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国际歌》 陆媒曝光诡异面目

人气 44
标签:

【大纪元2011年02月14日讯】近日,有大陆媒体披露,共产党党魁推崇的《国际歌》,中文歌词只有原法文的一半,而且,很多句子跟原文有较大出入,如今,中共不再是过去的穷哥们,已变成劳资关系中的“资方”,有些地方已禁唱《国际歌》,凸显当局恐惧老百姓,此番《国际歌》角色倒置,显示历史的讽刺。

大陆媒体《同舟共进》杂志最新一期报导,今天的《国际歌》用语和表达较之原文有较大出入。比如“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在法文中“热血”应为“理性”;“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在法文中“一无所有”应为“一钱不值”等等。

然而,《国际歌》发生的最大改变,并不是不同语言的翻译问题,而是其版本是否完整的问题,这是许多歌唱者都不知道的。国人熟悉的中文版《国际歌》有三节歌词,其实是照搬苏联的结果,而鲍狄埃的原版作品,却有六节歌词。

报导说,瞿秋白在将《国际歌》译为中文时,是参照俄文版,从法文版转译而来的。但他在译本说明中曾披露过这一事实:“法文原稿,本有六节,然各国通行歌唱的只有三节,中国译文也暂限于此”。中文版本的《国际歌》后来参照了俄文版的格局。最早是列宁1900年12月将《国际歌》的第一、二、六节和副歌歌词刊登在《火星报》上。

2000年3月,大陆翻译家绿原将鲍狄埃的法文原文进行了翻译,未列入通用版本的第三、四、五节歌词如下:

(第三节)
国家在压迫/
法律在欺骗/
赋税把倒霉人敲榨/
富人不承担任何义务/
穷人的权利是句空话/
仰人鼻息的苦恼受够了/
平等要讲另外的法律/
没有义务就没有权利/
它说/
同样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

(第四节)
那些矿山和铁道的大王们/
骑在人头上令人心惊/
除了劫掠劳动果实/
他们可曾干过别的事情/
众人创造的一切都落进了/
这些家伙们坚固的保险箱/
人们宣布归还他们的一切/
只希望享有他们所应享/

(第五节)
大王们用梦想麻醉我们/
对自己人讲和平/
对暴君要作战/
要在军队中间鼓动罢工/
朝空中挥舞枪托/
把队伍解散/
如果他们/
那些吃人野兽/
坚持要我们去当兵/
他们很快会明白我们的子弹/
属于我们自己的将军……
欧仁鲍狄埃,巴黎,1871年6月。

文章说,有人曾担心:这三段歌词如果也像一、二、六节歌词那样广泛传播,是否会在工人中产生无政府主义、平均主义与和平主义思想?不过,《国际歌》原作者是法国巴黎公社的欧仁‧鲍狄埃,法国工人作曲家皮埃尔‧狄盖特谱曲,它的法文名字“L、Internationale”,其实是“国际工人协会”。巴黎公社也被后来人称为“流氓无产者”。

《国际歌》角色倒置

文章说,《国际歌》否定神权和君权凌驾于人民之上。然而,在20世纪60年代的中国,却出现十分荒诞的社会现象:当时中央广播电台的新闻节目中,往往是开始曲奏《东方红》,结束曲奏《国际歌》,前者刚刚唱完“他是人民大救星,他为人民谋幸福”,后者就接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而如今,风水轮流转,不过20年时间,中共不再是过去的穷哥们,已经成了财大气粗的投资商。中共企业在境内外投资经营活动中的角色,变成了劳资关系中的“资方”。

文章说,假如有一天,当这些中外雇员高喊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高唱着无产阶级的战歌——《国际歌》,把中共的投资者当作资本家,要求与之进行工资待遇、劳动条件等方面的谈判与斗争时,那该是多么大的角色倒置或历史讽刺呀!

据报导,在南方某地,为了保障建设“和谐社会”的大局,当地出台了一条“新规定”,就是凡有打工者参加的集会和活动,一律不准播放和演奏《国际歌》。所谓“工人阶级的政权”建立60年来,何以对《国际歌》害怕起来?何以对自认为阶级基础的工人群众害怕起来?这一现象中共宣传部该如何解释?

相关新闻
北京数百访民南站高唱红歌  信访局静坐遭驱散
林子旭:“国歌”歌词变调新解
悟明 :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是世界最大害死人最多的骗局
沉静:历史轮番上演  莫忘前车之鉴
最热视频
【方菲时间】蔡霞:20大后中国往何处去?(上)
【中国禁闻】富士康员工抗争 中共调武警镇压封城
【秦鹏直播】各地反抗风起云涌 官媒刷屏吴亦凡
【新闻大家谈】千万摄像头下 中国少年失踪疑云
【财商天下】急推个人养老金 中共“割韭菜”新招
【环球直击】江西高中生失踪40天 警方仍不立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