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溪 :一位清华才女的陨落

小溪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2月18日讯】我们从一位清华才女陨落的轨迹看一下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残酷程度。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一户普通的农家有一个女娃呱呱落地,她就是柳志梅。小志梅从小就天资超常、聪明过人,书也没见她怎么读,可就是成绩好。从小学到高中,一级未留,一九九七年,一次选拔测试,十七岁的柳志梅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北京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读书。

在清华,志梅仍然保持着优异的成绩,同时她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清华园的小树林里,她总是一早就来炼功。当时炼功点上学功的人很多,她总是认真细致地帮助新学的人纠正炼功动作。她平时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人,一位清华校友回忆当时的柳志梅是“一个非常纯真善良的小姑娘”,为人谦虚,从不显耀自己,纯真却又很有主见。

清华大学是全国第一流的高等学府。当时在清华有十来个炼功点、近千位师生在修炼法轮功。这么多一流的人士修炼法轮功,本身就是在证实着法轮功所具有的科学性。他们对法轮功的认识与自身修炼中的实践,也在加强着他们对这一信仰的坚定。可是,非法的迫害开始了,而且这场旷古未闻的迫害是以运用整个国家机器进行的,迫害的恐怖笼罩着每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也在考验着他们对大法的坚定!

这时的柳志梅还未读完大二,学校强逼志梅的父母来北京将她带回家。九月,校方对她不予注册,之后强令休学并且不出示任何书面证明。在历经数次被抓被打及短暂关押后,柳志梅坚持信仰不妥协,二零零一年三月被学校开除。

被学校开除了,志梅没有动心,她和其他的法轮功修炼者一起做着证实大法的事情。二零零一年五月,柳志梅在北京海淀区的租住屋内被非法绑架,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柳志梅头被打变形,胸部被打伤,多个指甲被摧残掉。在丰台看守所期间,恶警把椅子的一个腿放在柳志梅脚面上,然后坐上去用力捻。

更令人发指的是,几个彪形大汉把柳志梅吊起来折磨,一个恶警说:“你再不说,我就把你衣服扒光。”柳志梅当时年仅二十,她哭着对恶警说:“论年纪你们和我父亲差不多,我应该叫你们叔叔,求你们千万别这样……”

在北京七处看守所,一次提审时,被蒙住双眼押到一个秘密地点,关进一个长两米、宽一米的牢房,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折磨。一个女孩子在这样一个狭小、封闭的空间长时间与世隔,一般人可能会发疯的,而柳志梅刚刚二十岁。

在一年多的辗转关押期间,柳志梅乐观而坚强。她给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讲做人的道理。在自己的日用品非常少的情况下,毫不犹豫地拿出自己的东西送给别人。她的坚强、善良像冬日里的阳光,给同在黑牢中的人们传送着丝丝温暖。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岁的柳志梅被扣上十几项罪名,经北京海淀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转至山东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大约二零零三年时,柳志梅的精神出现异常,从监狱教育科里经常传出柳志梅的哭喊声:“我没有病!我不打针!我不吃药!”

山东省女子监狱的狱警邓济霞,她经常带着志梅去监狱里的小医院叫犯人给打针。每天打三针,几乎天天打,理由是精神病。

柳志梅曾自述,所注射的部分药物有:氯氮平、舒必利、丙戊酸钠、沙丁丙醇、氟丁乙醇、氟沙丙醇、沙丁乙醇等。志梅还曾告诉人打针后嗓子发干、大脑难受、视觉模糊、出现幻觉、大小便解不下来。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柳志梅在监狱接见室里见到来看她的哥哥和嫂子。她两手搭在哥嫂的肩上,脑袋耷拉着,头歪向一边,有气无力,站立不稳。

二零零八年十月,山东省女子监狱打电话通知志梅的父亲,叫十一月十三日去接柳志梅回家。父亲把志梅接出监狱,在火车上,她告诉父亲,临出来前三天检查身体,说她后牙上有个洞,需要打针,说一个洞眼打一针,花了近六百元,后来没要钱,免费给打了针。

刚到家的头两天,柳志梅看起来还算正常。柳氏家族亲戚多,父亲领着志梅挨家挨户去看望,大家见她出狱了都很高兴。到第三天,柳志梅突然出现 精神异常,并且一天重似一天。她显得躁动不安,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胳膊做出跑步的姿势不停的来回抽动,整夜不睡觉,有时一天只睡两个小时。

她很快就失去了记忆,说话语无伦次,一句话要重复三遍。而且大量饮水,每天要喝六、七暖瓶的水。小便尿在被褥上也不知道,睡在尿湿的被褥上也无知无觉。

亲友们大惑不解,怎么回家两天就变成这样呢?先前那个聪明伶俐、热情大方的志梅曾是整个家族的骄傲啊,几年不见,原来的才气都哪里去了?怎么会变得如此痴傻?亲友们观察柳志梅牙齿上并没有洞,看来,临出狱前所打的针的药力发作了。幸亏在她出狱时告诉了父亲监狱给她打了针,她要是没有告诉父亲呢?亲友们能猜测出来她痴傻的原因吗?

那么,监狱为什么要把她变成痴傻?在她的身上还留有多少屈辱和罪恶不为人知?仅仅为了掩盖自己的罪恶监狱就能下如此的毒手,可想而知,她受到的屈辱该有多么的巨大。

柳志梅的口被用这种形式封住了。她的左手中指已残疾,骨节粗大,严重弯曲变形。业内人士指出,这是柳志梅遭受长期注射毒针所致。那么她究竟受到了哪些酷刑?这样的罪恶真的就那样掩盖下去了吗?

清华大学是多少青年学子的梦中学府啊!在她百年的风雨沧桑中,见证了多少世纪风云,孕育了多少科技精英。在清华学子中,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酷刑折磨的人还有很多,有的甚至被夺走了性命。可是把人摧残至痴傻的邪恶程度,比起杀人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个有着无限前程的才女就这样在中共的摧残下陨落了。她被迫害时才刚刚二十岁,那时的柳志梅高挑的身材,眉清目秀,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朝气。历经十年的折磨,她连自己多大了都不知道。有一次她在墙上写下了隽秀的四个字——清华大学。

这就是她的梦吧。那美好的记忆被毒针给抹去了,同时被抹掉的还有诸多不为人知的痛楚和悲酸。她零乱的思绪里冒出的那个梦还会在她的头脑里显现吗?

这是清华之痛!这也是每一个中国人心中的痛!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诗歌:上善若水
麦立:谁的舞台
麦立:水花的旅程
小溪 : “我还能做什么?”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新闻看点】人质外交背后 中西两个不同教训
【马克时空】B-2隐身轰炸机造就美国梦 反成中共噩梦
【时事军事】核动力潜艇 将平息一切争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