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风 : 清官祈祷飞蝗离去

翔风

人气 6
标签:

【大纪元2012年01月17日讯】徐鹿卿,字德夫,隆兴丰城人,南宋清官。他居官廉约清峻,毫发不妄取,家舍只能遮风挡雨;他居家孝友,喜怒不形于色,恩怨不记于心,乡亲都与他相处融洽。

徐鹿卿博通经史,以文学闻名于乡里。他参加廷试时本来是第二名,因为直言被压抑,即使这样他还被定为第十名。他出任南安军学教授后,采集因为直道不容被贬到南安的张九成的言行作为校训,重申昔日在南安讲学过的周惇颐、程颢与程颐的教规,使理学再次昌明。学田大多设在溪峒,之前收租不合理,成为农民祸害,在徐鹿卿抚恤下,南安学田没有再欠租的。后来南安农民造反,环城房屋尽被农民毁坏,只有学宫幸免,农民说:“学校不为难我们。”

徐鹿卿被选为福建安抚司干办公事。当时汀州、邵州出现流寇,徐鹿卿参谋守备,判断屡屡准确;百姓入城避难,徐鹿卿多方赈济,全活甚众;城内经常发生火灾,徐鹿卿救护有方。当时都城发生火灾,皇帝下诏垂询,徐鹿卿奉命提意见说火灾是积阴至极的征兆,指出皇帝惑嬖宠、溺燕私、用小人三件过失,议论非常恳切。真德秀称赞他的意见气平论正,有忧国爱君的诚心,改任他为尤溪知县。

真德秀出任泉州太守后,招他主管南安军。徐鹿卿以不便养亲推辞,真德秀说:“道同志合,可以拯民,为何畏缩不来?”徐鹿卿于是禀告母亲,母亲欣然同意。徐鹿卿到南安军后,首先废除无明文规定的收费,再清查土地户口,革除“预借”,处理积案,昭雪冤屈,南安军得以大治。真德秀不久主管福建,列举他的政绩用来教育各地县官。遇到饥年,徐鹿卿处理得法,使富民乐意分粮,百姓没有出现饿死和逃荒的现象。徐鹿卿因为政绩最优闻名,朝廷令他赴都堂审察,徐鹿卿因为母丧辞去。

皇帝令他服完丧后来枢密院议事,徐鹿卿先主管官告院,干办诸司审计司。前宰相儿子既以集英殿修撰身份领取祠禄(宋朝以主管祠观名义发给无职事大臣的工资),又以司农少卿身份领米麦,徐鹿卿说:“怎能为一人坏了成法!”坚持不同意。徐鹿卿被调任国子监主簿。他向皇帝上书六事,建议:“改革凡陋来建立功业;严明赏罚来收回权柄;清理朝班来储备实才,加强藩镇来遮蔽都城;用闽、越舟师来防海;合东南全力来守江。”皇帝嘉纳,改任他为枢密院编修官,代理右司,赞画二府。徐鹿卿为官通权达变而又奉公守法。

右史方大琮、编修刘克庄、正字王迈因言获罪被贬,徐鹿卿赠诗相送,御史于是连他一起弹劾。徐鹿卿被外调主管建昌军,太学生们因此作《四贤诗》抗议。徐鹿卿还没有上任,崇教、龙会两保与建黎原、铁城的百姓就发生械斗,徐鹿卿快马传信劝谕,双方都收手听命。徐鹿卿上任后从宽征税,禁止官吏盘剥百姓,淘汰贪赃枉法、滥竽充数的官吏,抑制豪强,抚恤孤寡,法办猾吏,训练士兵,选拔军官,修建百丈砦,完善所属县城城防,政绩非常突出,田里歌诵。

督府强行征收秋粮,建昌军要上缴米五千斛。徐鹿卿抗争说:“太守可以不做,米不可得!”百姓担心失去徐鹿卿,请求缴纳,要与徐鹿卿共命运。徐鹿卿说了句揭穿中共党文化老底的话:“百姓为太守着想固然好,太守自己就不为百姓着想吗?”最终为百姓力争免除了此税。

徐鹿卿升任度支郎官兼右司。他入见皇帝时极力陈述时弊,被改为侍右郎官兼敕令删修官兼右司。徐鹿卿又指出当时两宰相并列执政的弊端,宰相用美言利诱徐鹿卿,徐鹿卿告退后对别人说:“这是牢笼,我不能当宰相私党。”御史于是以他事诋毁徐鹿卿,徐鹿卿被免职,主管云台观。

一月后,徐鹿卿被起用为江东转运判官。当年大饥荒,人相食,留守别之杰为掩盖灾情放任吃人现象。徐鹿卿命令逮捕吃人者,弃尸闹市。又上奏朝廷,引用真德秀管理漕运时的前例,请求拨钱帮助赈济。朝廷不予回复。徐鹿卿于是拿出本部门积米三千余石减半价出售;又减少抵当库利息提供低息贷款;放出一万七千缗钱发给贫民;劝居民收养遗孤,由官府每日发给钱米,救活了数百孤儿;在聚会时不再奏乐以示哀悼。

当时岳珂守当涂,管理茶盐,借“兴利”为名雁过拔毛,贪官中饱私囊,商旅裹足不行,国家收入而不如当初。朝廷命令徐鹿卿前去核查,当涂官吏纷纷潜逃。徐鹿卿放宽调查期限,亲自调查,尽得实情。岳珂重用贪官酷吏,发动检举揭发,用陷害百姓没收民财来创收。富民李士贤有二千石稻谷,因此被囚禁半年。徐鹿卿将被囚富民全部释放,劝他们今后要乐善好施,莫作守财奴,富民们都感激流泪答应。传统文化认识的盘剥百姓的敛财手段,后来在党文化中竟摇身一变成“消灭剥削”的邪教理论。

岳珂被免职,徐鹿卿兼管太平,仍然暂时管理茶盐。徐鹿卿取消了乱收费,蠲免了米石、芜湖两务芦税。江东各地发生蝗灾,飞蝗蔽天,进入当涂境内,徐鹿卿焚香默祷,忽然飘风大起,蝗群趁风飞去,全部渡过淮河。

别之杰秘密请求将徐鹿卿调走,徐鹿卿调任浙东提点刑狱,加直秘阁兼提举常平。徐鹿卿提议取消浮盐(有权生产又不用上交国家的盐,类似当今小煤矿),清查盐田。徐鹿卿首先捣毁宰相家修筑的非法盐田。被捕者说:“我是宰相府的人!”徐鹿卿说:“执法一定要从皇帝身边的贵人开始!”最终法办了宰相家奴。宰相史弥远的弟弟做温州通判,因为贪图韩世忠家的珍宝古玩,抄了韩世忠家,徐鹿卿上奏弹劾,史弥远的弟弟被免职。

之前,徐鹿卿派衢州推官冯惟说去婺州判案。冯惟说一向清廉公平,到了婺州后辨明曲直,释放被长期羁押的百姓。豪强大族不悦,就托当御史的婺州同乡弹劾冯惟说。州官要冯惟说交出印纸,不再管事。冯惟说笑道:“这还当官干什么?”自行在印纸上题诗后弃官而去。于是衢州郑逢辰弹劾自己荐举不当,徐鹿卿弹劾自己委派不当,相继请求辞职不干以示抗议,并共和冯惟说的诗。御史于是连二人一起弹劾罢官。

皇帝任命徐鹿卿为泉州太守,又改为赣州太守,徐鹿卿都推辞不干;皇帝又升任徐鹿卿为浙西提点刑狱、江淮都大坑冶,徐鹿卿都托病坚决推辞;徐鹿卿于是主管玉局观。皇帝要将他召还,徐鹿卿推辞;皇帝改任他为直宝章阁知宁国府,提举江东常平,徐鹿卿又推辞。

淳祐三年,皇帝召他为右司,徐鹿卿依然推辞。宰相杜范写信说:“直道被官场不容,使人击节叹息!您不出山,难道是因为冯惟说吗?冯惟说马上就会被任命了。”徐鹿卿于是出山,被提拔为太府少卿兼右司。徐鹿卿入见皇帝,请求定国本、正纪纲、立规模,认为目前“时事多艰,人心易摇,无独力任重之臣,无守节伏义之士,愿早决大计!”,希望皇帝尽快改革。皇帝嘉纳,对徐鹿卿予以重用。然而南宋官场已经糜烂,徐鹿卿因无力回天辞去,皇帝再次恳切召回他,让他身兼代理给事中、代理兵部侍郎、代理礼部侍郎等七职。

皇帝亲近徐鹿卿,引起许多人妒忌。于是有人捏造假奏疏广为传播,伪托徐鹿卿所作,文章中对宰相与文武百官极尽诋毁之能事。到徐鹿卿知道时,已经满城风雨。徐鹿卿极力向皇帝辩白,请求辞职。皇帝说:“你辞职,就中了奸人的计了。”下令临安府彻查。然而此案牵涉到权势要人,最后不了了之。徐鹿卿于是屡屡请求引退,最终离开了积重难返的污浊官场。

做人要讲“忠”,要精忠报国。但“忠”与流氓黑帮讲的黑帮成员只能忠于黑帮、服从老大、与正常社会脱钩可不是一回事。黑帮是反社会力量,它利用“忠”来培养黑帮成员的反正常社会人格,是对正常社会“忠”文化的破坏,中国人被灌输多年的中共党文化宣扬的正是黑帮的“忠”。忠臣徐鹿卿拒绝了百姓的“效忠”牺牲,反过来为百姓着想,这说明忠臣并不是要百姓在天灾人祸面前勒紧裤带与官府一块死,而是希望精诚所至能为百姓挽回天灾人祸,这才是正面的正统的忠文化。

岳飞念念不忘抗金,他也不是因为私忠才抗金,他是因为“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是因为“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而在南宋昏君奸臣看来,金国并无灭南宋之志,送点土地、死点兵民、蒙点耻辱对于一个厚颜自私的政权而言有什么了不起的!黑帮的“忠”容不下为国为民的真正的忠,所以岳飞蒙受了千古奇冤。@

相关新闻
资本主义VS社会主义——导读《官僚制》
惠虎宇:百年红祸 中华“亡国”
吴惠林:精英阶层的忏悔与救赎
全球华语文教学 台湾是学习重镇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看点】习近平直接发力 江曾势力遭重创
【时事纵横】台湾有望入CPTPP?中共多部门叫嚣
【秦鹏直播】房产泡沫要破 中共准备恒大倒闭?
【有冇搞错】美中冲突 比冷战更“热”
【微视频】恒大卖房抵债 债主应小心后续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