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田涵:对转基因技术的理性反思

田涵

2004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完成了特别专题研究并发布研究报告,指明:转基因食品可导致难以预见的宿主基因(Host DNA)破坏,而用现有的审核和监测系统不能发现。(AFP ImageForum)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9月27日讯】20世纪70年代诞生的转基因技术,是通过运用分子生物技术从某种生物中提取所需要的基因,将其转入另一种生物中,使与另一种生物的基因进行重组,从而产生特定的具有优良遗传形状的物质。研制该技术的初衷是美好的,希望粮食更有利于人健康、提高产量、少用杀虫剂等。例如将Bt基因导入玉米、水稻、马铃薯等,可以分泌一种毒蛋白来毒杀害虫;将抵抗杀草剂的基因导入大豆以抵抗杀草剂。

可是事与愿违。近年来,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问题已经引起了多个国家科学界和政府部门的广泛关注。国外对转基因食物的不安全性正在不断被证实。越来越多的实验资料和应用实例证明,转基因作物远没有当初想像的那么美妙,更没有转基因技术公司所承诺的那么神灵。鉴于转基因食品的对人类和环境带来的严重安全隐患,日本对转基因食品采取了严格的限制措施。1998年欧盟通过法律,把转基因农产品作业严格限制在实验室环境或封闭区域之内。2009年12月,法国生物技术最高委员会宣称,种植转基因玉米“弊大于利”,这等于转基因作物种植在法国的永久废除。除法国外,德国、奥地利、希腊、卢森堡和匈牙利五国也对转基因玉米下了禁令。
究竟是什么样的严重问题,导致转基因食品如此的命运呢?

首先,大量的研究资料证明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可能导致多器官、多系统的危害。

1994年Mayeno等报告,发生一种新的、不明原因的病症,主要表现为嗜酸性肌痛。临床表现有麻痹、神经问题、痛性肿胀、皮肤发痒、心脏问题,记忆缺乏、头痛、光敏、消瘦。后查明系日本一公司的基因工程细菌产生的色氨酸所致。食用者在3个月后发病,导致37人死亡,1,500人体部分麻痹,5,000多人发生偶尔性无力。据测定,含量为0.1%便可致死。

1997-1998年,英国等实验分析发现转基因食品导致某些动物健康异常和种植区域出现异常。研究显示,食用了转基因土豆的老鼠出现了肝脏癌症早期症状、睾丸发育不全、免疫系统和神经系统部分萎缩等异常现象。

2004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完成了特别专题研究并发布研究报告,指明:转基因食品可导致难以预见的宿主基因(Host DNA)破坏,而用现有的审核和监测系统不能发现。美国国家科学院列举了审核转基因食品产品的时候所没发现的异常:1、食用了转基因玉米等转基因食物的老鼠,出现血细胞和肝脏细胞异常、肝脏比没食用的更重;2、食用了转基因玉米的猪,在美国中西部农场出现假孕或不育;3、食用了转基因玉米饲料的母牛,在德国实验农场非正常死亡;4、使用转基因饲料的鸡的死亡率比使用自然饲料的死亡率高出两倍;5、英国市场出现转基因大豆食品后,居民的过敏症上升了

50%,巴西出现同样状况;6、被长期认为“安全”的转基因玉米,其效果并非如推广者说的那么理想,例如,菲律宾食用者出现了皮肤、小肠和呼吸系统的异常反应。

2007年,奥地利泽特克教授及其研究小组对孟山都公司研发的转基因玉米NK603(抗除草剂)和转基因玉米MON810(Bt抗虫)的杂交品种进行了实验。在经过长达20周的观察之后,发现转基因产品影响了小鼠的生殖能力。

2008年,意大利的科学家发现食用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24个月的雌性小鼠肝脏出现异常。2009年《国际生物科学学报》(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logical Sciences)第7期上发表的四位法国科学家的研究结果表明,喂食三种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玉米三个月后能让老鼠的肝脏、肾脏和心脏受损。

2004年瑞士联邦技术研究院植物学研究所海尔比克教授发现,Bt-176中的用来毒杀欧洲玉米螟的Bt毒素,无法分解,最终毒死了奶牛。

更长期的潜在危害是,当人们在食用了这种转基因食物后,食物会在人体内将抗药性基因传给致病的细菌,并继续发挥作用。“说透彻一点,吃转基因玉米,会把我们的肠道细菌转变成生活着的农药制造厂,可能直至我们死为止”。因此会导致更多的细菌耐药和抗生素治疗无效的问题。

世界著名生物学家普甚帕米巴尔加曾在审查了600多个科学期刊后得出结论:转基因生物是令美国人健康急剧恶化的一大因素。

2009年5月,美国环境医学科学研究院报告指出食用转基因食品有严重损害健康的风险,包括不育、免疫问题、加速老化、胰岛素的调节和主要脏腑及胃肠系统的改变,结论是:“转基因食品和健康的不利影响之间不是了无关系的,而是存在着因果的关系。”

其次,转基因技术的最大危害是对环境的“基因污染”和环境的毒害。

转基因作物与其近缘野生种间的基因漂移(gene flow,又称基因漂流、基因逃逸)是目前生物学界最为关注的基因事件。基因交流在自然界是客观存在的,但大都发生在相同的种或同属的物种之间。植物和微生物之间进行基因交流,在理论上讲是零概率事件。而当转基因植物发生基因漂移时,会产生一些难以预料的严重后果,如产生超级杂草、超级害虫、危害生物多样性、诱发新病毒、对非靶标有益生物的影响,而对环境造成更严重的“基因污染”。

例如,抗除草剂基因流入相关杂草后,可能会使该相关杂草具有抗除草剂的特性,进而产生超级杂草。2000年加拿大就曾经爆发了著名的“超级杂草”事件,由于基因漂流,在加拿大的油菜地里发现了个别油菜植株可以抗一种、两种或三种除草剂。

2009年美国国际先驱导报报导,不下十种对所有农药都刀枪不入的“超级杂草”在美国22个州至少上百万公顷农田中肆虐。这些农田都种植了转基因作物,并且使用了孟山都(美国农业生化公司)的除草剂。这种草每天可以长七八厘米,最高能到两米多,把农作物盖在底下,见不到阳光。而且这种杂草非常粗壮结实,连收割机都经常被它们打坏。

除草剂“滋养”出来的抗除草剂杂草布满了农田,农民被迫喷洒毒性更强的除草剂。遗憾的是所有的除草剂对这种超级杂草都无济于事,而开发针对这些变异杂草的除草剂还至少需要6年时间。农民不可能等6年,为了除草,他们想尽办法,或者干脆用手工除草,在投入几十万美元代价治草依然无效后,不少农民选择放弃。超级杂草在转基因种植区蔓延,一些耕地被迫荒芜。

1999年,美国康耐尔大学的研究者John Losey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发表报告,用涂有转Bt基因玉米花粉的叶片喂养斑蝶,导致44%的幼虫死亡。这引起了生态学家们的另一种担心,那些不在改良范围之内的其它物种有可能成为改良物种的受害者。

人们本来是以善良的愿望来开发转基因食品,结果却因为面临着的重重难题而结束。这不得不引起人们的反思。

首先原因应该归因于转基因技术对生物起源的错误理解。所谓“生物进化假说”是一个漏洞百出的理论,在科学界早就被人怀疑。各种生物构造机能的复杂和精美程度,岂是用一个简单的“进化”目的就能完全解释得了?!况且许多中间过程都缺乏重要的证据。

其实我们这个星球上的生物本是上天所造。而转基因技术中,由于不承认“上天造物”,将“生物技术”代替了上天造物功能,颠覆了自然的逻辑,用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基因片段,重新组织成一个新的物种。人类以为通过生物技术,就可以在不同物种、不同生物界(动物、植物、微生物)之间进行基因交流,岂不知这是严重违背自然规律的行为。人类不可能不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其次,转基因技术具有理论错误,不仅没“治病”,反而更加导致“新病”增加。以转基因水稻为例,科学家希望通过Bt基因合成的毒蛋白饿死害虫,但是害虫本是生物链中的一环,它不吃水稻的叶子,就得吃别的植物(庄稼或杂草)叶子。一旦杂草也通过基因逃逸带了Bt基因,那么害虫只有加速进化而与人类抗衡。其结果是,会出现“超级害虫”,人类需加大农药用量、或研发新药而抗新虫,这样下去,虫害问题不但没解决,还会出现越来越严重的虫害,甚至对人类生存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就像大量使用抗生素从而导致更多的细菌耐药问题一样,如果要解决虫害问题,不能简单的靠这种“杀虫”理论来解决,还得要寻求其他的智慧。

国际科学界已经开始对转基因技术进行反思。转基因技术所反映的科学弊端,可作为对唯科学主义、科学迷信的有力批判。在旧的科技救世的信仰破灭、科技弊端危及人类生存、科学理论面临“两难”困境的今天,如果人类能够正确反思科技的利弊,打破原来的思维局限性,以开放的心态、广泛接纳和融合更先进科学理论,早日建立新科学体系,相信对人类的未来必将具有重要而深刻的意义。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
2011-09-27 10: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