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從仿冒到下毒

人氣 1

【大紀元11月12日訊】(希望之聲《時事經緯》節目)洪薇:據媒體報導本週四(11月6日)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扣押了俄亥俄州辛辛那提一家藥廠的11批血液稀釋劑肝素,這些使用中國進口的原料製造的產品被發現受到過硫酸化硫酸軟骨素的污染,導致病人過敏和死亡。而今年稍早因來自中國的毒原料造成肝素污染使得全球性大批肝素被回收。三聚氰胺在食品中氾濫、污染全球的事件還沒過去,廣泛用於醫療中的肝素被污染的問題再次浮現出來。中國製的有毒的食品、藥品一再出現的根源是什麼,我們今天的節目就來探討這個話題。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橫河先生,今年四、五月間發現的被污染的肝素說是因為一些中國的小型的沒有許可證的作坊生產的肝素缺乏有效的管理導致藥品被污染。最近又說是因為添加了過硫酸化硫酸軟骨素造成的污染,那實際情況是怎樣的?

橫河:這個嚴格的說應該不能算是污染,因為發現的這個東西叫作「過硫酸化硫酸軟骨素」,這比較繞口,中國大陸把它直接叫作「多硫酸軟骨素」。這個東西它不是在生產過程當中的污染,因為這個多硫酸軟骨素不是一個天然產物,所以他只能是有意添加進去的,就說它是一個合成的產物,有意添加進去的。它是和牛奶當中的三聚氰胺是同一個類型,就說這個東西在生產過程當中本身是沒有的,而且這個東西也不是說在自然界廣泛存在的,所以要是在產品當中有呢,就是人為添加進去的。

洪薇:為什麼要添加這個呢?

橫河:他可能是想作為肝素的替代品。肝素是一種抗凝劑,大家都知道那抗凝劑有多種類型,其中肝素是效果最好的,因為肝素是從動物身體的某個部分提煉出來的,是天然的生物的抗凝劑,其它的都是化學抗凝劑。肝素它本身就有一個多醣體,這個多醣體上面的硫酸化認為是肝素抗凝的一個關鍵因素。很可能是有人在尋找肝素的替代品,讓它能夠有同樣的抗凝效果但是卻能很便宜,這個過硫酸化可能是想起這麼一個作用。這種物質放進去就是人為添加的,所以我們嚴格的說不能把它叫做污染。

洪薇:那麼您剛才說這個肝素他是天然提煉的是這種動物的內臟提煉出來的東西,可是這個添加劑多硫酸軟骨素它對人體有沒有危害呢?

橫河:做肝素替代品的話它影響的一定就是人。肝素是直接注射到人身上去的,這個廣泛程度有多大呢?就是一般在醫院裡面打點滴都可能裡面加少量的肝素,這樣就保證針頭不會被血液凝住。大家知道血管裡面的血液它是不會凝的,但是一旦暴露在空氣當中或者是一旦有其他的外界的東西在管子裡面,比如說一個針頭進管子了那馬上就會啟動體內的凝血機制,輸液管很快就會堵住、就被血凝塊給堵住了,所以在輸液的時候會加一點點,只要是輸液就有可能在裡面加肝素,影響就有這麼大。

洪薇:它的用處非常廣泛了?

橫河:非常廣泛。肝素鋰它主要是用於醫療儀器。而它(多硫酸軟骨素)的危害確實現在是不知道,對人體的危害遠遠沒有研究清楚。因為它和三聚氰胺一樣,運用到人體對醫學來說是一個完全的新問題,這在以前從來沒有發現過的,所以現在科學裡查文獻還真查不到。

洪薇:那就是這種多硫酸軟骨素它是想要成為肝素的替代品,那最早是什麼時候開始發現這種東西?

橫河:這個東西,科學界第一次認識到這個多硫酸軟骨素是2008年3月18號。

洪薇:就是今年初?

橫河:對,就是今年的3月18號,從中國進口的肝素當中發現的。這不是一個天然的產品,嚴格的說是一個人工半合成的產品。硫酸軟骨素是一個天然的產品,是在動物的軟骨裡提出來的,但是把它過硫酸化是一個實驗室的過程,人們對它是沒有認識的。

在這個3月18號以後,3月19號FDA,就是美國的食品藥物管理局,通知了中國。中國用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所提供的方法進行檢驗。檢驗的這家工廠其實不是一個普通的工廠,是常州的一個製藥廠,這個製藥廠是得到批准為美國的Baxter,美國一家大的製藥公司生產產品的。如果他按照製藥公司的程序來生產這個產品的話,應該是不會有這個東西的。

到3月19號以後才有人開始對這方面的研究。有一篇研究文章是發表在美國很著名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美國有幾大類研究雜誌,這「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在臨床醫學雜誌上面是第一流的,發表在這上面。 多硫酸軟骨素嚴格的說是一種高科技的產品,但是顯然它有非常嚴重的副作用,這個是沒有經過臨床測定的,因為這個產品加在肝素裡面去,就是違反規定。但是這個沒有經過動物實驗、沒有經過臨床實驗,直接用到人體身上去了。所以當他們出現有很多人死亡的時候,這次己經造成很多人死亡。我看了一下,當時報導有80多人死亡。

所以他副作用是非常大的。你說多硫酸軟骨素是幹什麼用的,因為他在以前沒有做過,只能說是非法生產的產品企圖用來降低肝素的生產成本來替代肝素,但是卻沒有經過動物和臨床實驗的這麼一個東西。

洪薇:記得在去年美國的寵物食品中發現了三聚氰胺的時候,也在科學界造成了很大的困擾,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怎麼會跑到飼料裡去了,那最近有媒體報導說三聚氰胺是中科院發明出來的,是不是這個過硫酸、化硫酸軟骨素也是有類似的來源?但是為什麼要發明這樣對人類沒有任何好處的東西出來呢?

橫河:這就是一個最奇怪的問題的了。對於美國科學界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首先你要想到,可能是什麼造成污染,然後你去找,但是呢卻找不到,這就很困惑了。這一類東西,我認為是科技發展到一定程度以後,具有很強烈偏向的不正常的應用。這兩種東西我們來分析一下它都很類似,第一個呢它沒有一個自然的污染源,必須是人工加入的;第二個是它加入進去以後沒有替代產品的功能,只有壞的作用。三聚氰胺加進去不能起蛋白質的作用,不能起到為人體提高蛋白質作用;多硫酸軟骨素加進去以後它不能夠起到抗凝的作用,只能起到造成人體過敏或者其它作用,造成死亡,它只有壞作用。唯一它設計出來、製造出來是起什麼作用呢,就是騙人,騙人想幹什麼呢?是想賺錢,但是賺錢的同時它也害人,這是一個很大的特徵。

洪薇:既然它不能起到肝素的替代品的作用,為什麼還能夠騙的了人呢?

橫河:他是想用它來起抗凝作用,因為我們知道在尋找抗凝的替代品過程當中,很多人是想到可能肝素的抗凝是跟它的多醣硫酸化有關,所以他們就找其它的多醣來進行硫酸化處理。這真的是一個非常高的高科技,就是說在一般的單位、一般的部門是想不出這個主意出來的,一定是要專門研究這個東西的領域的人才能夠想出這樣 的東西,然後才能想出用這種方法來試驗,但是問題是他這個實驗沒有經過任何檢測。這種就是想賺錢賺到喪失理智的程度了。

洪薇:就是說他的科技研究的成果並沒有得肯定的時候就已經拿出來用了。

橫河:甚至我都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科技成果,因為科技成果一般來說是先做實驗,然後拿出來發表文章,在科研的文章達到一定程度以後,這些都是在動物實驗上面的,然後才會把它拿去進行臨床實驗,美國發現中國出口的肝素裡面含有多硫酸軟骨素以前並沒有發現任何科研文章,所以這嚴格地說還不是一個科研的成果,而是一些搞科技研究的人想出來的一個主意,僅僅是一個主意,就把它立刻拿去用了。

洪薇:我們知道最近在中國流行「山寨機」,是一種大屏幕、多功能的手機,它實際上是仿造名牌的,據說從測試到批量生產只要45天的時間,而中國的假名牌、假商品比比皆是,從服裝、電器到電腦產品等等,幾乎涉及到方方面面,假肝素和三聚氰胺的出現是不是基於同樣的模仿的理由,而僅僅是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呢?

橫河:從表面上看,假肝素、三聚氰胺都屬於假冒偽劣產品,但是它和你剛才提到的山寨機這一類的仿造產品其實差別是有很大的。我們先看一下假名牌產品,我可以舉幾個很有名的例子,第一個例子就是思科的路由器,思科大家知道是生產路由器的,路由器是網絡當中一個很重要的部分,當他們早期向中國大陸賣路由器以後,國防科工委有一個華為公司就開始仿造思科的路由器,這個故事我是聽伊森.葛特曼講的。思科賣了一陣子以後就發現中國大陸到處都是它的路由器,但是它卻沒有賣那麼多,它找到了一些對照以後才發現這是華為公司仿造的,但它這個仿造並不以華為公司的名義,它仿造的是一模一樣的思科的產品,包括思科路由器上面的序列號都仿造上去了,序列號打的銘牌都是仿造得一模一樣的。這個仿造以後就使得思科的銷路就沒有了,這才是讓思科找到中國政府說我們最大的本事並不在於賣路由器,而是專門為你們量體裁衣地設計系統解決方案。

當時正好是中國大陸互聯網剛剛要進入高速發展的時候,中國政府正在愁沒有辦法來控制互聯網,所以就提出要讓思科給它們設計金盾工程,這就是思科怎麼捲入中國大陸的金盾工程的設計,一開始是由於路由器的仿冒而產生這樣的主意。

第二個例子是瑞士軍刀,大家知道,瑞士最出名的產品之一是多功能的軍刀,這個多功能軍刀生產到一定程度以後,大家知道最近這幾年很多名牌產品都到中國大陸去生產了,因為成本低,瑞士軍刀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去年瑞士軍刀有兩個很著名的生產廠家,發現它們可能也抵抗不住把生產線移到瑞士國家之外去,當時他們考慮有幾個備選,其中有一個備選就是到中國大陸生產,而且這個理由非常奇怪,理由是他們已經仿冒我們的產品很多年了,確認他們有生產能力,也就是它仿冒的產品已經很有名了。

再一個就是你剛才提到的山寨機,山寨機實際上是一個系列,很多產品,他們現在就是用這種方式,一旦有一個新的名牌產品出來以後,他們馬上就拿去解剖,把它打開來,打開來以後去測試,說是8天之內就能畫出一個新產品的線路圖和設計圖來,然後2-3個星期樣機就可以出來,45天就批量生產。

這造成一個很大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大家知道,每個手機裡面都有一個獨特的號碼,這個號碼就是手機公司和你之間...,因為手機公司給你的是一個你的手機號,但實際上手機裡面有一個它的機器號,這個機器號是手機公司來確認的,一旦你的手機被偷掉以後,你去通知手機公司,手機公司去中斷這個手機的服務,中斷的並不是他給你的這個號碼而是手機裡的機器號。後來就出了一個問題,這仿冒的山寨機,它沒有這個號,因為你要申請這個號的話你就得付錢。所以他們生產出來都是一模一樣的號。

最近在巴基斯坦就出了這個事情,巴基斯坦有一個人手機偷掉了,他就通知他的手機公司,說我的手機偷掉了你要把這個手機中斷掉,手機中斷掉以後,幾百個客戶去向自己的手機公司去抱怨說他的手機不靈了,怎麼回事呢?這幾百個都 是同樣的號,就是買的中國大陸出口的手機,那些手機都不是正牌的手機,因為它是仿冒產品,所以他用的都是偷來的號,那個號碼一中斷以後,幾百個手機同時停止工作,就造成這麼一個後果。

那麼你可以看到這些有名的例子裡,他都是低成本的,因為他沒有研製經費,是別人研製好了以後他拿來仿造的,所以他沒有研製經費。大部分的功能都是好的,有的甚至可以達到正牌產品的水平,就像是瑞士軍刀,他完全達到正牌瑞士軍刀產品的水平,所以瑞士軍刀生產的廠家才會考慮到讓這些長期仿冒他們產品的公司來生產他們的正牌產品。

洪薇:所以這基本上都是以假亂真的,是可以起到正牌的產品可以起到的作用是吧?

橫河:對,他能起到正牌產品的作用,有一些,不一定都是,你像華為公司的路由器他也能夠起到思科路由器的作用,所以這些是仿冒比較好的。

那麼我們後來談到這些有毒的產品,我們把它叫作有毒產品,也舉幾個例子,我把它集中在食品上面。一個是蘇丹紅,大家知道在雞蛋裡加蘇丹紅,那麼這個蘇丹紅它本身對於雞蛋的功能它沒有任何改變,它改變的是雞蛋的顏色,蛋黃的顏色,讓人看上去覺得特別好看,但是它本身是有毒的;三聚氰胺加進去它提高了氮測定的含量,但是對蛋白質含量沒有任何幫助;那假肝素加進去以後,好像可以起到抗凝作用,但事實上它起到更大的作用是造成人的過敏、死亡。

它有技術開發的成分。前面我們提到的它沒有很多技術開發的成分。以前我聽這個伊森.葛特曼,就寫《失去新中國》的作者,他說中國的工程的技術,叫作 REVERSE ENGINEER,就是反向的工程,就是把人家產品拿過來反過去解剖然後找出怎麼仿造。這個有毒的產品不一樣,它完完全全是新技術開發,甚至是有獨創性的開發,就像三聚氰胺用在奶製品裡面和多硫酸軟骨素用到肝素裡面,這個是世界上沒有人這樣做的,完完全全是那種獨創性的開發,所以他有技術開發的成分在裡面,當它批量生產以後它的成本會很快降下來。它的一個很大的特徵是很少或者是幾乎沒有正品的功能,是對消費者有害的,所以這兩者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洪薇:那既然這樣的產品研製出來就是害人的,為什麼還要花人力、物力去做這樣的事情,那一旦被發現不是前功盡棄嗎?

橫河:這就是這麼一個問題了,就是為什麼會有人花這麼大的力氣去研製這種害人的產品,因為前面一種產品,他的逆向工程,這種就在各國的發展階段其實都是有過的,在台灣、在香港、在南韓都曾經有過仿製名牌產品的階段,那麼這個就是想賺錢。後一種就很少見了,就是這種有毒產品的研製,這就很少見了。他必須要有一定的前提,第一個是賺錢真正到了不擇手段的程度,這種不擇手段就是一切手段都不擇了,你前面這種仿造的話他至少還有一個仿造出來你能用,現在這個是他開發出來的產品你不能用而且還有害。第二個就是短期效應,他就是一錘子買賣,你買過了,你一旦把他揭發出來了,他就關門大吉。就像去年的寵物飼料裡面含三聚氰胺,一找到中國大陸說是追查到徐州那家公司,追查到這家公司,好,中國政府說這家公司沒有了,他把這家公司關閉以後用推土機把整個廠房那一片推平掉,然後你們來調查,沒有,這個廠都沒有。

再一個最重要的就是沒有道德底線,徹底的喪失了人的道德底線,這個害人真是,它把人的生命,而且在中國大陸三聚氰胺奶粉害的是兒童、害的是嬰幼兒,這種事情誰能做出來,在歷史上,在各個國家都沒有過的事情,這是中共統治的特色。

洪薇:的確是這樣。那這樣的行為在中國為什麼得不到遏制,為什麼還會不斷的氾濫呢?

橫河:我認為這是由於當局的支持所造成的。

洪薇:當局的支持。

橫河:對,當局的支持。在這個方面有幾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摧毀人的道德的層次,首先是它全面的迫害宗教信仰。特別是9年前開始對法輪功信仰的迫害,強制的推行和鼓勵一切向錢看,在整個社會造成了一種壞人當道的社會環境。就是好人如果受了委屈,好人如果是做了好事受了冤屈的話,他找不到社會公正,不允許他找社會公正。

我們記得去年就有一個這麼一個案例,就是有人學雷鋒把一個摔倒的老太太扶 起來了,扶起來以後這老太太的家人就反咬一口說是他把她摔倒了,就判他賠償。在法庭裡審查的時候,法官判他有罪要罰款,理由就非常荒唐了,法官說現在的人如果你沒有把他撞倒了,你怎麼會把他扶起來,一定是你把他撞倒了,就以這個理由來懲罰他。這是當局製造出來的一種不許做好人的社會環境。這是第一個層次的。

洪薇:已經不相信還有好人了。

橫河:不僅是你不能做好人而且你做好人還會被懲罰,就像把法輪功學抓起來以後,這些警察說的是什麼:殺人放火都可以,就是不能做好人。這就是中共刻意製造出來的社會環境,這是第一個層次的。

第二個層次就是如果有人來揭露和曝光這些罪行的話,要進行打擊報復。而政府和媒體想盡一些辦法來保護罪犯來封鎖信息,來阻止受害者通過法律尋求公道。我們知道在中國大陸現在三聚氰胺的受害者們想通過法律途徑尋求公道,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聽說有立案的,而且還不准律師去幫助這些受害者,這是一種政府行為。就是通過政府壓制來不許別人尋求公道,來保護這些罪犯,這是第二個層次。

第三個層次是通過煽動民族主義來轉移大眾視線,這個在美國出現寵物食品中毒事件當中是體現最清楚的。大家知道寵物食品出了事以後,在2007年7月份開了一個全國質量工作會議,在這個質量工作會議上面,就是這一次辭職的國家質檢總局的局長李長江有一個講話,這個講話就叫做「全面加強產品質量安全監管,堅決維護人民利益和國家形象」。這裡面有一段就說產品質量安全監管面臨險峻形勢,裡面談到的第一條就是國外媒體蓄意炒作,製造中國商品威脅論。這裡面講了五點,全都是把責任推到外國勢力的影響。

這五點是哪五點呢?比如說由點到面不斷擴大炒作聲勢和影響。第二點是把個別產品的問題上升為對中國製造的普遍懷疑。第三點是從產品質量安全問題質疑對華貿易政策。第四是惡意炒作具有明顯的政治意圖。他把他拉到政治意圖的高度 來。他沒有辦法來否定三聚氰胺的寵物事件,三聚氰胺是來自中國大陸,他沒有辦法否定這點,轉過來就把他說成是外國勢力對中國的惡意攻擊。

由於這樣子一轉移視線以後,就激起了國內有一些輿論界或者是有一些人就真的把這個事情轉移到國外的勢力去了。最終導致了三聚氰胺的寵物飼料事件沒有進行真正的查處,結果就漫延擴大到了兒童的食品。最終害了誰呢?首先受損害的是中國的廣大消費者,因為國際上的監控畢竟要嚴格的多、要廣泛的多。

所以首先受損害的是中國的廣大消費者了,他們還沒有辦法去訴訟,還沒有辦法。所以去年7月開的全國質量工作會議,會議上這個質檢局局長一股腦兒把責任推到了境外媒體惡意的炒作上,就沒有真正的去監管和追查三聚氰胺究竟有多嚴重。事實上大家已經知道三聚氰胺在飼料裡面己經有5年至少有5年的歷史,他們沒有去查,推到了國外去了,結果就造成今年幾百萬嬰幼兒受害,同時這個危害也通過中國食品的出口走向世界,現在世界上已經出名了,全世界都害怕中國輸出的食品,怎麼來的?就是中共一手造成的,沒有其他任何別的原因。

洪薇:那不管中共官方在這個問題上是如何推卸責任,如何宣傳的,那現在不管是假肝素還是三聚氰胺在國際上造成的影響和危害已經是廣泛被知道了,那您認為國際上對這個問題的重視程度是不是足夠呢?是不是有有效的方法在全世界的範圍內遏制呢?

橫河:現在這個方面是比較困難的,因為中國出口的有毒的食品它還不僅是在食品業,很多是在原料業,就是食品的加工業和原料業。在美國現在他能查到的比如說直接從中國出來的「大白兔奶糖」,就是終末產品,他是可以很快的制止住,或者是想辦法能夠制止住,特別是在奶製品。但是他沒有辦法制止住的就是美國這些食品的製造商用中國的原料,特別是中國的食品添加劑所生產出來的東西。

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也承認,他們到現在為止只能檢查中國來的食品的1%左右,其他的沒有辦法查。再加上有很多東西是不停的加進去的,就是說原來的食品沒有。美國現在可以把三聚氰胺列進去,也許可以把多硫酸軟骨素列進去,但是還有很多你沒有列進去,這個代價就很大了,就要通過很多人的死亡或很多疾病的產生來發現新的有毒的食品或者有毒的藥品,然後才能夠解決問題。

有些國家就比較乾脆了,比如說東南亞一些國家和俄國,他直接就是中國來的食品全部下架,這個是做的比較徹底的,這種行為對中國的食品工業的打擊會更大。所以我覺得最終受損害的除了各國的消費者以外,要能夠讓各國的消費者都受損害了,可想而知中國的消費者已經受損到什麼程度了。

洪薇:所以最大的受害者還是中國的民眾。

橫河:對,中國的消費者,然後中國的生產廠家、生產者。不管這個生產者有沒有參與造假,但是由於到處都是毒了,所以他的產品也確實很難沒有毒了,這樣最終受損的還是中國的民眾。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時事經緯》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橫河︰紐約州議員楊愛倫落選的思考
橫河:毒奶粉事件向誰問責
從奶粉事件看中共機構的高效率和低效率
橫河:神七和造假文化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疫苗vs自然免疫力的謎團
【未解之謎】宇宙是意識的產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