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林冲夜奔

受人陷害的林冲走出漫漫长夜
袁荣易
  人气: 1451
【字号】    
   标签: tags:

《林冲夜奔》可上溯到明朝李开先的《宝剑记》传奇(1549年),目前有京剧的演法与昆曲的演法,而这两者所演的剧本就是李开先的剧本,主要是宝剑记36、37出。京剧的《林冲夜奔》,有徐宁出场“起霸”、追捕林冲,他使用长枪与林冲的宝剑对打,舞台显得比较热闹。北崑则单上林冲,一人演到底(俗称一场干),突出单一主角的独特魅力。

京剧划分场次较多,除了徐宁,还有古庙伽蓝神,伽蓝神的脸谱古朴神秘,坐在桌上表示神祇,他暗中护佑林冲。另外,还要上梁山泊的王伦,命令杜千、宋万下山接应林冲。京剧剧团组织完备,各种角色尽可出场发挥,共同承担戏份。同时,林冲被分割成五次上场,像是不断在黑夜中,屡屡出现,朝前直奔而去。夜中行走京剧术语称为“走边”,林冲这五次上场身段各不相同,称为“五场边”。京剧排场大大不同于昆曲,京剧演出的《林冲夜奔》,有时也叫做《大夜奔》。

今天大陆上像高俅父子这样的贪官污吏,可说已经无所不在,并且真正成为世袭制。他们构陷正义之士或强夺民妻,层出不穷到罄竹难书的地步。迫害的手段,林冲还可说比较幸运,而且尚有梁山可奔,共产党则一网打尽让你无路可走;受害者被酷刑虐待不说,它还让你“被自杀”、“被发疯”。即使如此,仍有不肯低头,勇士般的维权律师如高智晟,历经各项威胁,却一次又一次站出来为受害者说话。一年多前高智晟被捕下狱后,即告下落不明,纵使在全世界注视与追问之下,中共依旧说谎连篇,恶意的粉碎来自国际善良一方的关怀。从《林冲夜奔》想像高智晟独行于黑暗的鬼魔世界,性命堪忧,而有些人竟阿腴奉承鬼魔的崛起,甘做鹰犬受其驱遣。

林冲无畏的气势,流动于整个剧场空间之中。观众似乎与林冲呼吸一致,充满相同的愁思。金枪手徐宁沿路追杀,林冲在惊险中逃亡;只因林冲抵触恶势力,他有冤无处诉,世上没有他容身之处,精神压力大到无法负荷,看上去他就要被彻底消灭了。有人把《林冲夜奔》看的很轻松,反正有梁山,林冲一路不过是孤独与伤感,上了梁山就没事了。其实这戏重点在演劫难当头,人如何站起,拥有正念就能瓦解邪恶,不再受到邪恶的干扰。

就表演来说,这并不好演。演员要具备四功(外在的唱、念、做、打),以及五法(内蕴借手、眼、身、法、步舒发),由内到外达成正念,正念正是此戏的主体。
也就是说,《林冲夜奔》演员要演出在绝望中不放弃正念的坚定。怎么坚定?就五法来说是手的坚定、眼的坚定、身的坚定、法的坚定、步的坚定。简言之,就是通过五法,将剧中人的内心与外形统一起来,真诚感人。这是中国文化不可思议,甚至是独有的表演体系,演员经千锤百炼,四功五法的做到内外一体的状态。

掌握内在微妙的变化很重要,因为才演的出人性的挣扎。有人用斗争型态(俗称洒狗血)去演林冲,拼命展现武功,炫耀自己多么厉害,好像敌人立刻会被他消灭,共产党的现代戏就是这一套,那应该叫做“林冲踢馆”,不能叫“林冲夜奔”。

我们大致把这出戏分成五个段落,分别说明五法。其实五法是一起的,这里分成手、眼、身、法、步五段,只是为了方便给大家一个印象,以做欣赏的参考。


《林冲夜奔》古庙的伽蓝神。复兴剧团演出。


古庙的空间肃穆,伽蓝神暗中护佑正直的林冲。


手之一,林冲(张汉杰饰演)右手提大带、左手握剑,进入庙中休息。


手之二,林冲(张汉杰饰演)展开两臂,松弛紧绷的神经。


手之三,林冲(张汉杰饰演)依凭宝剑,设法将自己稳定下来。

林冲首次上场,要交代自己的处境,受迫害的一位英雄,将何去何从。他眼朝下看,往前急行,唱起“点绛唇”曲牌:“数尽更筹,听残银漏,逃秦寇。好教俺,有国难投,哪答儿相求救?”特别要用手来传达内心的不安。“数尽更筹”双手一拱,反云手亮相。唱到“哪答儿相求救”时,右手拉单山膀,左手扶握剑柄。通过这些个手的动作,让观众看到林冲在急行中,用手触探,寻求得到援救。

其次,林冲念八句的“定场诗”:“欲穷登高千里目,愁云低锁衡阳路。鱼书不至雁无凭,几番空作悲秋赋。回首西山日影斜,天涯孤客真难渡。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他用眼神来带出种种盼望,例如念到“千里目”、“衡阳路”眼睛俯瞰、眺望;念到“天涯孤客真难渡”时,眼睛望穿天涯,寻觅何处有渡船得渡。

定场诗念完,接下来林冲自报家门:
“(白)俺,林冲。一时愤怒,持剑杀死高俅奸细二人。官府严拿甚紧,多蒙柴大官人,与俺书信一封,荐往梁山。日间不敢走路,只得黑夜而行。
呀,适才间星明月朗,一霎时月暗云迷。山路崎岖,叫俺怎生行走。
呀,前面黑洞洞的,想是人家村庄,待俺趱上看来。呀,我当是村庄人家,原来是座古庙。门儿半掩半开,待我矮身而进。黑夜之间,辨不出是何神圣。神圣呵,神圣。保佑弟子林冲哦。呵呀。”
这段自报家门,也是极力用眼想看清周围环境,终于发现一座古庙,他眼神充满渴望,托付给神明。暂时得到安慰,他沉沉睡去。


眼之一,登高远望不知何去何从心意悲苦。


眼之二,用眼神来带出种种盼望,找到出路。


《林冲夜奔》梁山泊的王伦,命令杜千、宋万下山接应林冲。

前面唱点绛唇、念定场诗及自报家门,只是暖身阶段。在庙休息的睡梦中,被伽蓝神唤醒告知徐宁追来,林冲赶紧动身。这才正式展开夜奔,全身动员往前行,免被徐宁追到。演员要唱整套【双调】的曲牌,包括新水令、驻马听、折桂令等六个曲子。林冲很感叹,唱起从前何等繁华与威风-八十万禁军总教头,现在却成一名逃犯。以“身”表演,教头的风光,他用拍腰表示。后面唱到折桂令曲牌,己是一名走脱的囚犯:“却便似脱韝苍鹰,离笼狡兔,拆网腾蛟”,身体动作是五个扫堂腿,连接一个飞脚。身体由高到低,今昔处境强烈对比,身体的昂扬或低调,巧妙交代内心的落差,真不知怎得安身。

再来的高潮是表现内心的煎熬,“手、眼、身、法、步”的法,就是内心,特别是内心深处不愿对人透露的想法。林冲接唱折桂令、沽美酒带太平令,内心似火烧,又似冰冻。感情起伏动荡,带动他以翻身来表现。心里挂念母亲与妻子,今后可能不能再见面,男儿不轻弹的泪水,再难止住。内心的热与环境的冷,促使全身展转反侧,手脚跌撞,痛不欲生。


身之一,身体鼓足气,想到昔日当教头的威风。


身之二,回首前尘,现在成了一名闻风丧胆的逃犯。


心(法)之一,想起母亲与妻子林冲内心煎熬,生起揪心之痛。


心(法)之二,林冲内心的落差太大,带动手脚像在呼天抢地一般。

最后用“步”结束,特别精彩。林冲坚定正念,摆脱心的牢笼,步子由乱到稳,坚定前行。他延续刚才沽美酒带太平令的曲牌唱:“听山林声声虎啸,绕溪涧哀哀猿叫”,接着换唱收江南的曲牌:“又只见乌鸦阵阵起松梢,听数声残角断渔樵”。无惧环境的恐怖,林冲加快脚步。路难行他跨右腿、踢左腿。鼓舞勇气他顿右足、拍腰、顿左足,如巨人跨步而行。最后的尾声,他配以“跨虎蹲转”的动作,从山林盘旋而下,步向坦途。


步之一,林冲(张汉杰饰演)摆脱心的牢笼,终于迈步向前行。


步之二,无惧于环境的恐怖,林冲加快脚步,走出荆棘。


林冲(张汉杰饰演)与徐宁(曾汉寿饰演),使用宝剑与长枪的对打。


林冲(张汉杰饰演)挺身而出,走出阴霾,面对企图捉他的徐宁。


徐宁(曾汉寿饰演)不敌林冲,长枪受到林冲宝剑的压制。

可能有人怀疑,既要做这么难的动作,又要唱那么复杂的成套曲调,演员要费多少功夫?其实讲破了,一点也不困难。演员在坐科时,常需表演开场戏(台湾俗称扮仙戏),全体齐唱昆曲。开场戏如《天官赐福》,是整套“醉花阴”曲牌,与《安天会》的偷桃盗丹曲调相同。《财源辐凑》是整套“粉蝶儿”曲牌,与《挑滑车》高宠所唱大同小异。《八仙庆寿》是整套“新水令”曲牌,外加前面一支点绛唇,与本出《林冲夜奔》一模一样。这些昆曲的套曲,学生早就熟记内心,对日后他们的表演大有帮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别看删的是两小段,戏立即变的庸庸碌碌。令公魂子让焦孟的死亡蒙上神秘诡异,八贤王射虎则暗示杨元帅“鸟尽弓藏”的窘困处境,这些都是强烈的戏剧性张力。删掉后剩下来的《洪羊洞》像动过截肢手术,大众一伙人在舞台上哭哭啼啼,没有任何对死亡高深的体会,唱段就成耍花腔,好听却没有意义。
    共产党整理改编的阴谋,就是让戏里的文化死亡。
  • 在大陆共产党统治下,没人敢演《打金枝》这种“歌颂”皇帝的戏。对共产党而言,丑化封建要不遗余力,眼前有出京剧竟把皇帝演的这么正常、这么祥和,岂不泄掉共产党的气。这出温馨的皇室戏,因此被压抑,在社会上消失。
  • 吕布就是个美男子的典型;其他的雉尾生还有周瑜、杨再兴等。雉尾生和武生有区别,武生充满阳刚,动作很大;而雉尾生则要做到“文而不瘟,武而不刚”,一种文质彬彬的风度。
  • 尚小云为人耿直,他是真正的不余遗力的帮助穷人,完全不像共产党只是借着说要帮助穷人而骗取政权。照道理说尚小云出身穷苦又帮助穷苦人,共产党应当对他好一些,或给予表扬吧,没想到却是完全抑制他,将他高贵的情操踏在脚底下。
  • 古代政治很有智慧,御史(谏官)品级非常小,反而可谏大官,享有相当程度的言论免责权。皇帝因而可用小谏官处置恶势力庞大的大权臣。
    2006年中国政府“不小心”竟与西班牙签订引渡条约。2009年11月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一项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包括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等五名高官,他们至少要被判20年的徒刑。
  • 《芦花荡》这出戏主要就在看身段,演员能按口诀来练,精气神饱满,身体才有潇洒与圆容的劲道,让观众恍如看到真的张飞。我们试看一下口诀:“心意想,奔于腰,归于肋,行于肩,跟于臂”,是说演戏时演某人、某种状况、某种感情,需气沉丹田由腰主控,然后气归于胸,两肩放松等等。
  • 花旦这一角色能反映出传统中国文化的宽容,花旦不遮掩、不谨小慎微、聪明爱娇,大家都喜欢她。从花旦就知道“礼教吃人”的话,根本是在诬指中国文化,礼教吃人就不可能出现那么多不被禁忌束缚的花旦,几乎有中国戏剧时就有花旦这个角色(可能称呼不同,叫做小旦、贴旦等)。也许有很多人喜欢端庄的青衣,可是同时存在嗔笑没压力的花旦,她代表人心的无拘无束。
  • 京剧里,程式化的程度越高,技术性也就越强。尤其武戏是高程式化的表演,所需要的技术,如果不下苦功夫去练是无法呈现的。《两将军》的战场,白天马张二人是穿靠骑马,使用长枪交战,需有熟练的把子功;到夜战卸靠贴身肉搏,也要配合的分秒不差,例如马超一个“跺子”下来,“乌龙绞住”踹张飞一个“抢背”,马超同时一摔甩发,干净俐落,台底下的人都发出喝采。
  • 但到中共窃国,他受命为一些新戏编腔。例如《白蛇传》(田汉编剧,田汉是个学者,对京剧明明是个外行),白素贞唱“你忍心将我害伤,……”王瑶卿编这段控诉许仙的新唱腔,就依共产党要的带着歇斯底里的味道。中共恭维他“革新创造”,其实别有目的。只不过是假借他,为情绪激昂的样本戏铺路。样本戏那种十足煽情的斗争、对立、喊口号,稍微懂一点传统京剧的人都明白,那是洒狗血,不登大雅之堂。王瑶卿是个很愿意帮助别人的人,如果他看到后来京剧都变成什么样子了,他就知道上了大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