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数:状元锦袍之奇梦

文╱明古
font print 人气: 1502
【字号】    
   标签: tags: ,

梦中,新科状元的锦袍上绣着自己的名字。第二次入梦,为何锦袍上的名字竟模糊不见?原来是他动了这么一念……

清代有一位状元,他中状元的过程颇有几分传奇色彩。

这位状元出生在极富有的家庭,小时候就与另一富裕人家的小姐订了婚。他的父母生性慈善,经常施舍钱财救济他人,因而耗尽家财。父母去世时,家境已经和普通人家没什么两样了。

状元到适婚年龄,岳家却后悔了:不愿将女儿嫁给这个破落的穷小子。但在注重承诺、信义的古代,那富岳家又不能公开悔婚,于是将家里的一个婢女冒充女儿出嫁。状元当时不知真相,还以为他的夫人真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

一天,他做了一个奇梦,梦中他来到一处美妙的地方,那儿的楼台亭阁辉煌壮丽,皆非人间所有。他看见几位女子正在绣一件锦袍,便好奇地问这件锦袍是干什么用的。

“此乃新科状元的礼服。”她们答道。

他再仔细一看,锦袍上绣着他的名字。这时他便醒了过来,心里非常高兴,想到自己父母积德,他将高中状元,从此便自视甚高。

古人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久之后,那富岳家以婢女顶替出嫁的事渐渐地为人所知了,一些人便借此讥讽他。

他回家直问妻子,妻子如实回答。他听后气坏了,暗想:堂堂状元郎,怎能以婢女为妻,等日后我中了状元,一定想办法休了她。

又过不久,他再次入梦,来到先前的地方,那几位刺绣女子仍在原处,可她们却对他态度冷漠。他再看锦袍上自己的名字,却发现已经模模糊糊,将要消失了。他大惊失色,连忙问为什么会如此。

那几位女子答道:“此人近日生出了抛弃妻子另娶的邪念,被神察觉,已下令换人了。”说完,他便惊醒了。

他醒来后悔无比,深深忏悔自己的邪念,发誓此生与妻偕老,再也不因妻子婢女的身份而轻视她。从此夫妻和好,相敬如初。

数年之后,他一举夺魁高中状元,从此飞黄腾达,成了朝廷的封疆大吏。

资料来源:《北东园笔录》#◇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晋安帝的时候,冀州桑门有个法珍和尚告诉他的弟子普严说:“嵩山的神告诉我,江东有个刘将军,是汉家的后代,他应当做皇帝。我把三十二枚璧玉和一块金子给了他,是刘氏几代次数的卜算。”普严把这事告诉了同学法义。
  • 马铎,长乐(今福建长乐县)人士,永乐九年(1411年)他以岁贡生的资格入会试。有一天,他正赶路,见一女尸暴露在路边,于心不忍,脱下自己的衣服将尸身盖住,并将其移至一古墓安葬。这样一来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眼见得旷野茫茫,夜幕四垂,正凄惶间,忽见远处有一点微微的灯光。他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疏林中有间茅屋,就大着胆子叩门求宿。不料开门的却是个素装少妇。那少妇不卑不亢,询知来意后,便答应借宿。这使马铎倒有些犹豫。他回头一看,天已大黑,而自己奔波一天十分困倦,只好硬着头皮进里屋歇息。他低着头不敢看那少妇,也不多说话,放下行李,纳头便睡,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及至醒来,天已黎明,便匆匆告别那少妇打算赶路。那少妇不说别的,口占一绝道 :
  • 清朝时期,某地有李月生兄弟三人,李月生他排行老二。他们三人的父亲很富有,用缸贮存金钱,同乡人便用“八缸”来称呼他。人都有老的时候。有一年,老人卧病在床,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便唤来儿子分金钱,结果,李月生的哥哥分得八成,弟弟分得二成。月生什么也没分到,因此,他对父亲有些不满。老人说:“我不是偏心有爱有憎。地窖藏着钱,必须等到没有多少人时,才能把它给你,不要着急。”
  • 睡仙陈抟写给张咏的一首诗,竟然准确的预言了他为官后赴任的地点、任务,乃至于将来养病休闲的缘由,真是不得不令人感叹人的一生真的是有定数的啊。每个人的一生有其定数,那社会的变迁有没有定数呢?肯定也是有的。其实现在中国社会将会出现的变化,不仅是有定数的,而且上天还用类似于陈抟赠诗的方式,明确直白的把未来要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中国人民。
  • 大家知道明末反王张献忠是被清朝肃武亲王豪格一箭射死的,《清史稿》卷二一九、列传第六、太宗诸子中也都记载了“豪格亲射献忠”之事。
  • 大唐天宝年间,杨国忠仗着他是杨贵妃的堂兄,权势渐高,各地贡奉的奇珍异宝,莫不先送到他的门下。其豪富奢华,朝中无人能与之相比。一天,忽然有位妇人来到他的府前,请求见杨国忠。守门人不放她进去,她便对守门人大叫大嚷着说:我有件大事,要亲口对杨公说。你为什么阻拦我?你要是不让我见杨公,我立刻让这儿着火,把杨公的宅院焚烧掉。守门人听了她的话很害怕,便向杨国忠报告。杨国忠一听,也挺惊讶,就召见了那位妇人。
  • 明朝早期有一个名叫曹本(字子善)的兵部侍郎。据说他出生前,他的父亲曾做过一个非常奇特的梦。今天我就来给大家讲讲这个梦。
  • 清朝时,有一个富家子弟遇见一个算命人,便请其算命,不料得出的结果却是富家子弟当在某日某时被牛角所触死。那个富家子弟大为吃惊,深恐其应验,从此便深居庭院足不出户,最后还觉的不保险,便搬到高楼上居住,手下人保护周密,任何一头牛都不得靠近。
  • 据清代古籍《夜谭随录》记载,在雍正庚戌(公元1730年)年的八月十八日,也就是北京发生地震的前一天。有一个西域人,怀抱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进茶店,刚走到门口,小孩就抱住大人的头颈,哭着不肯进去。大人奇怪的说:“难道是小孩怕这店里人多吗?”便又抱着他到其它店,一到店门口小孩就又哭了,换了好多地方都这样。这个人觉的很异常,对小孩说:“你平常不是很喜欢进茶店吃糖果吗,今天怎么这样啦?”小孩说:“我看见今天各家店里卖茶的人和吃茶的人,脖子上都带着铁枷锁,所以不想进去。还有今天街上来来往往走的人,怎么很多都带着枷锁呀?”
  • 有一次,宋仁宗(1010-1063年)驾临便殿,忽然听到两名平时在身边的侍从人员,在争辩什么,讲的很热闹。宋仁宗觉得好奇,就把他们叫来一问,才知道他们两人在争论人的贵贱是谁定的。甲说:“人的贵贱,是由上天注定的。”乙说:“人的贵贱是皇帝决定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