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仁:大陆房地产“为人民服务”套餐

“领导”借钱凑首付 “下属”儿孙置完房

宋仁

人气 8
标签:

【大纪元2011年03月24日讯】马克思主义认为,工人阶级(即无产阶级)是那些靠出卖劳动力,并为社会创造主要财富的阶层,包括大部分的体力和脑力劳动者。按照这个标准,中国绝大部分城市居民和农村在乡镇企业及进城打工的公民都属于工人阶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这里明确的规定了工人阶级不仅是国家的主人,而且是我们国家的“领导阶级”。而公务员是为人民服务的,是工人阶级的“下属”。胡锦涛在2010年4月27日表扬我国领导阶级时重申:“工人阶级是我国先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代表,是我们党最坚实最可靠的阶级基础,是社会主义中国当之无愧的领导阶级”。

12月7日,中国社科院在北京发布2010年《经济蓝皮书》:中国房价收入比超出合理承受范围,85%家庭无能力买房。蓝皮书表示,房价收入比(住房价格与城市居民家庭年收入之比)应当在3-6倍的范围,6倍以上的居民购买住房就已非常困难。而此前的8月份,根据北京市统计局和北京市房地产交易管理网的相关数据,目前北京市的房价收入比已达27:1,超出国际平均水平5倍。虽然北京市的房价超高,代表不了全国,但全国商品房价格普遍极端不合理已是不争事实。

而作为工人阶级“下属”的党政干部公务员,实际拥有的房产和大部分无能力买房的普通城市居民(领导阶级)形成的鲜明对比,使人怀疑是不是党和宪法欺负中国人民弱智,联手耍弄工人阶级。

去年受审的浦东新区原副区长康慧军,在庭审中被揭露炒房二十几套。而这已经是一个种种原因之下缩水了的数据,他实际被查出的过手房产数量超过40套。康被认定受贿599万余元,另有1184余万元财产来源不明。而在康案后,同样受贿被查的浦东新区外高桥功能区域管理委员会规划建设和环境管理处负责人、副处长陶建国,名下房产41套,大多来自受贿或低价买房。而内部官员称,以上几位只是“不幸”落网的冰山一角。“没有一个房地产项目是不需要‘行贿’的。”一位开发商人士曾如此吐露苦衷,而折扣卖房正是其中重要而隐秘的利益输送方式。很多房地产项目开发初时,还会拨出一定数额的房源,干此勾当。因涉嫌受贿373.5万余元,另有335.4万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原衡阳市副市长兼市商业银行董事长刘兴德不仅与房地产商相互勾结利用,且全家共有8处房产。原深圳南山区委书记虞德海就拥有豪宅8套,建筑面积达940多平方米;原河南荥阳市财政局长薛五辰则拥有9套住房,1300平方米…。

但中国大中城市今后几年商品房房价整体上应不会大跌,交通方便的较好地段像市中心周围等还会有小幅度价格上扬。

房价不会大跌是因为高房价是符合党的利益的,共产党的最高目标就是保住政权,而这一切都耗资巨大:军队、武警、党务系统、公安,网控人员的高工资待遇,吃喝玩乐及医疗保障,高干群体豪华生活待遇等的巨大开支…使中央财政面临空前压力。这就是1994年中央和地方财政改革的由来。我们都知道,在中国的财政收入中分中央和地方两级。但是中央在1994年制定新税收制度时把大量优惠都给了中央,中央政府把财权拿走了,而把其它的一些权力,譬如土地使用权下放给地方政府,所以中央必须保证地方党政干部的“生活水平”和上级领导相差不会太悬殊。

地方政府它没有钱怎么办?地方唯一的财产就是国有土地。所以地方官员为了能够搞政绩工程、翻新自己的政府办公楼和优化干部的居住环境,进一步提高地方官员的工资和福利及其它“个人收入”,其筹钱的方法就是用10%左右的地方政府财政拨款,加上30%靠出卖土地,而剩下的60%靠借贷,而唯一可用来作借贷抵押的主要还是土地。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很多地方政府支出的60%是来自于对于国有土地的使用和运作,不管是借贷还是出让。既然地方政府如此依赖于利用国有土地生财,它当然是希望房价越高越好了,因为只有不断增长的房价才能够支撑不断增长的土地价格。而贪官攫取无度,正成为房价高企的另一只推手。

近些年来,房价一路飙升,早已让中低收入群体不堪重负。到底是什么导致了房价的持续暴涨:是正常的供不应求还是人为制造的供需失衡?是市场因素还是官商勾结?其中各地区官商勾结和投机是各地区房价全面高涨的重要原因之一。一些政府官员正像刘兴德一样,一方面利用手中的批地权和贷款权大肆敛财中饱私囊,另一方面则用贿款直接从事房地产交易,低价购进房产等着升值赚钱或出租牟利。如此“空手套白狼”成了许多贪官热衷的财富聚积游戏,而贿赂成本又被房产商纳入房价成本中——更可怕的恶性循环是:官商勾结消除了房产商的后顾之忧,使之敢于囤积土地推动房价上涨。党和地方政府的根本利益决定了商品房价是不可能全面下降,回到几年前的水平。

而中央需要利用中国GDP的高速增长来维持其“和谐社会”的经济基础。在这一点上,高速发展的房地产也正好迎合了它的这个需求。事实上,在最近进十年,房屋建设是推动中国GDP的主要动力之一。随着房地产市场的火爆,建材市场、装修市场、运输市场、能源市场、还有相应的劳工市场也都火爆起来了。

从方方面面来说,中央都是整个房价上涨最大的受益者,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一方面它应着老百姓的呼声出台政策,但是出台的许多政策都是不管用的。它知道这不管用,它并不是没有执政能力。抑制房价比干掉刘少奇容易多了,毛泽东几个月运筹帷幄就叫刘邓“永远翻不了身”,关键是用不用心.另一方面人民的“仆人”对“领导阶级”的素质充满信心:工人阶级和几十年流血牺牲大败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农民兄弟在吃住方面今后几年再作些个人牺牲的觉悟还是有的,日本鬼子四二年对根据地大扫荡,三年大饥荒,文化大革命都熬过来了,那时候住房条件远不如现在。

如果房地产真的“雪崩”,由此带来的社会问题,是每一个政治家不容忽视的。比如,钢铁,水泥行业马上面临巨大的资金周转不灵,金融机构呆账坏帐,尤其数以万亿的地方政府银行借贷将危及国有银行生存,很可能引发提款风波。建筑工人领不到工资,各类社会问题就会立即释放出来……。这一系列问题,远比老百姓买不起房危害更大。政府在权衡利弊之后,孰重孰轻,实际上早已经有了定论。政府只要没有看到老百姓因为高房价走向街头,或者由此导致政权摇摇欲坠,不可控制,就决不会下重手整治房地产。

其实,要真正想解决中国中低收入的人的住房问题,在中国对政府来讲是非常容易的。因为,在中国土地是所谓的“国有的”,也就是说建房对于中央政府来说土地是不要成本的。而建房本身的成本在中国目前大约也就是一两千块钱一平方米。如果中国政府有诚意的话,它完全有能力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地方建成3千到4千块钱一平方米的房子。这将是一个老百姓普遍能接受的价位。这就是最近以来炒的沸沸扬扬的5年建3600万套保障房的可行性依据。近期准备试点实施,这得感谢我党北非和中东的几位年事已高老朋友的身体状况:他们的老毛病心绞痛又犯了,所有的好药都用上了(断网丸,烟雾弹,恐吓丹,暗杀灵,炸药…)也没救活两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巴林和利比亚的”我党我军久经考验的战友”也住进了地下深层高干急救室。5年建3600万套保障房的宣传效果应远远大于实效。如不出所料,各地将来在交通不便的远郊每年建几个大型次品小区走走过,交差场罢了。

由于多年来实际通货膨胀远高于银行定期存款利息,股市又成了赌场,“领导阶级”手头少的可怜的一点存款无处投资保值,为了儿子将来能够娶到中意的媳妇,或不听话的女儿万一非要嫁品德高尚的贫困书生,大陆亿万多年来辛苦耕耘的普通老百姓(工人阶级)只好放下“社会主义中国当之无愧的领导阶级”的架子,咬牙把多年辛苦攒下的微薄收入投向九年来只涨不跌的商品房。

不久的将来,地方政府的最大的收入应该会逐渐转到房产税上,因为好的地段越来越少,只有征房产税才能保证地方政府的收入不断增加。炒房族因今后房产税的征收严重威胁高利润将大批离场,地方政府将名正言顺与国际接轨征房产税。

即使这样,由于中国财富分配严重不均,除个别一线大城市价格短期可能有较大波动外,中国大中城市今后几年商品房房价整体上应不会大跌,交通方便的较好地段像市中心周围等还会有小幅度价格上扬,而全国几个“热点”地段房地产价格将长期名列世界前茅。

相关新闻
宋仁:美国经济进入缓慢增长期
宋仁: 股市与经济
宋仁:中国2000多年的“选举考试社会”
宋仁:投资浅谈--富国银行(WELLS FARGO)
最热视频
【重播】白宫简报会:学校必须开放 如何进行
【新闻看点】A股飙升内幕 金融战下的布局?
【思想领袖】布拉特:中共改秩序 扬言打台湾
【拍案惊奇】习政敌谋划溃坝?中共猎狐打异己
【珍言真语】白兵:拒当中共奴隶 不自我审查
【直播】白宫媒体简报会:单日确诊超6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