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剋星 一代大儒海耶克(上)

吳惠林
font print 人氣: 73
【字號】    
   標籤: tags:

一九三○年代,當時海耶克與凱因斯針鋒相對,他堅決反對政府干預,並對通貨膨脹政策大力抨擊。
海耶克於一九九二年病逝,享年九十三歲。在他有生之年,親眼看到東歐變天、蘇聯解體,以及中國大陸改走自由經濟之路,正是他的一貫道理終獲印證的實例,他可說是含笑而去了!

美國總統奧巴馬刻正為其醫療改革親上火線遊說、滅火,能否順利推動全民健保尚在未定之天。不過,立意良好的全民健保究其實是社會福利,終究是糖衣毒藥,其跟社會主義如出一轍,看似美好,實則害人,要洞澈其真相,戛戛乎其難也!向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四日去世的一代大儒、一九七四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海耶克(F. A. Hayek)取經,不啻是一條明路。

在海耶克去世的那段日子,全球媒體出現了不少對海耶克蓋棺論定的文章,在懷念、惋惜之餘,都一致肯定海耶克的偉大,而且由於海耶克的貢獻層面甚廣,大家都在如何思考一個適當的「封號」上傷腦筋。有人以「知識貴族」、有人以「經濟哲學家」、有人以「純正自由主義者」、也有人以「一代大儒」稱之。

之所以很難找出適當稱號,乃因海耶克的成就橫跨了好幾個領域,誠如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主任坎貝爾(W.G. Campbell)在《海耶克菁華集》(The Essence of Hayek)一書的序所言:「說海耶克是經濟學家,和說達芬奇是藝術家、牛頓是科學家一樣,是不足以說明他們在其他領域的成就的。」的確,海耶克對經濟史、政治哲學、方法論、法學、語言學、生物學,以及心理學都有傑出貢獻。

首位預測美國經濟崩潰學者

海耶克於一八九九年五月八日出生於奧地利維也納的一個書香家庭。祖父是維也納大學動物學教授,外祖父是英士布魯克(Innsbruck)大學法學教授,也是奧國經濟學派宗師龐巴衛克的莫逆之交,稍後曾任奧地利國家統計局局長。海耶克的父親是位醫學博士,卻醉心於研究工作且於維也納大學教授植物學。海耶克的兩位弟弟也都在學界有名望,一位是維也納大學的解剖學教授,一位是英士布魯克大學的化學教授。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海耶克的表兄是當代赫赫有名的偉大哲學家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

海耶克分別於一九二一年和一九二三年得到維也納大學的法學博士和政治學博士,也就在維也納大學的時光,他受到了奧國經濟學派大師們的影響。

當一九二一年取得法學博士後,海耶克曾任奧地利公職,從事解決戰前債務的工作。在這段公職期間,海耶克曾自費前往美國研讀貨幣政策。返回維也納之後,海耶克與米塞斯於一九二七年共同開創了奧地利景氣循環研究所,就在那裏,海耶克成為第一位預測到美國經濟崩潰的學者。

一九三一年,海耶克應羅賓斯之聘至英國倫敦經濟學院,他是該學院的第一位外國教授。一九三八年海耶克取得英國籍,一九四九年秋季班結束後辭掉倫敦經濟學院教職赴美。其間,在一九四七年由他發起組成了極為特殊的「蒙貝勒蘭學會」。這是一個將全球崇尚自由哲理、且在當時環境下都有孤軍奮戰落寞感的學人齊聚一堂的團體,對於會員的篩選極為嚴格,第一次會議在瑞士的蒙貝勒蘭舉行,也就以此山名作為學會的名稱。

赴美之後,他先在阿肯色大學當一學期訪問教授,於一九五○年赴芝加哥大學擔任社會和道德學科教授,成為「社會思想委員會」的委員,迄一九六二年屆齡六十二歲退休為止。隨即西德的佛萊堡大學(University of Freiburg) 聘海耶克為政治經濟講座;一九六六年時,奧地利政府曾徵詢他是否願意回國任中央銀行總裁,被海耶克婉拒;直至一九六九年他自佛萊堡大學退休(七十歲),接受奧地利的沙斯堡大學(University of Salzburg)當訪問教授,才踏入離開四十年之久的故國;到了一九七七年再返回德國佛萊堡大學當駐校榮譽退休教授,直到病逝為止。

堅持自由 一貫道理獲印證

海耶克的學術和知識生涯不曾有冷卻期,而且一直受到激烈爭論。但他的私人生活卻不算如意,一九二六年第一次結婚,一九四九年離婚,次年再婚,據說他之所以在一九五○年離開倫敦到芝加哥,部分原因就是離婚的精神壓力,以及為了維持兩個分裂家庭的財務支出。而為了紓解財務上的壓力,海耶克在一九七七年還將他個人的七千冊珍藏書籍賣給沙斯堡大學。海耶克在其第一次婚姻生了兩個孩子,女兒是位生物學家,服務於英國博物館,兒子是位病理學家。

海耶克在一九三○年代埋首研究經濟學,成就極高,於一九四三年獲選為英國學院院士(Fellow of British Academy)。但其光芒卻被凱因斯掩蓋住,再因其於一九四四年寫作了《到奴役之路》這本得罪人的書,使得他的學術生涯更為孤寂。直至一九七○年代停滯性膨脹(stagflation)出現,海耶克的理論才受到重視,而一九七四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他後,才真正的逐漸恢復名望,一九八○年之後共產世界的紛紛解體更印證了他的先知。

一九八四年六月,在海耶克剛過完八十五歲生日時,英國女皇頒給他Companion of Honour(簡稱CH)勳銜,這項榮譽在等級上較爵士(Sir)還高一層,得此殊榮者准與皇室坐而論道。CH勳銜於一九一七年六月四日首創,至一九八四年止也只有六十五人得過,海耶克是因對自由經濟學有特殊的服務與貢獻而得到。這裏,有必要一提的是,像海耶克這種崇尚自由且成名五、六十年的大師級人物,應是不在乎此種類似「皇上的賞賜」頭銜的。

也許因為如此,才以CH勳銜給他,因其是加於名字之後,不像爵士須加在姓氏前,由而海耶克可以保持純學術形象,他也就無法拒絕了,否則即嫌矯情。一九九一年十一月十八日,美國總統布希頒贈「總統自由獎章」給九十二高齡的海耶克,雖然海耶克已不需要此種名譽來襯托,也因生病而由其兒子代表接受,但他卻將這項晚到的榮譽看做是一生的定評而高興不已。海耶克於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三日病逝於德國佛萊堡,享年九十三歲。在他有生之年,親眼看到東歐變天、蘇聯解體,以及中國大陸改走自由經濟之路,正是他的一貫道理終獲印證的實例,他可說是含笑而去了!

針鋒相對 與凱因斯論戰50年

海耶克的經濟學方面重要作品的完成是在旅居倫敦經濟學院之時,我們就得回到一九三○年代的時光,那是歷史上最有名的經濟大恐慌時代,是凱因斯革命出現的時候。當時海耶克與凱因斯針鋒相對,他堅決反對政府干預,並對通貨膨脹政策大力抨擊。他確信經由信貸政策和銀行決策所產生的貨幣支出,對於價格和產出會有極大的衝擊。

在一九二七年和一九二九年間,鑑於一九二七年之前繁榮期,恐因美國一般物價自然地下跌致景氣趨緩,為了延長繁榮期間,美國政府使用了擴張貨幣(easy-money)政策,由而點燃了過度投資,且將繁榮多延長了兩年。之後,當不景氣開始出現時,政府卻不再使用人造的經濟政策來維持消費,因而無法支持生產,也就這樣的出現了一次相對自然而平穩的不景氣,終於演變成歷史上永難忘懷的「大蕭條」。

這裏必須強調的是,如果美國聯邦準備局持續動用擴張借貸的政策來維持繁榮假象,也只是延緩大蕭條的出現時日而已,而且程度還會更嚴重,因為以往的擴張貨幣政策必定要付出代價的,早些時日付出,代價較小,愈拖則愈大。

在一九三一至一九四一年間,海耶克致力於經濟課題,發展出一套一般性的道理,此即不合理的擴張性貨幣政策會誤導投資者,誘使他們被人造的需求所迷惑,結果造成經濟體系的嚴重扭曲,使資本和資源集中於低生產力之處。也就在這一段期間的醞釀,終於開展出海耶克與凱因斯長達五十年的論戰。

先是海耶克在一九三一年八月和一九三二年二月於《經濟期刊》(Economica) 上批評凱因斯在一九三○年出版的《論貨幣》(Treatise on Money) 。而凱因斯先是以攻擊海耶克的《價格與生產》回應,接著卻明確表示已將其《論貨幣》的體系修改了。

當一九三六年凱因斯出版其曠世鉅著《一般理論》時,海耶克並未立即有所反應,起因是他發現該書內容模糊、華麗而庸俗,而在有第一次論戰的經驗下,他覺得凱因斯將會如前的再次修改自己的看法。沒想到就由於此種錯誤的預期,竟然使凱因斯的「把操縱經濟大權由上帝手中奪回」,而認為政府利用財政和貨幣政策工具可將經濟體系精密調節,從此經濟衰退將永遠消失的說法風行全球。風光的局面一直持續到一九七○年代早期「停滯性膨脹」出現才受到質疑。

可是,就在這近四十年裡,與凱因斯完全不同的海耶克學說竟然受到極度輕忽,而且海耶克在一九四一年寫作《 資本的純正理論 》(The Pure Theory of Capital )之後就沒專心致力於經濟理論的事務,也就因為如此,才會使凱因斯理論更得到擴展的空間。對此,海耶克還深深後悔,後悔沒有及時給予《一般理論》嚴厲的批判。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列根曾經說過簡單而正確的名言:「政府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政府本身才是問題所在」(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the problems,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
  • 自由時報記者鍾明非/綜合報導莎瑪海耶克和馮斯瓦亨利皮諾復合結婚兩個多月,昨天起在威尼斯補辦3天流水席婚宴,預算高達350萬美元(約台幣1億1807萬元),光是賓客的頭等艙機票和高檔食宿招待,就花了快100萬美元。
  • 當墨西哥傳出「豬流感」後,整個好萊塢開始發毛了起來。因為這兒離墨西哥很近,許多大明星前幾個禮拜才剛從墨西哥渡假回來,現在全都成了被觀察的對象了。更倒霉的是,麥當娜和莎瑪.海耶克還被電腦黑客惡搞了一回,「麥當娜得了豬流感」、「莎瑪.海耶克得了豬流感」的病毒郵件被頻發給網友。
  • 膠袋稅未成功推行就見到三大弊病。第一、膠袋稅不斷引發海耶克講的「不可預見的後果」,即是政府意圖以強制力實現一些儘管是善意的想法,但都會因人們複雜多變的習慣而無法實現,甚至引發一些原先預想不到的惡果。
  • 爾巴喬夫離世給中共二十大留啞謎,昔日蘇共首領親手扼殺蘇共,六四前夕訪北京,冷戰之時息兵,對抗之際拆柏林牆,走下權壇三十載,依然是中俄解不開的結。
  • 佩洛西(Nancy Pelosi)是美國200多年歷史上首位女性眾議院議長和美國排位第三號的政治領袖。她被譽為美國政壇的「鐵娘子」,亦稱「鐵玫瑰」,有人說她是美國最有權力的「美國一姐」,也有人說她是真正掌控當今美國政局的「慈禧太后」,有不少嚮往民主的中國人把她視作敢為受迫害群體人權發聲的美版「人大委員長」。
  • 對文藝復興藝術感興趣的人很快就會熟悉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這個名字,他不但是佛羅倫斯的建築師、藝術家,還是藝術史學家。1568年瓦薩里彙編的《藝苑名人傳》(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是文藝復興藝術史上最重要的著作。16世紀意大利許多頂尖的藝術家都是他的友人或熟識。朋友圈裡也有很多人認識15世紀的藝術前輩。
  • 玫瑰團隊、中國人權觀察成員徐秦被捕,在獄中被迫害致癱瘓。中國人權觀察和玫瑰團隊強烈要求中共當局釋放徐秦女士,並讓其就醫。徐秦本人曾公開宣布退出中國共產黨。
  •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7月初在奈良市演講時不幸遇刺離世。和丈夫以恩愛夫妻著稱的夫人安倍昭惠在丈夫出殯前跟他臉貼臉約數分鐘深情惜別。才剛慶祝過結婚35周年紀念日,昭惠夫人就失去了她的守護天使。夫婦倆經常出現在賞櫻活動中的幸福身影自此不再。
  • 崔健的歌,永遠叫人困惑,永遠讓人去猜,也永遠使人感到迷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