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600亿欠款 中国高校面临破产之忧

大陆大学扩招,使大学欠下巨额贷款。(网络图片)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07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肖恩综合报导)中国大陆审计署近期披露,在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的10万亿元债务中,全国1164所地方所属的普通高校,就占到了2634.98亿元。随着大陆各高校还债高峰的陆续到来和银行的多次加息,各高校所负债务的现状、教育质量、教育产业化以及可能引发的破产危机等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据大陆媒体中广网7月3号披露,到2009年底,仅陕西40所省属公办高校共负债已经达到102.68亿元,其中绝大部分是银行贷款。而与此同时,随着大陆各高校还债高峰的陆续到来和银行的多次加息,高校还本付息压力急剧加大、财务风险不断增高,有的高校收来的学费基本用来偿还银行的贷款,债务问题已经成为中国大陆各高校最为棘手的问题之一,其潜伏的巨大危机将可能导致一系列高校的破产。

高校的负债现状

目前,中国大陆到底有多少家高校正债台高筑?

中共审计署科研所副所长刘力云披露,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0年底,在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的10万亿元债务中,全国1164所地方所属的普通高校, 就占到了2634.98亿元。

中国大陆高校的欠债规模到底有多少、水到底有多深?其它专家则有另外的一套数据。

以敢言著称的中共人大代表洪可柱在2007年就曾指出,中国大学共有2800亿的银行贷款。而且这数据,只是通过各高校向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上报的数字汇总而来,“实际上高校的贷款数目可能是2800亿的几倍”。 到二零零八年将面临还款高峰期,但是目前众多大学并不具备还款能力,面临破产危机。由于盲目扩张,中国不少大学资不抵债现状严重,“有些学校每年的经费还不够还银行利息,不少高校面临破产危机“。

前中共教育部长周济,在2007年就坦言,目前中国高等院校的债务已超过人民币2,000亿元,当中主要是因为官员腐败而造成的债务问题,包括采购教材设备吃回扣、基建工程暗箱操作等。

中共湖南省政协委员朱传宏在2008年也作过调查,他指出,中国高校(大专院校)负债累积超过人民币3000亿元,部分高校贷款高达10亿至20亿元。巨额债务已成为制约高校发展的重要因素,个别高校甚至无法运转,出现“破产”隐患。

部分高校为了偿还巨额债务,居然成了土地“倒爷”。北京晚报曾经透露,位于河北秦皇岛市的燕山大学因出售教育征地引发当地农民不满、浙大城市学院拟出让校区60亩土地还债……,高校卖地还债的新闻不绝于耳,也引起了社会各界极大的争议。

对此,部分专家建议:应该尽早建立退出机制,允许资不抵债的高校破产,以避免高校成为土地“倒爷”。

负债扩建是衡量政绩的一个指标

南方都市报曾经报导说, 从1999年开始的大学扩招,在“负债经营”理念的指导下,各个高校直接向银行大量贷款,盲目扩张,修建操场、教学楼、办公楼乃至圈地。据统计,高校基建总额中80%以上来自银行贷款。

高校债务缠身,“学校的如意算盘是通过扩大招生、提高学费来偿还贷款”。 然而,随着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形势严峻,高校只可能减招,高校提高学费的如意算盘已经落空。

按照严格财务核算制度,一些高校其实已经破产。特别是有的高校征几千亩地建大学城,一期、二期工程建好,三期、四期没钱了,校园里一片荒草。政府不愿让大学破产,大学也是吃准了政府最后一定会买单,所以才会放心地贷巨款。这巨大的经济黑洞就很可能成为引发重大经济危机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然而尽管如此,借钱、负债、买地皮、盖楼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大学校长是否称职的衡量指标之一。日前一位某理工大学的院长、博士生导师曾表示,前任校长任职8年来的功绩之一就是搞到了钱,又为学校买了2000亩地,盖了大片的楼房。

因为这些大学校长们知道,举债扩建大学是看得见的政绩,日后自有政府买单。

大学教育质量每况日下

大规模扩建之后,是否意味着教育质量的提高?

有大陆教育界人士披露,很多高校经济窘迫、陷入财务危机,而清华、北大、复旦、交大为代表的四大名校硬件设施不逊于世界上任何一所一流高校。

可巨大的投入没有相应有价值的产出,在科学前沿领域原创性、基础性的重大创新方面以及为全人类贡献普适的价值和思想方面,众多名校作为甚少! 众多名校学术腐败、信誉欺诈,以四所名校为代表——上至院士、博导,下至研究生、大学生,都有抄袭剽窃的行为 。

更有久负盛名的耶鲁大学前校长小贝诺•施密德特,针对中国大学近年来“做大做强”之风表示:他们以为社会对出类拔萃的要求只是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学者退休的意义就是告别糊口的讲台,极少数人对自己的专业还有兴趣,除非有利可图。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事业。

他甚至直言:红色中国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 。



(摄影: / 大纪元)


教育产业化是祸根

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分析高校负债累累的原因时指出:盲目扩张、增地盖楼、国家的拨款太少,学校几乎没有其他的资金渠道,除了政府拨款和学费输入之外,所获得的办学经费极其有限,导致了学校的整体财务状况差。

早在2007年5月,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在《大陆工作简报》就曾经痛心地指出,大陆的教育产业化是导致教育失败的祸首。教育在中国成为一项暴利产业,又因缺乏透明的监督管理机制,资源分配滋生腐败。

中国教育的状况一直令各界担忧,除了适龄青少年失学情况非常严重,城镇失学的达百分之十二,农村更高达百分之七十五外,大、中学等院校风气差,教育质量显着下降。而中共官员的精力却不是花在如何改善上述问题上,而是挖空心思中饱私囊。

普通民众亦对教育界现状深恶痛恨。 “教育产业化”,不但使本来普及就很差的9年义务教育制度名存实亡,同时学生被课以巨额学费。不少农家子弟的父母靠卖血供养子女读大学,而有人在卖血的过程中感染上爱滋病。

中国的教育投入

有教育界专家曾对世界各国的教育投入作过统计分析,世界公共教育经费投入平均占GDP的比例为5.1%,发达国家为5.3% ,撒哈拉的南非国家为4.6%,印度为3.5%,最不发达国家为3.3,而在世界历史上一向以重视教育著称的中国则仅为2.3%,成为世界上投入最少的国家之一。

而2002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41%, 2003年为3.28%,2004年为2.7%, 逐年减少。

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受教育人口的中国,只用了占世界各国教育总开支的1.5%,美国两亿人口,教育经费为7000亿美圆,中国13亿人口,教育经费仅400亿。

 

评论
2011-07-04 12: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