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義
迎新送舊的年關,又出了一則令人拍桉驚奇的趣聞。一個叫王福重的著名經濟學家在廣東衛視《財經郎眼》節目中談霧霾,觀點奇特新穎,一句話概括——「北京倒霉在生活在窮人中...
南水北調工程通水以來,大量爭議集中在水價上,換句話說,就是這個史無前例的跨流域調水工程在經濟上是否可行,是不是賠本買賣。其實主導工程的專家學者們早就知道這是個賠本買賣,
今天,在《看中國》網站上看到一篇報導,題目是《觸目驚心 東海魚已絕種 我們是否快滅亡了》,首先是6張照片,成千艘東海漁船密集停泊在港口,集體趴窩,因為海中已經無魚可捕了。
席捲中國東部的大霧霾剛剛過去,又出了一條大新聞:江蘇啟東16名環保示威者被判刑。啟東市法院對16名參與去年7月反對造紙廠建造排污口的示威者以「涉嫌犯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和「故意毀壞財物罪」,分別判處一年到一年半有期徒刑或緩刑。消息一出,網上罵聲不絕。
八月中旬,南方新聞網報導了一則關於滇池水污染的消息,題目是《滇池治理近20年投入逾百億資金水質依舊遭質疑》。其由頭是,幾天前,有關部門在滇池保護條例中加進了收取生態保護費的條款,引起輿論大嘩。記者形容「如投入滇池的一塊巨石,浪花四濺板磚紛飛。」
人們講起生態入侵,一般都是指防範不嚴密,某個物種悄悄地進入國境,形成擴散。但是巴西龜對中國的入侵,卻完全不能使用「入侵」兩個字,是自找的。
最近11月份的這次籠罩半個中國的霧霾,引發了大量的議論。美國華文報紙《世界日報》引述大陸《工人日報》的一篇報導,題目是「中國空氣污染比核輻射還嚴重」。文章指出,國際通行衡量空氣污染標準是測量每立方米空氣中所含懸浮粒子,世衛標準是每立方米20微克,但中國只有1%的城市居民生活在40微克的水準以下,58%城市空氣中的微細粒子更在100微克以上。而目前中國國家標準...
籠罩中國東部的大霧已經消散了,但是由此而引發的爭論還在繼續,而且從網上爭到了報紙上。
最近世界銀行警告說,不斷減少的水供給將激化中國的貧富矛盾、城鄉矛盾;如果不大力改變用水方式,在未來的10年裡,將有數千萬中國人成為環境難民。
耶魯大學有一位經濟學教授叫陳志武,曾經在北大的一個演講中談到有毒的黃鱔。他轉述了一位中國科學院環境研究所知名學者對他的一番話:「你們知道如今的黃鱔為什麼長得這麼快嗎?就是因為飼養者用了激素,人吃了黃鱔,激素在人體內七、八年還發揮作用。」聽到這話之後,嚇得那些與會學者們再也沒人敢吃黃鱔了。
十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題目叫《從癌症村走向癌症河》。據當時我能查到的資料顯示,中國700條總長10萬公里的河流,被嚴重污染而不能飲用的河段,按中國的標準、按保守的說法,大約已經占了70%以上。
地下水的情況,所有的人都很關心,因為這是人類基本生存條件中最基本的條件。地下水與我們每個人、每個家庭、以至於整個民族的生存,都有著直接的利害關係。
最近雲南陸良縣鉻渣污染事件,成了一個大新聞。從國家總理、環保部副部長,到雲南省各級政府部門,都在密切關注、並且追究責任。
最近一個時期,長江中下游出現了極端反常的氣候。先是50年不遇的大旱,旱得長江成了一條水溝,航運中斷;中國最大的兩個湖泊,鄱陽湖和洞庭湖,湖底裸露,可以走汽車,長出了一人多高的荒草,還可以放牧牛羊。緊接著這兩天暴雨、洪水成災,許多地區直接從大旱轉變成大澇,就跟按了個電鈕一樣。
25年前的4月26號,前蘇聯烏克蘭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爆炸,核污染遍及歐洲。在這個紀念日,烏克蘭、俄羅斯和世界上多個地方都有紀念活動。當然切爾諾貝利當地沒有紀念活動,那裡至今還是一座被廢棄的死城。人們只能在切爾諾貝利附近的小城斯拉夫蒂奇點燃蠟燭,把鮮花敬獻在那些當年為了拯救人類而英勇獻身的犧牲者的遺像前,在核電站發生爆炸的那個時刻,教堂敲起了25響鐘聲。
我們所繼承的地球,是一個山清水秀、土地肥美的地球。直到我這一代人,在青少年時期尚未聽說過什麼足以改變我們生活的環境災難,什麼艾滋病、毒肉、農藥超標蔬菜水果、地下水污染,等等。也就是說我們沒有什麼可以怨恨祖先的,他們不僅生養了我們,還給我們留下了可以用詩歌來讚美的大自然。
連日來,日本大地震成為世界頭條新聞。隨著搶救行動的順利展開,社會逐漸恢復安定,現在全球的視線集中於核電站事故。
新年通常是帶給人希望,讓人充滿信心去憧憬新生活規劃新人生。然而, 剛剛進入2011年才12天,廣西師範大學就發生跳樓自殺事件。元月十二日早8點左右,廣西師範大學外語學院一個青年女教師從該校育才校區的教學樓上跳下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死者是一名聰明美貌極富魅力的青年女子,如果不是生活實在無望到了極端困難的境地,她怎麼會選擇在一個冬天裡最寒冷的一天用自己美麗的身...
最近看到一篇報導,“中國地下水污染嚴重,污染治理需千年”。這題目就叫人眼前一亮,裡邊有一個關鍵字——“千年”,污染治理需要一千年。
坎昆氣候會議結束了。在東道主墨西哥的大力推動下,儘管有種種複雜的分歧,還是達成了比較積極的成果,全世界關切氣候災難的人都松了一大口氣。
據出席烏魯木齊“陸海統籌、海水西調高峰論壇”的專家學者們說,西北地方降雨量多寡取決於三個充要條件:一是西風帶;二是高山冷凝系統;三是水汽供應源。
南水北調工程試圖把南方的水引入北方,已經遭到了強烈的質疑和反對。但他們手中有權,又有銀行做後盾,早就開始硬幹了。最近,又傳出一個更加宏偉的夢想,不是要調淡水了,而是要“海水西調”。把渤海的咸水、污染水引入新疆乾旱地區,化沙漠戈壁為良田。咋聽起來像是搞笑,但人家很嚴肅,召開了全國性的會議,大張旗鼓地造輿論。10月5號在烏魯木齊召開的“陸海統籌海水西調高峰論壇”...
半個多月前,上海報出一條極有意思的環保新聞。上個月20號上海浦東舉行了一個盛大的頒獎會,這是世界造紙業巨頭金光集團APP的第四屆“金光印藝大獎”。 綠色和平的中國分部向活動主辦方金光集團APP頒發了一個特殊的獎項,“金鋸獎”,意思是你們的油鋸厲害,鋸倒森林無數,在毀滅森林上做出了傑出貢獻。實際上是譴責金光集團在過去三十年裏從未間斷的毀林行徑,同時督促金光集團...
前兩天,10月17號,英國《衛報》一位名叫華衷的記者,寫了一篇報導,題目是《中國崛起苦了環境傷了人》。文章開宗明義地說:“從外匯存底到最快的鐵路,崛起的中國拿下多項世界第一。但發展帶來的環境災難、消費者的毫無節制,也使中國可能成為全球環境災難的引爆中心。”
今日之中國是一個魔幻的國家,各種匪夷所思的怪事如雨後春筍、生機盎然。上周我向各位朋友報告了湖北省咸甯市和黃岡市大規模的前所未有的毀林現象。山清水秀、好好的天然林,放一把火燒得精光;然後再栽上用於造紙的速生林。這種破壞生態環境的怪事,居然還是政府部門強行推動的。網上罵聲一片,原來是官商勾結,背後有利益關係。
舟曲特大泥石流災難發生之後,人們都在探尋災難發生的原因。在言論不太好控制的互聯網上,線民們交換了當地的即時消息、調查報告、搜索到的相關檔和資料,總結出了三個主要的原因,即瘋狂修建水電站、不加節制地開礦挖掘、和對森林植被的毀滅。進一步的結論,自然是人禍。
今年汛期以來,長江、漢江洪水夾擊武漢。武漢一度告急,但三峽大壩卻多次置長江下游的安全於不顧,以每秒4萬立方米的流量大量洩洪。
環保部副部長張力軍先生介紹了第一次全國污染源普查的結果。然後表示,根據發達國家走過的路來看,人均GDP為8千美元的時候,污染達到峰值、之後開始下降。由於中國走的是不同於發達國家走過的經濟發展之路,所以中國污染有可能在人均GDP為3千美元的時候,將出現峰值、之後開始下降。
不久之前,環保部副部長張力軍先生說,根據發達國家走過的路來看,人均GDP為八千美元的時候,污染達到峰值;之後,開始下降。
4月20號晚上,英國石油公司墨西哥灣的叫做“深水地平線”的鑽井平臺突然發生爆炸、並引發大火,造成了11名工作人員死亡。漏油事件所產生的污染大大地超過了最初的估計,極有可能超過1989年發生在阿拉斯加州海域的埃克森漏油事件,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原油污染海洋事故。
共有約 150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港珠澳大橋下週二舉行通車儀式前夕,突然傳出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於周六墜樓死亡,消息震驚海內外。最早公佈消息的中共港澳辦網頁稱鄭曉松是因罹患抑鬱症而墜樓身亡,而澳門警方則稱案件仍在調查,外界質疑死因疑點重重,背後有更深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