姐姐在海疆甚好。只是沒有書信,我也日夜惦記。為著我們家連連的出些不好事,所以我也顧不來。如今四丫頭也沒有給她提親。環兒呢,誰有功夫提起他來﹖如今我們家的日子比你從前在這裏的時侯更苦些。只可憐你寶姐姐,自過了門,沒過一天安逸日子。你二哥哥還是這樣瘋瘋顛顛,這怎麼處呢﹖」

湘雲道:「我從小兒在這裏長大的,這裏那些人的脾氣,我都知道的。這一回來了,竟都改了樣子了。我打量我隔了好些時沒來,他們生疏我。我細想起來,竟不是的。就是見了,我瞧他們的意思,原要像先前一樣的熱鬧,不知道怎麼,說說就傷心起來了。我所以坐坐就到老太太這裏來了。」賈母道:「如今這樣日子,在我也罷了;你們年輕輕兒的人,還了得!我正要想個法兒,叫他們還熱鬧一天才好,只是打不起這個精神來。」湘雲道:「我想起來了,寶姐姐不是後兒的生日嗎﹖我多住一天,給她拜過壽,大家熱鬧一天。不知老太太怎麼樣﹖」

賈母道:「我真正氣糊塗了。你不提,我竟忘了,後日可不是她的生日﹖我明日拿出錢來,給她辦個生日。她沒有定親的時侯,倒做過好幾次,如今她過了門,倒沒有做。寶玉這孩子,頭裏很伶俐,很淘氣,如今為著家裏的事不好,把這孩子越發弄的話都沒有了。倒是珠兒媳婦還好,她有的時侯是這麼著,沒的時侯她也是這麼著,帶著蘭兒靜靜兒的過日子,倒難為她。」湘雲道:「別人還不離,獨有璉二嫂子,連模樣兒都改了,說話也不伶俐了。明日等我來引逗她們,看她們怎麼樣。但是她們嘴裏不說,心裏要抱怨我,說我有了——」湘雲說到那裏,卻把臉飛紅了。

賈母會意,道:「這怕什麼﹖原來姊妹們都是在一處樂慣了的,說說笑笑,再別留這些心。大凡一個人,有也罷,沒也罷,總要受得富貴,耐得貧賤才好。你寶姐姐生來是個大方的人。頭裏她家這樣好,她也一點兒不驕傲,後來她家壞了事,她也是舒舒坦坦的。如今在我家裏,寶玉待她好,她也是那樣安頓;一時待她不好,不見她有什麼煩惱。我看這孩子倒是個有福氣的。你林姐姐,那是個最小性兒,又多心的,所以到底不長命。鳳丫頭也見過些事,很不該略見些風波就改了樣子。她若這樣沒見識,也就是小器了。後兒寶丫頭的生日,我替另拿出銀子來,熱熱鬧鬧給她做個生日,也叫她喜歡這一天。」湘雲答應道:「老太太說得很是。索性把那些姊妹們都請來了,大家敘一敘。」賈母道:「自然要請的。」一時高興道:「叫鴛鴦拿出一百銀子來,交給外頭,叫她明日起,預備兩天的酒飯。」鴛鴦領命,叫婆子交了出去。一宿無話。

次日,傳話出去,打發人去接迎春;又請了薛姨媽、寶琴,叫帶了香菱來;又請李嬸娘。不多半日,李紋、李綺都來了。寶釵本沒有知道,聽見老太太的丫頭來請,說:「薛姨太太來了,請二奶奶過去呢。」寶釵心裏喜歡,便是隨身衣服過去,要見她母親。只見她妹子寶琴並香菱都在這裏,又見李嬸娘等人也都來了。心想:「那些人必是知道我們家的事情完了,所以來問侯的。」便去問了李嬸娘好,見了賈母,然後與她母親說了幾句話,便與李家姊妹們問好。

湘雲在旁說道:「太太們請都坐下,讓我們姊妹們給姐姐拜壽。」寶釵聽了,倒呆了一呆,回來一想:「可不是明日是我的生日嗎﹖」便說:「妹妹們過來瞧老太太是該的,若說為我的生日,是斷斷不敢的。」正推讓著,寶玉也來請薛姨媽、李嬸娘的安。聽見寶釵自己推讓,他心裏本早打算過寶釵生日,因家中鬧得七顛八倒,也不敢在賈母處提起。今見湘雲等眾人要拜壽,便喜歡道:「明日才是生日,我正要告訴老太太來。」

湘雲笑道:「扯臊!老太太還等你告訴﹖你打量這些人為什麼來,是老太太請的。」寶釵聽了,心下未信。只聽賈母合她母親道:「可憐寶丫頭做了一年新媳婦,家裏接二連三的有事,總沒有給她做過生日。今日我給她做個生日,請姨太太、太太們來,大家說說話兒。」薛姨媽道:「老太太這些時心裏才安,她小人兒家,還沒有孝敬老太太,倒要老太太操心。」湘雲道:「老太太最疼的孫子是二哥哥,難道二嫂子就不疼了麼﹖況且寶姐姐也配老太太給她做生日。」寶釵低頭不語。寶玉心裏想道:「我只說史妹妹出了閣是換了一個人了,我所以不敢親近她,她也不來理我。如今聽她的話,原是和先前一樣的。為什麼我們那個過了門,更覺得靦腆了,話都說不出來了呢﹖」

正想著,小丫頭進來說:「二姑奶奶回來了。」隨後李紈、鳳姐都進來,大家廝見一番。迎春提起她父親出門,說:「本要趕來見見,只是他攔著不許來,說是咱們家正是晦氣時侯,不要沾染在身上。我扭不過,沒有來,直哭了兩三天。」鳳姐道:「今兒為什麼肯放你回來﹖」迎春道:「他又說咱們家二老爺又襲了職,還可以走走,不妨事的,所以才放我來。」說著,又哭起來。

賈母道:「我原為氣得慌,今日接你們來給孫子媳婦過生日,說說笑笑,解個悶兒,你們又提起這些煩事來,又招起我的煩惱來了。」迎春等都不敢作聲了。鳳姐雖勉強說了幾句有興的話,終不似先前爽利,招人發笑。賈母心裏要寶釵喜歡,故意的嘔鳳姐兒說話。鳳姐也知賈母之意,便竭力張羅,說道:「今兒老太太喜歡些了。你看這些人好幾時沒有聚在一處,今兒齊全。」說著,回過頭去,看見婆婆、尤氏不在這裏,又縮住了口。賈母為著「齊全」兩字,也想邢夫人等,叫人請去。邢夫人、尤氏、惜春等聽見老太太叫,不敢不來,心內也十分不願意,想著家業零敗,偏又高興給寶釵做生日,到底老太太偏心,便來了也是無精打彩的。賈母問起岫煙來,邢夫人假說病著不來。賈母會意,知薛姨媽在這裏有些不便,也不提了。

一時,擺下果酒。賈母說:「也不送到外頭,今日只許咱們娘兒們樂一樂。」寶玉雖然娶過親的人,因賈母疼愛,仍在裏頭打混,但不與湘雲、寶琴等同席,便在賈母身旁設著一個坐兒,他代寶釵輪流敬酒。賈母道:「如今且坐下,大家喝酒,到挨晚兒再到各處行禮去。若如今行起來了,大家又鬧規矩,把我的興頭打回去,就沒趣了。」寶釵便依言坐下。賈母又叫人來道:「咱們今兒索性洒脫些,各留一兩個人伺侯。我叫鴛鴦帶了彩雲、鶯兒、襲人、平兒等在後間去,也喝一盅酒。」鴛鴦等說:「我們還沒有給二奶奶磕頭,怎麼就好喝酒去呢﹖」賈母道:「我說了,你們只管去,用的著你們再來。」鴛鴦等去了。

這裏賈母才讓薛姨媽等喝酒,見他們都不是往常的樣子,賈母著急道:「你們到底是怎麼著﹖大家高興些才好。」湘雲道:「我們又吃又喝,還要怎樣!」鳳姐道:「他們小的時侯兒都高興,如今都礙著臉不敢混說,所以老太太瞧著冷淨了。」寶玉輕輕的告訴賈母道:「話是沒有什麼說的,再說就說到不好的上頭來了。不如老太太出個主意,叫她們行個令兒罷。」賈母側著耳朵聽了,笑道:「若是行令,又得叫鴛鴦去。」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賈政見母親如此明斷分晰,俱跪下哭著說:「老太太這麼大年紀,兒孫們沒點孝順,承受老祖宗這樣恩典,叫兒孫們更無地自容了!」
  • 話說賈政進內,見了樞密院各位大人,又見了各位王爺。北靜王道:「今日我們傳你來,有遵旨問你的事。」賈政即忙跪下。眾大人便問道:「你哥哥交通外官,恃強凌弱,縱兒聚賭,強占良民妻女不遂逼死的事,你都知道麼﹖」
  • 且說賈母見祖宗世職革去,現在子孫在監質審,邢夫人、尤氏等日夜啼哭,鳳姐病在垂危,雖有寶玉、寶釵在側,只可解勸,不能分憂,所以日夜不寧,思前想後,眼淚不乾。一日傍晚,叫寶玉回去,自己扎掙坐起,叫鴛鴦等各處佛堂上香,又命自己院內焚起斗香,用拐拄著,出到院中。
  • 話說賈政聞知賈母危急,即忙進去看視。見賈母驚嚇氣逆,王夫人、鴛鴦等喚醒回來,即用疏氣安神的丸藥服了,漸漸的好些,只是傷心落淚。
  • 一進屋門,只見箱開櫃破,物件搶得半空。此時急得兩眼直豎,淌淚發呆。聽見外頭叫,只得出來。見賈政同司員登記物件,一人報說:赤金首飾共一百二十三件,珠寶俱全。
  • 話說賈政正在那裏設宴請酒,忽見賴大急忙走上榮禧堂來,回賈政道:「有錦衣府堂官趙老爺帶領好幾位司官,說來拜望。奴才要取職名來回,趙老爺說:『我們至好,不用的。』一面就下車來,走進來了。請老爺同爺們快接去。」
  • 且說雨村回到家中,歇息了一夜,將道上遇見甄士隱的事告訴了他夫人一遍。他夫人便埋怨他:「為什麼不回去瞧一瞧﹖倘或燒死了,可不是咱們沒良心!」說著,掉下淚來。雨村道:「他是方外的人了,不肯和咱們在一處的。」正說著,外頭傳進話來。
  • 話說賈雨村剛欲過渡,見有人飛奔而來,跑到跟前,口稱:「老爺,方才進的那廟火起了!」雨村回首看時,只見烈炎燒天,飛灰蔽目。雨村心想,「這也奇怪,我才出來走不多遠,這火從何而來﹖莫非士隱遭劫於此﹖」欲待回去,又恐誤了過河;若不回去,心下又不安。
  • 「台北紅樓夢」可望牽出小鐘、林立雯一段情?日前該節目換將,「客家一哥」小鐘入主搭配林若亞、王怡仁和林立雯,工作人員爆出小鐘對林立雯情有獨鍾,不但向製作單位大力推薦,還曾上演接送情,昨天小鐘表示林立雯是他欣賞的型,也暗示不排除展開追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