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港1500人参与反替补恶法游行

人气 2

【大纪元2011年09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梁路思、李真香港报导)9月24日是香港政府就替补机制递补机制)立法咨询期最后一日,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发起“反替补恶法、扫垃圾高官游行”,团体指有1,500人参与。主办团体强调,如果港府坚持强推恶法,他们会抗争到底。

参与人士来自泛民主派各党派、民间团体和专业人士等,他们批评两个月的咨询是假咨询,要求当局撤回替补恶法,捍卫港人补选权利。有市民则批评港府已沦为中共傀儡,效忠中共不理港人权利。又认为补选权利引发的变相公投,可表达港人让中共难堪议题,是中共最怕。

巨型道具讽替补方案是垃圾恶法

游行开始前,由数十个民间团体组成的民阵在场派发反对替补机制声明的单张,又发反对襟张给市民贴在身上。游行人士手持各式各样的标语示威,最醒目的是民阵出动一条长约7呎的“垃圾龙”示威道具,讥讽替补方案是剥夺市民权利的“垃圾虫”,负责推销恶法的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林瑞麟是“垃圾麟”、“垃圾虫”。参与者响应号召,同样手持垃圾虫公仔和寓意扫走垃圾虫的扫把参与游行,表示要扫走垃圾恶法,扫走垃圾高官。

港府在去年的五区变相公投投票日的5月16日推出替补机制,条例指出凡是议员辞职者皆不得再选,而是由当区得票最多的落败者自动当选。当局当时并无意咨询民意,霸王硬上弓,只试图在亲共和亲建制派议员的支持下在立法会通过完事。

不过,条例引起公众各界强烈反弹,大律师公会、各领域专家和学者,泛民主派人士等皆发出强烈不满。7月1日,22万市民上街游行抗议后,建制派转态,政府强推失败,最后,续推改良4个方案的替补机制,咨询期2个月至9月24日结束。期间,当局还检控进入替补咨询会场的多名抗议人士,被斥为政治打压。


民阵发起“反对替补恶法”游行,约有1,500人抗议政府假咨询,要求政府撤回递补方案。(摄影:宋祥龙/ 大纪元)


民阵发起“反对替补恶法”游行,约有千人抗议政府假咨询,要求政府撤回递补方案。(摄影:宋祥龙/ 大纪元)


民阵发起“反对替补恶法”游行,约有1,500人抗议政府假咨询,要求政府撤回递补方案。(摄影:宋祥龙/ 大纪元)

高呼要负责特首高官下台

虽然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林瑞麟表示,不排除因应意见调整方案,但游行人士懒理他的回应,中环街道上布满“垃圾”言论,游行人士高呼“替补机制,完全垃圾”、“反对垃圾恶法,扫走垃圾高官”等口号一浪接一浪,市民“坚决要清洁当局垃圾虫”,要扫走“垃圾麟(林瑞麟)”落台。

他们还高呼“政治检控,白色恐怖”、“警犬无限大,港大被出卖”、“(警务处长)曾伟雄可耻,(保安局长)李少光下台”、“我们不是黑影”、“反对替补恶法,扫除普选垃圾”、“政治检控可耻,林瑞麟、(政务司长)唐英年、(特首)曾荫权下台”等口号,缓慢前行。

法律界议员:4个方案完全违宪

对于在游行前,力推替补机制的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林瑞麟改变口风,表示不排除调整替补方案,参与游行的公民党党魁、资深大律师梁家杰议员批评,政府提出的所有方案都是违宪的,是剥夺香港人受基本法保障的选举权,他们绝不接受,“我们要求政府立即撤回替补机制方案”。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吴霭仪亦指出,替补机制提出的4个方案都完全违反宪法,连政府自己都不敢担保其它3个方案合宪,大律师公会已经出了多次声明,指出这些方案完全是违法的。

她又指港府推出方案根本没有必要说是在堵塞漏洞,这纯粹是一个政治的打压。如果没有补选权,市民会失去选举自己的立法会议员和补选的权利。立法会如果出现任何一个议席空缺,都应该让市民来补选后当选。以后如果立法会出现强权的事,看不过眼的,唯一的方法就是议员辞职,给市民透过选票表达意见的机会。

吴霭仪觉得政府的做法导致立法会完全失去制衡的力量。她说,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公民的力量,相信市民越来越需要自己走出来,要意识到自己要走出来争取自己的权利,负起自己维护香港人权法治的责任。不可能单靠立法会,更加不能靠政府来发展政制。

她同意在中共温水煮蛙的作用下,香港市民有政治冷感,但是她相信香港市民会醒觉,当见到它欺负得太过分的时候,它为所欲为令到市民无办法不发怒的时候,市民就会出来抗争。但是她觉得当局这样做,平时不听意见,反而令到香港社会越来越不稳定。这一点是她最担心的。

对于有传林瑞麟这么卖力推恶法是想升官,吴霭仪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就是越不得人心的人就越仕途得意。因为政府的特质就是越剥夺市民的权利,达到他为所欲为的目标,出卖市民的权利,反而换来官运亨通。

民主党:目前选举制行之有效

民主党副主席单仲楷要求特区政府撤回递补机制,因为替补机制可令香港市民没有了补选权,议员辞职不能再选,将来普选制度肯定名存实亡。对于支持或不支持公投,选民可以选择是否投票,是否参与,权利在市民手上,不应该在政府手上。

他认为目前的选举制度已实行很长的时间,是行之有效的,不需修改,无论是替补还是递补都是剥夺人权,相信不可能在立法会通过。“所以,我们通过游行,高调的发出我们的声音,如果将来要在立法会通过的时候,民主党一定会反对。”

香港西贡区议员张国强斥责林瑞麟推出的4个方案“根本就是垃圾,是不值得我们去支持的”,而林瑞麟临时改口风,他就认为是政府玩的另一个花招,目的是打压游行,为替补恶法护航。“他根本就在出口术,欺骗香港人,让我们香港人认为可以修改,不用参加游行,接着就会说游行人数这么少,就可以支持替补恶法了。”


参与者响应号召,同样手持垃圾虫公仔和寓意扫走垃圾虫的扫把参与游行,表示要扫走垃圾恶法,扫走垃圾高官。(摄影:宋祥龙/ 大纪元)


市民高举巨型垃圾虫示烕。(摄影:宋祥龙/ 大纪元)


民阵发起“反对替补恶法”游行,约有1,500人抗议政府假咨询,要求政府撤回递补方案。(摄影:宋祥龙/ 大纪元)

学联:两场咨询是假咨询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学联)秘书长陈倩莹指出,港府提出咨询两个月是因为民意的压力,因为本来就是想强行通过,所以即使是咨询也是假咨询。她说,两场咨询会的座位为何很快就爆满,因为座位上坐的大多是支持恶法的建制派人士,无论是场次、数量和能进去听咨询的人的选择方式都可以看到纯粹是做政治的姿态,来告诉香港市民知道,我做了咨询,交了功课,但根本不能表达港人真正的诉求。所以她认为咨询是假咨询。她希望透过这次抗议游行,表达明确反恶法的诉求给政府。

陈倩莹说,因为香港没有公投法,当局声称想堵塞补选漏洞,其实是想堵塞香港可以表达意见的权利和方式,堵塞民意,令香港更加困难争取民主,这是在开倒车。她批评香港特区政府越来越专权,越来越无信心来管治香港。

她说,香港是一个难得的地方,可以表达意见,还有自由,如果中共尝试想剥夺香港人的权利的时候,就是在同化香港,更加想加大它一党专政的监控。所以我们一定要捍卫香港的选举权利和民主,让大陆同胞也知道。

市民:中共最怕公投人民的声音

参与游行的民主人士杨泽明表示,补选权所引起的变相公投,是中共最怕。他指,中共最害怕人民的声音,对于公投来讲,是中共的最怕。因去年的五区公投,打散了中共的面目。由于中共是滥权的独裁者,所以,很害怕公投,害怕补选,所以,千方百计要令港人散失补选权。

他呼吁港人要在关键时刻,一定要出来发声。在民间流传中共的讲法就是,你看它(中共)少一眼,它就会偷抢我们的东西。所以无论是港人在经济上的利益和政治上的利益,它都会日抢夜抢。中共就是这邪恶的本质。

中共最怕难控制香港,如果香港人有补选权,中共最怕什么?杨泽明说,最怕就是控制不到香港的局面。如果没有了补选权,中共会容易控制香港。可顺利地将自己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倾斜到中共集团式政权。

他又表示,自己参加游行有“好大的诉求,希望自己的政治权利可以尽快开花结果。又想中共尽快倒台。我的政治权利是我要得到真正的公平。”

杨泽明批评2个月的咨询期根本是假咨询,只不过因强行推出失民心,加上七一有22万市民上街表达意见,令政府要做门面功夫,提出咨询来拖延时间,用时间来买空间,然后继续上路,港府根本就是想再次想强行通过。

他慨叹,回归14年,香港在政治和经济发展方向上全部倾向中共,港府已节节败退,香港的政治发展方向,比14年前更加艰难,未来唯有希望年轻人接棒。


香港中区市民吴太自制表达意见的衣服,写着“反对替补恶法”。(摄影: 梁路思 / 大纪元)


73岁的陈先生自制抗议牌来游行。(摄影: 梁路思 / 大纪元)

港府犠牲港人权制 擦中共鞋

来自九龙的陈先生,73岁,他自己写抗议牌制作横额来游行。他说:“看不惯这个香港政府欺压香港市民。擦中共鞋,不理会香港市民的权利。”他很不满意替补机制,说比23条恶法还要差。

他批评林瑞麟帮中共千方百计收紧香港人的权利,又用香港公帑出粮,但却做傀儡帮中共做事。“林瑞麟不知为何好像受了中共的委托,不顾香港市民反对,强行想立法。”陈先生指,林瑞麟擦中共鞋,让他升官,给他做政务司长,香港人肯定会更辛苦。“中共和保皇党是欢喜这些人的,香港市民是不喜欢这些人的。”

陈先生又指,如果香港人有补选权,中共担心港人会利用补选权,提出中共难堪的议题,如做出变相公投。同时害怕香港的选举选了民主派议员。它怕难搞,所以维持现状它就好做。所以,陈先生说他肯定不支持让恶法立法,“怎么可以让中共想怎么就怎么的”。他说,香港市民肯定90%不支持替补恶法。

陈先生表示,如果替补通过立法,香港市民会失去谈论自由和表达的空间,香港市民如果不出来为自己和下一代着想,就会任由中共搓圆按扁,中共的爪牙已布满香港,大家有目共睹。这个替补方案肯定不合理,违反基本法。

大陆青年:很羡慕港人不被和谐

有大陆的年轻人表示,每次来香港旅行,都能看见游行,很羡慕香港人不会“被和谐”。

游行队伍中有一位70岁的梁婆婆,代表老人权益中心,她说她和几十个差不多都是七老八十岁的长者一起来游行。她批评唐英年等高官都是垃圾,觉得他们不帮香港市民,她来这里拿扫把,是想扫他们下台,并反对替补机制。她又认为高官应该听香港市民的意见。


游行人士在警察总部外静坐抗议警方拒绝开路游行。(摄影:宋祥龙/ 大纪元)


游行人士在警察总部外静坐抗议警方拒绝开路游行。(摄影:宋祥龙/ 大纪元)


参与者响应号召,同样手持垃圾虫公仔和寓意扫走垃圾虫的扫把参与游行,表示要扫走垃圾恶法,扫走垃圾高官。(摄影:宋祥龙/ 大纪元)

星期六下午约3点15分,游行人士由铜锣湾东角道出发,沿轩尼诗道、骆克道,途径湾仔警察总部后,转至海旁直往添马舰新政府总部为终点。

由于人数众多,游行人士要求警方开放告士打道其中一条行车线让他们游行,但遭警方拒绝,只安排他们走天桥。全部人于是坐在警察总部外静坐抗议,高呼“我们有权游行,毋需警方批准”。团体代表与警方交涉,强调是从保护示威者出发,否则狭小的行人道会导致更大的危险,又批评警方故意制造事端。事件扰攘约半小时,警方最后同意开放行车线,让队伍继续前行。

约5时半,游行人士抵达新政府总部,参与的团体代表轮流发言。有工友权益联盟成员拿起扫帚,以示扫走垃圾高官。另外,7名早前抗议替补论坛而遭警方拘捕的示威者,也轮流发言,否认控罪,并愤怒控诉警方政治打压。

其中学联秘书长陈倩莹说,很多人问她被拘捕怕不怕,她说不怕,“我无罪,有罪的是特区政府,有罪的是侵犯人权的中共政权。”她指出,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受侵害的人民无处发声,呼吁香港市民认清这个政权的真面目,勇敢站出来参与示威游行,争取香港的民主自由。

另一位示威者黄永志,则批评香港政制越来越封闭,政治打压越来越严峻,令市民被迫要在议会外发声。

这次是自今年七一大游行后,规模较大的一次游行。民阵宣布共有1,500人参与。他们强调如果政府不撤回恶法,他们会反抗到底。民阵发言人沈伟男说:“如果政府继续一意孤行,继续去推这个方案,我们会继续发动群众运动。”示威者在政府总部前贴上反恶法标志,和在铁栏上绑上白丝带,抗议警权过大,约在6时后陆续散去。


游行人士抵达新政府总部,参与的团体代表轮流发言。(摄影:宋祥龙/ 大纪元)


示威者在政府总部前贴上反恶法标志,和在铁栏上绑上白丝带,抗议警权过大。(摄影:宋祥龙/ 大纪元)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瞒疫 各国抗疫后算账
【珍言真语】张灿辉:谈政治讲真话是社会良心
【疫情最前线】上任“会非常亲中” 英首相染疫
【珍言真语】曾焯文:中共洗脑宣传 全球反弹
最热视频
【直播】3·27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十万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人:病毒或留体内再爆发
【现场视频】与方舱邻居聊天 男子几天后去世
【新闻看点】习近平要求与川普通话 为四件事?
【拍案惊奇】赣鄂“内战”打脸中央 川普提六四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