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从仿冒到下毒

人气 1

【大纪元11月12日讯】(希望之声《时事经纬》节目)洪薇:据媒体报导本周四(11月6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扣押了俄亥俄州辛辛那提一家药厂的11批血液稀释剂肝素,这些使用中国进口的原料制造的产品被发现受到过硫酸化硫酸软骨素的污染,导致病人过敏和死亡。而今年稍早因来自中国的毒原料造成肝素污染使得全球性大批肝素被回收。三聚氰胺在食品中泛滥、污染全球的事件还没过去,广泛用于医疗中的肝素被污染的问题再次浮现出来。中国制的有毒的食品、药品一再出现的根源是什么,我们今天的节目就来探讨这个话题。

在线收听
下载收听

横河先生,今年四、五月间发现的被污染的肝素说是因为一些中国的小型的没有许可证的作坊生产的肝素缺乏有效的管理导致药品被污染。最近又说是因为添加了过硫酸化硫酸软骨素造成的污染,那实际情况是怎样的?

横河:这个严格的说应该不能算是污染,因为发现的这个东西叫作“过硫酸化硫酸软骨素”,这比较绕口,中国大陆把它直接叫作“多硫酸软骨素”。这个东西它不是在生产过程当中的污染,因为这个多硫酸软骨素不是一个天然产物,所以他只能是有意添加进去的,就说它是一个合成的产物,有意添加进去的。它是和牛奶当中的三聚氰胺是同一个类型,就说这个东西在生产过程当中本身是没有的,而且这个东西也不是说在自然界广泛存在的,所以要是在产品当中有呢,就是人为添加进去的。

洪薇:为什么要添加这个呢?

横河:他可能是想作为肝素的替代品。肝素是一种抗凝剂,大家都知道那抗凝剂有多种类型,其中肝素是效果最好的,因为肝素是从动物身体的某个部分提炼出来的,是天然的生物的抗凝剂,其它的都是化学抗凝剂。肝素它本身就有一个多糖体,这个多糖体上面的硫酸化认为是肝素抗凝的一个关键因素。很可能是有人在寻找肝素的替代品,让它能够有同样的抗凝效果但是却能很便宜,这个过硫酸化可能是想起这么一个作用。这种物质放进去就是人为添加的,所以我们严格的说不能把它叫做污染。

洪薇:那么您刚才说这个肝素他是天然提炼的是这种动物的内脏提炼出来的东西,可是这个添加剂多硫酸软骨素它对人体有没有危害呢?

横河:做肝素替代品的话它影响的一定就是人。肝素是直接注射到人身上去的,这个广泛程度有多大呢?就是一般在医院里面打点滴都可能里面加少量的肝素,这样就保证针头不会被血液凝住。大家知道血管里面的血液它是不会凝的,但是一旦暴露在空气当中或者是一旦有其他的外界的东西在管子里面,比如说一个针头进管子了那马上就会启动体内的凝血机制,输液管很快就会堵住、就被血凝块给堵住了,所以在输液的时候会加一点点,只要是输液就有可能在里面加肝素,影响就有这么大。

洪薇:它的用处非常广泛了?

横河:非常广泛。肝素锂它主要是用于医疗仪器。而它(多硫酸软骨素)的危害确实现在是不知道,对人体的危害远远没有研究清楚。因为它和三聚氰胺一样,运用到人体对医学来说是一个完全的新问题,这在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的,所以现在科学里查文献还真查不到。

洪薇:那就是这种多硫酸软骨素它是想要成为肝素的替代品,那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这种东西?

横河:这个东西,科学界第一次认识到这个多硫酸软骨素是2008年3月18号。

洪薇:就是今年初?

横河:对,就是今年的3月18号,从中国进口的肝素当中发现的。这不是一个天然的产品,严格的说是一个人工半合成的产品。硫酸软骨素是一个天然的产品,是在动物的软骨里提出来的,但是把它过硫酸化是一个实验室的过程,人们对它是没有认识的。

在这个3月18号以后,3月19号FDA,就是美国的食品药物管理局,通知了中国。中国用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所提供的方法进行检验。检验的这家工厂其实不是一个普通的工厂,是常州的一个制药厂,这个制药厂是得到批准为美国的Baxter,美国一家大的制药公司生产产品的。如果他按照制药公司的程序来生产这个产品的话,应该是不会有这个东西的。

到3月19号以后才有人开始对这方面的研究。有一篇研究文章是发表在美国很著名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美国有几大类研究杂志,这“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临床医学杂志上面是第一流的,发表在这上面。 多硫酸软骨素严格的说是一种高科技的产品,但是显然它有非常严重的副作用,这个是没有经过临床测定的,因为这个产品加在肝素里面去,就是违反规定。但是这个没有经过动物实验、没有经过临床实验,直接用到人体身上去了。所以当他们出现有很多人死亡的时候,这次己经造成很多人死亡。我看了一下,当时报导有80多人死亡。

所以他副作用是非常大的。你说多硫酸软骨素是干什么用的,因为他在以前没有做过,只能说是非法生产的产品企图用来降低肝素的生产成本来替代肝素,但是却没有经过动物和临床实验的这么一个东西。

洪薇:记得在去年美国的宠物食品中发现了三聚氰胺的时候,也在科学界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跑到饲料里去了,那最近有媒体报导说三聚氰胺是中科院发明出来的,是不是这个过硫酸、化硫酸软骨素也是有类似的来源?但是为什么要发明这样对人类没有任何好处的东西出来呢?

横河:这就是一个最奇怪的问题的了。对于美国科学界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首先你要想到,可能是什么造成污染,然后你去找,但是呢却找不到,这就很困惑了。这一类东西,我认为是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具有很强烈偏向的不正常的应用。这两种东西我们来分析一下它都很类似,第一个呢它没有一个自然的污染源,必须是人工加入的;第二个是它加入进去以后没有替代产品的功能,只有坏的作用。三聚氰胺加进去不能起蛋白质的作用,不能起到为人体提高蛋白质作用;多硫酸软骨素加进去以后它不能够起到抗凝的作用,只能起到造成人体过敏或者其它作用,造成死亡,它只有坏作用。唯一它设计出来、制造出来是起什么作用呢,就是骗人,骗人想干什么呢?是想赚钱,但是赚钱的同时它也害人,这是一个很大的特征。

洪薇:既然它不能起到肝素的替代品的作用,为什么还能够骗的了人呢?

横河:他是想用它来起抗凝作用,因为我们知道在寻找抗凝的替代品过程当中,很多人是想到可能肝素的抗凝是跟它的多糖硫酸化有关,所以他们就找其它的多糖来进行硫酸化处理。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高的高科技,就是说在一般的单位、一般的部门是想不出这个主意出来的,一定是要专门研究这个东西的领域的人才能够想出这样 的东西,然后才能想出用这种方法来试验,但是问题是他这个实验没有经过任何检测。这种就是想赚钱赚到丧失理智的程度了。

洪薇:就是说他的科技研究的成果并没有得肯定的时候就已经拿出来用了。

横河:甚至我都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科技成果,因为科技成果一般来说是先做实验,然后拿出来发表文章,在科研的文章达到一定程度以后,这些都是在动物实验上面的,然后才会把它拿去进行临床实验,美国发现中国出口的肝素里面含有多硫酸软骨素以前并没有发现任何科研文章,所以这严格地说还不是一个科研的成果,而是一些搞科技研究的人想出来的一个主意,仅仅是一个主意,就把它立刻拿去用了。

洪薇:我们知道最近在中国流行“山寨机”,是一种大屏幕、多功能的手机,它实际上是仿造名牌的,据说从测试到批量生产只要45天的时间,而中国的假名牌、假商品比比皆是,从服装、电器到电脑产品等等,几乎涉及到方方面面,假肝素和三聚氰胺的出现是不是基于同样的模仿的理由,而仅仅是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呢?

横河:从表面上看,假肝素、三聚氰胺都属于假冒伪劣产品,但是它和你刚才提到的山寨机这一类的仿造产品其实差别是有很大的。我们先看一下假名牌产品,我可以举几个很有名的例子,第一个例子就是思科的路由器,思科大家知道是生产路由器的,路由器是网络当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当他们早期向中国大陆卖路由器以后,国防科工委有一个华为公司就开始仿造思科的路由器,这个故事我是听伊森.葛特曼讲的。思科卖了一阵子以后就发现中国大陆到处都是它的路由器,但是它却没有卖那么多,它找到了一些对照以后才发现这是华为公司仿造的,但它这个仿造并不以华为公司的名义,它仿造的是一模一样的思科的产品,包括思科路由器上面的序列号都仿造上去了,序列号打的铭牌都是仿造得一模一样的。这个仿造以后就使得思科的销路就没有了,这才是让思科找到中国政府说我们最大的本事并不在于卖路由器,而是专门为你们量体裁衣地设计系统解决方案。

当时正好是中国大陆互联网刚刚要进入高速发展的时候,中国政府正在愁没有办法来控制互联网,所以就提出要让思科给它们设计金盾工程,这就是思科怎么卷入中国大陆的金盾工程的设计,一开始是由于路由器的仿冒而产生这样的主意。

第二个例子是瑞士军刀,大家知道,瑞士最出名的产品之一是多功能的军刀,这个多功能军刀生产到一定程度以后,大家知道最近这几年很多名牌产品都到中国大陆去生产了,因为成本低,瑞士军刀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去年瑞士军刀有两个很著名的生产厂家,发现它们可能也抵抗不住把生产线移到瑞士国家之外去,当时他们考虑有几个备选,其中有一个备选就是到中国大陆生产,而且这个理由非常奇怪,理由是他们已经仿冒我们的产品很多年了,确认他们有生产能力,也就是它仿冒的产品已经很有名了。

再一个就是你刚才提到的山寨机,山寨机实际上是一个系列,很多产品,他们现在就是用这种方式,一旦有一个新的名牌产品出来以后,他们马上就拿去解剖,把它打开来,打开来以后去测试,说是8天之内就能画出一个新产品的线路图和设计图来,然后2-3个星期样机就可以出来,45天就批量生产。

这造成一个很大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大家知道,每个手机里面都有一个独特的号码,这个号码就是手机公司和你之间...,因为手机公司给你的是一个你的手机号,但实际上手机里面有一个它的机器号,这个机器号是手机公司来确认的,一旦你的手机被偷掉以后,你去通知手机公司,手机公司去中断这个手机的服务,中断的并不是他给你的这个号码而是手机里的机器号。后来就出了一个问题,这仿冒的山寨机,它没有这个号,因为你要申请这个号的话你就得付钱。所以他们生产出来都是一模一样的号。

最近在巴基斯坦就出了这个事情,巴基斯坦有一个人手机偷掉了,他就通知他的手机公司,说我的手机偷掉了你要把这个手机中断掉,手机中断掉以后,几百个客户去向自己的手机公司去抱怨说他的手机不灵了,怎么回事呢?这几百个都 是同样的号,就是买的中国大陆出口的手机,那些手机都不是正牌的手机,因为它是仿冒产品,所以他用的都是偷来的号,那个号码一中断以后,几百个手机同时停止工作,就造成这么一个后果。

那么你可以看到这些有名的例子里,他都是低成本的,因为他没有研制经费,是别人研制好了以后他拿来仿造的,所以他没有研制经费。大部分的功能都是好的,有的甚至可以达到正牌产品的水平,就像是瑞士军刀,他完全达到正牌瑞士军刀产品的水平,所以瑞士军刀生产的厂家才会考虑到让这些长期仿冒他们产品的公司来生产他们的正牌产品。

洪薇:所以这基本上都是以假乱真的,是可以起到正牌的产品可以起到的作用是吧?

横河:对,他能起到正牌产品的作用,有一些,不一定都是,你像华为公司的路由器他也能够起到思科路由器的作用,所以这些是仿冒比较好的。

那么我们后来谈到这些有毒的产品,我们把它叫作有毒产品,也举几个例子,我把它集中在食品上面。一个是苏丹红,大家知道在鸡蛋里加苏丹红,那么这个苏丹红它本身对于鸡蛋的功能它没有任何改变,它改变的是鸡蛋的颜色,蛋黄的颜色,让人看上去觉得特别好看,但是它本身是有毒的;三聚氰胺加进去它提高了氮测定的含量,但是对蛋白质含量没有任何帮助;那假肝素加进去以后,好像可以起到抗凝作用,但事实上它起到更大的作用是造成人的过敏、死亡。

它有技术开发的成分。前面我们提到的它没有很多技术开发的成分。以前我听这个伊森.葛特曼,就写《失去新中国》的作者,他说中国的工程的技术,叫作 REVERSE ENGINEER,就是反向的工程,就是把人家产品拿过来反过去解剖然后找出怎么仿造。这个有毒的产品不一样,它完完全全是新技术开发,甚至是有独创性的开发,就像三聚氰胺用在奶制品里面和多硫酸软骨素用到肝素里面,这个是世界上没有人这样做的,完完全全是那种独创性的开发,所以他有技术开发的成分在里面,当它批量生产以后它的成本会很快降下来。它的一个很大的特征是很少或者是几乎没有正品的功能,是对消费者有害的,所以这两者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洪薇:那既然这样的产品研制出来就是害人的,为什么还要花人力、物力去做这样的事情,那一旦被发现不是前功尽弃吗?

横河:这就是这么一个问题了,就是为什么会有人花这么大的力气去研制这种害人的产品,因为前面一种产品,他的逆向工程,这种就在各国的发展阶段其实都是有过的,在台湾、在香港、在南韩都曾经有过仿制名牌产品的阶段,那么这个就是想赚钱。后一种就很少见了,就是这种有毒产品的研制,这就很少见了。他必须要有一定的前提,第一个是赚钱真正到了不择手段的程度,这种不择手段就是一切手段都不择了,你前面这种仿造的话他至少还有一个仿造出来你能用,现在这个是他开发出来的产品你不能用而且还有害。第二个就是短期效应,他就是一锤子买卖,你买过了,你一旦把他揭发出来了,他就关门大吉。就像去年的宠物饲料里面含三聚氰胺,一找到中国大陆说是追查到徐州那家公司,追查到这家公司,好,中国政府说这家公司没有了,他把这家公司关闭以后用推土机把整个厂房那一片推平掉,然后你们来调查,没有,这个厂都没有。

再一个最重要的就是没有道德底线,彻底的丧失了人的道德底线,这个害人真是,它把人的生命,而且在中国大陆三聚氰胺奶粉害的是儿童、害的是婴幼儿,这种事情谁能做出来,在历史上,在各个国家都没有过的事情,这是中共统治的特色。

洪薇:的确是这样。那这样的行为在中国为什么得不到遏制,为什么还会不断的泛滥呢?

横河:我认为这是由于当局的支持所造成的。

洪薇:当局的支持。

横河:对,当局的支持。在这个方面有几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摧毁人的道德的层次,首先是它全面的迫害宗教信仰。特别是9年前开始对法轮功信仰的迫害,强制的推行和鼓励一切向钱看,在整个社会造成了一种坏人当道的社会环境。就是好人如果受了委屈,好人如果是做了好事受了冤屈的话,他找不到社会公正,不允许他找社会公正。

我们记得去年就有一个这么一个案例,就是有人学雷锋把一个摔倒的老太太扶 起来了,扶起来以后这老太太的家人就反咬一口说是他把她摔倒了,就判他赔偿。在法庭里审查的时候,法官判他有罪要罚款,理由就非常荒唐了,法官说现在的人如果你没有把他撞倒了,你怎么会把他扶起来,一定是你把他撞倒了,就以这个理由来惩罚他。这是当局制造出来的一种不许做好人的社会环境。这是第一个层次的。

洪薇:已经不相信还有好人了。

横河:不仅是你不能做好人而且你做好人还会被惩罚,就像把法轮功学抓起来以后,这些警察说的是什么:杀人放火都可以,就是不能做好人。这就是中共刻意制造出来的社会环境,这是第一个层次的。

第二个层次就是如果有人来揭露和曝光这些罪行的话,要进行打击报复。而政府和媒体想尽一些办法来保护罪犯来封锁信息,来阻止受害者通过法律寻求公道。我们知道在中国大陆现在三聚氰胺的受害者们想通过法律途径寻求公道,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听说有立案的,而且还不准律师去帮助这些受害者,这是一种政府行为。就是通过政府压制来不许别人寻求公道,来保护这些罪犯,这是第二个层次。

第三个层次是通过煽动民族主义来转移大众视线,这个在美国出现宠物食品中毒事件当中是体现最清楚的。大家知道宠物食品出了事以后,在2007年7月份开了一个全国质量工作会议,在这个质量工作会议上面,就是这一次辞职的国家质检总局的局长李长江有一个讲话,这个讲话就叫做“全面加强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坚决维护人民利益和国家形象”。这里面有一段就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面临险峻形势,里面谈到的第一条就是国外媒体蓄意炒作,制造中国商品威胁论。这里面讲了五点,全都是把责任推到外国势力的影响。

这五点是哪五点呢?比如说由点到面不断扩大炒作声势和影响。第二点是把个别产品的问题上升为对中国制造的普遍怀疑。第三点是从产品质量安全问题质疑对华贸易政策。第四是恶意炒作具有明显的政治意图。他把他拉到政治意图的高度 来。他没有办法来否定三聚氰胺的宠物事件,三聚氰胺是来自中国大陆,他没有办法否定这点,转过来就把他说成是外国势力对中国的恶意攻击。

由于这样子一转移视线以后,就激起了国内有一些舆论界或者是有一些人就真的把这个事情转移到国外的势力去了。最终导致了三聚氰胺的宠物饲料事件没有进行真正的查处,结果就漫延扩大到了儿童的食品。最终害了谁呢?首先受损害的是中国的广大消费者,因为国际上的监控毕竟要严格的多、要广泛的多。

所以首先受损害的是中国的广大消费者了,他们还没有办法去诉讼,还没有办法。所以去年7月开的全国质量工作会议,会议上这个质检局局长一股脑儿把责任推到了境外媒体恶意的炒作上,就没有真正的去监管和追查三聚氰胺究竟有多严重。事实上大家已经知道三聚氰胺在饲料里面己经有5年至少有5年的历史,他们没有去查,推到了国外去了,结果就造成今年几百万婴幼儿受害,同时这个危害也通过中国食品的出口走向世界,现在世界上已经出名了,全世界都害怕中国输出的食品,怎么来的?就是中共一手造成的,没有其他任何别的原因。

洪薇:那不管中共官方在这个问题上是如何推卸责任,如何宣传的,那现在不管是假肝素还是三聚氰胺在国际上造成的影响和危害已经是广泛被知道了,那您认为国际上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是不是足够呢?是不是有有效的方法在全世界的范围内遏制呢?

横河:现在这个方面是比较困难的,因为中国出口的有毒的食品它还不仅是在食品业,很多是在原料业,就是食品的加工业和原料业。在美国现在他能查到的比如说直接从中国出来的“大白兔奶糖”,就是终末产品,他是可以很快的制止住,或者是想办法能够制止住,特别是在奶制品。但是他没有办法制止住的就是美国这些食品的制造商用中国的原料,特别是中国的食品添加剂所生产出来的东西。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也承认,他们到现在为止只能检查中国来的食品的1%左右,其他的没有办法查。再加上有很多东西是不停的加进去的,就是说原来的食品没有。美国现在可以把三聚氰胺列进去,也许可以把多硫酸软骨素列进去,但是还有很多你没有列进去,这个代价就很大了,就要通过很多人的死亡或很多疾病的产生来发现新的有毒的食品或者有毒的药品,然后才能够解决问题。

有些国家就比较干脆了,比如说东南亚一些国家和俄国,他直接就是中国来的食品全部下架,这个是做的比较彻底的,这种行为对中国的食品工业的打击会更大。所以我觉得最终受损害的除了各国的消费者以外,要能够让各国的消费者都受损害了,可想而知中国的消费者已经受损到什么程度了。

洪薇:所以最大的受害者还是中国的民众。

横河:对,中国的消费者,然后中国的生产厂家、生产者。不管这个生产者有没有参与造假,但是由于到处都是毒了,所以他的产品也确实很难没有毒了,这样最终受损的还是中国的民众。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时事经纬》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横河︰纽约州议员杨爱伦落选的思考
横河:毒奶粉事件向谁问责
从奶粉事件看中共机构的高效率和低效率
横河:神七和造假文化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上海称将推复商复市 评论翻车
【直播预告】美国会将就UFO举行听证会
【思想领袖】自由开放的科学讨论遭大科企封杀
【微视频】印度停止小麦出口 中国却割“青苗”
【拍案惊奇】李克强掌军权了吗?军方官媒喊话
【未解之谜】动物的超能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