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九評》的歷史使命和時代意義(2)

【大紀元11月30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九評》的歷史使命和時代意義」。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首先回應兩位觀眾朋友的意見。章博士。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章天亮:剛才趙先生和張先生談的非常好,他們倆提到一個共同的問題,他們覺得《九評》寫的事實還不夠。其實共產黨犯的罪惡可以用一個成語來形容,那就是「罄竹難書」,如果我們把共產黨的罪惡都寫出來的話,可能這屋子都放不下了。

所以《九評》只能是提綱挈領的找一些典型的、有代表性的事件把它講出來,《九評》並不為了羅列事實,他是為了陳述一個觀點,比如共產黨是一個邪教;共產黨是一個流氓政黨,它的本性是一個流氓;或者共產黨是一種反天、反地、反宇宙的力量;共產黨怎麼樣破壞民族文化或怎麼樣殺人等等。事實上他有很多東西都是觀點性的。

這種觀點性的東西,雖然詞用的很重,比如說「共產黨是邪教」,很多人看了以後可能覺得這個詞很重,但是你要真正去讀《九評》之八–共產黨的邪教本質,你會發現他講的其實是非常理性的,他的行文方式非常平和,讀完之後你會認同他的觀點,這個非常重要。他並不是發洩性的,比如我對它很恨,我就堆砌一些情感色彩很濃的詞藻,並不是這樣的。

這樣一篇文章出來之後,剛才張先生談到他是揭開了清算中共的序幕,我覺得確實是這樣的,講的非常好。因為共產黨要垮台的話,如果不能從意識形態上去清算它,你達不到這樣一個目的。

東歐的共產黨之所以能夠垮台,是因為經過了幾十年的抗爭,從布拉格之春到匈牙利的捷克斯洛伐克,包括波蘭等等,有很多前赴後繼的人付出他們的抗爭和努力;包括他們在民間傳播啟蒙思想,以及對共產黨意識形態的反思和抨擊;包括共產黨自己內部的一些人,比如南斯拉夫原來共產黨書記第三號人物,他寫的一些反思共產黨新階級等等。以這些東西來說,真正能在意識形態領域對共產黨反思到那個程度的時候,才能引起民眾對共產黨的反感、拋棄,最後就是結束共產黨的統治。

反觀中國大陸,我覺得在意識形態領域的反思,過去幾十年做的可以說是相當失敗的,這跟共產黨的統治方式有關係。一直到89年六四,已經開了槍了,在這種情況下,還有人在指望共產黨平反。包括中國遇到一些困難的時候,比如「三年困難時期」大饑荒的時候餓死幾千萬人,林彪說什麼?1962年開7千人大會的時候,林彪說越是困難的時候越需要依靠黨的領導,依靠黨的領導才能走出困難。都已經餓死幾千萬人了,他依然說要依靠黨的領導才能走出困難,很多人就陷在這樣一種思維方式去思考中共。

所以如果老百姓心裡不想拋棄中共,中共當然不會自己退出歷史舞台。而《九評》出來之後,產生了一個根本性的變化,老百姓知道其實我們是可以沒有共產黨的,而且我們是可以行動起來把共產黨結束掉的。

主持人:剛才江蘇的趙先生談到,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和中共的「假惡鬥」是相反的,是有不同價值的。另外紐約張先生也談到,民眾的覺醒是最重要的。您怎麼看這兩種觀點?

唐柏橋:他提出「覺醒」這個詞特別重要。我們互為補充一下觀點,其實《九評》,我覺得簡單來講,兩個詞,一個從是非上講,他提出它是「非」,在道德上它是錯的,共產黨是壞的;再一個,從策略上講,就是要告訴老百姓,它不是戰無不勝的,它是一個龐然大物,但是就像紙老虎、華南虎。

《九評》說的這兩點,一般人看了以後會覺得事實俱在,其實那只是讓大家加強印象,因為每個人都受到過迫害,只是把它藏起來而已。但是更重要的一點是,《九評》最後那個小節裡,那是最精華的「畫龍點睛」,我們每個人都該看一看這個歷史是怎麼走過來的,為什麼有些國家沒有這麼殘忍的政權?為什麼我們這個政權這麼殘忍?

然後結合起來看,我就很感慨。剛才張先生提到歐洲跟我們的對照,因為我去過緬甸,我去過東南亞很多國家,包括柬埔寨我也偷偷去過,我就想到,那些地方比中國還要走的遠,思想的反思還要走的遠,比如北韓,根本就可以說是鴉雀無聲了。所以我就發現一個問題,越往遠的地方走,它實行的極權越厲害,它是效仿的,它來的快。

因為那時候歐洲10月革命還有一批思想家,他們是在校量過程當中產生的。但是在亞洲的支部,我們中國叫第三國際中國支部,它是強加給你的,給你幾萬大煙,像陳獨秀搞的共產主義小組,你就按照我的意思做就是了。它根本就是用鐵腕,根本就不談了,而那時候蘇聯還有人在談,蘇聯始終還有一批思想異議者在談這個問題,因為他們沒殺完,但中共在49年以後基本上一次就殺完了。所以這也是一個問題,而《九評》一下就把這問題重新挑出來了。

那麼89年錯過了這個時機,89年其實出了一大批知識分子,包括社科院政治所所長等等很多人,他們沒有從這角度談,只是談政治不對,就說專制、專制不對,然後我們要實行民主。最後終於在法輪功學員受了這麼大的迫害之後,《九評》背後的作者和法輪功龐大的群體有一個集體的智慧,然後產生了《九評》。

主持人: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傳《九評》。比如剛才中國江蘇的趙先生談到的,他在外面就看到這本書,過路人都可以看到。您怎麼看法輪功學員大面積的傳播《九評》這本書呢?

章天亮:其實我覺得這是《九評》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效應。當這個事情出來之後,如果只是局限在少部分人流傳,就不會引發這樣一個社會效果。像東歐那種拋棄共產黨,是全民對共產黨的唾棄,就像當時很多人冒著生命危險也要飛越柏林牆,也要挖地道逃到自由世界去,因為全民都對共產黨唾棄。所以如果《九評》只局限在很小範圍之內流傳或在學術界討論的話,就不會產生今天這種退黨大潮,也不會產生這樣廣泛的傳播效應。

剛才我們講到,《九評》的歷史背景就是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當然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很多,共產黨也沒想到自己竟然給自己造成了一個掘墓人,完全是自己造出來的。本來人家沒想跟你過不去,你非得要把人家打死,酷刑折磨人家,所以它給自己造了這麼一個掘墓人。

而這麼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他的選擇就是:你是信法輪功而被打死,還是把這個迫害結束掉?當然還包括法輪功學員通過他自己的努力,怎麼去結束迫害或者還是被中共迫害?也就是在被迫害和不被迫害之間你怎麼去選擇?當然很多法輪功學員他們不想被迫害,他們希望有信仰自由,那麼現在有這麼一個文獻性的《九評》,他們自然願意把他傳播出去,也因為煉法輪功的人數很多,他們有這樣的意願,所以傳播速度就非常快。

主持人:您談到法輪功被迫害和反迫害這個問題,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傳《九評》的時候,他都向對方講說:我們其實不是為了自己,我們是為了你。拋開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不談的話,他這話表示什麼呢?

章天亮:這個事情是這樣的,因為法輪功學員他們是有神論的,他們相信這個宇宙中是有神的,他也相信一點,你迫害信神的人是有罪的,是有大罪的。那麼這種罪惡最後受到的懲罰就不像人世間我們看到的,說這個人犯了罪就槍斃了怎麼樣,那就可能是天國和地獄之間的差別。一念之差,你支持這種修佛的人,那麼真的可能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有天國世界的美好等著你;如果你迫害信佛的人的話,那麼可能會要下地獄。

不管警察信還是不信,但是法輪功學員他們相信,他們對這點非常相信,所以這個時候他們把《九評》捧出來給警察或者給其他人的時候,這就是一種勸善,他告訴你不要站在迫害者的一邊,免得將來遭受惡報。我們體會一下他們的想法,你把自己放在他們的角度上去想,他們並不是為了自己,為了結束迫害或者不結束迫害。

主持人:因為他在傳播的時候很可能被抓、被判刑、被迫害。

章天亮:對,從世間層面來講,他們可能會被迫害。但是其實一個修煉人對世間的這種得失是不在意的,比如過去有人焚身救法,那個皇帝要殺和尚的時候,和尚說你不要滅佛教,你可以把我燒死,但是你不要迫害佛教,這叫「焚身救法」,隋朝的時候就有這樣的人。就說作為一個修佛的人來講,他對世間的得失並不是看得非常重,他看重的是對方不要因為做壞事造了很大業力而下地獄,所以他們是出於這樣一種勸善的考慮去傳播《九評》。

唐柏橋:這就有點像傳福音,跟基督教傳福音有點類似,那是站在他的信仰範圍內的一個救度,傳福音他沒有考慮自己,他就說因為我相信耶穌、相信善的存在,你要信了你會上天堂,你不信你會下地獄,所以這跟我沒有關係,但是我想多一個兄弟姊妹上天堂。傳《九評》其實是類似的角度,你不站在共產黨那一邊,你可能將來會得救;你要和它站一起,你會下地獄。就是那種感覺。

主持人:那《九評共產黨》出來之後,我們知道中共在這方面是禁得非常嚴,我記得我們訪問過從國內出來的人,在家裡面被搜出有《九評》或者你給別人傳《九評》,輕則可能被審訊、拘留,重則可能判多少年的徒刑。那麼共產黨為什麼要為一本書這樣去做呢?

唐柏橋:我們剛才講得很清楚,從共產黨49年以來,這是對共產黨最致命的一招,殺向共產黨最致命的一刀,也是最強而有力的武器。那共產黨作為一個政權它當然要盡一切努力去防範,所以你看從89年以後,共產黨實行一個政策,就是盡量不談反對派的聲音,比方說六四它就不談,像鄧小平說的「不爭論」,不談,因為它覺得越談對自己越不利,因為它站在錯的一邊、不正確的一邊。

你們注意到沒有?有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九評》它不談,它可以談別的很多東西,但它不談《九評》,它就採取駝鳥政策。其實賈甲的闖關也是這個情況,它覺得最厲害的一招就是不談。

主持人:這是很多人無法理解的,共產黨相信槍桿子、筆桿子。槍桿子就是我有軍隊,你要是不服,我就用軍隊去鎮壓;筆桿子反正在我控制之下,你有什麼言論我不讓你說,都是我在發表言論。那比起它那些槍桿子,一本書能對它造成什麼致命的因素?

章天亮:廢了它的武功。

唐柏橋:它已經沒有了自信嘛,它知道他寫出來以後順帶也要傳《九評》,這樣老百姓10個人會有9個人選擇站在《九評》那一邊,而且它要反駁他,一定要把原東西也拿出一部分出來,這對它就是最致命的。現在它採取駝鳥政策,實際上它已經沒有還擊的餘地了,所以為什麼說傳播《九評》是功德無量呢?因為多傳一個人,它越沒有抵禦能力,它只能從肉體上抓你而已,但它抓的人畢竟是有限的,所以這是現在共產黨最頭痛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好,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先接一下新西蘭周女士的電話。周女士您好!

周女士:大家好!《九評》的發表最重要的意義在於能夠喚起全民覺醒。我的家鄉是遼寧,前些日子《錦州晚報》一篇報道的照片拍到「天滅中共、三退平安」,那件事大家也都知道了,《九評》在中國大陸的傳播已經可以說達到比較普及的程度了。

在這裡我給大家說一件事,在國慶節前夕,我們家鄉一所監獄有犯人越獄逃跑了,逃跑之後,獄警、司法部門就想把當天晚上值班的獄警作為替罪羊,就審他,非得讓他供出跟犯人有什麼什麼關係不可。其實那個獄警跟犯人什麼關係也沒有。後來把這個獄警逼得實在是沒招了,獄警當著全體領導的面,帽子一摔,我辭職,我不幹警察了,我要退黨,我要公開聲明退黨,響應《九評》號召。結果這句話一說呀,全體在場的幹部全都傻眼了,最後人家就採取安撫的態度,甭查了,這個罪犯逃跑與當天值班的獄警,負責這個的獄警也沒關係了,最後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從這麼一件事就可以看出來,目前中國大陸領導層對「退黨」二字是非常的心虛恐懼,你可以辭職不當警察,但是你只要辭職的時候提出我退黨,我響應《九評》號召,就全傻眼了,由此可見《九評》的威力之大。

再容我說一下子,好久沒有看見唐柏橋了,我記得上次他是在石首抗暴的時候來到這個節目當嘉賓的,很久沒來了,向他問好。還有章天亮博士也是,很長時間沒有看到了,向兩位嘉賓問好,我很喜歡你們兩位嘉賓。

唐柏橋、章天亮:謝謝。

主持人:謝謝,謝謝周女士,也非常感謝您能夠關注我們《熱點互動》這個節目。那我們現在再接一下加州賈先生的電話,賈先生您好。

賈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想請問章天亮博士兩個問題,一個就是剛才章天亮博士講,說法輪功學員都是相信有神的,我請問章天亮博士能不能解釋一下,法輪功學員相信的這位神是哪一位,是耶穌還是真主啊,能不能再進一步給解釋一下?第二個問題,法輪功是一個煉功的組織呢,還是一個信仰的組織,怎麼樣給法輪功團體定位,請這個博士給回應一下,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賈先生,那我們現在再接下一位紐約錢先生的電話,錢先生您好。

錢先生:你好,安娜你好。我也看過《九評》,這本書是真的太偉大了,我認為它可以得諾貝爾文學獎了,因為它把共產黨60年來犯下的、做的壞事全部歸納起來了,你只要一看《九評》就知道共產黨的壞事,全部在裡面,清清楚楚,我們都經歷過這個年代,這是實事求是的,沒有一點假的,它就是做了這麼多壞事。

所以共產黨怕了,怕死了,因為就像變魔術一樣,你戮穿了,這個魔術不值錢了。它也是,但它還在說謊,說共產黨怎麼好,你要怎麼樣相信我。人民要是看了《九評》誰還會相信你?這就像變魔術一樣,戮穿了,它這個魔術不值錢了,人家不要你再變下去了,所以它害怕,它要封住你的口。

所以這是一本很好的書,我都60歲了,我是過來人,我看得很仔細,這是一本很偉大的書,我希望能夠繼續傳下去,直到推翻共產黨。我們都恨死共產黨,我們家裡邊受了共產黨很多的苦,所以到美國來,現在都加入美國公民,受美國政府保護很幸福,而大陸這麼多人還在受苦,我也很難過。

主持人:謝謝錢先生,那我們現在再接康州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主持人你好,我認為《九評》最深的意義是在讓中國人深思,中國究竟有沒有亡國,我們是主人還是亡國奴?我認為我們已經被馬、列、毛、共產黨奪篡60年,所以中共說它建國60週年,我說那是不對的,因為我們是被共產黨統治,做中國的亡國奴。謝謝主持人。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九評》的曆史使命和時代意義(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九評》的曆史使命和時代意義(下)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九評共產黨》連環畫:九評之九(5)
災難大片《2012》給人的啟示
甘肅人:快看《九評》這是一把利劍
每日退黨團隊聲明精選(2009/11/28)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疫情未完 安徽黃山萬人扎堆爬山
【現場視頻】武漢楚河漢街已人來人往
【珍言真語】蔡陳葆心:世局難測 持有現金為上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