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
美國大選中處處晃蕩著奇詭的中國魅影,這魅影還伴隨著中國金錢的叮噹響聲。「拜登的兒子問題」就是其中之一。美國主流媒體是民主黨的支持者,一直努力迴避拜登的兒子問題...
這幾天,中國最大的新聞是「超級楊白勞」倒逼「黃世仁」的消息。國內網站做的標題很出彩:恆大求救報告,轟動整個地產圈:不救我就死給你看!此時此刻,除了圖片之外,所有關於《恆大集團有限公司關於懇請支持重大資產重組項目的情況報告》之信息,全都已經404。
但30年後的今天,在建國伊始就實行憲政法治與全民選舉總統的美國,不但出現了以暴力打砸搶燒殺為民主黨助選的BLM與Antifa,暴力示威蔓延全美220個城市與地區,還出現了為暴力辯護張目的學者與作家。
美國民主黨為期四天的全國代表大會(DNC)曲終人散,這是不受疫情影響的視頻大會,據WSJ統計,第一晚網絡直播只吸引1,870萬觀眾,比四年前少28%。
人說性格即命運,元首們的性格即國運。貿易戰開打了兩年多,但中美關係真正惡化並進入自由落體般狀態,卻是今年。推根溯源,在兩步關鍵的棋上,習近平下錯了兩著,從此一步錯,步步錯。
近幾天,占據各國國際新聞中頭條位置的新聞,非中國駐美休斯頓領館關閉事件莫屬。這一事件有幾個被熱炒的問題,虛實相間。人們最關心的是:為什麼中國駐休斯頓領館最先被關閉?美中關係還會惡化到什麼程度?新冷戰會開打麼?
2016年社會主義者桑德斯參加總統大選,在美國政治中是個里程碑式事件。說這個事件是「里程碑」,不是指桑德斯贏了大選,而是指他的參選及獲得以青年人為主體的支持,為共產主義在美國的去污名化起了極大作用,從此以後,信仰共產主義在美國閃亮登場。
自5月25日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察在執法過程中鎖喉而死,由Antifa與Black Lives Matter(簡稱BLM)組織高舉「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的旗幟下,在全國範圍內燒毀歷史人物的各種塑像,各種打砸搶燒盛行。由於民主黨州各級行政長官都表示對BML革命行動高度配合支持,紐約、舊金山、明尼蘇達州的公共安全成了嚴重問題。
民主黨傾全黨之力,集結了國內國際社會所有反川力量在合圍川普,其中有些手段太過操切,讓中間派選民瞠目結舌。
現任美國政府與中國的這場戰爭,同時也是美國政府與美國大學之間的戰爭。
最近,美國白宮推出《美國對中國的戰略方針》(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這份對華戰略報告對中國的經濟政策、軍事發展、虛假信息散布活動,以及侵犯人權行為等許多領域的政策做了全面評估與批評,
目前中國陷入改革開放以來最大外交困境,「戰狼」突擊隊四處出擊,重炮轟美國國務卿彭佩奧與共和黨;胡錫進更是極度無禮,稱澳大利亞「像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嚼過的口香糖,有時你不得不找一塊石頭把它給蹭下來」。但在疫情時期因中國僑民與北京摩擦甚多的俄羅斯,不僅送上抗疫物質,還要搭上無數美言。對4月25日的美俄總統就易北河會師75周年發表的聯合聲明,中國卻只發了條不帶任何評...
從聯合國與WHO不斷發表的悲情陳訴中,北京已經聽到他們在伸出的手,而且那手伸出的方向主要是北京。
當中國的愛國小粉紅紛紛為歐美疫情嚴重幸災樂禍之時,他們可能沒想到來自歐美的訂單消失之後果,就是國內大量工廠倒閉,成千上萬工人失業。
通過此疫,美國最應該反思的就是一點:不能讓流氓政權掌握某種關鍵資源的配置權,比如醫療物資的生產,美國應該具備一條龍的生產線,否則就會被掐住脖子。世界則應該反思:自從柏林牆倒塌之後,那些認為各國之間可以忽視政權性質成為共同體的和平主義簡直是幼稚之極。
改寫的手段有兩招,一是要徹底將武漢肺炎這一名稱從這場疫情中抹去。二是由習近平發話,應該明確調查病毒來自哪裡,尋找一個國家做替罪羊,在中共控制的國內輿論場中,美國已經中標。
在武漢封城之後,中共肺炎的政治衝擊波接連不斷,但主要不是針對中共政權,而是針對習近平。
以上事實說明,一場發生在武漢市的中共病毒傳染病危機,就因為中國政府在關鍵的一個多月中,做了四個錯誤的選擇,不僅讓全國染疫,還釀成了全球範圍的PHEIC事件,充分驗證了中國政治決策完全符合「墨菲定律」。
這次疫情最早於2019年12月31日由武漢衛生部門通報,但未指出是何種病情,因此錯過了控制疫情的初發期。
台灣民進黨蔡英文勝選,獲得連任。如同2016年那次一樣,這次仍然是藉助危機意識驅動下的民意。
川普總統發動的中美貿易戰,以及美國在較量過程中對中國政府所做各種壞事的不斷揭露,終於打破了中國話語的政治禁忌。
長達19個月的中美貿易戰,導致全球產業鏈重置,加劇了中國經濟困境。
從人心向背來說,中共已經失去了90後的千禧一代香港青年。
在貿易戰久拖未決,中國無論如何不肯按照美國願望簽署協議的情況下,中美脫鉤論一度成為一些人的猜測。
2018年,川普總統說了一句讓中國特別不高興的話:「我們在過去25 年裡重建了中國「,——往前推25年,就是克林頓擔任總統的1993年。
烏克蘭這個小國的蝴蝶輕輕扇動一下翅膀,就在美、中兩個大國颳起了風浪。
北京則加緊推進「二次回歸」計劃,讓中國國企全面掌控香港經濟。
這樣的「二次回歸」實現,對陸港雙方來說,都是一個沉重黑暗的噩夢。
中美貿易戰風雲突變,進了從未涉足的深水區。
面對美國豆農的困境,川普著急,北京歡喜。
共有約 8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