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殤日回顧:中共獲奧運「造假」金牌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0月2日訊】(大紀元記者華明綜合報導)十月一日是中共給中國帶來國殤的日子。胡錦濤9月29日稱,北京奧運辦得「有特色、高水平」。可在此國殤之日我們回顧一下,從8月8日的開幕式到24日閉幕,這個花費400多億美元歷史上最昂貴的北京奧運卻無不以假字當頭,愚弄和欺騙中外人士,包括假焰火假唱假年齡、假示威區假新聞自由等,造假水平之高可謂空前絕後。外界稱,此屆奧運最大特色為「造假」,中共當之無愧可獲 「造假」金牌。

開幕式造假系列

假腳印:開幕式上29個巨大腳印沿著北京中軸線向鳥巢不斷行進的特效焰火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可事後據《京華時報》引述開幕式視頻效果負責人高曉龍的話說,除「鳥巢」上空是真實的煙花外,其它28處煙花全部是電腦三維立體動畫。有網民稱,造假技術可謂獨步全球,無人能出其右!

假唱假表演:以一曲《歌唱祖國》「驚艷」世界的九歲女孩林妙可榮登美國紐約時報頭版。然而媒體披露,歌唱的是七歲女孩楊沛宜而非林妙可。開幕式音樂總監陳其鋼透露,楊沛宜落選主要因「對外形象」,並有政治局高層現場指示為了「國家利益」。此外代表中國56個民族表演的孩子們其實也都是漢族兒童演員。


林妙可和楊沛宜(網絡截圖)

假鋼琴假歌:許多網友分析,開幕式上朗朗彈的鋼琴是假的,琴蓋都沒開,也沒有麥克風。又據凱迪社區的「音樂之聲」披露,有人懷疑奧運會主題歌《我和你》不是陳其鋼原創,而是受一家瑞士樂隊班得瑞的《天堂之路》啟發,《我和你》開頭第一句與Bandari《The way to heaven》(《天堂之路》)十分相像,還不斷重複這一句,是改編還是抄襲?

有評論家說,北京奧運是最沒有人性的大雜燴。據開幕式舞美設計總監韓立勳透露,「字模演員從下午兩點進入地倉鑽到字模裡,897人足足待上六七個小時,都穿著尿不濕」。白衣女孩們穿著五公分高的高跟鞋,從始至終展示」微笑木偶」,腰掛水壺不能喝,為口渴的運動員準備,「任務是不停地跳熱舞」。

假年齡:一群「娃娃兵」

早在奧運會開幕前幾個月,中國體操女隊年齡造假問題就鬧得沸沸揚揚,美聯社、紐約時報和大紀元時報相繼查證,引述多個中國大陸官方媒體和網站的報導,譬如在中國國家體育總局體操中心的運動員表上,楊伊琳生於1993年8月26日,何可欣生於1994年1月1日。浙江省體育總局青年運動員名單上,江鈺源生於1993年10月1日,因此她們都不滿法定的參賽年齡16歲,但中國當局堅稱他們16歲。

美聯社9月24日報導,目前國際體操協會(FIG)還在調查,並對中國金牌女子體操隊員的年齡調查已擴大到2000年在悉尼獲得銅牌的隊員、楊雲和董芳霄。


2007年11月3日新華網報導示:13歲的武漢選手何可欣。 (網絡截圖)

劉翔退賽造假

8月18日,中國田徑飛人劉翔面對全場愕然的觀眾臨戰而退,教練孫海平說他腳跟受傷已有六七年,可劉翔幾星期前回答新華社記者「我沒傷」。當局事後對他的備戰狀態和傷勢說法也前後矛盾,無法自圓。一些網民稱劉翔場上的痛苦表情太誇張。

據悉,劉翔近年來主要精力都用在拍廣告上,已無實力奪金,甚至名次都成問題;況且劉翔已成為中國體壇吸金第二人,為使各方均沾的巨大商業利益減到最小,因此許多人懷疑,劉翔退賽是中共奧主委、體育總局與劉翔及其教練事先策劃好的一場騙局。


劉翔在退出比賽時刻,表情誇張。(Getty Images)

假觀眾

奧運前夕,當局宣佈奧運門票售罄,可是各個比賽場館觀眾席半數以上為空,比較上一次雅典奧運94%的上座率,北京奧運上座率不到50%。而且最奇怪的是很多觀眾穿著同樣衣服,喊著同樣口號,看來是被組織起來的假啦啦隊、假觀眾。據悉,中共為「安全」寧願席位空缺,甚至不要經濟效益。可謂奧運史上一大奇觀。

又據北京居民披露:媒體報導的所謂「漏夜排隊」 「搶購奧運門票」,不過是當局篩選和安排的人馬, 都是「群眾演員」,而沒有門路的普通民眾都被警方「巧妙地」排除在隊列之外。還有在奧運火炬傳遞過程中也在造假。有網民透露,在四川傳遞火炬時,在成都、在綿陽都有造假,組織觀眾,讓群眾做演員。後來發現,在全國各地的火炬傳遞都有造假。
假「綠色奧運」

奧運前夕,為確保降低空氣污染,北京及附近的污染企業被停產三個月,當局強行規定運輸車不得進入北京,甚至小車也要按奇偶數車牌號輪班上崗;為美化市容,北京首先將街邊掛滿仿冒品牌手提包、盜版DVD和假冒產品的攤點一掃而空。為確保不下雨,北京還發射了一千多發人工消雨火箭彈,製造晴朗無雲但超級悶熱的天氣,開幕式時鳥巢通風不暢,現場竟有500多人中暑送醫。

據英國週日《泰晤士報》披露,奧運期間北京綻放的數百萬鮮花及細心灌溉的綠地,令外國政要讚歎;但只要搭90分鐘火車往南抵達河北保定,就可見到農民在旱地上掙扎求生。了成就奧運,他們的農作物已經枯萎,幾代相傳的祖業化為烏有、債台高築,甚至已有幾名農民在絕望中自殺。
在奧運帆船比賽舉辦地青島,瘋狂生長的綠藻覆蓋了整個海岸線,差點使奧運帆船比賽泡湯,當局出動了船隻4800餘艘次、人員40000餘人次,經過60多個日夜地打撈。顯然這是中國海洋多年來被污染的嚴重後果。

假「盛世」

為營造「盛世」氛圍,中共當局邀請眾多外國政要出席開幕式。他們前往北京卻是中共極力遊說、並不惜以國家利益和主權相交換的結果:簽訂「東海協議」,換取日本首相出席;認可「邊界劃定」,換取俄國總理出席;簽訂大宗採購合同,換取法國總統出席;購進大量次貸債務,換取美國總統出席……

而對於國內的民眾,在奧運之前,幾百萬農民工被趕離北京,北京周圍省市的上萬家工廠被迫停工,致使無數工人農民的生活陷入困境,幾十萬含冤上訴的訪民遭押解譴回原籍。奧運期間,本來是商家掙錢的好時機,可中共限制外來旅遊者,使酒店及旅遊商家沒有生意做,大大虧本。

德國《明鏡》8月12日報導,從北京傳來的畫面中看到天安門廣場空空蕩蕩,不禁讓人想到京奧是否為1936年柏林奧運的翻版。如果適逢奧運這樣的盛事,類似廣場必是群眾聚集狂歡的場地。然而,北京街頭肅靜得出奇,原來中共軍警早把民眾趕到封鎖線之外,並在奧運期間,用軍警、特警、保安和居民委員會等組成偵察隊,以恐怖手段維持秩序。

假「示威區」

中共開放北京三座公園作為「示威區」,但77件申請案全被封殺,示威區形同虛設。據BBC報導,79歲的吳殿元和77歲的王秀英的原住房自2001年被強制拆遷後,就一直不斷上訪,今年8月5日至8月18日期間,先後5次向北京市公安局申請到”集會遊行示威場所”進行遊行示威。結果沒得到任何答覆,卻遭到被判勞教一年的處罰。

實際上,中共當局在設立「示威區」前就已進行了「大過濾」,展開清場,大批異見、維權和宗教人士被監禁、軟禁和監視,讓真正具有示威意願和能力的人士無法出現在「示威區」。


中國警察正在拍攝接受記者採訪的外國示威者(AFP/Getty Images)

假「新聞自由」及「網絡開放」

記者無疆界秘書長羅伯‧梅納8月22日表示:「正如我們擔憂的,北京奧運是促使超過100位記者、博客作者、異議者被抓捕、判刑、審查、監視、騷擾的一段時期。這場壓制將成為北京奧運的其中一個定義性特徵。」

根據網絡審查情況,記者無疆界還表示已證實「約有30個人權網站和中文新聞網站在中國大陸仍然被封鎖,包括外國記者中心(foreign press centres)和被審查的網站iTunes等。」
中國警察正在拍攝接受記者採訪的外國示威者(AFP/Getty Images)

外界評論

儘管北京精心營造「盛世」及「和諧」,但人們並沒被迷惑,觀光客對隨處可見的強權、人工雕塑與威嚇印象深刻。來自美國新澤西州的觀光客普萊斯說:「我不會忘記北京奧運」,他太太瑞貝卡認為:「這是不計代價的成功,是精心安排的」。德國一位海外華人說,他的同事就中國奧運開幕式焰火造假一事總結中國:造假、剽竊、抄襲、控制。

紐約時報8月23日社論批評北京的「不誠實奧運」,應該頒給中國共產黨領導階層「威權式的形象控制」金牌。英國金融時報稱,這強化了北京政府「控制狂」的面貌。德國明鏡報指出,中共刻意包裝的自我形象宣傳,或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專制威權形象。國際先鋒論壇報報導,奧委會2001年在決定奧運主辦國時,以為奧運傳統的內在力量能給中國帶來改變,如同1988年南韓邁向民主一樣。可事與願違。

作家劉曉波先生在其《開幕式:獨裁美學的精華版》一文中表示:張藝謀和央視主持人周濤說開幕式只有「浪漫」。而世界上有無數種「媚俗」,最噁心的「媚俗」當然是「媚權」。雜文家朱健國先生撰文《胡錦濤應就京奧假唱道歉天下》:「我宣佈,第29屆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多次製造假象,讓全世界的人民看到中國是一個謊言大國,愧對奧林匹克精神……(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10-02 2: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