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到中国去的器官移植专家

图:拥有20多年器官移植经验的专家埃里克‧戈德堡(Dr. Eric Goldberg)讲述不愿去中国做临床研究的原因。(摄影: 刘菲/ 大纪元)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报导)在临床试验市场逐渐东移、外国药厂纷纷看好中国之际,一位美国器官移植专家却拒绝了到中国进行临床试验的邀请。12月22日,他在加州托伦斯市(Torrance)向媒体吐露,中国的人体器官来历不明是他做出这样决定的原因。

埃里克‧戈德堡(Dr. Eric Goldberg)医生行医22年,专精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目前是一大型跨国临床试验公司的高级总监,主管全球范围内器官移植抗排斥药物的临床试验研究。他说,最近公司赢得了一项到中国做临床试验的合同,“中国如 ‘狂野西部’,是(公司开拓的)前沿阵地。”但是他却对公司提出了相反的建议:“我认为去中国招募医生和病人是一个坏主意,”他说:“中国的器官移植规定不符合世界接受的规则,令人感到不安。”

美国供体奇缺 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盛行

据戈德堡医生介绍,在美国,人体器官来源大多是脑死亡病人,其中有70%是死于交通事故。而找到一个匹配的器官至少需要十几万的人体资源库,因此,在美国,肝脏移植等待名单上的病人往往要等7年,85%病人会在得到器官之前死亡。心脏移植更为罕见,即使是供体选择范围较大的肾脏,病人至少也要等3~5年才能得到。“但是一旦你和中国联系上,平均等待时间是一星期。” 戈德堡医生说,带人们到别国寻找器官的所谓的“器官移植旅游”已经成为一个极为有利可图的行业。“我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中国是美国人去(寻找)器官的主要地区之一。” 戈德堡医生列举了所知的一些主要器官的价钱:一个肾脏6万2千美元,一个心脏13到16万美元,一个角膜3万美元……。

中国政府已经公开承认他们在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是戈德堡医生指出:“问题是中国的死刑犯人数只占总器官移植数量的很小一部分。”同时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人死要保全尸,很少有人愿意主动捐献器官。“这些数字就是对不上号。” 因此戈德堡医生所得出的唯一解释就是:“中国有人正在(因器官移植)被谋杀。”

在阅读了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有关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后,戈德堡医生更坚信以上结论是有效的,并说:“根据我的研究,(中国人)的动机是金钱。大约十年前中国对医院的拨款发生了变化,而那时正是器官移植急剧增加的时候。器官移植是非常有利可图的。”

麦塔斯与乔高在过去的4年里公布了三个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最后一个出版成书《血腥的器官摘取》。由于他们为呼吁世人关注中国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器官所做的不懈努力,二人均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图:麦塔斯与乔高合著的《血腥的器官摘取》,二人因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所作的努力而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摄影:刘菲/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是活摘器官的主要目标

为什么法轮功学员成为主要的受害者呢?戈德堡医生认为:中国有七千万到一亿法轮功修炼者,他们被中共视为国家的敌人,无需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能被投入劳教所。在劳教所里他们被迫接受身体和组织类型检查。根据乔高和麦塔斯所记录的采访表明,这些法轮功学员是在被麻醉后,身体有用的器官被一一摘除,最后被送进焚尸炉销赃匿迹。

“谴中共活摘器官国际联盟”南加州代表、泰坤整体医疗中心主治医生达纳‧丘吉尔(Dana Churchill)指出,在调查人员假扮病人打到中国医院的电话中,有医生主动承认可以提供法轮功学员器官。

戈德堡医生认为中国政府的缺乏透明度就是问题所在:“中国政府否认杀害法轮功学员的指控。如果的确没有这样的行为,中国政府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来向世界证明他们如何能在一周或者一个月内提供可移植器官。”但是他说中国政府从不参加有关器官移植的国际组织,而且拒绝公开这方面的数据。

为器官而杀人是种族灭绝行为

“在中国政府能变得更加透明以前,我会告诉所有与我合作的公司不要到中国做生意。” 戈德堡医生说目前他提出的建议都成功得到采纳。他进一步说:“我愿意看到美国政府用法律禁止到中国做器官移植。”他承认批评人们为挽救自己的生命去寻找器官是“困难的”,但是“为器官而杀人显然和(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以及其它的种族灭绝行为是同等的。”

中国非法器官交易国际有名,但是各大制药公司、生物技术公司对此却有不同的态度,戈德堡医生说,有的大公司在了解真相后表明不会在那种环境下进行临床试验或药物研发,有的则认为他们不是警察,也不是政府机构,因此无需关心器官的来源。

当被问到活摘器官是否仍在中国发生时,戈德堡医生引用了一句麦塔斯的原话:“一切都没有变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0月30日,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者,加拿大国家勋章得主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先生在布里斯本南区新利班的昆士兰台湾中心进行了中共非法杀人活摘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专题研讨会,引了各界人士近百人到场聆听。澳洲参议员Senator Mark Furner并到场聆听。麦塔斯的布里斯本讲座更吸引了广泛媒体报导,包括ABC 电视台、ABC电台、SBS电台、Sun-Herald、AAP、Curiermail、 Southern Star、Satellite 及布里斯本时报(Brisbane Times)等。
  •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者,加拿大国家勋章得主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先生于10月30日及31日两日访问了澳洲布里斯本,在台湾、越南、印度社区举行三场讲座外,并参加了缅甸及印度社区的活动。此外麦塔斯也拜会了驻布里斯本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处长宋文城。
  • 11月3日傍晚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者、加拿大国家勋章得主大卫 ‧麦塔斯(David Matas)先生在结束了澳洲布里斯本和纽西兰奥克兰的真相之旅后来到雪黎,他将在11月4日上午11点纽省高等法院前就诉江案审判结果举行新闻发布会,揭露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并在当晚7点种在拜莫尔Belmore 市政厅召开《非法杀人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专题研讨会,11月5日上午在西雪黎大学继续演讲。
  • (大纪元记者周月谛、周行多伦多报导)获奖作家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访问多伦多期间对大纪元说,他正在写一本关于发生在中国的“活摘器官”的书,并期望该书能在半年后与读者见面。
  • 2010年11月4日-6日,国际人权教育大会在澳洲悉尼大学召开。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明尼托巴大学法律系教授大卫·麦塔斯在大会上讲述了他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经过独立调查,揭示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来自世界各国的人权代表,对在中国发生的这一暴行表示震惊。
  • 读新闻《澳媒:中共血腥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作藏头藏尾对联
  • 《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中》披露了马克思主义源自一个撒旦教秘密组织的这一重要事实。据曝光的现代撒旦教内幕资料,撒旦教聚会常有的活动是男女纵欲狂欢;也经常有活人祭,被杀的人多数是魔教里不被信任的人。由此,共产国家和共产主义者以大量杀人为统治手段;杀人模式层出不穷;杀人手段极其残忍的这些共同特征的源头和起因就更加清楚了:杀人符合共产主义的魔性,是魔鬼对人类仇恨和破坏毁灭的具体表现。
  • 在公开场合,班尼迪克·罗杰斯总是保持低调,但他发言的状态和私下的谈话,总能让人感到一种善良与平和。深入接触罗杰斯之后,发现他有着温和的性情,乐观的心态,以及水滴石穿般的毅力。他多年来在“不受欢迎”的情况下,出入缅甸几十次,只为发掘缅甸人民经受的苦难,让世界听到那里人们的声音;他也不畏惧中共的强权政治,公开多次为法轮功修炼团体发声,揭露活摘器官真相。罗杰斯也有着自己的信仰,那就是“为那些不能发声的人发声”。
  • 从1999年之前的官媒摄影记者,到关注维权人士、揭共产党真相的独立记者、作家、纪录片制作人,杜斌被中共称为“专门挖政府伤疤的人”。他因此丢掉了《纽约时报》的工作,一度被非法拘禁,但他说,“我做的事情我觉得很值。”在新著《长春饿殍战》面世之际,杜斌接受大纪元专访,畅谈心路历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