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紐西蘭民族英雄愛德蒙

人氣 10
標籤:

【大紀元2月4日訊】在洛杉磯聽家人從紐西蘭傳來消息,愛德蒙.海拉雷(Sir Edmund Hillary,另譯:埃德蒙.希拉里)於11日(編註:2008年1月11日)因心衰竭去逝,聞此消息夜不能寐,寫下片斷當年我給愛德蒙.海拉雷這位紐西蘭的民族英雄製作雕像的一些回憶。

記得那是九零年的下半年,我的一位紐西蘭朋友陶藝家彼德,盛邀我到一所陶瓷學校任教,而這所陶瓷學校接到一個任務,說離奧克蘭不遠的奧雷瓦Orewa市原有一尊愛德蒙.海拉雷的水泥雕像破損需要要修補,希望我能去看一看,並且能夠拿出個修補方案。我去看了以後覺得這尊雕像修補價值已經不大,它是水泥材料製作的,非常容易破損。而且雕像本身形制太小,放在海拉雷廣場,沒有氣勢,建議有可能的話,應諾重塑,並且材料可以用紫銅,這樣保存比較永久,也比較有藝術價值。這之後,大約過了二個多月,奧雷瓦市議會來信,說我的建議很好,他們已經成立一個愛德蒙.海拉雷雕像委員會,並且已經在籌集經費,準備接受我的建議做一個大型的銅像,立在市中心廣場。不過雕像委員會對雕像製作是通過公開徵集稿件進行評比來決定的。希望我也能拿出一個稿件來參加競爭。在這以前委員會已經看過我的簡歷,也得知我就是以特殊藝術家身份,而移居紐西蘭,我在中國和在紐西蘭都製作過比較大型的雕塑作品。

為了準確地把握愛德蒙.海拉雷的精神風貌,我通過委員會的負責人,奧雷瓦的一位地方名流,也是女皇受勳者──毛羅斯的介紹和海拉雷認識。為了畫他的人物 素描和拍照我曾好幾次到他在Remuera的家裏去。他的家雖然很大但很樸實,他家的木頭大陽台上可以看到大海。海拉雷雖然是這樣一位偉大的人物,但是對 於我一個來自中國的雕塑家十分地尊重。我在為他人物素描時,他就像我的模特兒一樣一動也不動。他的妻子是一位非常美麗華貴的夫人,對人卻十分謙和,她常常在一旁一會兒看看我的畫,一會兒看看他的丈夫,不時地發出讚美之聲。她是愛德蒙的第二任妻子,是愛德蒙登山好友的遺孀,在愛德蒙的前妻和他的女兒在為尼泊爾的教育奔波飛機失事死亡後,他娶了到南極飛機失事死亡的友人的妻子。他們倆的連理不但見證了二位登山家的友情,也成了登山界的一段佳話。

我與愛德蒙家庭交往時間長了,也成了他們家的朋友。在確定我的稿件前,我對於海拉雷什麼年齡來作雕像還難以確定。海拉雷成為英雄是他年青時期登上珠瑪拉瑪峰雪山,但是用他年青時的形象又和現在實際形象相差較遠,經過再三和委員會商量並徵得海拉雷本人的意見,最後選用他壯年時的形象為原形,但是還是將他塑成登上雪峰時的形像。不久我的小稿原件出來了,按照小稿放大的雕塑稿,是在在UNITC藝術系內完成的。委員會在眾多投標稿件中選擇了我的稿件,這對於我本人來說,是一項殊榮。

整個雕塑創作過程中,愛德蒙.海拉雷和他的夫人也曾親自來到創作室,為我的雕塑進行形象對比,校正。當愛德蒙.海拉雷爵士站在我的泥塑稿件前一站說:還開心地問在場的人員「像不像」?他的夫人說:「比你本人還要像你」。這個場景當時還被TV一台與英文《先驅報》進行了報導。

我知道最後決定採用我的稿件,他的夫人起了很大的作用。我在中央工藝美院學的是雕塑專業。後來也一直從事雕塑創作方面的工作,中國八十年代前,還是受前蘇聯寫實主義藝術風格影響很大。所以在寫實和人物傳神上是我的專長。而紐西蘭的雕塑家寫實水平差一點,注重的是抽象藝術。我在被選中後,紐西蘭最大 的報紙先驅報作了大篇幅的報導,同時也刊登了一些讀者的意見,認為愛德蒙.海拉雷作為紐西蘭的民族英雄,由一位中國的移民來做是否恰當,並由此展開了一場辯論。

當時愛德蒙.海拉雷爵士對媒體表示:「我作為一個紐西蘭人可以去爬中國的雪山,為什麼中國的雕塑家不可以為我做雕像呢。」愛德蒙.海拉雷的話深深地感動著我。當年愛德蒙和尼泊爾嚮導丹增在到達珠峰(編註:珠穆朗瑪峰,又名聖母峰)一步之遙時,愛德蒙對丹增說:你先上去吧!這是你的土地。因此,丹增成了實際上第一個登上珠峰的人。愛德蒙還為他拍了照片,由於丹增不會拍照,愛德蒙作為第一個登上珠峰的登山運動員,則沒有留有照片。對於有著這樣情懷的英雄,作為一個雕塑家能為他雕像,我由衷的感到自傲。

雕塑稿確定後,我將雕像翻成石膏模拿到工廠進行銅鑄。銅像出來後又由我親自化了幾個星期的時間進行後期拋光等技術處理,與此同時奧雷瓦市中心廣場的雕像基礎工作也在進行。對於基礎我建議在大岩石夾縫中放了白石子,用它來象徵雪山,委員會都稱讚我的主意太好了。

一九九一年年十二月月四日愛德蒙.海拉雷爵士的雕像揭幕儀在他的故鄉奧雷瓦Orewa舉行,這一天是奧雷瓦市重要的一天,也是我移民紐西蘭三年以來最重要 的一天。在揭幕儀式上差不多紐西蘭的政要和名流包括紐西蘭女總督都出席了儀式。奧雷瓦市長佩著金帶主持儀式,並在會上宣讀了英國女皇的來信,女皇在祝賀雕像的落成的同時,也對我作為一個中國的移民為愛德蒙.海拉雷製作雕像表示感謝。

當年愛德蒙作為英國登山隊登上珠峰,為剛加冕女皇的伊麗莎白二世帶來巨大的祝賀,當即加封愛德蒙.海拉雷為爵士授騎士勳章。在揭幕儀式上,軍樂隊奏樂,小朋友放飛鴿子。當蒙在愛德蒙.海拉雷雕像上的紐西蘭國旗在剎那間的寧靜中被揭下時,全場發出了歡呼。然後愛德蒙.海拉雷爵士和他的夫人,女總督,市長一起走到銅像前,我也被邀請走上前去和他們一起接受人們的歡呼。此時,我感覺到我作為一個中國移民,一個雕塑家的驕傲。

那天,也是我第二個兒子愛德蒙.陳出生一百天的紀念日。我與妻子帶著一百天生日的兒子,一起去參加這個具有紀念意義的儀式。為了紀念這件雕塑作品,我將我將出生的兒子也取名「愛德蒙」。當記者得知這一趣聞後紛紛給我在搖籃中的孩子拍照片,這也是當天的TV1、TV3以及各大媒體的焦點新聞。

在雕塑愛德蒙.海拉雷雕像以後,我和愛德蒙.海拉雷雕像委員會的成員都成了好朋友。特別是主席毛羅斯先生,我們兩家經常來往,每年都到他家作客,他成了我在紐西蘭最好的洋人朋友。我和他的關係一直保持到他去世。參加他追思儀式的那天,我和夫人帶著一束花前去參加,帶花的只有我一個人,正在我感到詫異時,我看到追思會的小冊子上寫著:「請將送我花的錢捐給基金會」。我不知道這是毛羅斯先生的遺囑還是他家人的意思。但這件事對我非常地感動。所以我在追思愛德蒙時,也不得不追思毛羅斯先生。

幾年後,我製作愛德蒙.海拉雷雕像的事跡被紐西蘭收進了紐西蘭的新移民英文教科書。我現在雖然在美國任教,但我對紐西蘭的感情是永遠的。我對紐西蘭的感情也是和愛德蒙.海拉雷爵士和毛羅斯先生的感情聯繫在一起的。寫上這十幾年前的片斷,作為我對愛德蒙.海拉雷爵士的悼念。

(在我寫完這篇文章時,得知我的妻子陳二幼在奧雷瓦,愛德蒙.海拉雷悼念儀式上,被邀請到嘉席上就坐。22日紐西蘭為愛德蒙.海拉雷爵士舉行國葬)@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首位征服珠峰探險家逝世
征服珠峰第一人去世
登珠峰第一人葬禮 英女王不參加引不滿
新西蘭為珠峰探險家舉行國葬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神祕泰山會解散 德州奇兵贏一局
【遠見快評】德州首勝拜登 川普早有遠見?
【時事縱橫】布林肯上任說啥 蓬佩奧備戰2024大選?
【秦鵬直播】德州受夠了?議員提獨立公投法案
【重播】美國務卿布林肯首次媒體發布會
【時事軍事】台海局勢緊張 美航母戰鬥群進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