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電子垃圾城貴嶼的淪落和啟示

人氣 43

【大紀元6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廖珮妮綜合編譯報導)廣東省汕頭市的貴嶼鎮是一個現代淘金城。不過工人們卻不是在溪中淘金,而是在簡陋棚屋中擺放的損毀電腦零件上採掘出像金與銅這樣有價值的金屬。每年,上百萬的廢棄電腦、鍵盤、電視零件和手機從海上走私進中國。許多走私品最後集中到中國南方靠海的貴嶼鎮。貴嶼雖然離繁華的香港不遠,卻因為拆解廢舊電子產品及嚴重的環境汙染問題,被人稱為世界最大的電子垃圾城、購物天堂與垃圾地獄,僅一線之隔,令人不勝唏噓。

貴嶼鎮內80%的人口職業為拆解電子垃圾,鎮內這種獨特的產業,讓街道、河流旁充滿了堆積如山的垃圾,更使得當地的土壤、河川嚴重汙染,經由香港媒體披露後,才逐漸受到聯合國與非政府組織的關切。也因此,貴嶼鎮一切令國際震驚的真實消息才得以浮出檯面:貴嶼鎮上的工人在撿拾電子垃圾時完全不戴口罩。沒有通風設施,也沒有看到政府官員執行中國號稱存在的「安全法」。僅有少數人穿戴薄薄的手套。這些工人看到外人來總是透著驚恐的眼神,因為他們害怕失去這份僅能餬口的工作,更令他們膽戰心驚的是透露口風後隨之而來的暴打。於是,他們選擇緘默,默默做著這份慢性自殺的工作。

電子廢棄物因為組成複雜,要處理幾乎跟製造一樣費工,甚至非常耗費成本。電子廢棄物因為含有重金屬、塑膠…等,零件之多組成之複雜,使得要分離出來必須靠著燃燒、洗滌或是乾烤等高度汙染的方式,過程中若沒有妥善的處理,會對工作者和當地環境造成嚴重的汙染。綠色和平組織的環境研究員透露,許多當地人因為鎔爐中爆出的電腦零件而遭灼傷或燒燙傷。這份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做的工作據估計值十億元(相當於一億三千零九十萬美元),工人們每天只能拿到三美元。中間的餘額全部落入中間商的口袋。而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竟還驕傲的宣稱,三萬人因為這份工作而得以生存。

還不只是貴嶼,日本千葉縣市原市的桂雄一說,他每個月要運十個貨櫃去中國天津。許多中國港口都收納這樣的走私貨櫃。每一個貨櫃客戶端付七十萬日圓,而桂雄一在扣除其他款項後,每貨櫃可以淨賺四十七萬日圓。中國的「紅火」經濟需要大量的鋼、塑膠、紙和其他工業原料。這樣的需求使許多像桂雄一這樣的廢棄物出口中間商得以大賺一筆。

根據聯合國的統計,每年全世界會產生五千萬噸的電子垃圾。而中國消化了約全部的七成二。在處理這些廢棄物的過程中,包括婦女和小孩的工人們暴露在有毒的化學物質中,幾乎沒有業者警告工人們廢棄物的毒性。貴嶼鎮當地十人中有九人有皮膚、神經、呼吸道與消化系統的問題。

當有用的金屬與塑料被撿選出來後,剩下的就被倒在垃圾掩埋場或是河流裡,也有些被直接燒掉。貴嶼鎮有許多交通要道都因為這些電子垃圾阻礙道路而擁塞。鎮上的空氣和水質更是令人詬病,刺鼻味瀰漫整個城鎮,幾乎所有的地下水和地表水都無法飲用,全得靠買才能喝到乾淨的水,賣水也成了當地重要的行業之一。貴嶼地區本來有大量的河道,但是從80年代末開始處理電子垃圾拆解以來,累積將近20年的廢料,河道已成了名符其實的臭水溝。除此之外,郊區荒廢的田地也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垃圾,當地的田也因為汙染太嚴重已不能耕種。

清華大學環境教授聶永豐說,人們期待用最低成本、最簡單的設備和最短的時間獲取利益。人們腦袋裡裝著的就是「利字當頭」。這樣的利益糾葛更造成當地人的矛盾。貴嶼本地人多是經營廢棄物處理的業者,而工人有很多是來自外地。貴嶼鎮上新蓋的樓房多是當地業者,而外地來的工人為生活累倒的時有所聞。再加上宗族派系「搶錢」,貧富不均加上利益爭奪,使得貴嶼當地的武力鬥毆事件不斷。

北京當局大肆炫燿的「強大」經濟力建立的基礎是環境的犧牲與道德的淪落。只是,在這樣人無善念,人人為敵,處處天災人禍憂怨,有錢又能買得到平安和快樂嗎?貴嶼即是借鑑。

資料來源:路透社、朝日新聞、新西蘭先鋒報(New Zealand Herald)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專訪桑普:港人落腳台灣 共享民主價值
【拍案驚奇】北京封9區 學潮蔓延 黨媒喊監督中央
湖北廳官秦軍落馬 曾任武漢副市長襄陽市長
G7峰會 拜登將促盟國對抗中共再教育營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廣州傳下死令 G7歐盟溯源火烤世衛
【專訪】前黨媒高官:良心抗命 流亡30載無悔
【遠見快評】反外國制裁法 北京揮「七傷拳」?
【小宇宙傳説】男孩天堂一遊 帶給您新的思考
【秦鵬直播】《無間道》恐成絕唱 疫苗大戰打響
【財商天下】白鶴灘水電站 抄到世界第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