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
這次疫情尚無緩解跡象,春節假期之後是否恢復上班上學,已經成為難題。2020年全國經濟社會活動受疫情衝擊的局面才剛剛開始。
美中經貿談判第一階段的協議意味著40年來美中關係的重大轉折,本文分析中共從崛起到收斂的對美戰略轉變。
經過長達兩年的反覆談判,美中兩國的代表1月15日在經貿談判第一階段協議上簽字。
我用十二個字來解讀美中經貿談判:對川普來說,不打是打,不罰是罰;對中共來說,贏就是輸。
從經濟困境到官場的「囚徒困境」,再到道德困境,說明中共確實在經濟、政治、社會三個主要方面都陷入了困境。
但習近平的困難在於,反腐產生的政治高壓並不能解決官場的怠政之習,於是就有了這次四中全會提出的「國家治理」問題。
開放金融真能救外匯儲備嗎?恐怕只是北京的又一次一廂情願。
對中共當局來說,頭痛的經濟困境已經是一個它始終不願承認的「新常態」了。
川普上任後開始清理他的前任們留下的負面遺產,其中最主要的一項就是重新調整美中關係。
「非洲豬瘟」與中國一向存在的本國豬瘟不同,其危險性和破壞性嚴重得多。
北京當局之所以誤判美國在華企業的動向,是因為它相信自己有三張「大牌」在手,可以坐看美國企業倒逼川普。
中美經貿關係自此全面惡化,已成定局。
中共不但把國內法律視為黨治的工具,連國際法也同樣會玩弄於股掌之中。
那麼,川普能不能贏呢?可以作以下判斷,在美中談判中,他不會贏得中共的妥協;但如果他贏得了明年的大選,他也就贏得了調整美中關係的機會,那時候輸家只能是中共。
自從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之後,搭上了經濟全球化的大船,迎來了一段經濟繁榮。
美中經貿談判的破裂終結了長達40年的美中蜜月,中美關係發生了幾乎是180度的大逆轉。
官員們多半在消極怠工,這是官媒最近不斷發表文章批評的官場時弊。
我們還得等幾年才能看出,烏克蘭的這次轉變,能給眾多轉型中國家的民眾帶來什麼啟示。
上個世紀80年代以趙紫陽為領導人的經濟改革就這樣在1988年秋就中斷了。
對中國來說,中意經濟合作的宣傳價值,可能大於經濟上的實際收益。
未來各地政府可能收多少房地產稅?擁有多套房的城市家庭可能採取什麼對策呢?
中國經濟最繁榮的年代,其實是在低素質製造業的道路上昂首闊步。
一個幽靈,社會主義的幽靈,一百多年前從歐洲飄到歐亞大陸,再到亞洲,造就了一個社會主義陣營,然後終於化為灰燼。
美中經貿談判不是對經濟全球化的「破壞」,而是一種對經濟全球化負面效果的校正嘗試。
我在此文中準備分析一下,人們對經濟下行有多大的抗壓能力。
一整代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從失誤中覺醒了。
就在2018年,中國的經濟下行已成定勢。
中美高峰會談在阿根廷結束,目前中美雙方進入貿易戰的「停火」階段。
今年國會的中期選舉落幕了。選舉結果令美國和世界上主要國家的觀察者喜憂參半
目前中美之間漸行漸遠的局面,源自貿易爭端,而貿易爭端則與中國的「世界工廠」密切相關。
共有約 3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