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惊动京城集体爬烟囱案 辽宁官员秋后算账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曾经惊动北京当局的辽宁建昌县七位访民爬上75米烟囱撒传单事件,事过已将近半年。当时,这些走投无路的访民接受当地政府承诺后,回到当地即刻遭到软禁,并将已给访民补偿的钱全数收回,有四位访民被当局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判刑。

当地政府撕毁承诺 反以“敲诈勒索”定罪

2010年5月7日凌晨3时许,建昌县访民韩锡轩、韩玉成、张行龙、樊翠珍、刘青荣、张桂庭、王志廷等七人,因多年上访未果,绝望之下,他们爬上北京丰台区马家堡路5号泰华物业公司院内高达75米的烟囱,撒了大量传单,他们的横幅上写着一个“冤”字,抗议腐败和表达各自的诉求。

当时,在京上访的数百访民在烟囱下声援,均统被警察驱散或带走。事发后,北京公安、葫芦岛驻京办马上赶到现场,当地政府官员为了尽快平息事件,答应给七位访民家属在葫芦岛银行存了共715万元人民币。在历时40多个小时后,七人于5月9日同意被解救。

回到当地,当地政府不仅将该笔钱收回,于5月10日以“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七人。2010年10月17日,当地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分别判处韩锡轩有期徒刑4年、韩玉成3年、樊翠珍3年、刘青荣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张桂庭、王志廷和有病在身的张行龙另案处理。

这七人同样都爬上烟囱,访民王志廷、张桂庭因同意和当地政府达成协议,分别得到3万元和69万元的赔偿。而其余访民不同意,则被判刑。

樊翠珍的女儿表示:“因没有办法活,母亲才爬烟囱,政府出面协调,给你150万,然后下来了,当地政府接回来。政府单方面毁约,把钱要回去,把我妈送看守所,现在判三年。现在你同意协商就回家,你不按照它的就判你,一同爬,不同罪。”

有律师认为,爬烟囱行为并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扰乱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的正常活动。

上访长达50年 张家接力式告状

访民张行龙的爸爸张士坤在1960年10月反右整风时期,被当局迫害致死。为了给父亲平反,他们一家几代人50年来不断上访,要求给父亲恢复名誉,并赔偿所有经济损失。

直到2003年6月30日,当地有关部门才出具“对张士坤定为反革命没有事实依据,可予以平反”的结论。但张家已为此奔走了40多年。

53岁的张行龙爬烟囱被带回当地后,被监视居住60多天。因第二次脑血栓发作被送医,虽抢救过来,但他已说不出话,每天只能依靠胃管喝流食。

张行龙的妻子说:“在软禁的时候,他得了脑血栓,差点死了,现在不能走路,不能说话。现在政府不给治疗费。我没上烟囱,也列为重点,被监视居住,有可能判我。”

张行龙的女儿张静为此写下 “我们不想祖祖辈辈都上访”的文章发在网上,她将家里的遭遇告诉所有的人,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她写道:“上访是奶奶、爸爸、妈妈他们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株连九族将我也劳教?这不是逼着我们祖祖辈辈告下去吗?我无语了。”

上访经历

这些访民因各自冤案,上访了好几十年,被各级部门“抛弃”后,被逼爬上烟囱维权,希望借此引起中央领导的关注。他们七人中最小的50岁,最大的70岁。

据《权利运动》报导,韩锡轩的妻子侯翠华因保护自己的耕地上访,2003年9月,被当地政府以“涉嫌抢夺罪”非法羁押98天,受此打击,其妻释放后精神失常。

韩玉成因保护自己的房屋和耕地上访,2000年12月13日,遭到当地公安拘留13天,在拘留期间受到迫害,造成他一眼失明。

樊翠珍的儿子冯彪于1995年9月18日被闫树权等人砍死,其丈夫被砍重伤,她自己也受伤。而杀人凶手却以故意伤害罪判处15年有期徒刑,民事赔偿只有9千元人民币。樊翠珍不服而长期上访。

现在樊翠珍的女儿为救母亲到处上访,她说:“我妈58岁,她(母亲)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浑身都是病,我爸被砍重伤没有劳动力。上访16年,现在家破人亡,家里什么都没有。我都急得不行了。”

刘青荣的儿子石树吉于1996年3月14日,在沈阳市宏凌煤矿工作时,因瓦斯爆炸死亡,事后只赔偿1.5万元人民币。刘青荣因此上访14年未果。

评论
2010-10-28 10: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