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调纪念辛亥革命 学者解读中共意图

人气 32

【大纪元2011年10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唐文综合报导)10月9日,中共高层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中共官媒与各大门户网站对此大肆宣扬。学者纷纷解读,认为中共此举,是“叶公好龙”、“统战意味明显”;“其纪念内涵完全偏离了辛亥革命的核心价值。”学者表示,中共独裁专制下的当今大陆,社会的伦理道德底线被摧毁,精神层面远远不及民国时代;中国大陆还没有完成建设现代国家的使命,“离民主共和有很长路要走”,而中国民众“三退”、解体中共的浪潮,为中国提供了现实和可行的和平转型道路。

10月9日上午10时,中共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胡锦涛等中共政治局9个常委出席了大会。中共央视对此进行了现场直播,中国官媒新华社也在第一时间向其他媒体和公众传递有关大会的消息。另外,各大门户网站也将此次大会的有关报导置于要闻头条位置。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引世界媒体关注,学者纷纷评论解读。


2011年10月9日周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头目们罕见地集体出现在人民大会堂,高调地纪念辛亥革命百周年。(网络图片)

“叶公好龙 完全偏离了辛亥革命的核心价值”

德国之声中文网发表自由撰稿人刘逸明文章说,中共虽然跟海峡对岸的国民党一样,对辛亥革命赞赏有加,并在100周年之际高规格纪念,但纪念的动机却截然不同,中共对辛亥革命的纪念完全偏离了辛亥革命的核心价值。

文章表示,在中共看来,辛亥革命最重要的意义不是因为辛亥革命推动了中国的民主进步,而是结束了满清王朝的统治,为中共日后的崛起扫清了道路。但是,中共的革命从性质和意义上却绝不能跟辛亥革命同日而语。辛亥革命是民主革命,而中共的革命则是自私自利的夺取政权的革命。中共在逆取政权之后制造了一系列的政治和人权灾难,使得天怒人怨,今天的中共已经极为不得民心。

文章说,中共官方在自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的同时,却竭力阻止民间人士开展纪念活动,一大批异议人士、民主人士在此前即被警方控制,因为官方畏惧这些人“假纪念辛亥革命之名行反共之实”。中共纪念辛亥革命正如叶公好龙,既爱又怕。

文章认为,和辛亥革命后的民国时期相比,今天的中国在文化、环境以及人权等各方面,显然倒退了很多。从制度和领导人的品质上讲,中共当局实在是没有资格纪念辛亥革命,但事实上他们却在高调纪念,这是一件极为讽刺的事情。

“纪念辛亥革命 统战意味明显”

中央社报导,在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演讲中,“反对台独”及“两岸和平统一”成为设定基调,被用来与辛亥革命100周年连结。除胡锦涛外,在会中演讲的大陆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主席周铁农,及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主席林军,都提及反对台独及两岸和平统一。

刘逸明发表在德国之声的文章认为,在以往,中共纪念辛亥革命是为了证明自己延续了孙中山和辛亥革命的精神,是正统,而现在则不仅仅限于这一点,他们更期望通过纪念辛亥革命来博得海峡对岸台湾民众以及台湾政治高层的好感,以便早日一统天下。

文章说:“胡锦涛的讲话中连政治改革提都未提,在高度肯定了辛亥革命和孙中山以及当年的革命志士后,就是对中共的自吹自擂,然后话锋一转,谈到了海峡两岸的统一问题。”

文章表示,胡锦涛只知道孙中山有关统一的言论,却全然忘记了孙中山的民主革命纲领——三民主义;胡锦涛将爱国主义认定为实现民族复兴的唯一前提,这种思维显然已经落后于当今的世界主流思想;一个不尊重民权的国度,绝不可能实现民族复兴;只有在中国大陆启动政治改革和实现民主转型之后,两岸才能谈统一,也才有统一的可能。

马英九:中国大陆无法实现的国父孙中山的理想在台湾实现了

BBC中文网发表网友“黄河”投稿文章说,10月10日是中华民国建立一百周年的日子。两岸对这个日子有不同的叫法,大陆叫辛亥革命百年,台湾那边叫民国百年。这个看似微小的差别,其实反映了对中国过去一百年的历史的认识大不同。这个名称上的区别背后其实是中华正朔之争。

美国之音报导,在台湾庆祝中华民国百年诞辰前夕,马英九总统10月9日出席“百龄薪传─海内外圣火会师暨圣火传递路跑”活动时表示,100年前的革命带来了完全不同的中华民国,在中国大陆无法实现的国父孙中山的理想在台湾都实现了。马英九说:“今天台湾所实施的自由、民主、均富的制度,对得起国父当年的革命,也对得起为我们国民革命牺牲、奉献,不知道有多少千万人的努力。”

知名学者、自由撰稿人傅国涌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表示,中共一直在遮蔽民国,真正的民国现在还活在台湾。

学者:民国时代精神层面远超当今大陆

傅国涌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表示,民国时期是继春秋战国和魏晋时代后,中国历史上难得一现的开放的时代。民国时期,从王韬、梁启超到邵飘萍、张季鸾、王芸生、储安平,他们可以在自由的心态下议论国事,既可以发表尖锐的批评,也可以提供建设性的意见,在论政之时他们的心灵是自由而舒展的,没有特别的恐惧,也很少有什么禁区。

大陆今天的媒体环境与当时不可同日而语,是党媒的一家天下,所有的报刊和电视台都是中共的喉舌,网络也受到管制、审查;今天的大陆没有一家媒体算得上有民国遗风,根本没有独立的媒体,文人论政更无从谈起。

傅国涌用“从容”一词来评价民国,他认为,民国是一个多元的时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追求,有人追求温和的自由主义,有人追求国家主义,有人相信实业报国,有人相信新闻报国,有人相信科学报国、教育报国,很多人为了理想,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即使明天可能被杀头也不在乎,仍然从容面对。其本质原因是因为民国时期没有一个“大一统”的意识形态的东西,社会与国家的关系还是正常的,国家没有完全扼住社会的脖子,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是存在的,“学校还是教育家们办的,报纸还是报人办的”,社会还是多元的,知识份子还可以找到各自的生长空间。

傅国涌表示,今天的中国大陆,只能用浮躁、娱乐与恐惧来形容,本质上是一个恐惧的社会,这种恐惧来自爱与信仰的缺失,更是体制对社会的威吓。今天的体制是一个维稳型或打压型的体制,所有的行政机器、暴力机器织成了一张维稳的天罗地网,每一个人的安全都可能随时受到威胁,人人活在恐惧之中。而中国最大的问题是社会的伦理道德底线被摧毁、精神价值层面的失落,“八十岁的老人摔倒在地 上,都没人敢去扶。”

“离民主共和有很长路要走”

刘逸明表示,辛亥革命已经过去了整整100周年,在经过了民国时期昙花一现的宪政民主时代之后,中国复又步入了专制的漩涡。如今,中共专制的阴霾依然在中国的天空挥之不去,无数的良心人士因为追求民主、自由而身陷囹圄,贪官污吏俯拾皆是、自然环境极度恶化、社会道德异常败坏……在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不管是中国官方还是民间,不应该有自豪感,而是应该为今天的中国而羞愧和忏悔。

学者张鸣在《新京报》上撰文指出说,100年前,中国是转型时期,百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依然处于转型期,还没有完成建设现代国家的使命。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姜涛认为,孙中山想要建立的是以美国为楷模的共和制国家。现在的中国大陆,离孙中山所要建立的人民民主共和国,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姜涛说:“真正的民主、真正的平等的思想,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

傅国涌认为,相比民国时期,中国大陆目前最大的特征就是压抑,高度的压抑,这是个欲流血而不得的时代。中国民众当下最大的问题就是超越内心的恐惧,从容地面对世界,面对这个极度压抑的缺少自由的时代。

“辛亥革命百年 解体中共是正道”

时政评论家李天笑博士表示,辛亥革命在亚洲诞生了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但中共彻底颠覆了这个中国人引以自豪的民主革命成果,用没有皇帝,但远比皇帝严酷的共产专制奴役着中国人。中共统治下8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记录令所有古今中外的独裁者瞠乎其后。

李天笑表示,中共不但铲除了辛亥革命诞生的民主共和国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还恶搞孙中山,假惺惺地把孙中山像竖在天安门广场,冒充是孙中山的继承者,并进而要把共产专制通过经济和政治统战延伸到已经实现民主化和宪政的台湾。

李天笑分析称,目前中共拥有中国史无前例的强大暴力机器,对社会包括军队的控制异常严密,无所不入。更重要的是,中共政权摧毁了传统文化和道德价值体系,其邪恶程度完全没有底线,和孙中山面对的满清政权无法相比。因此,民众若采用辛亥革命式的武装起义方式推翻中共政权,代价将非常大;和平转型应是对民众代价更小,更有利的出路。

李天笑认为,2004年11月横空出世的《九评共产党》深刻揭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已有逾亿觉醒的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中国民众“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解体中共的浪潮,为中国提供了现实和可行的和平转型道路,已成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趋势。

(责任编辑:贝利)

相关新闻
打响辛亥革命第一枪 熊秉坤文革死不瞑目
禁闻:孙中山孙女怒斥中共纂改辛亥历史
孙文像挂天安门 民众:敢挂青天白日旗么
辛亥革命:建立中国民主制度的必由之路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回不回国?洛杉矶加大留学生的困境
【纪元播报】美议员:中共掩盖疫情 罕见卑鄙行为
【直播回放】4·7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40万人
【新闻看点】疫情难缓解 北京战狼风向转?
【纪元播报】分析:大疫下两千万手机用户消失
【拍案惊奇】武汉万人出城 王岐山未能救任志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