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不收礼出名的炼功人

文/吉林省法轮功学员 净玉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我从小就争强好胜,凡事都想争个高低,得到了沾沾自喜,得不到晚上连觉都不睡,绞尽脑汁算计着该如何办,就这样争来争去的最后弄得身体一团糟。

四十岁不到我就患脑血栓前兆;严重的亏气亏血,别说自己说话气不够用,就是谁在我身边说话,我听着都累,都要断气了似的;颈椎后突压迫我右手、右小臂又疼又麻,头不能转动,要转头必须整个身体都跟着转;后脑右侧有拳头大的阴影,导致偏头疼,特别是压迫右眼神经,使右眼向外鼓着疼,得用手使劲压着眼球,否则疼的眼球像要冒出一样。血压低时只有30-60mmHg,整天头晕脑胀,一次竟晕倒在公厕里;双侧软肋骨膜炎,犯病时起、卧不能自理;冬天出门就咳嗽不断。严重的神经官能症,经常连续一、两个月整宿不睡觉,吃啥药都不好使。医生说:你得注意了,再向前一步就精神分裂。严重失眠导致我心律不齐、早搏,心跳每分钟偷停十七、八次都是常事,救心丸随身携带。

这样我就每天一把一把的吃药,不但不见效,反而越来越重。到省城各大医院找各科专家去诊治也没看出个名堂。最终的诊断是:全身零件都松了,实病虚病各一半。你要不信的话,再到外面找人看看吧。我知道他说的“虚病”指的是附体。我身上确实有,也没少找人看,可谁也收拾不了它。感觉那身体沉的,躺在床上,身上的骨头都要压碎了,晚上起夜都下不去床,真是生不如死。我每天硬撑到下班,回到家立即卧倒,连吃饭的劲都没有了。是活不能干,几乎每年都住院。病痛折磨得我心烦意乱,脾气日渐暴躁,三句话不到就急,家里人在我面前大气都不敢喘。

后来有人给我母亲介绍法轮功,母亲炼了不到半年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多年不治的顽疾都不翼而飞。她把宝书《转法轮》寄给我,说只有大法能解除我的痛苦,而且是从根本上解决,希望我能修炼。我打开《转法轮》一看,里边的法理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我便废寝忘食地读起来。

我还没开始炼功呢,师父就为我迅速地清理身体了。师父给我清理身体都安排在双休日。到那一天我总会连拉带吐,吐的都是橘皮色粘状液体。记得有一个周日,我一夜拉了十九次,可周一早上什么事都没有了,照常上班,一天没吃东西,身体不但没有虚弱感,反而感到非常轻松舒畅,该干什么干什么。我说:这也太神了!母亲说:师父不会让你影响工作的。同事们见状都惊叹。随后,我的同事中有百分之八十的人相继参加了九天班,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部分人走进了大法修炼。

婆婆看我变化这么大,也开始修炼了。她血压高达180-200mmHg,头痛得睁不开眼,每天用降压药和止痛片顶着,药吃得都上瘾了,一天不吃都不行。她的膝关节又凉又疼,三伏天也得戴护膝、穿线裤。她抽了一辈子烟,咋戒都戒不掉。她参加九天班,看师父讲法录像的第二天就不能抽了。老太太悟性挺高,一看师父这么快就管她了,乐得把药收拾收拾都送人了。护膝也拽下来了,腿开始呼呼往出冒风,奇痒无比,两手抱腿挠,都挠破了,结了一层痂,半月后腿好了,还穿上了裙子。她高兴地说,这么多年光看人家穿裙子,自己连想都不敢想。这回好了,咱也凉快凉快!她儿子问:妈,你不吃药脑袋能行吗?老太太说:它不疼我吃啥呀,我脑袋一辈子都没这么清凉过。

俗话说:“来病如山倒,去病如抽丝。”是啊,一旦得了病,要想把它彻底治愈,真是太难了。可大法就这么神奇,真的能很快就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要你真正按法的标准去做,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母亲、我和婆婆各自炼功都不到半年,所有的病一下子全没了,你说是个啥心情?因此每当我们看到病痛者时就会情不自禁地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您也不妨试试吧。

身体好了,心情自然也好了。家里家外的活都抢着干。我是小学教师,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教室里的水磨石地板,每天放学后都得擦。我总是在最后一节课处理完班级工作、布置好作业让学生写,我自己就一组一组地擦地。这在以前,我坐在讲台上看着学生一忙乎,我就上不来气了。现在,扫雪、刷厕所我都抢着干。家长看到我的巨大变化,有人带着孩子走进了大法修炼。

大法不但祛病,还能修心。以前逢年过节,家长都要给老师送礼的。家长送,自己就接,也习以为常了,虽然表面上也说些冠冕堂皇的谢绝的话,可骨子里却是渴望得到的。对送过礼的孩子想法照顾,要求尽量满足。现在说起来这些都深感惭愧。修炼了,请客送礼真的都一概拒绝了。我在家长会上郑重地说:“我现在开始修大法了。大家都看到了,师父把我一身病都去掉了,我心中有说不尽的感激。大法的要求是严格的,师父说:‘只练动作,不修心性,还不如做体操呢。’‘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既然修了,就得修出个样儿来,不能给大法抹黑。随便收礼,占人家便宜,这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大法教人向善,要求修炼者处处与人为善。凡事都要站在他人角度去思考,这件事对别人有没有伤害,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从现在开始我要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教书育人是我的职责,我会把每个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视同仁,一碗水端平,尽我最大能力带好他们,请大家监督我,支持我修炼。”自那以后再也没人送礼或提出什么特殊要求了。

教师节这天,来学校送礼的家长络绎不绝,我的副班坐在门卫室看着,羡慕着。校领导进来问:有没有人给你送礼呀?你和谁搭班?一听说是我,书记说:那你就别指望了,她炼法轮功不收礼都出名了,她班没有送礼习惯。

人类的道德在大滑坡,世风日下,人们在利益的诱惑下难以自拔。乱收费现象屡禁不止。仅举一例:订复习资料搞提成,每份提几元,每班七、八十人,每学期订上两份三份的,一转身发出去了,千八百元就这样到手了。自修炼后我决不再订。凡事都用大法去衡量,不符合法的要求的就一定不做。还不只是资料,见钱就提已成自然。办班收费更是司空见惯。有人不理解,说我傻,送到手的钱都不要,一年少得多少钱!其实他们能看到的只是表面上那点蝇头小利,其背后失与得的关系他们又怎能知道?只有修炼的人才懂。修炼人心中有法,时刻用法约束,不需要任何规章制度来制约。有了规章制度又能如何,你管住了他的人,管不住他的心,看不见时还会我行我素的。试想一下如果人人都来学大法,那这个社会将如何?

我感谢师父、感谢法。是师父把我从无知、贪婪、自私和痛苦的深渊里拔出来,再用大法把我洗净、提升。让我不但无病一身轻,更让我懂得了做人的真正道理和目的,我的身心得以彻底净化。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

──转自《明慧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回去后,淑蕙赶紧从炼功点一览表上找到时间和地点都较合适的炼功点,第三天开始便每天到炼功点炼功,参加集体学法,自此走进法轮功修炼后,才让那颗悸动不安的心绪稳定下来,不再茫然追寻。
  • 在哥哥家我共住了十八天,身体感到比没病前更好,回家后,我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坚持学大法、炼功,不到一个月,我又开始帮工做重活,身上有使不完的劲。感谢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救我,佛度有缘人啊!
  • 从今年二月开始,在台北国父纪念馆观光景点讲法轮功真相的行列中,多了一位西方面孔的学员,他吸引了许多大陆观光客的目光,不少闪光灯总是朝着他此起彼落。他的中文名字叫范德邦(Thomas),来自比利时。
  • 过去没修炼时,因为身体很差,苹果都要用热水烫过才能吃,否则胃会不舒服。现在大冬天喝冷水,有时带的一瓶水喝完了,就再接些自来水。吃的饭都是冷饭,但我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
  • 一开始炼功我的身体变化就非常明显。炼功第三天我整个人精神起来了,很高兴,走路腿上有劲,不爱犯困了。炼功一个星期时弯腰干活干了一天,居然腰腿痛都没有发作。要是炼功前那种姿势一个小时都受不了。
  • 看录像的第三天,我出现感冒、拉肚子症状,我想是不是所说的净化身体的反映,结果第四天去的时候症状全消,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以前身体的不适都没有了...
  • 我不收礼金的事真的没想让他们知道,可是这一次我真的想让他们看看大法弟子是真好还是假好。这件事情弄得他们非常狼狈,他们再也不调查了,甚至连这些钱是谁送的都没敢问一下。
  • 廖晓岚说:修炼后,最大的改变就是活得比较明白,现在很多人活得较糊涂,因为不知道当人的真正目的为何,在追求名利情中打转;得法后知道人生的真正目的,会对自己要求得较高一些,活得比较踏实,当明白这些事情后,修炼的目的就不只是健康强身而已了。
  • 我修炼大法后,努力按照大法的要求,处处要求做好,勤勤恳恳工作,不计个人得失,经常早出晚归,出色完成了各项任务。在大法受到中共迫害之前,我几乎每年都被评为单位的“先进工作者”。
  • 我可以凭良心毫无夸张地说,真是六年如一日的以厂为家。这一切都是因按照师父教给我们的修心向善,处处为别人着想的道理,把心放正,自然而然做到的。这样做觉得心里踏实,人活得也轻松不累,乐观大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