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垫底到诺贝尔奖 戈登爵士曾被笑太蠢

人气 160

【大纪元2012年10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报导)您相信吗?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约翰‧戈登爵士(Sir John Gurdon)在15岁就读英国的伊顿公学(Eton)时,他的生物学成绩在同年250个男孩中最差,其他科学学科的成绩也都敬陪末座,以至于曾被同学嘲笑说他读科学“太愚蠢”了。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导,然而,64年之后,戈登爵士赢得了诺贝尔奖的桂冠和75万英镑的奖金。周一,他在伦敦的获奖演说中说,他当时的学校成绩报告还摆在他剑桥大学戈登研究所的书桌之上,报告说他若到大学念科学可能“纯粹是浪费时间”。

报告中说:“这是一个灾难性的学期。他的成绩令人不满意。他准备的东西好像他学的很差,他的许多实验样本分崩离析……他的其他工作也很糟糕,他好几次陷入困难之中,因为他听不进去,他只坚持用他自己的方式去做。我相信他立志成为一名科学家,但以他目前的表现,这是一个荒谬的想法……”

戈登说,当时负责教导成绩最差学生、事实上教学效果不怎么特别的校长加德姆先生(Mr Gaddum)“听到戈登有兴趣做科学研究时,认为这完全是一个荒谬的主意,因为不管我从事什么科学研究都不会有希望的。”“当你遇到像是实验不灵这类问题时(这经常发生),你会好好提醒自己,或许你对这份工作一点也不在行,校长说的可能是对的。”

在接受这份报告后,戈登爵士说他转移注意力至古典文学,并申请进入牛津大学基督学院就读,之后被获准转念动物学。1960年获得牛津大学博士,随后前往美国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做博士后研究,接着返回牛津大学担任动物系助理讲师。

在牛津大学的大学生期间,他发表了一个开创性的基因研究,首度证明了人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含有相同的基因。在研究的过程中,他从成蛙的内脏中取出一个细胞,移除其基因,然后植入一个卵细胞,其后该细胞长成了一只克隆的成蛙。

当时,这个研究的想法具有争议性,因为它抵触了先前许多资深科学家的大量研究,直到10年前,他在大学时代的研究成果才被接受。1996年,他的研究导致了韦莫特(Ian Wilmut)教授的复制羊桃莉(Dolly the Sheep)的出现,以及后来同列这次诺贝尔医学奖得主的中山伸弥教授的干细胞研究。

这表示,人类的皮肤细胞可被制成干细胞,进而转变为人体任何部位的组织,也表示他们可能取代病患的生病或损坏的组织。戈登爵士承认,如果韦莫特教授能成为第三名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就更好了”。

现年79岁的戈登爵士目前在剑桥大学古尔登研究所及知名的维康信托基金会(Wellcome Trust)服务,他是这2个机构的创办人和研究领导人。对于这笔75万英镑奖金,他说他会投入一个先前设立的博士生奖学金基金。

他风趣地说,他获奖的消息是从一家意大利报社在周一早晨7:30打电话到他的实验室得知的,当时他认为这个讯息是假的。一个小时之后,他接到了瑞典皇家科学院的电话告诉他得奖了,他承认他开始时怀疑这是朋友或同事假借瑞典口音骗他的。

(责任编辑:毕儒宗)

相关新闻
美英科学家获诺贝尔医学奖
干细胞研究人员获诺贝尔医学奖
诺贝尔医学奖出炉 三科学家共享桂冠
诺贝尔奖季开锣 医学奖打头阵英美学者获奖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重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预告】专访程晓农(3):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