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誓言要抗爭到底的天安門母親

人氣 2

【大紀元5月27日訊】(美國之音記者:張楠北京報導)一位在1989年六四屠殺中失去兒子的中國母親表示,20年來,這份傷痛不僅沒有隨著時間減退,反而年甚一年。丁子霖說,她要抗爭到底,直到為死去的親人討回公道。

*年年為兒子過生日

她兒子的生日是6月2號,忌日是6月3號。儘管蔣捷連遇難20年了,可是丁子霖每年6月2號都會為兒子買蛋糕,第二天又在家裏或他的遇難地點為他舉行悼念儀式。

丁子霖說:“對我來說,這份傷痛不僅沒有隨著時間的過去有絲毫減退,反而隨著我年齡越來越老,這份傷痛可以說年甚一年。我會帶著這份傷痛走完我人生的最後的路。”

*17歲的蔣捷連

蔣捷連生前是北京人大附中高二四班學生,1989年6月2號剛剛過完17歲生日,隔天便在北京那場震驚世界的屠殺中中彈身亡。

那一年,由於“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而被剝奪中共總書記職務的胡耀邦在遭遇不公平待遇後去世,引發了一場以學生為主導的愛國民主運動。北京各校大學生聚集在天安門廣場舉行靜坐示威和絕食抗議,各界市民則走上街頭聲援學生。

遊行隊伍中也出現了中學生的身影,蔣捷連便是其中之一。

丁子霖回憶說:“5月17號那天下午4點鐘,1000多輛自行車,沒車的坐在自行車後架上,人大附中2000多人的隊伍浩浩蕩蕩,作為中學生,走向天安門,聲援大學生去。他們舉的標語,就是手寫的『你們倒下,還有我們』。”

走在最前方打校旗的就是身高1米82的蔣捷連。

*思想早熟的蔣捷連

丁子霖說,蔣捷連學習成績突出,文理科都好,在班裡排名沒有下過前三名,學校已經決定選拔他參加莫斯科中學生奧林匹克物理競賽。

他對國家大事也很關心。4月15號,人大、北大、清華相繼出現大字報以後,蔣捷連每天課後都會騎自行車去三個學校轉著看。用丁子霖的話說,“這孩子思想過於早熟”。

89年那場運動中,蔣捷連除了去天安門廣場遊行,參與維持秩序的工作,還去六裏橋阻擋過企圖進入北京鎮壓學生的解放軍車隊。

丁子霖回憶說:“他連夜去,天亮回來。他沒有誤過一節課。跟我說,『我跟一個小戰士都交了朋友了。他們甚麼都不知道。(上面)告訴他們是來北京拍電視劇的。但是他們說他們沒吃的,沒喝的,在軍車裡面坐著。』他說,『我把市民給我的汽水、麵包,我都給了這位小戰士。』”

*倒在解放軍槍口下

北京的混亂局面持續近兩個月之後,中共內部保守的領導人終於失去耐心,當局在6月3號發佈緊急通告,呼籲市民留在家裏,否則後果自負。

丁子霖認為,這個通告是“殺氣騰騰的”。可是,蔣捷連執意要去天安門廣場:“他父親也同意我的看法了,所以跟他說,『小連,你要出了事,我跟你媽媽怎麼辦?』他立時回答說『天下父母都像你們這麼自私,我們國家民主就沒救了。』非常嚴肅。這孩子從來沒跟我們說過這樣重的話。”

孩子最終沒有攔住。蔣捷連把自己鎖進衛生間,然後跳窗跑走了。

夜晚,遠處傳來啪啪的槍聲。奉中共最高當局的命令,解放軍正規部隊用坦克和機槍開路,從四面八方向天安門挺進,製造了駭人聽聞的流血慘案,導致數百人甚至可能上千人喪生。

淩晨,焦急的家長們聚集在人民大學門口等候消息。一直跟蔣捷連在一起的同班同學周天海回來後找到丁子霖夫婦,描述了蔣捷連遇難的情景:“他說,我們很快就到了木樨地。他們趕到這兒,就開槍了。這兩個孩子就跟其他的民眾躲槍子,躲在那花壇後面。他們開始以為是橡皮子彈。可突然他跟周天海說,’我中彈了’。他們倆人就本能地離開往前跑。周天海說,他跑了兩步,回頭看,我兒子就跪倒了,爬在地上了,血流得很多。”

在向遺體告別時,丁子霖特意找出蔣捷連遊行時佩戴的紅布帶:“我讓在他的額前繫上他的紅帶子。我想他也是為八九愛國民主運動的標誌,那個紅帶子,獻身的。我親了親他,冰涼冰涼的面頰,那一份徹骨的冰涼,我到死都不會忘掉這份感覺。人大附中在他的遺體上覆蓋了一面旗,上面寫著『愛國』兩個字,底下『人大附中全體師生敬獻。』就是這樣把他送走的。”

*20年來的不懈努力

20年來,丁子霖一直在跟當局討說法,並且成為“天安門母親”群體的代表人物。1993年,這位具有30多年黨齡的知識份子被中共除名。

不過,丁子霖抗爭到底的決心毫不動搖:“當年我是那麼保守,我甚至連大字報都不願意去看,我是有保留地支持(兒子)他的。但是現在我要用我的行動來彌補,用我的行動來抗爭,來為這些死去的人討回公道。”

5月17號,在北京,有50多名六四死難者家屬聚集在一起,對死去的親人們進行了20週年祭奠。但是,也有一些家屬被公安阻攔,沒有能夠參加,其中就包括丁子霖。

相關新聞
天安門母親六四悼念 丁子霖夫婦被限無緣
鼎詩:「五一七」的兩位女性
六四座談會 方政追述坦克碾斷雙腿
天安門母親被禁悼親人 港民團抗議
最熱視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