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雪儿:挟持事件 港人痛 京官秀

吴雪儿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9月7日讯】编者按:8月24日菲律宾发生挟持香港旅游巴士事件,导致八名港人客死他乡。港人从哀痛和愤怒中,质疑菲律宾当局的处理手法是否恰当,并要求彻查事件。而北京当局从在营救人质阶段的不积极,到事后高调慰问遇难者家属,被形容为建立在人民痛苦血泪之上的政治秀。

8月24日上午,五十五岁的菲律宾警务处前高级督察门多萨(Rolando Mendoza)劫持旅游车要求恢复职位,并赔偿损失,事件最终流血告终。人质事件前段相对平静的十小时,有九名人质被陆续释放,但到了当晚七时,情况急转直下。有分析指出,门多萨可能是亲眼看到旅游巴上的电视机播出弟弟格雷戈里奥被警方强行带走,发狂大开杀戒。在巴士发出枪响后,巴士向前移动几步,警察随即包围,并开枪射击轮胎。

僵持数分钟后,巴士司机跑出车外,并大喊“里面的人质全死了。”巴士内没再传出声响,警方包围巴士,准备攻坚,警方用锤子砸碎巴士窗户,在经过半个多小时的缓慢行动后,车内突然传出一连串枪响,巴士右侧的玻璃布满弹孔。又过了十几分钟,狙击手击毙门多萨。事件中八名被挟持的港人死亡。

事发当晚,正值晚饭时段,不少香港市民聚在餐厅、食堂,紧张地凝望电视画面,两小时内的情绪也随着事态发展在起伏。当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人们都会感到难过,不过,当天事件港人成为了恐怖事件的受害者,对香港市民来说,倍感触动的同时,也感到愤怒、不理解,因为营救行动是如此不专业、大意地执行,而本应在几分钟内应该完成的突击,却最后演变成“世界上耗时最长的营救突击”;菲律宾警方以破纪录的七十九分钟完成!

受害者舍身成仁

从生还人质口中的描述,在恐怖两小时中,受害者表现了人性光辉的一面,十八岁伤者梁颂学的母亲吴幼媛曾对媒体泣诉,丈夫为制止凶手杀人,冲上前中枪死亡。

返港游客陈国柱也表示,枪手开始杀戮时,至少五名团员奋不顾身扑向前,企图抢夺武器,并用力将枪管举高,但一有人冲过去,歹徒就退后开枪,有两、三个人就这样被射死。他又目睹枪手瞄准梁颂学头部时,其十四岁的妹妹梁颂仪用身体替兄长挡子弹,结果她背中二枪身亡。

发生了让人哀痛的事件,不少港人在网上留言表达情伤,香港连续三天下半旗致哀,期间有菲佣称因挟持事件遭港雇主仇视,被无理解雇。有评论提醒港市民应要知道每个国家都有好人坏人,绝对不可以种族、宗教、性别、国家、富贫来标签人的好坏,避免成为“利用别人的不幸去无限放大藉以满足自己发泄之欲的伪善之徒,而非真正具有同情心的人道主义者”。

资深媒体人、中国事务评论员李子说,香港对死亡者的哀痛和关心是不容置疑的,但他质疑连续降旗三天是否得宜的做法:“按这个的处理方法,大陆每天死多少人,是不是旗子都不用再升起来?”

一切来得太晚了

丈夫和两个女儿在事件中不幸身亡,儿子重伤的吴幼媛当晚被救出时,情绪激动,她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我们一直惊慌了很多个小时,但很惨的是受惊了那么多小时,没有人能帮我们,而且那么多人牺牲。”

菲律宾当局在事件中的处理手法固然有多处明显不足,不过,北京当局又有否真正为十多小时处于水深火热中的香港人质想尽办法?据媒体报导,24日当天负责接触传媒及与菲方交涉的是中国驻菲律宾领事王晓波,中国大使刘建超并未公开露面。中国外长杨洁篪则在港人质被枪杀后才致电菲律宾外长罗慕洛,要求对方彻查事件、妥善处理善后事宜。而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则于事发翌日致电港府表示慰问。

时事评论员黄世泽在其撰文〈特区无知,中央无能〉中指出,北京当局一直都派出大校至少将军衔的军官,作为驻外大使馆武官,负责合法地搜集当地军事情报,以及在反恐等安全议题上合作:“而中国驻菲武官,应该对菲律宾警察反恐实力略知一二,可以自行决定是否请求香港或中国派出技术人员协助,或向菲律宾警方提出具体战术建议,保障中国侨民的安全。但很明显,中国大使馆的外交人员,不但没向菲律宾提出战术建议,甚至连车上的人质是否安全这项重要情报,中国大使馆官员向香港电台透露的消息,与新华社通稿的消息也有严重出入。菲律宾当局推卸责任和无能的表现固然要谴责,只不过,特区政府的无知,以及中央政府的无能,也间接害死了这次事件中的八名人质。”

血腥政治秀何时停

25日,人质事件中八名遇难港人的灵柩、受伤团员及家属,由香港政府包机从马尼拉运送返港。中联办官员李刚带头迎接棺木,李子认为,李刚作为统战部的一个代表,完全是在做政治秀:“你没有什么其他实际的表现,就是在那摆个样,表示你们是香港最大的‘蒜头’!抛开中联办,看看中国大陆,它们每次在人民事故死了之后才出来惺惺作态,很多都是人祸,不是天灾。等造成祸害了,它们又把坏事变成好事。把人民的死亡和血泪变成它们新的工具。每一次死亡就是每一次它们的功劳,人民的尸体上就是它们的政治舞台。这种在人民血泪上的政治秀什么时候能够停止?”

事件发生后,评论员阮次山在中共在港的喉舌电视凤凰卫视中,做出了“冷血评论”,在网上流传。他批评特首曾荫权不应该打电话给菲律宾的总统,语带不屑说:“香港地区的特首不是国家元首,你不要搞错了,要打也是胡锦涛打而不是你打,更何况胡锦涛也不可能打这个电话,这是小题大造……可是呢(冷笑)在这种情况下,香港你这个特首(冷笑)必须要知道,你自己的地位不是有悲剧就可以乱碰乱跳的,有礼有节你是香港特区的代表,所以他说他希望菲律宾当局要提出责任的报告,我这个报告提出来,谁有责任,关你香港什么事儿呢?(冷笑)这个报告出来,保险公司可以赔多一点吗?……明白你(曾荫权)要对香港人民有所交代,所谓有所交代,其实是善后的事情怎样做,这是你的责任,你是不是高明,是看你事后怎样做,而不是你把责任往菲律宾一推!”

阮次山又说:“中国外交部处理得很好--我们希望菲律宾政府妥善处理,我们谴责凶手!你看我们中国政府有谴责菲律宾政府吗?没有!这根本跟菲律宾政府无关,你看他们总统自己开记者会呀,我觉得他已经够诚意了!在这件事上他有必要(开记者会)嘛?所以曾荫权说要找菲律宾的总统谈,谈什么我请问你?所以我们碰到灾难,碰到意外,就是要考验政治人民的智慧跟你的处理方式。”

政权高于人民生命

中国时务评论员晨钟认为,凤凰卫视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北京当局的立场,而阮次山的言论是放狠话来架空特首的角色,是中共“一国一制”意图的图穷匕现。他形容,这种置国家政权高于人民生命之上的言论是很可怕的,也是中共一直持有的价值观。

评论员夏小强在文章〈菲律宾劫持人质惨剧的警示〉提到中宣部新闻局通知:8月23日,外交部发言人已就香港游客在菲律宾遭劫持事件正式表态,各媒体要按照外交部表态口径,正面报导有关各方积极营救人质及做好相关善后工作的情况,不要将此事与中菲关系挂钩,避免出现过激言论。

他又说,“中宣部的通知毫不奇怪,这样的处理比起1998年的印尼排华大屠杀又算得了什么呢!1998年5月13日印尼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屠杀华人事件,1998年5月13日至15日,在短短的50小时内,人口1,000万的首都雅加达市内有27个地区发生暴乱,全市有5,000多家华人商店和房屋被烧毁,近1,200华人被杀死,468名华人妇女遭强奸,最小的年仅九岁。而当时中共表现了惊人的“克制”和冷血,当时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下达指示:‘印尼发生的暴行是印尼的内政,对此报刊不报导,政府不干涉。’”

有报导指,李刚在香港迎接棺木时,禁不住流泪,如果是真的话,那只能说悲痛的鳄鱼留下了同情的“鳄鱼泪”。◇

本文转自第188期《新纪元周刊》
http://mag.epochtimes.com/gb/190/8429.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蔡咏梅:菲人质事件影射中共腐败
挟持事件 谢廷骏追思会逾八百人参加
港遇难人质家属在菲哭错灵
拖延酿悲剧 菲承认盼救挟持犯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李子柒失踪 恒大危机撼动华尔街
【拍案惊奇】周薄反习势力大?党媒提林彪集团
【杰森视角】中共出资救恒大?从恒大看懂中国
【时事纵横】拜习同场不会面 大陆开发商齐躺平
【新闻看点】江西惊现“复阳”恒大带地产股重挫
【新闻大家谈】专访廖天琪:六四和中共决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