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美國「國家帳本」正在爆表

人氣 1578

【大紀元2021年09月30日訊】9月27日,我上美國國債Our National debt clock即時顯示搜索,錄得當天的國債是$28.43萬億,包括嬰兒在內的美國人人均負債$8.6萬。民主黨政府的總帳房——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在就任時誇下海口,她有足夠多的貨幣工具可以應付財政所需與通脹,如今也計窮無策,在9月22日致國會領導人的一封信中表示,財政部將於 10 月 18 日耗盡現金。美國有史以來首次接近潛在債務違約,政府官員和外部專家稱這將導致經濟災難,拜登政府希望國會提高舉債上限,儘管9月28日在參議院遭否決,估計還會繼續努力。

美國國債劇升成了收割本國民眾

美國國債是美國財政部代表聯邦政府發行的國家公債。在2020年以前,美國國債中約三分之一的公共債務由外國政府持有,其餘部分由投資者、州和地方政府、共同基金、美聯儲等持有。美國舉債歷史雖然源遠流長,但二戰之後建立的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布雷頓森林體系深刻地改變了美債的運作體系。美國國債之所以有國家、投資者願意購買,乃因美元是紙黃金、硬通貨,國債成為美國一把最鋒利的財政利器,從此,美國再也沒想過用本國的財政盈餘來消化國債,而是以美元來收割全球財富為其買單。問題是,2021年以來美國國債的最大購買者是美聯儲,終於出現用高通脹來收割本國民眾,其中中產受損最大。

就在美國媒體集體歡呼拜登那高達數萬億的大基建計劃與救助計劃之時,6月15日,濫印鈔票的美國,終於迎來了重大通脹,消費者指數(CPI)躍升至5%。沒有經濟學常識的人可能不知道消費者指數上升意味什麼,這裡講點歷史比較:2008年美國爆發次貸危機,CPI也才3.94%,如果把時間跨度拉到近30年,你會發現,美國的CPI普遍維持在2%左右,即便是伊拉克戰爭期間,美國的CPI也才3%。

這一切當然源於拜登政府舉債、印鈔Copy中國經濟模式。本文用剝洋蔥的方式,層層遞進,為讀者講解美國失樂園這一過程——近30年來國債如何形成的。為什麼是近30年?乃因四位總統均在世,其中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均是拜登的積極支持者。

28.4萬億國債這座羅馬城是如何建成的?

本節長話短說。老布什總統1992年卸任時,國債餘額達到4萬億,增幅50%,而GDP僅增加25%,國債/GDP是63%,比里根時期還要高。克林頓號稱美國的「中興之主」,上台之後,他實行以削減財政赤字作為核心的財稅政策,並以自由貿易和全球化帶領美國經濟走向繁榮,雙管齊下,給美國帶來了引人注目的經濟繁榮,股市紅火,通脹率從未高於3%,2000年美國GDP達到10萬億,但國債只增不減,卸任時國債餘額增至5.7萬億,國債/GDP達57%的高位。

小布什運氣不好,任期第一年就遇到911事件,美國先後發動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機構的報告,伊拉克戰爭的最終成本是8,146億美元,阿富汗戰爭消耗費用為6,856億美元,合計1.5萬億。再算上戰爭負傷、死亡士兵賠償金、養老金等其他類隱性成本,哈佛大學研究人員預計總成本在4~6萬億美元之間。卸任時,國債餘額首次突破10萬億大關,國債/GDP升至71%,任內增加4.3萬億國債,基本覆蓋戰爭花費。

繼小布什成為白宮主人的奧巴馬算是登峰造極,號稱「赤字之王」。三大類花錢去處: 2008次貸危機爆發,通過大幅QE,美國經濟在2010年恢復增長,國債規模突增2萬億;利比亞戰爭、剿滅ISIS。奧巴馬任期內的軍費預算明顯高於小布什;推出了不少為弱勢群體服務的福利計劃,出台了很多像醫改、住房、教育、失業救助這樣的「民本」政策,力圖縮小弱勢群體與富人之間的貧富差距。通過「福利換選票」,奧巴馬築牢了民主黨的票倉,成為美國左派十分熱愛的總統。

奧巴馬絕對不得罪富人,科技界的跨國巨頭都是其好友,為富人減稅是其認真落實的任期內任務。奧巴馬於2010年通過了《減稅法案》,2012年又推出《美國納稅人減稅法案》。在敞開手花錢的同時還要減稅,奧巴馬Change美國的雄心就只能靠國債了,他以平均每年1.1萬億的速度,將美債規模帶上了19.573萬億的山巔 ,國債增速遠超GDP增速。中國在他的遊說下一度成為美國最大債主。有這位「赤字之王」,繼「二戰」之後,美債餘額再次超越GDP。

這段時期出了個與中國國債相關的烏龍事件。2013年10月21日,美國ABC電視台的深夜脫口秀節目「吉米雞毛秀」(Jimmy Kimmel Live),請來一群小朋友召開「兒童圓桌會議」,讓他們發表對美國政府停擺問題的意見。當問到欠中國1.3萬億美元該怎麼還時,一位小朋友語出驚人:「我們繞到地球那一邊去,把中國人都幹掉。」雖然是個幼童無知之言,卻讓一些美國華人很憤怒,擔心出現新的排華法案,還發動了白宮簽名。但這烏龍說明少部分美國人開始擔心債務問題。

川普競選時曾提出要撙節財政開支,降低美國國債數額。在最初三年裡,他確實做到了,大批撤離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土耳其的美軍,要求北約、日韓等駐軍國家提高自己的防務支出,從而縮減美國的軍費開支。2016年12月,奧巴馬留下巨大19.573萬億美元債務,到2019年12月,川普大規模減稅,債務也只有22.719萬億。2020年1月,源起中國武漢的covid-19流傳美國,在疫情被民主黨高度政治化之後,川普政府只能大規模舉債、印鈔應付疫情,到2021年1月21日,國債高達27.78萬億美元

拜登入主白宮之後,美國債務與印鈔進入瘋狂狀態。外界估計,2020年川普政府時期超發貨幣大約在7-10萬億美元之間,拜登更狠,上台才八個月又印了6萬億。新增貨幣供應量,相當於兩個日本、3個英國的GDP,遠遠超過中國幾十年的外儲。要想把那些債券都賣給美國人或外國機構,顯然不現實,美聯儲的印鈔機必須加把力,自我購買以實現「自給自足」。

美聯儲印了多少鈔票?一般人不知道,但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康奈爾(@LeaderMcConnell)9月14日的說法已經足證其印量之多:「華盛頓的民主黨人已經在他們偏愛的自由派項目上花費了數萬億美元。他們一直在印刷鈔票並浪費錢,就像沒有明天一樣,美國家庭因此受到傷害。」

有人形象地評析:如今的美聯儲正在將自身變成一台超級抽水機,一邊「放水」印鈔,一邊又被迫不斷地「抽水」(通過隔夜逆回購買自家的國債)。這種自相矛盾的操作,造成巨大的金融空轉,大幅推高通脹。這些在美國的「國家帳本」——美聯儲資產負債表上顯現出來:自2020年3月疫情蔓延初期美聯儲宣布無限量寬鬆政策以來,美國印鈔購債進入快車道——今年6月10日,美聯儲資產負債表首次突破8萬億美元,比去年3月的4萬億翻了一倍。

美國政府籌錢的騰挪空間有多大?

任何國家的政府都不會創造財富,政府要擴大財政開支,一是加稅,這點拜登政府毫不手軟;二是舉債,這是美國一直在做如今更加毫無上限做的事情。

為什麼需要這麼敞開手花錢?是為其價值觀服務,聯邦救災項目包括無窮無盡的疫情補貼、失業補貼、非法移民與與阿富汗難民安置、基礎設施資金和醫療補助。最近這一輪國會辯論很能說明美國政治的奇怪現狀: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9月26日在美國廣播公司的「本週」節目中談到她將力推提高債務上限的法案時說:「參議院和眾議院,那些與總統不完全一致的人,對吧,讓我們看看我們的價值觀是什麼——我們不要談論數字和美元。讓我們談談價值觀。」她還不無得意地補充說:「我從來沒有把沒有選票的法案提上議事日程。」

參院辯論時,來自懷俄明州共和黨參議員Sen.John Barrasso(@SenJohnBarrasso)指出:

「這是民主黨的法案。

每一頁價值14億美元。

他們想在這周通過!

你認為南希·佩洛西讀過這個嗎?

你認為查克·舒默讀過這個嗎?

你認為喬·拜登讀過這個嗎?」

美國聯儲的騷操作:隔夜逆回購

佩洛西與她所在民主黨只關心選票,民主黨的擁護者及正在湧入的難民、非移都不關心美國的國債,只關心讓他們受益、給他們發錢的「價值觀」主張能否實現。但是,美國的舉債能力與其價值觀無關,購買者只關心投資贏利及投資安全。

如前所述,2020年以前,美國國債的銷售通常是三分天下,三分之一由外國機構購買,三分之一是美國公眾購買,還有三分之一是美國各大機構購買。但到2021年2月,情況發生變化,據美國財政部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美國國債前十大債主日本、中國、英國、愛爾蘭、沙特等都在減持,只有盧森堡小幅增持7億美元。如此情勢下,今年2月25日一筆620億美元7年期美債標售引發災難性結果,衡量需求的指標投標倍數(bid-to-cover ratio)僅為2.04,創歷史新低,並遠低於此前六次拍賣的認購倍數均值2.35。這一結果引發當時美債與美股集體閃崩,科技股重挫,納指一天暴跌3.52%,這意味著,作為資產避風港的美國國債滯銷,最後是美國有購買義務的一級機構和美聯儲兜底,買入了大部分份額,才防止此次拍賣的流產。此後,作為「全球資產定價之錨」的美債收益率的快速飆升引發了市場對於「資產泡沫」的討論。9月2日,作為全球金融資產基準的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僅為1.29%,遠低於3月底1.75%的峰值水平。9月1日,前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 聯合創辦人、「債券之王」格羅斯(Bill Gross)在接受彭博社的採訪時毫不諱言:美國國債是「垃圾」,現在購買美國政府債券是幾乎肯定賠錢的押注。

耶倫就任美國財政部長之職時,曾誇下海口:有足夠的貨幣工具滿足政府財政需要。現據市場觀察,她用得最多的方式就是讓美聯儲通過隔夜逆回購,成為美債的最大「接盤俠」。從3月份開始,美聯儲逐漸加大了隔夜逆回購(ONRRP)的操作量,6月30日一日內增加超1,500億美元,隔夜逆回購總量創新高至9,919億美元,邁向了1萬億美元的關鍵心理整數位。

貨幣大幅超發總是要反應在物價之上,這麼大規模的貨幣超發,必然引起高通脹,這就是CPI急升的原因。美國當前的現狀,與魏瑪共和國發生惡性通貨膨脹之前的幾年的狀況極具相似性。目前,美國政府正以其帶有現代貨幣理論(MMT)色彩的政策催發通貨膨脹——債務/GDP比激增,M2增長,零售額和PMI實現V型復甦。在數萬億美元的刺激計劃和經濟重啟提振需求之際,勞工和供應鏈成本飆升,普通美國人發現食品價格正在狂漲,錢袋迅速癟下去。

有什麼辦法阻止拜登政府將美國推向經濟危機的深淵?我對此很悲觀。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何清漣:拜登美式大躍進有個「攔路虎」
智庫:美實際國債逾123兆 每人負擔80萬美元
如何在通貨膨脹中守住錢袋子 美專家支招
美國物價正快速上升 應該如何應對?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王小洪上位 兩大破例 兩大怪象
【遠見快評】繼續清零5年?蔡奇漏嘴洩密
【微視頻】權力的遊戲:網絡存款暴雷甚於P2P
【時事人物】掙脫鎖鏈 清華學子黃奎歷險記
【秦鵬直播】李克強穩經濟?V型復甦很難
【拍案驚奇】河南熱過火焰山 郝蕾北京見淒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